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二百章 青鱼镇封印
    道圣等人看着那些符文,只见这些用来封印的符文华丽无比,而在符文的背后却有一层涌动的黑暗,黑暗在符文的光芒后变化,极为诡异。

    他们甚至隐隐听到诵念声从符文封印壁垒的后方传来,仿佛魔神的窃窃私语,诱惑人们堕落。

    光明和黑暗相互冲击,斗争激烈。

    而在黑暗之后,隐约可见一些模糊的画面,只是有封印之墙在,无法看到究竟是什么。

    “道圣前辈,你见过如此诡异的封印吗?”

    莹莹道:“我上次见到这种奇异的记忆封印时,着实被吓了一跳。”

    “不敢称前辈。算年龄的话,我可能比你还要小一两岁。”

    道圣客套两句,打量苏云的记忆封印,沉吟片刻,迟疑道:“这些符文我倒是见过。”

    池小遥和莹莹精神大振,等待他继续说下去。

    “七年前,曲进曲太常命人送信给我,信中便有这种符文印记,不过并不完整。”

    道圣迟疑一下,取出一封信,那信用的是金纸,信上的文字在道圣元气的催动下不断变化。

    池小遥和莹莹读去,信中说,晚辈曲进奉东都大帝之命来天市垣研究鬼市现象,有所发现,将来会把他们的成果公布于众。现在他们需要道圣的帮助,他们设计了一些符文,需要道圣帮忙完善,恳请道圣赐教云云。

    “那时我正在闭关,试图延寿。等到我出关收到这封信时,天门镇剧变已经发生了。”

    道圣不紧不慢道:“我心中很是难过,或许倘若能早点接到他的信,便能救下这些人。只是我研究这些符文却发现这种符文是一种封印符文,这些符文并不完整,但符文神通中蕴藏的封印却是极为可怕。他们到底要封印什么东西,即便是我也感觉到恐惧……”

    他说到这里,不由连打几个冷战。

    池小遥与莹莹对视一眼,心中生出一个可怕的想法:“曲进曲太常等人,开创这些封印符文,是为了封印苏云苏士子的!”

    道圣继续道:“我没能帮上忙,出关之后曲进曲太常已死,性灵不知所踪,我的疑问已经无人解答了。”

    他曾经去过天门镇的旧址,只在那里发现了一座座坟冢,并未寻到曲进等人。

    这时,苏云灵界中的封印之墙晃动,压着黑暗和黑暗后的记忆向后退去,变得越来越淡,越来越模糊。

    莹莹正要说话,池小遥已经抢先一步,连声道:“青鱼镇!青鱼镇!”

    昏迷中的苏云抽搐了两下,灵界中的苏云性灵也跟着抽搐不已,封印之墙又再度向前涌去,渐渐变得清晰起来。

    池小遥眨眨眼睛,心道:“苏师弟应该死不了吧?不过,他灵界中拥有如此生猛的封印也没死……”

    “我知道这种符文是封印符文之后,便想他们试图封印的是什么,若是强行破解的话,倒也将之破解出来,帮苏士子一把也不是不可。只是……”

    道圣打量封印之墙,面带难色,摇头道:“只是我先前不知道,这种符文之后还有一层黑暗。现在,我有些不敢解开封印了。”

    池小遥不解道:“前辈的意思是,黑暗也是一种封印?”

    道圣有些不敢肯定,道:“有可能是封印,但也有可能是一种生物,或者是性灵。”

    莹莹和池小遥不禁呆滞。

    道圣在封印之墙前走来走去,不断打量墙后变化莫测的黑暗,道:“老道怀疑,有可能曲进把一种可怕的生物或者封印在苏士子的记忆里,然后将其记忆封印,将那生物或者性灵锁住,不让其逃脱。”

    “把生物或者性灵封印在记忆中,这怎么可能?”池小遥惊骇万分。

    “有这个可能。”

    莹莹面色凝重,落在她的肩头,伸手一挥,无数文字图案飞了出来,在她们面前排开。

    “天道院的书籍中有这方面的记录,其中,曲进曲太常是这方面的大行家。”

    莹莹调取一连串的文字图案,道:“曲太常有过关于这方面的许多研究,他说性灵是精神,记忆也是精神的一部分,完全可以把其他人的性灵封印在一个人的记忆中。”

    池小遥看着面前飞过的文字图案,其中有些图案赫然是狰狞恐怖的魔怪!

    那些魔怪高大魁梧,魔怪的脚趾旁边往往都站着一个慈眉善目的老伯,手里拿着斧凿,面带微笑,似乎正在看画面外的池小遥等人。

    “天道院士子做研究,每次都会带着善于绘画的士子做格物速记。这些格物速记,记录的便是曲太常当年做过的研究。”

    莹莹伸手轻轻一挥,一幅幅图案从他们面前飞过,有些图案极为血腥,赫然是曲太常做人体试验的情形。

    他们尝试着把魔怪封印在灵士的记忆里,有些封印并不成功,魔怪反噬灵士的性灵,有些灵士的性灵脑袋爆开,肉身也随之爆开,场面惨烈异常!

