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二百零七章 必死之心
    苏云离开东都学宫,他放下了心中的包袱,只觉身心再无束缚,气定神闲。

    他没有乘坐宝辇,而是步行,走在东都的闹市中。

    这一瞬间,他觉得自己仿佛化作了从笼中逃脱的猛虎,行走在城市的森林中,身边摩肩接踵的人群像是羊群。

    他的灵界之中,七十二洞天张扬,旋转,十二神魔烙印出现在洞天内壁,而洞天外壁,形如他的黄钟,有七重刻度,最底层有三百六十烙印,浮现出各种神兽形态。

    莹莹飞来飞去,帮助他纠正功法运行上的小毛病:“蕴灵,蕴灵,蕴养性灵。这一境界的最关键地方,其实不在于你的修为提升多少,而是你的性灵提升多少。”

    “你的蕴灵十二神魔,大鲲以壮其形,化天鹏以壮其志;”

    “九凤耳目聪明;”

    “狰、狞桀骜,不屈不逊;”

    “白泽识变化,辟邪驱妖邪;”

    “朱厌生伟力,熬炼力气,雷神控雷霆,脚踏大泽;”

    “肥遗不生瘟疫,相柳可避百毒,鬼车神鬼难近。”

    苏云已经开始将新的十二神魔感应篇与洪炉嬗变相融合,整个灵界,宛如一个巨大的铜炉,铜炉四壁浮现出十二神魔形态。

    七十二洞天中涌来的天地元气如炉中碳火,让新十二神魔变得越来越清晰。

    “天地铜炉,熔炼精神,应龙者是你,鲲鹏者是你,一切都是阴阳嬗变。”

    莹莹查看十二神魔形态,又对照他的功法中的各种步骤,不断提醒他,道:“所以天地铜炉炼就的不是十二神魔,也并非二十四神魔,而是你的精神,你的性灵!”

    苏云经她提点,心中恍然,天地洪炉中的新十二神魔逐一烙印在他的性灵之上,完成蕴灵境界大一统功法的最后一步。

    天鹏大鲲九凤狰狞等十二神魔完全钻入他的性灵之中,性灵映照,在头顶化作神通,大黄钟悠悠旋转,内壁上也自浮现出十二神魔的烙印。

    神通是性灵投射,新十二神魔烙印在他的性灵之中,性灵投射,化作神通,自然也会浮现出神魔烙印。

    他又催动道门天眼,观察自己的灵界,观察自己功法运行时灵界的变化,进行细微调整。

    苏云一路行走,脚步越来越快,身子越来越轻盈。

    他不知不觉间来到玉皇山的第八层,诸多官员簇拥着裘水镜正在向皇城走去,裘水镜像是感应到什么,惊讶的转过身来,目光越过人群,看到了苏云。

    只见苏云的气度不断随着功法变化而变化,忽而像是振翅翱翔的应龙,时而是潜游海中的巨鲲,跃出水面时又化作击九霄的天鹏,从天而降化作脚踏大泽的雷神。

    他行走在人群中,各种常人难以觉察的异象层出不穷,别人难以看出,裘水镜却叹为观止。

    随从中有人上前,正要阻拦苏云接近,裘水镜摆手,笑道:“是故人。”

    “水镜先生!”苏云来到裘水镜面前,躬身见礼。

    裘水镜还礼,笑道:“你还是来了。”

    苏云笑道:“先生说过我眼中藏有野性,便应该知道,朔方已经留不住我了。但凡有野性的少年,总是要来东都闯一闯。”

    裘水镜哈哈大笑。

    苏云见他意气风发,心中微动,道:“水镜先生这些日子在东都应该过得不错吧?”

    “这是自然。”

    裘水镜神采飞扬,道:“我先薛青府薛圣人一步来到东都,第一日,皇帝宣布让我官复原职,重新担任天道院的太常,封帝师,掌管天道院,麾下有太史、太乐、太祝、太宰等文臣。第二日,皇帝加封我为执金吾,掌管东都城上下十层的北军、南军和禁卫军,整个东都城的兵力,都在我掌握。”

    他身旁,太史官笑道:“陛下对水镜先生言听计从。先生回到东都第三天,陛下又封先生为御史大夫,让先生掌管百官调度。”

    苏云躬身道:“恭喜先生。”

    裘水镜哈哈笑道:“我此次上朝,便是奏请陛下,改革民生。苏阁主,你问我边走边谈。”

    苏云与他并肩而行,裘水镜道:“我与左仆射不同,左仆射总想着造反,却拿不出治世之道,他砸碎一切,却无法建设一个更好的世界,不可取。我此次回东都,文武百官景从,掌权革弊,简单来说分为两步。”

    他竖起一根指头道:“一是削藩,削世家权势,课税以补国库,将各大世家的宝地收归国有,让国库充裕;二是从教育着手,削世家权势得来的钱财,用在官学上。如此以来,民生兴旺,用不了多少年,底层民众灵士众多,学有所用,便可以改变元朔积弱之现象。”

    苏云心头微震:“先生,削世家权势,帝平支持你吗?”

