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二百二十一章 东都飞狐
    “封印我的那个小鬼已经长大,但我也从仙剑的袭击中恢复了。这个世界……”

    墙后那只倒竖的眼眸缓缓闭合,眼皮上的鳞片映照出符文之墙的纹理,竟然与符文之墙完全吻合。

    “我当君临!”

    苏云仿佛听到远处传来一声不明意义的龙吟,随即归于平静,不由诧异的四下望了一眼,却并未发现什么异状。

    东都毕竟是元朔的皇都,居住在这里的多为达官显贵,拥有蛟龙螭龙骊龙等龙族作为坐骑的不在少数。

    他松了口气,饕餮被镇压,解决了他的一个隐患,至于道圣和圣佛所请,他自然义不容辞。

    更何况,即便是道圣和圣佛不请他出手,他也会出手。

    书怪莹莹惊魂甫定,急忙飞入他的灵界中查看,向苏云的性灵道:“虽说两位大圣将你的记忆重新封印,但还我还是有些不太放心,须得验证一下!”

    苏云问道:“如何验证?”

    “简单!青鱼镇!青鱼镇!”

    莹莹连续念叨了几遍,苏云只觉头晕目眩。莹莹皱眉,又念叨了几遍青鱼镇,把苏云念得昏迷过去,终于那面符文之墙缓缓浮现出来。

    莹莹松了口气:“符文之墙还在,我还以为这面墙漏气了呢。既然封印还在,我就放心了。”

    苏云从昏睡中幽幽转醒,那面符文之墙缓缓退去,消失不见。

    莹莹一直注视着符文之墙,观察墙上符文变化,并未发现有什么不同。

    苏云醒来之时,恰恰是符文之墙完全隐没消失之时。

    “莹莹,封印是否还在?”苏云头疼欲裂,晃了晃头,问道。

    莹莹迟疑一下,如实相告:“封印还在。但是从前,我念三遍青鱼镇,你便承受不住。而这次,我多念了五遍,才将封印激发。我怀疑封印并没有完全修复,不过我刚才仔细查看,并未发现有什么不妥。”

    苏云心中暗暗有些担忧,莹莹连忙道:“也有可能是道圣圣佛所参悟的符文,与曲太常并不一致的缘故。曲太常他们送来符文时,符文尚未完整。”

    苏云稍稍放心。

    的确如莹莹所说,道圣和圣佛得到的都是残缺符文,他们靠自己的领悟补全符文,肯定会与曲伯他们设计出的符文不同。

    他们二人补上裂开的符文之墙,多半没有从前那么灵验,对青鱼镇这三个字不再那么敏感。

    “这次倒是双福临门!”

    苏云心花怒放,他一方面镇压了饕餮,另一方面趁着饕餮魔神占据他的身躯,他也将饕餮魔神格了一遍,好处惊人!

    饕餮关系到他的洪炉嬗变功法,格物更精细的话,洪炉嬗变也是更强!

    他对道圣和圣佛说明日平息新学旧学之争,便是这个原因,他需要一天时间来消化自己格物饕餮所得。

    他静下心来参悟,莹莹则留在他的灵界中,帮他整理《饕餮格物志》,两人配合密切无间。

    苏云将格物饕餮所得讲出来,但是因为上学时间短,许多难题他无法解答,但是莹莹则是一个巨大的宝库,基本上苏云所有的难题她都可以轻易解开。

    不过,很快莹莹便发现一个问题,那就是苏云十句话中,必然有一句话是让她解答符文封印的。

    这看似不经意的问答,让她警觉起来。

    莹莹悄悄催动心有灵犀,触碰苏云的性灵,突然脸色微变,感受到一股无比可怕的邪念盘踞在苏云的性灵深处。

    她“看到”了符文之墙,墙后的黑暗,随即看到符文之墙缓缓裂开,裂开的地方是一个巨大的倒竖起来的眼瞳!

    莹莹急忙断去心有灵犀。

    苏云诧异道:“怎么了?”

    莹莹勉强笑道:“没什么,我突然想起来我还有事要办,需要离开你的灵界。”

    苏云将她送出自己的灵界,莹莹松了口气,寻到白月楼,白月楼已经从苏云化作饕餮的震惊中清醒过来,清洗了身子,换了一身干净的白衣。

    “大事不妙!”

    莹莹飞速道:“小楼,苏士子体内还有一只魔神未被封印!”

    白月楼面色如土,险些落荒而逃,莹莹连忙道:“这个魔神善于变化藏匿,他在不知不觉间影响了苏士子,借苏士子之口问我符文之墙的破解办法.苏士子十句话中,有九句话是自己想说的,有一句话是那魔神问的话。我不经意之下被他套了几句话,恐怕符文之墙会被他破坏得更多。”

    白月楼颤声道:“而今该怎么办?”

