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二百零二章 别了,朔方
    山水居中,苏云把自己补全的洪炉嬗变功法细致的讲解给青丘月、狐不平等人听。

    道圣坐在旁边,原本只当是普通的功法,待听到苏云讲解的洪炉嬗变之中夹杂着造化、阴阳嬗变时,这才觉得有些意思。

    “造化之术与阴阳嬗变之术,是骊渊境界才开始修炼的法门。”

    道圣向一旁的池小遥笑道:“龙女也是骊渊境界,你知道骊珠有四种练法吗?”

    池小遥不睬他。

    道圣闹个没趣,转过头来向花狐道:“……骊珠练法分为道门、儒家、佛门和杂家四种,然而我道门才是正宗。小道友,你……”

    “我儒家的。”花狐道。

    道圣闭上嘴巴。

    苏云继续讲下去,道圣的面孔渐渐严肃起来,心里有些慌,想要起身离开,不受通天阁主的人情,然而苏云讲的东西又对他极为重要,他哪怕是漏一个字也会抓耳挠腮心痒难耐。

    开始时,苏云讲的只是洪炉嬗变大框架,之后讲的便是应龙感应、饕餮感应等感应篇功法,这些感应功法,是他用仙图格物的成果,极为深奥!

    其实,这十二种感应篇每一篇拿出去,都是天下第一等的筑基功法,十二篇便显得有些重复,多而不当,筑基境界完全没有必要修炼这么多的功法。

    然而,当苏云将这十二门感应篇与洪炉嬗变融合在一起的时候,道圣便意识到这种融合,带来的是翻天覆地的变化!

    修炼这门功法的士子,肉身强大,元气丰沛,气血雄浑,远超同侪,甚至可以说这种提升是质的提升!

    但最大的提升,还是身体各方面的提升所带来的另一个后果,那就是修炼者的身躯发生了一次极致的蜕变!

    道圣毕竟是元朔国的四大神话,道门的圣人,眼界见识要胜过池小遥、花狐等人良多,立刻意识到这种融合了造化之术和阴阳嬗变之术的蜕变,怕是让修炼者的肉身达到一种从前的灵士无法企及的成就!

    “仙的成就……”

    他头皮发麻,脑中一片混乱,忽略了苏云讲的几句话。

    他心中懊恼不已,想开口让苏云重讲一遍,但是又拉不下这张脸,心道:“等他讲完,老道请教滢道友罢。倘若这是一门仙法,老道恐怕要欠下天大的人情,不知猴年马月才能还完……”

    他暗暗后悔,适才他对苏云说,倘若苏云讲的东西对他来说值一日,他便教青丘月等人一日,值两日他便教两日。

    倘若苏云讲的真是可以让人长生的仙法,那么这价值便不可估量了!

    他这位道门的掌教尊,就算是果真修成了长生不死的仙人,这后半辈子无穷岁月,恐怕也只是给苏云打工,教书的命!

    这就是他有些慌乱的原因。

    道圣毕竟是道圣,很快发现苏云这门功法的不足之处,心中渐渐没有了刚才的慌乱:“他这门功法并不算是真正的仙法,只是有了仙法的某些特质。老道若是修炼了,大概可以提升二三十年的寿元。”

    苏云的这门新洪炉嬗变功法的复杂程度,早已远超裘水镜开创的洪炉嬗变。

    新的功法只有筑基和蕴灵境界的功法,而且蕴灵境界的功法也并不完整,缺少了蕴灵境界的十二神魔。

    而且,苏云对应龙、饕餮等十二神魔的研究远未达到《真龙十六篇》的层次,新的洪炉嬗变远不能称得上完美。

    只能说,而今的洪炉嬗变没有了那么大的弊端,修炼这门功法不至于内亏太多,把自己炼死。当然,这是对苏云而言。

    对道圣而言,这门功法完全可以在他修炼过道门的续命之法后,继续为他续命二三十年!

