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二百二十二章 第四神话(一号求月票求订阅!)
    元朔丞相温关山站在天空中,面色平静的看着道圣,相比道圣,他很是年轻。

    “元朔四大神话,儒圣,道圣,圣佛,还有杂家圣人。儒圣岑老头自缢身亡,吊死在神仙索上,很多人都不相信他是自缢而死。老道也不信。”

    道圣目光落在温关山身上,笑道:“但是,这世上绝对没有人能够杀死岑老头,伪造他自缢而死,绝对没有!就算是西方的圣人也不成!那么谁能杀死岑老头呢?岑老头又是因何而被杀呢?”

    温关山笑道:“老师一定有所猜测。”

    道圣肃然,举起手中的笔,笔上刻有“韩”,道:“此笔乃是丹青的本体,笔怪丹青,在一百五十年前被人卖给进京赶考的岑老头。那时,我也在场。笔怪丹青因此成为岑老头的弟子,跟随他修炼。大秦入侵一战之后,哀帝郁郁而终,丹青怀疑哀帝之死另有隐情,调查哀帝死因,于是丹青也死了。”

    他脸色黯淡下来,涩声道:“岑老头因为此事而调查丹青死因,结果自缢,竟然吊死在天市垣的天门镇外!哈哈哈!这世上竟有如此巧合的事情!师徒二人,都因为这一件事情而死。所以……”

    道圣将丹青尸体,也即是那杆玉笔收起,涩然道:“下一个该死的,应该是我了吧?徒弟?”

    丞相温关山看着老态龙钟的道圣,微微一笑,道:“老师年纪已经大了,早在七年前,老师便该仙逝了。即便老师靠道门七星续命神通,为自己延寿七年,也该用到头了。老师在两天前与饕餮一战,又受了伤,油尽灯枯,更加不可能反抗我。”

    道圣眉须飞舞,眼观鼻鼻观心,不为所动。

    温关山脸上的笑容极为奇特,像是贴在上面一样:“老师的清虚剑也不在身边,我可以让老师看起来像是对帝平失望透顶而自杀身亡。”

    “呵呵呵……”

    道圣低笑起来:“你以为我是一个人来的吗?我与老秃驴虽然一向不对付,但这次去天门镇,他却不得不跟过来,因为他担心我吃独食。”

    温关山身后,一声佛号传来,温关山转身,看到了高高瘦瘦的圣佛。

    “原来是圣佛老师。两位老师都到了,并没有出乎我的预料,其实在我算计之中。圣佛老师的雷音钟,也不在身边吧?”

    温关山温和一笑,道:“儒圣也是我的老师,我师从三位大圣,因此成圣。我杀儒圣时,用的是他的神通,因此让他看起来是自杀。两位老师也是一样,你们会死在自己的神通之中,看起来像是自杀一样。”

    圣佛宝相庄严,道:“你虽然是我们三人的学生,但其实可算是我们的道友,哀帝也待你不薄,封你为大圣,尊为杂家圣人。可否告诉我们,你做这一切为什么?”

    温关山哈哈大笑。

    与道圣、圣佛不同,道圣显得极为苍老,圣佛尽管炼就金身,但他的金身直到八十多岁才炼到大成,也难免老态。

    但是温关山却很是年轻,看起来与裘水镜差不多的年纪。

    “两位老师,问得太多了!”

    温关山突然出手,圣佛和道圣脸色大变,温关山所用的神通,赫然是佛门神通中的最顶级的无上金身,忿怒明王,正是圣佛的拿手绝学!

    温关山的无上金身已经练到最顶层,炼就丈二金身,甚至还有所超越,达到丈三的水准,比圣佛要高出一寸!

    不仅如此,温关山还催动道门神通中的桃源功,将道门和佛门的最高绝学融为一体!

    他的身后,金书灿灿,光耀牛斗之间,那是大圣的璀璨文字,烂如星河,正是儒家大圣绝学!

    他杂糅儒道佛三家,神通之中垒壁森严,又有兵家之诡谲,画家之壮美,法家之森严气度,各种神通,出神入化!

    圣佛与道圣合力抵挡,在几招之间,两位大圣便被被温关山眼花缭乱的神通击中,各自后退。

    让两人深感骇然的是,他们的神通完全被温关山压制,甚至连他们引以为傲的法力,也难以占据上风!

    元朔四大神话,杂家温圣人并非是以法力雄浑见长,法力第一的儒圣,旧圣经典最为庞杂的儒家,气血无比雄浑。

    位列第二的是道圣,道门玄功,在自己体内开辟洞天世界,化作世外桃源,法力雄浑;

    位列第三的是圣佛,佛门玄功,讲究悟性,开悟之后,历代诸佛顶礼加持,浑厚无比。

    至于杂家温圣人,因为所学太杂,法力上反而远不如其他三位大圣。

    然而这次交锋,却让圣佛和道圣心中大惊,温关山的修为远比他当年表现出来的更加雄浑!

