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二百二十七章 当着爹娘的面打残
    玉皇上京图中早已是狼藉一片,这件皇族灵兵的威力非凡,倘若法力足够,便可以催动灵兵,将图中的一切景致恢复如初。

    苏云虽然将图中景致破坏了小半,但没有折损这幅图半点。

    不过此时,掌控着这件灵兵的皇族强者元重山却动也不敢动弹一下,因为坐在他对面的人是裘水镜。

    他察觉到苏云在玉皇上京图中逞凶,搅黄了这次新学旧学的大论战,以他的实力,轻而易举便可以借助灵兵之威,将苏云镇压。

    但是裘水镜坐在他对面,他不敢有任何动作,因为他已经觉察到,他有任何动作,都有可能被裘水镜格杀!

    两人坐的位置,恰恰是东都第三层的边缘,一栋临渊高楼之上,危楼高达百丈,顶楼是宫阙般的建筑。

    元重山在这里观察东都第二层的动静,掌握灵兵玉皇上京图。

    玉皇上京图中的发生的一切,历历在目。这场大论战原本可以变成新学在元朔的起点,皇室挟新学之威,再加上温丞相等百官造势,又有外国扶持,里应外合,便可以废帝平,立新帝,完成一场逼宫政变。

    然而,苏云来了,任由他胡闹的话,这场论战便无法达到皇室的目的!

    而他却因为裘水镜在对面,而对苏云无可奈何。

    “今日之东都,温丞相不在,薛太尉也不在,三公之中只剩下裘某。”

    裘水镜看着东都第二层的变故,道:“王爷应该知道,今日的东都,裘某便是除皇帝之外权势最大的那个人。”

    元重山笑道:“本王知道。水镜先生游学国外,应该知道新学远胜元朔的学问,先生游学归来,也是力推新学。不过今日,先生的举动让本王有些不解。不知先生能否答惑?”

    裘水镜瞥了瞥身后,他们二人身后便是温丞相麾下的群臣,司直、长史、征事、少史等等文武大臣!

    除了这些文武大臣之外,还有几位九卿大臣,麾下也有着一个个小朝廷般的文武官员!

    想在元朔为官,无论文武,修为境界一定要高,能够爬到这一步的,每一个官员放出去都可以在地方上立足!

    更为关键的是,这些官员往往都是来自各大世阀,有地方上的世阀,也有东都的世阀,掌握着各种资源,形成一个个利益集团。

    这么多高手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一言不发,给人一种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感觉。

    而裘水镜身边,除了侍女少英之外,再无他人。

    他的官职中,无论是太常还是御史,麾下也都有上百官员,不过他一个都没有带,只带着自己的侍女。

    侍女少英跟随着他许多年,不离不弃。

    少英瞥了瞥那些官员,又看了看裘水镜,心中柔情百转:“只有这个男人才能镇住而今的场面,换做其他人,都不行!”

    “天下神通,无不建立在学问之上。元朔的文明建在旧学的基础上,旧圣治学,问道于人,进而以此治国,人为本。”

    裘水镜道:“西方的文明原来是学元朔,后来立新学,因为羞耻于祖上学元朔,因此要抛弃从旧学中学来的一切根基。所以西方文明,问道于神,进而以此治国,神为本。新学旧学无优劣,但治国之道,长此以往是要出问题的。”

    元重山皱眉,思索不已。

    裘水镜看着他,露出失望之色:“你太浅薄,根本不懂。”

    他回头看了身后的长史禄宫双等人一眼,更加失望,哂笑道:“你们也不懂!竖子、孺子,掌握朝政,试图翻天,真是国之将倾,必有妖孽!”

    “裘水镜!”

    数百高官怒发冲冠,齐齐踏前一步。

    这时,正值苏云一手盖在禄云农的脸上,将他砸在地上。

    禄宫双眼角乱跳,心中担忧不已。

    其他官员也各自冲上前来,站在宫殿边缘向下看去。

    “我儿燕丹修为强横,定能斩杀此獠!”尉曹燕回堂叫道。

    玉皇上京图中,苏云走向温雁峰、元无计,尉曹燕回堂之子燕丹从后方袭来,施展燕家的家传神通,凤翔九霄!

    他的神通来到苏云身后,眼看苏云毫无察觉,不由大喜,却在此时,苏云后撤步,右肘向后捣出!

    “嘭!”

    燕丹的凤翔九霄华丽无比,但见半片钟形出现,将凤翔九霄直接碾碎。

    燕丹胸口咔嚓一声凹陷下去,一根根肋骨折断,整个人倒飞而出,撞在百丈外的一栋楼宇上!

    那栋楼宇突然凹陷下去半亩方圆,燕丹大字型嵌在里面,一动不动。

    苏云走在云桥上,廊桥两旁,皆是东都高官子弟,尽头便是元无计和温雁峰。

    突然,丞相少史之子陶云催动功法,气血刚动,便见廊桥炸开,陶云口中吐血,手舞足蹈飞出。

    廊桥上又是咔嚓一声巨响,裘水镜身后的东曹掾面色铁青,他长女魏秀晴被苏云一脚踢出,脚面浮现出半块钟壁,直接将他长女魏秀晴打得挂在百丈之外的长桥上!

