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二百一十一章 放肆了你
    “怎么还没吃饱?”

    苏云大为不解,他已经吃了十人的饭量,但还是饥肠辘辘,丝毫没有吃饱的迹象。

    不仅如此,他甚至觉得越来越饿,他的肚子就像是个无底洞,多少食物塞进去都无法塞满!

    今天原本一切正常,不知怎么突然便有一种强烈的饥饿感。

    这种饥饿感,他第一次修炼大一统功法时碰到过。

    那时他的功法不完美,导致牵引来的天地元气供给不足,难以满足功法需要,导致功法开始炼化自身血肉。

    不过那时,他吃掉的食物也没有现在多!

    “难道我蕴灵境界的大一统功法并不完美?”

    他心中警觉,然而还是难以控制吃东西的欲望,很快,那些大秦国灵士准备的饮食便被他一扫而空。

    苏云还是止不住饥饿感,猛地抬头,目光落在一旁目瞪口呆的大秦国灵士身上。

    他突然清醒过来,打了个冷战,心中有些恐惧:“我这是怎么了?我刚才竟然想吃掉这些外国人……”

    他额头冷汗滚滚,他的确感觉到自己刚才对这些大秦国灵士动了不好的念头,刚才他竟然很想抓起一个大秦国灵士,张开嘴巴把那人塞到嘴里,整个吃掉!

    “我的嘴好像没有那么大,吃不下他……呸呸,我应该想的是我为什么会动吃他的念头!”

    苏云心中恐惧,急忙眼观鼻鼻观心,定住心神。

    过了片刻,他的目光又挪到盘羊的身上,盯着那几只像座山头般巨兽:“倘若我的嘴巴张大一点,应该能塞得进去。然后……”

    他转过脸,看向白月楼、苍九华等人,目光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便可以拿这些小矮子塞牙缝。或许也可以先拿他们开胃,再吃这些盘羊……”

    苏云再度警觉,立刻催动洪炉嬗变,观想黄钟,心道:“难道是大秦国的邪术,让我产生心魔?大秦的神通的确不凡,让人防不胜防,与梧桐不相上下!不过我追随野狐先生修行多年的旧圣绝学,区区邪术,无法扰乱我的心境!”

    他观想黄钟,黄钟运转,脑海中顿时传来当的一声大响,像是黄钟震退了什么邪祟。

    苏云顿时只觉脑海中的恶念消散,舒了口气。

    梧桐正在往皇城这边赶,见状惊咦一声:“这尊魔神消失了?”

    道圣和圣佛也在往皇城赶去,突然看到那条大舌头消失,各自惊疑不定。

    圣佛丈二金身,摇摇晃晃走入皇宫,低声道:“性灵通透,竟然直接镇压了魔神饕餮,这等心境,真是少见。不过,魔神已经将封印破开了一线,不断蚕食之下,他抵抗不了多久,还是镇压了为妙。”

    苏云对此一无所知,只听苍九华向白月楼道:“……白兄年纪轻轻,便作为元朔年轻一辈的第一人,着实令人敬佩。”

    白月楼哈哈大笑,神采飞扬,心里却着实没有底气:“若是遇到苏师兄之前,你如此用力拍我马屁,我还谦虚几句,心里却着实高兴。但我偏偏遇到了苏师兄……”

    苍九华继续试探道:“仅凭薛圣人,恐怕还不能把白兄教导得如此厉害吧?莫非白兄还有其他师承?”

    白月楼接人待物彬彬有礼,很有大家风范,谦逊道:“我资质愚钝,有些道理不大懂,所以又请水镜先生教导了一段时间。”

    苍九华心中凛然,哈哈笑道:“原来水镜先生和薛圣人这么看得起我,看得起我老师!恐怕教你的还不止水镜先生吧?听闻元朔有四大神话,莫非他们也秘密栽培你?”

    白月楼呆了呆,不知他的思维怎么一下子跳到四大神话身上去了。

    “元朔四大神话,老大腐朽之辈,功法神通早已过时。他们为了对付我大秦,对付我,用心栽培你,然而这根本没用。”

    苍九华站起身来,看着金銮殿哈哈大笑,朗声道:“从前大秦是你们元朔口中的番邦,蕞尔小国,但而今时过境迁,你们元朔才是番邦,才是蛮夷!就算元朔四大神话栽培你,也没有任何作用!”

    白月楼更加茫然,心道:“这说到哪里去了?”

    苍九华见他不答,虽然嘴上痛快,但心中着实没底:“此人连续抓走我七尊天神,修为实力着实深不可测,必须要探出他的深浅。知道他的深浅,便知道而今元朔的深浅!而今元朔的功法神通,到底已经前进到了哪一步……”

    他原本以为此次出使元朔,只是一件小事,无非威逼利诱,让元朔皇帝签下和约。

    但是没想到元朔竟然栽培出白月楼这样的年轻强者,让他怀疑元朔的功法神通这几年进步神速,倘若果真如此的话,那么此行未必能够得偿所愿。

    盘羊在皇城中行走,向皇城中的金銮殿走去。

    外国使节的车辇直接来到金銮殿外,这绝对是耻辱,不合礼数!