    莹莹道:“你不要惊慌,我们先出门,去寻道圣和圣佛。道圣和圣佛能解决一个,自然能解决第二个。”

    白月楼放下心来,急忙带着她出门。

    东都第五层被饕餮魔神大闹一场,数十万人畜险些被饕餮魔神吞噬,他们来到街上时还是一片混乱。好在东都是国都,灵士众多,救护民众,再加上丞相温关山调动妥当,这次只造成很大的混乱,并未造成伤亡。

    当然,此次大乱还是让人心惶惶。

    好在道圣与圣佛联袂镇压了饕餮魔神,又亲自显圣,无上性灵显化在东都的上空,说明情况,安抚民心。

    白月楼和书怪莹莹飞速来到清虚观,清虚观的道人引领着他们来见道圣,莹莹说明情况,道圣面色顿时变得无比苍白:“滢道友,我受伤了,哪里还有能力镇压第二个?”

    莹莹怒道:“你说好的要帮苏士子把他体内的魔神镇压,只镇压了一个怎么能成?”

    “不是不想镇压,而是着实吃不消。”

    道圣道:“你也不用去寻老和尚,他比我好不到哪里去。苏士子体内的这些神魔,神通广大更胜我们四大神话,一个还好,九十六个,打一个冒一个,谁吃得消?我与老和尚都已经老了,而今元朔风雨飘摇,我们若是有个闪失,元朔恐怕灾难更大啊!”

    莹莹大怒,举起书本在他脑门上敲了几记。

    “打我也没用。”

    道圣油盐不进,道:“我与圣佛倘若因为镇压苏士子体内的神魔而死,大秦的大军肯定会直接攻到东都!东都立刻变天,换一朝皇帝,元朔四分五裂都有可能!只要那些神魔不出来惹祸,那就由他们在苏士子体内潜伏着。滢道友,你且虚与委蛇,拖延些时间。”

    莹莹失望万分,道:“难道便只能由他们壮大?这次出来的魔神极为狡猾诡诈,竟然懂得套我的话,十分危险!”

    道圣犹豫一下,起身道:“我镇压住伤势,去一趟天市垣,寻曲太常的性灵详细询问一番。你们且忍耐,不要惊动那魔神。”

    他转身取下清虚剑,交给莹莹,道:“你把我这口剑悬在苏士子的灵界中,可以多镇压几日。”

    莹莹松了口气,与白月楼一起离去。

    两人走出清虚观,却见道圣也随后出门,向两人道:“清虚剑倘若镇不住的话,你们再去一趟雷音阁,对老和尚说从我这里借来了清虚剑,老和尚好面子,肯定会把雷音钟也借给你。”

    莹莹大喜,连忙称谢。

    道圣突然心有所感,仰头看去。

    只见清虚观的殿檐上趴着一只正在晒太阳的老狐狸,那老狐狸皮毛蓬松,瞥见他们几人,默默起身,跳到角落里,摆动尾巴沿着墙角行走,消失不见。

    莹莹和白月楼也看到这只野狐狸,心中纳闷:“道观里怎么会有狐狸?难道是道圣养的?”

    道圣没有放在心上,心道:“多半是城外的小妖怪,来听观里的道人讲课的。”

    道门的规矩较少,因此常有妖族混入道观来听讲,比如闲云道人便是野鹤修炼有成,因此道圣看淡了许多。

    “此事万万不能告诉水镜先生和薛圣人。”

    道圣嘱咐两人,道:“他们没有这个本事镇压,水镜先生偏激,估计还巴不得把九十六神魔释放出来研究,薛圣人则居心叵测,多半要借九十六神魔之力。所以,这件事须得瞒着他们。”

    莹莹和白月楼称是,立刻前往雷音阁。

    道圣远去。

    雷音阁中,圣佛伤势也是不浅,听莹莹和白月楼道明原委,立刻将雷音钟取来,道:“仅凭老道士的剑,镇不住魔神,须得有我的钟方能多镇压几日。老道的脸面太臭,曲太常未必会见他,须得我们同去才是。”

    莹莹和白月楼带着这两大大圣灵兵,心头怦怦乱跳,这等重宝便落在他们手中,若是能够昧下,这辈子便发达了。

    两人回到贤良院,莹莹向苏云道:“道圣和圣佛担心你明日无法取胜,所以打算把他们的大圣灵兵借给你参悟。这两件宝物,挂在你灵界中。”

    苏云又惊又喜,矜持了一下,道:“要还的吗?”

    “要还。”

    “好可惜。”

    道圣来到东都驿站,买了票,登上车,坐在烛龙辇中,心道:“倘若是从前,还需要自己炼坐骑,或者自己腾云驾雾,消耗元气赶路。现在出门买张票即可,这日子太堕落,但是很方便……”

    三日后,道圣连续换乘,下一站便是河西,只见烛龙辇行驶到山野之间,却见一人走来,坐在他的对面。

    那人非僧非道非儒,道:“老师命我送一支笔给道圣。”

    那人取出一支玉笔,毕恭毕敬的献到道圣面前。

    道圣接下笔,那年轻人后退,纵身跳下烛龙辇。

    道圣诧异,仔细打量这杆玉笔,只见笔上刻着一个“韩”字。

    道圣脸色大变,看向窗外,烛龙辇腾空而起,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推上半空。

    “可能未必可以活着回去了。”

    道圣飞身冲出烛龙辇,催动法力,将巨大的陆地烛龙托起,缓缓放在地上。

    “哤咕——”烛龙长鸣,向前奔去。

    道圣看着前方天空中屹立的那人,冷冷道:“所以,儒家大圣岑老头,也是这么死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