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二百零五章 东都怪事
    “广寒?”

    道圣看向少女梧桐,似笑非笑道:“人魔懂得这文字?莫非是魔文?”

    梧桐瞥他一眼:“道圣不懂的文字便是魔文?老道士,你要豁达,否则遭雷劈。”

    “劝老道豁达的,都被老道打死了。”

    道圣挑了挑眉毛,难以按捺住杀意:“人魔一出,必有灾疫!你作为人魔,进东都莫非要祸乱天下?东都乃是龙脉所在,皇朝气运昌隆,不是你能撒野的地方!”

    焦叔傲噌的一声拔出剑,杀气腾腾:“老牛鼻子阴阳怪气,早就看你不爽了!”

    道圣冷笑:“再为虎作伥,抽了你的龙筋,扒了你的龙皮!”

    梧桐动怒,猛地拍案,站起身来。

    道圣起身,哈哈大笑:“今日便降妖除魔……”

    苏云猛地一锤面前的桌子:“够了!”

    车厢中剑拔弩张,被他一嗓门吼得安静下来。苏云气得发抖,环视一周,放缓语气道:“都坐下来。”

    梧桐坐下,道圣见状也坐了下来。

    焦叔傲迟疑一下,收了剑也自坐下。

    李竹仙看得津津有味,李牧歌和叶落公子则躲在角落里,抱着肥蛟龙瑟瑟发抖,李竹仙不知道这车厢里的险恶,他们却知道这里面的缘由。

    道圣乃是道门的大圣,道门虽说是个闲散的学派,但许多学宫中都有道门的课程,道门的士子正义感极强,视降妖伏魔为己任。

    道圣这么长时间一直坐在那里,没有对少女梧桐下手,已经是很克制了。

    至于梧桐,虽然是少女的形象,但毕竟是人魔,所过之处到处都是灾难,先是一百五十年前的雪灾,后是朔北七大世家动乱。

    现在她又要去东都,天子脚下,不能不让人怀疑她是否会在东都散播灾难。

    道圣对皇权正统极为看重,历代元朔皇帝继位之后都要封赏道门,提拔道门的领袖,封为道门圣人,因此道门也是极为维护皇权。

    维护皇权,便是维护道门,维护皇家的利益,也是维护道门的利益。

    道门,便相当于另一种形式的世家。

    否则这次道圣也不会被帝平请动,前来截杀薛青府。

    道圣担心人魔此去东都,会威胁到皇帝的统治,巴不得寻个理由除掉梧桐。

    倘若道圣与人魔打起来,自然殃及池鱼,这辆烛龙辇上的人恐怕都不会好过!

    苏云瞥了道圣一眼,又看了看少女梧桐,颇为头疼.

    他与道圣相处得还算不错,没想到道圣在他面前是个世外高人的形象,很好说话,即便是开点过分的玩笑也不生气,但在梧桐等人面前,道门圣人的威严,嫉恶如仇的形象便暴露出来了。

    这一切,其实都是地位使然。

    乡下少年是通天阁主,地位到了一定程度,道圣自然不会轻易翻脸,也不会给苏云脸色看,开点玩笑也能拉进彼此距离。

    但对梧桐,便没有这个必要了。

    其实,苏云与梧桐的相处,何尝不是如此?

    梧桐毕竟是人魔,因为奈何不得苏云,这才彼此和睦相处,甚至梧桐和苏云之间常有相互帮助的事情发生,梧桐还帮助朔方度过七大世家造反的灾劫,还吸收了劫气劫运,造福百姓。

    但这一切的前提都是,苏云有了可以与她合作的本钱。

    “梧桐,广寒是何来历?”苏云笑问道。

    “这两个字是仙界文字,我曾经听人说过关于广寒的传说。”

    梧桐道:“传说广寒是仙界的月亮沉降之处。每当到了冬至之日,月亮便会沉降到广寒山,广寒山中有月池,月亮浸泡在池中,炼就月魄。我上上世生活的地方,有一个传闻,广寒山应该是仙界的某个地方,冬至之日,月亮与广寒山相通,可以从月亮到达仙界广寒山,采集月魄。”

    苏云心中微动:“冬至之日?仙界广寒山?月亮上的那些宫殿,莫非是守护那座祭台的?到了冬至之日,祭台便会出现一条直达仙界广寒山的道路?”

    梧桐问道:“你从哪里看到的这两个文字?”

    道圣也关切起来。

    苏云道:“我在月亮上看到的。”

    梧桐还待追问,苏云却不回答,把她急得牙根痒痒,恨不得扑上去抱着他的脑袋啃两口,看看他脑子里都知道些什么。

    “师妹,你认识这文字,你家乡是哪里?”苏云笑眯眯问道。

    梧桐不答。

    苏云闹个没趣。

    到了太阳升起的时候,他们来到河西城,河西城与朔方有所不同,有老城和新城,老城破败,新城与朔方相比也不遑多让,极为奢华。

    苏云等人在河西歇脚,采购食物。中午又再度换车,乘着烛龙辇赶往河内。

    如此走走停停,从元朔的朔北,一路来到朔东,经历了十多次换乘,总算来到东都。

    这一路行来,虽然是一国,但各城各地风土人情大相径庭,让苏云大开眼界。

    待来到东都,远远看去,便见一座陆上神城拔地而起。

    那东都是建在一片平原上,平原上有一座玉峰,瑰丽雄起,山峰的山脚下是东都第一城,六角八角的楼宇拔地而起,层层宫殿宫阙叠加,宛如山峰长出的小山峰!