    裘水镜笑道:“他想长生,除了依靠薛青府薛圣人之外,便必须依靠我。而且,我削世家,集权于皇帝之手,皇帝的权力比从前更大,掌握更多资源,所以他必须支持我!”

    苏云沉默片刻,道:“那么,世家呢?世家支持你吗?”

    裘水镜哈哈笑道:“我要削弱的就是他们,他们怎么会支持?”

    这时,另一对车马驶来,缓缓停下,牵着牛车的正是白月楼,见到苏云又惊又喜:“大师兄!”

    薛青府推开车窗,见到苏云和裘水镜,于是从牛车身上下来,笑道:“水镜,你先请一步,我与苏阁主说会儿话。”

    裘水镜微微颔首,向苏云道:“这次皇帝论功行赏,但官职安排都交于我手,你想做什么官?”

    苏云摇头道:“目前还没有打算。”

    裘水镜向宫中走去,道:“我先替你看一看,是否有适合你的官职。对了。”

    他停下脚步,侧首道:“封你为督外司少史如何?”

    “督外司少史?是做什么的?”

    苏云纳闷,不好直接追上去询问,目送他走入皇城,转过身来,向薛青府见礼,道:“拜见朔方圣人。”

    薛青府哈哈大笑,还礼道:“苏阁主,愧杀我了!你我平辈,不至于这般客气。”

    他直起腰身,看着裘水镜的背影,目光闪动:“水镜春风得意,但也没有得意过我。我入京之后,东都民声沸腾,万众高呼圣人,拥护我一路向上,一直涌着我来到玉皇山最顶峰!皇帝在金銮殿外看着我,听到了鼎沸的民声,于是当天便下旨,封我为圣。”

    苏云笑道:“恭喜。”

    薛青府笑道:“第二日,皇帝又加封我为安朔公,异姓封侯已经是少见,封公,更是罕有。第三日,皇帝封我为太尉,掌管天下军马,圣恩浩荡。”

    苏云赞叹道:“圣人功业惊天,足以当此赞誉。”

    薛青府瞥他一眼,笑道:“你的功劳也不小,但可惜你打过皇帝,所以不能做大官了。这次水镜打算革弊,你觉得如何?”

    苏云虚心求教,道:“我刚到东都,还不了解。请圣人赐教。”

    薛青府脸上笑容敛去,道:“裘水镜,离死不远了。”

    苏云心头一跳。

    薛青府不紧不慢道:“一举得罪天下所有世家,太不智了。我虽然对水镜很是欣赏,也视他为敌手,但是并不希望看他就这样死掉。”

    苏云怔了怔,求教道:“帝平支持水镜先生,又是为何?”

    “因为对陛下有百利而无一害,若是能收天下世家的宝地为皇帝所有,自然是最好,若是不能,把水镜推出去杀头便是。”

    薛青府叹道:“我不希望我这位学生,就这样送命。因此朝堂之上,我也往往替他说话,只是他这次太激进了。刚才水镜说,请皇帝封你为官,是什么官?”

    苏云道:“督外司的少史。”

    薛青府点了点头,向皇城走去,道:“督外司少史是外派的官职,负责带着学生留学海外。看来水镜已经抱有玉石俱焚之心,准备不成功便成仁,所以先将你送走。”

    苏云心头微震,道:“圣人留步!”

    薛青府停下。

    苏云上前,低声道:“水镜先生这次回京是打算革弊,以利民生,壮大元朔,抵御外敌。那么圣人这次回京的目的又是什么?”

    薛青府身躯不动,头却转过头来,目光与他的目光接触。

    苏云心头微震,恍惚间仿佛又看到万千座圣人居,里面挂满了一个个面具。

    而在重重面具之下,哪个才是真正的薛青府?

    “我的目的,与水镜相同。”

    薛青府淡淡道:“但是,路径却可能不同。我乃太尉,也有职权,当与水镜一起保举你为督外司少史。你立刻离开东都,或许可以保住你一命!”

    苏云目送他走入皇城,这才转身向外走去。

    莹莹道:“他真正的面目,便是韩君的面目!苏士子,阻止他!”

    “为什么?”苏云不解。

    莹莹坐在大黄钟上,面色严肃道:“他适才说目的相同,但是路径不同。那么与水镜先生不同的路有几种?无非是两种,一种是老瓢把子和七大世家的路,造反,推翻皇帝。另一种,便是不改变这个朝廷,换一个皇帝,自己做皇帝!薛青府显然是第二种。”

    苏云面色古怪,转过身来,向白月楼走去,道:“谁说皇帝不能换一个?倘若做得好,换一个又何妨?”

    白月楼快步迎上前来,躬身笑道:“白月楼拜见格物院大师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