    他们二人,极有可能在百招之内,便死在温关山手中!

    突然,道圣长啸,肉身竟然在刹那间变得越来越年轻,皮肤变得细腻白皙,皱纹尽去,白发回青,顷刻间便没有了沧桑老态!

    他的肉身恢复年轻,气血暴涨,体内灵界洞开,桃源之中,诸神浮现,但见一片世外桃源诸天神圣莅临,加持他的气血法力!

    道圣以手为剑,拼命攻伐,与温关山以硬碰硬,不落下风!

    圣佛也竭尽所能,施展出一切力量,身后佛光大照,但见大大小小三千诸佛浮现,漂浮在他的脑后佛光之中。

    一时间佛音大唱,将他的气血提升到极致!

    “大一统功法?”

    温关山目光奇异,道圣和圣佛开始拼命,终于让他也开始受伤,不再从容。

    然而他尽管受伤,但目光却始终落在道圣身上,两位大圣都可以威胁到他,但道圣的威胁力更大啊。

    此时的道圣肉身恢复年轻,可以说此刻的状态便是道圣无敌的状态:年轻时最强大的肉身,年迈时最雄浑的修为!

    很多修炼者最悲伤的事情便是,到了老年,自己的修为终于可以突破下一个境界,但同时自己的身体却已经老了,不足以支撑自己进入下一个境界。

    但是道圣似乎改变了这一点。

    苏云传授池小遥、花狐等人洪炉嬗变时,并未避开他,反而传给他洪炉嬗变的大一统功法。

    道圣将之与桃源功融合,今日终于可以大放异彩!

    三人在空中堪称风驰电掣,步履跨出,山川大变,很快便是连那头正在疯狂逃窜的烛龙辇也被他们追上,远远抛开!

    道圣与圣佛联手,一口气攻出百招,温关山不断受创,不断退后。

    远远看去,只见天空云气飘渺,北海挂于天上,他们距离天市垣越来越近。

    天空渐渐昏暗下来。

    突然,道圣气血枯败,刚才还年纪轻轻便突然间苍老下来,他心中不由一沉。

    “苏阁主只修炼到蕴灵境界,所以大一统功法只能传授给我蕴灵境界。倘若他的境界修炼到天象的话,我便不会输了。”

    道圣面色苍白,哇哇吐血,气血枯败的速度极快,圣佛一惊,急忙与他背靠背,渡一部分气血过去。

    “轰!”

    两人几乎同时中招,从天空中栽落下来,砸向天市垣。

    天市垣中,雷云密布,正是一片雷雨天,落雷倾泻,咔嚓咔嚓作响,一个长着兽耳的少年正沐浴在雷霆之中修炼,旁边是一头正在渡劫的虎妖,被劈得浑身焦黑,看着那兽耳小书生敢怒不敢言。

    这兽耳小书生的修为实力倒不是如何强悍,但强悍的是另一个笑眯眯的总是霉运盖顶的倒霉书生。

    “这两个人不分青红皂白,便来抢劫,俺在渡劫,雷劫他们也抢!”

    那妖虎心中愤懑难当:“雷劫有啥好抢的?”

    那书生正是灵岳先生,而兽耳小书生则是花狐,跟随着老师灵岳先生进入天市垣历练。

    苏云走后,文昌学宫组织士子进入天市垣历练,儒学家的首席便是灵岳先生,当然还有其他学院的首席也带着士子进入天市垣。

    灵岳察觉到有妖虎渡劫,便立刻带着花狐前来开小灶,前来抢劫,当然这个劫是雷劫。

    就在此时,雷云突然被砸开,两个身影雷云的破洞中砸落下来,道圣的世外桃源诸天破败,道家诸神散落,圣佛身后佛光被打得不成光晕,佛光中的诸佛死伤遍地。

    “两位师伯!”

    灵岳先生惊讶万分,急忙腾空,准备去接住圣佛和道圣,不料他收不住自己的玄功,顿时天雷倾落,像是倒下来一般,无数雷霆劈在道圣和圣佛的脑门上。

    两位大圣被天雷劈得轰然砸在地上,将地面砸出一个大坑。

    那渡劫的妖虎见状,心中恐惧终于战胜了理智,叫了一声,驾驭妖云便逃之夭夭,雷云跟着他,咔嚓咔嚓劈去。

    “花狐,你带着你两位师公逃命,去找其他历练的老师!”灵岳先生也知自己的功法有问题,面色紧张看向天上,头也不回的吩咐一番。

    花狐急忙催动元气,把道圣和圣佛从大坑里捞出,带着两位元朔神话飞奔而去。

    灵岳先生看着天空中缓缓降落的光芒,咬了咬牙:“师兄……”

    ————今天是四月一号,求月票求订阅!愚人节吖,你们哪怕是骗骗我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