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一百零三章 镜中一月当天
    陆地烛龙的速度渐渐加快,苏云回首望去,朔方城的渐渐远去,而天市垣却越来越近。

    烛龙辇的下一站是天市垣,第二站是天市垣东边的河西。

    苏云曾经跟随野狐先生学习过元朔的地理,知道天市垣是天外飞地落入朔方,将河西河东与朔方隔开。

    想从朔方赶往河西,须得穿过天市垣最平缓低矮的一处天堑。否则,便需要绕道,要跑到河东,从河东绕了一大圈,多走好几千里地。

    所以,最近的路还是从天市垣走河西,尽管道路险峻,但是用时较短。

    当陆地烛龙驶入天市垣时,那种时空错乱的感觉再度传来,不过这种不适感很快消失。

    天市垣的时间比朔方快了约三个时辰,烛龙辇从朔方出发,到天市垣时正值中午,但是到了天市垣的领地,便是夕阳西下,落日映红。

    苏云看着窗外的夕阳,木头盒子被他放在桌子上,化作一道道飞沙,在他指掌间变化不定。

    道圣对坐在旁边的少女梧桐很是反感,每当瞥见梧桐,总是微微皱眉。

    梧桐也出奇的安静,没有招惹他。

    她能看得出道祖的强大,甚至连诱惑起道心堕落的念头都不敢动一下。

    李竹仙则很是兴奋,喋喋不休的询问李牧歌关于偃师傀儡的事情,打算到了夜晚便去帮镇守烛龙辇的灵士对抗偃师傀儡。

    “道友,鬼神完成的心愿之后,会去何方?”苏云收回目光,看向道圣,询问道。

    老道士目光落在他指掌间流动的尘沙上,摇头道:“很多人都在探索这个事情。有些人说,他们的心愿了却之后,身上没有了宝藏财富,便会进入鬼市的深处,被人遗忘,消失。也有人曾经看到鬼神没有了心愿之后,便会变得无比轻盈,飞升天外。至于真实情况是什么,老道也不知晓。”

    苏云把玩木头盒子,目光幽幽道:“我小时候,镇口的老柳树下住着一位岑伯,很照顾我。我的眼睛复明前夕,他说他没有了心愿,要离开天门镇和天市垣,然后他便走了。”

    他抬起头,面色平静道:“我甚至从未见过他的脸,不知道他的样子。可能我的童年里,他是唯一一个一心一意对我好的人。是他点拨,让我有了时空观,让曲伯等人照顾我。也是他让我结识了天市垣的摊友,有了友谊。”

    他将木头盒子收起,看向窗外,道:“通天阁前阁主楼班,便是我在鬼市中结识的摊友,他将此宝托付给我,我原不知钥匙事关重大,非但要背负起守护朔方的责任重担,还要去做什么通天阁主。他请我在离开朔方时,与他见一面。”

    窗外的夕阳沉入山下,天市垣陷入黑暗中。

    烛龙辇中的劫灰灯亮起,而二楼阁楼中的一个个灵士则催动佛门神通,化作一面面明镜,照向黑暗。

    黑暗中,挂在山谷中,密林中,甚至神魔身躯上的一只只偃师傀儡,纷纷苏醒,振翅飞来。

    李竹仙立刻跳出窗,李牧歌无奈,只得跟上她,免得她有什么闪失。

    “我若是去见他,他没有了遗愿,恐怕便会如岑伯般消失无踪,再也不能见到他了。”苏云目光复杂道。

    过了不久,烛龙辇在天市垣驿站停下,烛龙口衔龙珠,光芒如炬,照耀过去,将黑压压蜂拥往驿站冲去的妖魔驱散。

    驿站中有些来自天市垣的居民,拎着大大小小的行李往上车爬。

    这时候是灾后的旺季,有许多天市垣居民准备往河西城里务工。

    天市垣驿站的这一边是老无人区,另一边便是无序地带,无需走多远,便可以来到供奉楼班的天师庙。

    苏云迟疑一下,遥望天市垣无序地带,那里光芒盈霄,鬼神们又在夜间出来游玩,极为热闹。

    “你若是想去的话,还有时间。”道圣轻声道。

    苏云摇了摇头,没有下车。

    道圣不再说话。

    过了不久,烛龙发出悠扬的龙吟,缓缓启程,向东方而去。

    夜晚的天市垣灯红酒绿,到处都是宫殿庙宇,张灯结彩,灯光中,影影幢幢到处都是人。

    烛龙辇驶入了无序地带,烛龙衔珠,照亮前方数十里。

    突然,天空中车马轰如雷,一支车队在空中奔行,越来越低,车队中多是伟岸神魔,环绕着大帝的车驾。

    道圣见状,扬了扬眉,冷笑道:“偷天下的老贼!”