    苏云如同饿虎前行,短短片刻,京兆尹黄卢方之子黄轻轲被打得从空中坠落,扑在大街上。

    都尉延功之子延济躲在柱子后面,准备偷袭,被苏云一拳轰穿柱子,脑袋歪在一边,旋转着飞出。

    长丞秋思易之女秋云菇逃走,在空中飘带飞出,搭做长桥,秋云菇沿着飘带长桥飞顿,速度极快,但下一刻便衣衫不整,惨叫着撞向一座楼宇。

    那女子栽入那栋楼宇之中,只听嘭嘭嘭的撞击声不断传来,没有再见她走出。

    裘水镜身后,诸多东都高官大员面色铁青,双手握拳,咬牙切齿。

    这时,只见苏云已经走到丞相温关山之子温雁峰面前。

    “雁峰公子不跑,又不跪下投降,意欲何为?”苏云问道。

    温雁峰面带微笑,道:“我父乃杂家大圣……”

    苏云一拳轰出,只听咣的一声钟响,黄钟旋转着在他拳头四周涌现,层层刻度疯长!

    温雁峰向后一跃而去,哈哈大笑道:“温家绝学,师从儒道佛三道,又精修新学,远非其他世家所能媲美!我更是自幼在大秦出使,求学,看我大圣神通,伏剑同流!”

    他剑光炫目,形成滔滔大势,万剑飞舞,各种剑光交汇,形成异常壮烈异常瑰丽的景象!

    苏云这一拳轰出,黄钟震荡,与剑光碰撞,无数飞剑破灭。

    温雁峰后退一步,气血激荡飞扬,让他束发的飘带也自啪的一声炸开,长声笑道:“能够与大帝战平的苏士子,果然不凡,几乎与我不相上下!”

    苏云不闻不问,又是一拳轰出。

    温雁峰再度硬接,又是后退一步,苏云再进一步,又是一拳轰出,招法丝毫未变。

    温雁峰变招硬接他这一招,气血动荡不已,脸色涨红,已经笑不出来。

    苏云一拳又一拳向前轰去,简简单单,没有第二招,温雁峰千变万化,然而始终被压制一头,终于后背一紧,靠在一栋楼宇的墙壁上。

    咣!

    钟声响起,温雁峰撞在那楼宇墙壁上,墙壁被两人的神通震得凹陷下去,而楼宇背面则猛然鼓起一大块!

    苏云一拳又一拳轰出,咣,咣,咣,钟声震荡,楼宇背后的砖石瑟瑟发抖,不断落下。

    温雁峰大口大口吐血,眼神越来越涣散。

    “苏阁主是要打死他,与温丞相不死不休吗?”苏云身后,元无计的声音传来。

    苏云收手,温雁峰噗通跪地,呼呼喘了几口粗气,接着身子向前扑倒在地,两条小腿翘了一下,又砸在地上。

    苏云拳头的拳峰上啪嗒啪嗒的滴着血珠,侧头道:“殿下不跑,也不认输,意欲何为?”

    “你与我叔父交过手,你当知道,我元家是有仙术的。”

    元无计双手垂下,稳稳当当的站在那里,眼帘低垂,道:“我元家的仙术对身体的要求极高,肉身不够强,擅自动用有可能会死,这是我留洋海外的原因。它山之石可以攻玉,我留学剑阁,学得海外圣人的学问,从而可以动用仙术。”

    苏云仰头,背对着他,道:“上次你我之战,你并未动用仙术。现在你想试一试?”

    元无计气息急剧攀升,变得极为可怕,沉声道:“我想试一试!”

    苏云的气血一瞬间狂暴起来,在一忽的时间内,他的气血便以平日里百倍的速度疯狂涌入右臂之中!

    与此同时,他能感觉到元无计的气血也在一刹那间爆发,催发五御混元功,宛如史上最强五位大帝联手发出的最强一击!

    两人神通碰撞,仙剑斩妖龙与五御合流碰撞,四周长桥坍塌,建筑湮灭!

    苏云与元无计身不由己向后倒退,脚步踏在空中,脚下浮现出各种羽翼状的纹理,保持身体的轻盈。

    苏云是从莹莹那里学来的符文,用以化作羽翼,而元无计应该是从海外剑阁中学到的符文运用之妙。

    突然间剑光再起,苏云破空而来,又是一招仙剑斩妖龙!

    两人再度碰撞!

    甫一分开,苏云又再度卷土重来,还是仙剑斩妖龙!

    元无计动用了五次元家仙术,右臂突然肌肤崩裂,血肉模糊,狂暴的气血将他冲击得神智不清,艰难抵挡住苏云第六招仙剑斩妖龙之后,终于眼耳口鼻中狂喷鲜血,仰面倒下,昏迷不醒。

    苏云散去元气,从他身边走过去,踢了踢元无计,摇头道:“比当初的弟平强多了,但终究还是弟弟。”

    他步履虚空,走向站在高处观战的秋云高等人。

    秋云高脸色微变,转身便走,飞速道:“木子君,鱼青罗,暂避锋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