    “恐怕也是为人家打工教书二三十年……”

    道圣心中暗暗叫苦,同时又舍不得离去,他早已经踏足在这个世界的巅峰上,长久以来迟迟没有再进一步。

    他也知道渡劫时,会有仙剑来斩的传说,也知道其中的凶险,更知道从古至今没有一人能够平安渡过仙剑之劫。

    本来,他的寿元即将走到尽头,打算在临终前拼一拼,看看能否渡过仙剑之劫,不料帝平命他来杀薛青府,打乱了他的计划。

    然而让他更没有料到的是,他受伤之后居然会碰到苏云,在臭名昭彰的文昌学宫中,他竟然从苏云这里得到了残缺的仙法,凭空为自己延寿二三十年。

    “哪怕被当成牲口使唤,也足了。”

    道圣心中一片安宁:“这是场大变局之世,五千年未尝有之大变局,老道若是提前死了,恐怕必然会三尸神暴跳,死后也有所不甘。”

    苏云用了十几天,才将这门功法讲了一遍,又请莹莹写下精要,交给花狐等人,道:“我此次将要前往东都,此行凶险,二哥,你多照顾三位弟弟妹妹。”

    花狐已经是个高挑的少年,这半年来长势喜人,跟苏云差不多高了,比苏云还要秀气俊美一些,道:“你尽管放心,等到弟弟妹妹都修成灵士,有了照顾自己的能力之后,我才会离开。”

    苏云点头,向道圣道:“前辈,你看能指点他们几日?”

    道圣微微欠身,道:“不敢,苏阁主直接唤我道友便是。我先教他们两三日,看看他们个人的资质。”

    他在山水居中,也不避讳,直接讲起道门的道法神通,来考验花狐、青丘月、狐不平和狸小凡。

    两日之后,道圣向狸小凡道:“你可愿拜入我道门,成为我关门弟子?”

    狸小凡懵懵懂懂,看向花狐和苏云,花狐不知这老道人的来历,苏云则悄悄点头。

    狸小凡于是便毕恭毕敬的磕了头。

    道圣道:“苏阁主再等老道两日,两日后老道与阁主一起赶赴东都。”

    苏云称是。

    道圣带着狸小凡飘然而去,等到两日后,狸小凡回来,头顶梳了个小道髻,手里拿着个小拂尘,笑嘻嘻的,俨然是个小妖道。

    “东方凶险无比,你留在朔方修炼,等到有所成就,你再去东都寻我。”

    道圣教给他一块玉牌,道:“这是我道门令牌,你若是出门历练,天下道观都可以去的,都可以调动。你只要亮出这个玉牌,别人便知道你辈分。朔方学宫虽然名声不佳,风气不好,但也算是好学校,好好学习,不要辜负了道门。”

    狸小凡称是,两只耳朵动了动,把两只狐狸耳朵中间的道髻打乱了,道:“我辈分很大吗?”

    道圣又替他整了整,道:“你有个师侄,就是闲云道人,若是有难处,可以去寻他。我传授你的功法,你也可以传授给他,不要藏私。至于你的辈分,你二哥要叫你一声师叔。”

    狸小凡称是,耳朵又动了动:“那么小云哥呢?他也要叫我师叔吗?”

    道圣又给他整了整道髻:“他是通天阁主,论辈分的话,你得叫他师叔。”

    问道:“修道之人可以娶妻吗?我还要给妹妹娶几个嫂子。”

    道圣任由他道髻散乱,嘱咐道:“若是道心不乱的话,娶妻无妨。若是乱了道心,不如不娶。女人哪里有修仙有趣?”

    狐不平闻言,大是放心,向青丘月道:“小凡是不行了。给你娶嫂子的事情,便交给平哥哥了!”