    但元朔国弱,屡战屡败,被人欺压到头上也不敢反抗,否则适才苍九华也不敢出言不逊,让帝平率领文武百官出宫参拜大秦国的天庭诸神。

    苍九华目光闪动,挥了挥手,一只只盘羊向前走去,其中一只盘羊头顶有灵士飞出,落地快步走了两步,来到金銮殿前,高声道:“元朔皇帝陛下,我们乃是大秦使节,代表大秦皇帝而来,不入番邦朝堂,见番邦皇帝,不臣不拜。因此,请元朔皇帝来殿外迎迓。”

    此言一出,金銮殿中文武百官一片哗然。

    “蛮夷小国,只不过占一时上风,胆敢欺辱我天朝上国!”

    殿内传来一声怒吼,但见一金甲神人性灵飞出,三头六臂,挥舞性灵神兵,气势汹汹冲来,便要将那使臣锤成肉饼。

    其他文武群臣,也是义愤填膺,殿内传来一声声怒喝,甚至整个金銮殿震动,显然帝平也动了真怒。

    天空,陡然间黑暗下来,乌云滚滚,雷霆交加!

    苏云等人纷纷仰头看去,只见雷云中出现的是文武百官的性灵,坐镇在雷霆之中,金光灿灿,拱卫帝平的性灵!

    他们的性灵都修炼到鬼神的层次,天象为鬼,征圣为神,满朝文武性灵浮现在金銮殿上空,各种神通异象,多彩缤纷,灿烂无比!

    雷云之上,大大小小性灵远远看去,仿佛天庭众神,而帝平坐在皇帝的宝座之上,身后五御大帝异象浮现,手托五御帝兵,让他如同诸神之王一般!

    大秦使节苍九华,展现出天庭异象,而元朔文武百官的气象,便如同一个完备的天庭!

    元朔朝廷的气象,端的是惊天动地,不愧有陆上天朝的美誉!

    苏云不禁惊叹,这种气象,委实壮观。

    “只是为何元朔还会被这大秦国欺辱?”他心中着实不解。

    苍九华也不禁赞叹,心道:“元朔有着五千年的底蕴,正是这底蕴,让我大秦始终无法将元朔吞并。”

    “两国交兵,不斩来使!”

    那使臣哈哈大笑,背负双手,仰头看着奔来的三头六臂神人,朗声道:“更何况我们是为和平而来,难道元朔要斩使者,与我大秦血战到底不成?”

    那金甲神人的大锤来到他的头顶,他依旧不躲不避。

    但那三头六臂的金甲神人却猛地顿下。

    那使臣露出讥讽之色,看了看那金甲神人,朗声道:“我大秦而今楼船百艘,停于海上,每船千位大秦灵士,枕戈以待!我大秦新学圣人,远在大洋彼岸,控制大圣灵兵,灵兵跨过大洋,高悬于天上,一剑可灭一城之地!”

    他的声音越来越响,越来越震撼:“元朔虽然地大物博,但有多少城可灭?有多少人可杀?你可知你杀我之罪?”

    那金甲神人身躯颤抖,举着大锤却始终不敢落下。

    那使臣冷笑道:“杀我,便是两国开战,无数生灵涂炭。你要做元朔国的罪人吗?”

    那金甲神人大叫一声,性灵呼啸而回,进入金銮殿消失不见。

    那使臣哈哈大笑,朗声道:“大秦使节,不入番邦朝堂,不拜番邦皇帝,请皇帝出殿迎接大秦使节!”

    苏云向天空中的雷云看去,只见雷云之上文武百官的性灵虽然看起来凶悍得很,庄严得很,力量也强大得很,但此刻这些性灵却在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按理来说,面对这种外邦使节的无理要求,最多只是赏赐他们不跪罢了,出金銮殿相迎,想都不要想。

    而这些文武大臣,竟然在那儿商议,是否要听从使节的话,有人甚至出言,让帝平委曲求全,出金銮殿会见使节。

    苏云啼笑皆非,大感荒唐:“水镜先生的敌人,不在国外,而在朝堂之上。他的敌人,不止是守旧循古的顽固旧学,还有掌握朔方权力资源的世家大阀啊。他要面对的危险,比我预想的更大,更多……”

    这时,裘水镜走上前来,朗声道:“两国开战,动辄亿万钱财化作流水,动辄百万性命化作孤魂,元朔担不起,你便能替大秦担得起吗?”

    他走上前来,苏云恍惚间仿佛看到这中年老书生像是走在黑夜之中,月光照耀在他的身上,照亮他前方的路,让他如同行走在水面上。

    这一片漆黑的皇城里,只有这位水镜先生的心里还是亮着的。

    “三十五年前,大秦人口六百万。”

    裘水镜来到金銮殿前站定,转过身来,衣袖一拂,淡然道:“三十五年过去,算你一千万。灵士百里挑一,算你十万灵士。而我元朔人口四万万,四百万灵士,你想代表大秦与我元朔开战?放肆了你!”

    他话音一落,天空中雷霆交加,劈在那大秦使臣脚下!

    那大秦使节一个哆嗦,脚下一软,从台阶上滚了下去。

    苍九华用力鼓掌,哈哈笑道:“说得好!水镜先生说得好!但可惜,能够开眼看世界的,只有先生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