    “曲太常当年是个疯子。”

    莹莹道:“他许多记录都极为疯狂,但好在有皇帝给他兜着,这才没有惹出大乱子。皇帝命他前往天门镇做研究,应该也是看中他的疯狂……青鱼镇!青鱼镇!”

    苏云即将醒来,闻言抽搐不已,封印之墙又再度清晰起来。

    莹莹继续道:“有些生灵,如灵犀这种生物,本身便是生活在灵界之中。因此某些特殊的生灵,也是可以封印在记忆里。只是那时候的苏士子应该只是一个五六岁的小孩子吧?”

    她皱紧眉头,不解道:“为何曲太常等人会拿一个五六岁的孩童做试验?”

    她想不通,池小遥也想不通。

    “道长……道圣前辈!”

    池小遥急忙改口,道:“前辈刚才说有两个可能,一是苏师弟的记忆中封印了某种生物或者性灵,另一种可能则是封印。那么这种封印又是什么意思?”

    “倘若是某种生物或者性灵,倒还要办,曲进他们杀不死这种生物或者性灵,因此封印在苏士子的记忆力。他们办不到的事情,老道未必办不到。再说老道还可以寻来几个好朋友,总该能解决吧?”

    道圣叹了口气,道:“但老道最怕的,正是另一种可能。倘若这黑暗也是一种封印的话,两种封印叠在一起,我从未见过这种规格的封印。”

    他眼中也不禁流露出一丝恐惧。

    曲进曲太常等人都是当今世上最顶尖的存在,智慧高绝,他们费尽心力想要封印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是苏云记忆中的某种可怕生物,还是……

    道圣咽喉有些发干,低声道:“他们想要封印的或许不是某种生物或性灵,他们想要封印的,或许就是苏士子……”

    池小遥呆了呆,急忙看向莹莹。

    莹莹面色凝重,轻轻点头,道:“道圣猜测的很有道理。曲太常他们的用意,的确有这两种可能。我们想要知道真相,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去青鱼镇!”

    苏云又抽搐几下。

    道圣缓缓道:“滢道友说的不错。青鱼镇这个词,作为触发封印的条件,那么青鱼镇这个地方,肯定与封印背后的秘密有关。曲进曲太常等人显然不想让苏阁主回想起青鱼镇,回想起一些事情。”

    “既然如此,只有去一趟青鱼镇,才能知道背后到底有什么!”

    苏云幽幽转醒,却见自己趴在桌子上,耳畔传来悠扬的龙吟声。

    他急忙起身,只见自己此刻身处在行进中的烛龙辇上,外面树木向后飞驰,远处,可以看到巨大的矿山,更远的地方则是朔方城的高楼广厦。

    他距离朔方城越来越远,烛龙沿着驿道疾驰,向天市垣而去。

    因为塞外的可汗入侵的缘故,通往塞外的烛龙辇已经停车,现在的烛龙辇只是行驶到天市垣驿站。

    “我记得,我被莹莹弄昏之前,是在杏林药材铺,怎么现在会出现在烛龙辇上?”

    苏云头疼欲裂,双耳中传来阵阵耳鸣,脑袋像是被大斧头劈了一下又一下,这次莹莹触发青鱼镇封印带来的后遗症,可比他上次自己触发时的后遗症严重了许多倍。

    “莹莹一定是报复我念叨真龙十六篇,报复来得真猛烈……”

    这时,烛龙渐渐减速,慢慢停在一片小镇外。

    古怪的是,以前会有镇守烛龙辇的灵士通报到了哪一站,而这次居然没有人通报。

    苏云惊讶,向外看去,只见春日的骄阳挂在中天,虽然是春天,但外面却有了几分夏意。

    那座烈日下的小镇依山傍水,很是秀气。

    苏云四下看了看,车厢里只有自己,而书怪莹莹此刻也没有在自己的灵界中。

    他犹豫一下,看向外面的小镇。

    小镇的入口处有一座五门的牌坊,与天门镇的天门有些仿佛。

    他鬼使神差的来到烛龙辇的车门前,拉开车门走了下去,来到那座牌坊前,仰头打量。

    牌坊中央的门户上写着三个黑色的文字。

    青鱼镇!

    苏云精神恍惚,抬起脚,脚下有些迟疑,却还是落下,走入青鱼镇中。

    镇外,道圣、池小遥和莹莹静静地看着这一幕,池小遥犹豫一下,没有说话。

    “大婶,你听说过镇里有人家走丢了一个孩子吗?”

    他们听到苏云问道:“七年前走丢的……没有啊,谢谢……”

    “大叔,你听说过镇里有人家走丢了一个孩子吗……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