    苏云已经备好了负山辇,负山辇停在山水居前,等到道圣安排妥当,来到山水居外面时,只见左松岩已经率领一些西席先生在外等候。

    道圣上前见礼,左松岩以平辈的礼节还礼。

    众人看了,惊讶不已。

    左松岩相送,向苏云道:“上使守护朔方百姓,却不居功,战功赫赫,却不扬名,朔方承蒙你的搭救,才没有毁于战火,百姓却不知你的恩情,只当成薛圣人的功劳。让我心中颇为感慨。”

    苏云笑道:“我不辜负朔方,内心无愧,至于功名,真的不曾放在心上。”

    左松岩肃然道:“以德报德,世上方有人积善行德,以直报怨,世上方能少些坏人和坏事。你做好事不求功名,但上位者若是不给你功名,这便是失德,会失信于民。”

    苏云沉默,思索片刻,展颜笑道:“云,受教了。”

    左松岩将他送出文昌学宫,苏云转身道:“仆射请回。”

    左松岩停步,道:“我虽然想一直送君,直到东都,但是我名声不好,只会让皇帝猜忌你。东都若是无法容纳君,君可乘桴浮于海。”

    苏云怔了怔,笑道:“多谢仆射指点。”

    他转身登上负山辇,负山辇启程,苏云从后窗看去,只见左松岩站在那里,遥遥挥手相送。

    “老瓢把子当年在海外风生水起。”

    道圣坐在他对面,身子随着车厢的摆动而摆动,笑道:“当年他在海外名声很响,他说阁主乘桴浮于海,自然是有万全之策,可以保护阁主。不过,以德报德,以直报怨,那是儒家的说法。我道门不敢苟同,我道门讲的是报怨以德。”

    苏云收回目光,笑道:“道门心境高明,但道门说的是自我修养,并非是治世之道。老瓢把子说的是治世之道。”

    道圣正要与他细细讲一讲两家的分别,这时,一辆凤辇从后方行驶过来,大鸟天凤亲切的向苏云打招呼:“果儿~”

    李竹仙坐在窗边,李牧歌坐在她的对面,兴奋的向苏云招手。

    苏云惊讶。

    “大师兄,我们兄妹俩在裘太常身上花了很多钱!”

    李竹仙双手抓着胸前的双马尾,兴奋得脸蛋通红:“这次一起去东都大考,一定能考上天道院!”

    苏云错愕不已。

    忽然,又有一辆蛟龙辇驶来,那蛟龙是一条肥龙,大腹便便,肚皮都差点拖在地上。

    这是叶家的车,车中家丁众多,灵士守护,叶落公子荣光满面,向苏云招手道:“大师兄,这次朔北动乱,皇帝说我立了大功,宣我进京褒赏。”

    苏云笑道:“白月楼也随着薛圣人前往了东都,我们文昌学宫格物院,只剩下梧桐留在朔方了!”

    等到他们来到驿站,只见一辆车厢中红衣胜火,血色的霓裳在空中飘荡。

    梧桐已经坐在烛龙辇的车厢中,对面坐着黑衣男子,正是蛟龙焦叔傲。

    “东方的魔性更重,那里人们心中的魔性如同一个大漩涡,孕育着无上的魔王。那里才是我的成长之地。”梧桐赤着脚行走在他眼中的天门镇里,对苏云淡漠道。

    不久之后,李竹仙花了大价钱,把烛龙辇的一节车厢拆掉,大鸟天凤蹲坐在烛龙的背上,好奇的看着上车的人们

    它的不远处,叶落公子的肥龙化作一个三五百斤的大胖子,拎着两个箱子,正吃力的往车上爬。

    车窗边,焦叔傲一脸嫌弃。

    苏云已经来到车上,看着窗外,笑着对前来送行的花狐等人挥手。

    池小遥一身银色衣裙,在风中飘飞。

    陆地烛龙缓缓起航,向城外奔去。

    宅猪:临渊行第一卷,云出天门,完结。第二卷,元始元年,明天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