    那些楼宇沿着山麓盘旋着往上铺,初晨的阳光洒下,照耀在楼宇宫殿的琉璃上,煞是绚丽多彩。

    而那玉峰上又有飞流瀑布,草木成林,树木成森,鸟语花香,遍布城市之中。即便是楼宇之间,也多有树木湖泊。

    甚至远远看到白鹤成群,在朱红色的楼宇和蓝色的琉璃窗之间飞行。

    但这只是第一层。

    到了山上还有第二层的城市。

    第一层的楼宇最顶层并没有像朔方那样的神仙居,而是一栋栋楼宇共同托起从玉峰山体中延伸出的灵芝瓣状的平台。

    这种从山体中延伸出的灵芝瓣,共有九朵,像是九叶灵芝。

    东都的一个个城市群,便是建立在这些灵芝瓣上!

    而最高层的灵芝瓣上,便是皇宫皇庭,帝平所居之地,统治元朔的天下之处!

    灵芝瓣的边缘,还有飞瀑垂下,飞琼泄玉,让这东都上下,挂着一道道彩虹。

    苏云远远张望,不禁心旷神怡,如此壮丽壮观的一幕,真可谓是遂了楼班的心愿,他的确打造出一片凡间的神城,凡间的仙境!

    烛龙辇长鸣,驶入东都。

    苏云袖兜里突然木头盒子剧烈跳动起来,苏云急忙把手揣在袖兜里,死死抓住这个木头盒子,心头怦怦乱跳:“历代通天阁主,都是狠人,尤其楼班摊友,更是狠人中的狠人!”

    整个东都,共分为十层,烛龙辇冲入东都底层,立刻便将苏云手中的钥匙激发。

    苏云顿时感觉到烛龙辇所过之处,一栋栋楼宇悉数落入他的精神“视野”,在他的灵界中,尘幕天空这件大圣灵兵开始千变万化,化作东都底层的楼宇建筑,不断向前延伸。

    莹莹在他的灵界中,飞行在这些楼宇之间,惊呼不断。

    此时,道圣惊讶,向苏云看来,眉心突然裂开,长出一只道门天眼。

    同时,梧桐也露出震惊之色,向苏云的灵界中看去。

    苏云心中微动,大黄钟倒扣在尘幕天空外,阻止他们的探查,笑道:“东都到了。”

    烛龙辇缓缓停下,苏云等人下车,走出东都驿站,只见这东都的底层水气很重,地面潮湿,虽然有阳光,但很难找到这里。

    这里像是雨林一般,有些闷热,随处可见攀爬到楼宇上的藤蔓,街道上的人们也比朔方要多得多,衣着也比朔方底层人光鲜靓丽许多,谈吐举止,都显得备有文化。

    苏云还是头一次来到东都这等城市,只见路上的车辇负山辇不再是主流,而是各种各样的异兽巨兽,背着一栋栋小楼。

    李牧歌李竹仙走的慢一些,因为还要把天凤从烛龙辇上弄下来,天凤刚刚下来,便果果的往苏云身边跑,气得李竹仙身子发抖。

    “在东都也想飞?”

    苏云笑道:“简单得很。不过现在不能让你飞。我毕竟刚刚来东都,强龙难压地头蛇,还是要低调行事为妙,给帝平留点颜面……”

    梧桐、李竹仙、李牧歌等人都是头一次来东都,叶落公子以前倒是来过一次,道:“皇帝诏见的话,我们须得去玉皇山的第五层落脚,那里有外省的官员进境述职的官驿,叫做贤良院。”

    那只肥蛟龙从箱子里取出一套小木楼,却是一套灵器,肥龙身躯一摇,化作一只胖硕肥大的蛟龙,把灵器祭起,落在自己身上。

    叶落公子上楼,道:“大师兄,我带你们去贤良院落脚!”

    苏云、李牧歌等人登上肥龙辇,梧桐和焦叔傲也跟了上来,焦叔傲一脸嫌弃。

    肥龙辇虽然速度慢,但是却极稳,坐在小楼中丝毫也不颠簸,大鸟天凤则跟在后面,东张西望,对什么都很好奇。

    待来到东都第二层时,却见有守卫挡路,盘查身份。

    叶落公子取出圣旨,守卫急忙放行。

    路上,苏云只见街道上渐渐多了些异族人,衣着更加华丽华美,眼睛颜色与元朔人的眼睛颜色不同,他们身边往往跟着许许多多仆人,都是元朔人。

    “色目人?”

    苏云又看到有些色目人在元朔成家,带着三妻四妾,耀武扬威,即便是东都的守卫对他们也是唯唯诺诺,点头哈腰。

    “那是东都上等人。”

    叶落公子道:“色目人这些年超越了元朔,哀帝时打了几次仗,元朔丢了些土地,又赔了钱。后来东都里的色目人就渐渐多了,有些官老爷很恨色目人,恨不得赶尽杀绝,有些官老爷见面就是跪色目人,还说咱们元朔人种差,要引进更多色目人,改良咱元朔的人种呢!”

    “改良他娘!”李牧歌怒道。

    苏云不解,纳闷道:“我观史书,五千年前我们建造宫殿,开始修炼的时候,色目人还住在树上,住在山洞里。他们的人种怎么便比我们好了?”

    “别说五千年前,就算两三千年前,他们也住在树上!”

    叶落公子愤愤的啐了一口,无奈道:“但谁让人家现在变强了?我还听人说,东都里当官的还打算同化色目人,说色目人加入元朔,成为元朔人,元朔不就变强了?大师兄熟读旧圣经典,见过这番道理没?”

    苏云摇头:“五千年历史中,没有哪一朝元朔,靠外国人帮忙靠外国人生孩子变成强国的。不靠国人,不扶持国人,不扶持教育,去靠外国人,没有这个道理。”

    “你们是要被杀头的。”梧桐笑吟吟道。

    焦叔傲拔出龙牙剑,在自己脖子上抹了一下,冷笑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