    那车队正是东陵主人在巡游天市垣,跟随着烛龙辇一起前进,像是在守护着这辆宝辇,烛龙长鸣,拉着东陵主人宝辇的龙骧也仰头长嘶。

    苏云推开车窗,向坐在幕帘后的东陵主人见礼。

    幕帘后,那位大帝的性灵欠身,有一尊鬼神飞身前来,道:“主人说,楼天师在前方等候摊友。”

    苏云怔了怔,车队随即加速。

    李竹仙和李牧歌此刻正站在烛龙辇的车厢上,抬头看去,东陵主人的车队从他们上空驶过,各种异兽跃过时,流光溢彩。

    突然,驿道前方灯火通明,烛龙衔珠,沿着驿道向前冲去,进入那片城镇之中,只见这城镇宛如叠加的木块,在他们前方千变万化,斗拱承枋,长桥卧波,画廊书坊,宫阙大殿,不断向前延伸。

    又有高楼大厦拔地而起,驿道化作了云桥,烛龙带着一辆辆小楼般的车厢奔上云桥,行驶在灯火通明的高楼大厦之间。

    一直安安静静的坐在烛龙背上,冒充车厢的大鸟天凤此刻也不由自主的站起身来,双眼放光,鸟喙张开,发出果的一声惊叹。

    烛龙辇中,众人看着窗外的各种匪夷所思却又壮阔绚烂的建筑拔地而起,烛龙沿着云桥奔行,行走在城市的夜空中。

    那城市、街道、云桥,越来越高,宛如天上的明珠,壮阔壮观,却又秀丽,烛龙辇像是明珠中的尘埃。

    烛龙辇虽然在前进,但是却是在明珠中行走。

    而在明珠外,一只巨大的手掌缓缓摊开,将这座天上城市托在掌中。

    “苏阁主,还是去见一见吧。”

    道圣仰头看向天外的神人面目,目光闪动,笑道:“楼天师有圣人神通,广大无边,在新学的造诣上已经百年无人能出其右。你若是不去见他,我恐怕我们难以走出天市垣。”

    苏云迟疑一下,推开车厢,走了出去。

    尘幕天空从他的灵界中飞出,千变万化,将他托起,让他如同走在云端。

    烛龙辇在他下方奔行,速度却要比尘幕天空的速度慢许多,很快苏云来到烛龙的头颅处,只见前方一片黑暗,无数砖瓦哗啦啦飞来,在烛龙脚下铺就云桥。

    而在两旁,尘沙飞卷,化作天上的楼宇。

    苏云躬身:“楼班摊友。”

    烛龙前方,突然一座大殿出现,大殿门户开启,烛龙冲入那座大殿之中,云桥出现在烛龙脚下,烛龙带着车中人在殿内攀登,一路盘旋向上。

    但见这座大殿不知多少层,向天外而去。

    苏云从烛龙背上落下,尘幕天空化作一片云台升起,小小的天师庙出现在云台上。

    烛龙辇还在上方,不断向上攀爬攀登,越来越高,距离这里越来越远。

    苏云推开门,楼班正站在自己的庙宇的大殿前放灯。

    苏云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只见千灯放出,万焰当空,一轮明月扫去群星,只剩下空中的灯火与圆圆的月亮。

    他们明明是在一座大殿之内,然而此刻却是空间变幻,看不到那座大殿,也看不到那辆烛龙辇。

    天空中的这轮明月显得无比明亮,千灯万焰如同繁星,排成一条道路,直通天外。

    “通天阁主,是要建造一条桥梁,直通世界彼岸的仙境。”

    楼班站在大殿门户前,殿内便是自己的雕塑金身,看着天空中的灯火,笑道:“我刚刚成为通天阁主的时候,便发誓要寻到这个仙境。我此生,在凡间建造仙宫,建造神城。我的抱负是让凡人像是生活在天上一般。”

    苏云站在他身边,顺着他的目光抬头往天外看去,低声道:“我还没有准备好做通天阁主……”

    “这个世上,永远不存在准备好这回事。”

    楼班笑道:“苏阁主,你长大之后会发现,你越是想准备好一切,越是发现自己准备不足。而时间会在你准备得过程中慢慢流逝,所以,去做吧。”

    他脚下一道桥梁生出,廊桥横空。

    楼班站在桥梁之上,从天师庙中升起,桥梁悬在明月与天师庙之间,一盏盏明灯的焰火照亮这条桥。

    楼班转身,向他挥了挥手:“我已经找到了下一任阁主,该去完成我的初心,寻找世界彼岸的仙境。当我找到的时候,苏阁主……”

    桥梁不断向虚空中铺去,楼班渐行渐远。

    “你来搭建这道桥梁!”

    苏云仰望,天空中的灯火渐渐远去,楼班不知所踪。

    “哤咕——”

    烛龙的叫声传来,苏云脚下烛龙奔行,一排排小楼从他脚下的尘沙下驶过。

    他静静的降落下来,落在一栋小木楼上。烛龙正沿着一道大峡谷的峭壁奔行,脚下便是万丈悬崖!

    那是天市垣与河西的界线。

    终于,烛龙辇来到一道桥梁,冲入这道钢铁长桥上,向下冲去。

    下方,长河滚滚,滔滔江水如万马奔腾。

    苏云回到车厢,取出裘水镜赠给他的那面明镜,镜中有明月一轮,寄托他的思念。

    这时,他怔了怔,他看到了明镜中的月亮旁边,一条细线般的桥梁正在向外蔓延。

    苏云呆了呆,揉了揉眼睛,打开道门的天眼细细看去。

    明镜中的月亮旁边,的确有一条桥梁!

    而且楼班的性灵正走桥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