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一百九十九章 献祭
    苏云站在真龙的尸身旁边,宛如真的身处在一百五十年前的葬龙陵一般。

    他甚至可以看到真龙的龙鳞折射出外部世界,看到真龙的五脏六腑的细致构造!

    他沿着龙尸向前走去,看到了堕龙谷外的祭坛,祭坛上诸多士子面色凝重。

    苏云行走在人群中,打量每一个人。

    其中的韩君身上一股子书生气,总是带着一本书,书本被他以元气托着,一杆毛笔漂浮在空中,不断写写画画。

    另一位叫秦武陵的士子则显得高大英俊,目光敏锐,言行举止很有感染力,与韩君和滢的关系非常好。无论是滢还是韩君,对他的意见都很重视。

    所有人都称呼秦武陵为学哥。

    他们三人,应该是此次葬龙陵格龙的首脑。

    “秦武陵便是领队学哥!”苏云心道。

    学哥秦武陵,书生韩君和滢的关系很复杂,滢对领队学哥有爱慕之心,但韩君却又偷偷喜欢着滢,又敬仰秦武陵,心中又很是自卑,不敢与秦武陵竞争。

    秦武陵却又是有大胸怀的人,对滢的爱慕视而不见。

    过程与花狐得到的那本古籍上描绘的差不多,滢士子尽管警告众人,他们召唤龙灵时召唤来一个邪恶的性灵,但领队学哥秦武陵与韩君等人还是把他们的注意力放在龙灵上。

    格物真龙还差一步,那就是格龙灵。

    到了夜晚,也就是滢士子遇袭的那一夜,突然一口巨大的兵刃在黑暗中出现,无声无息的取走了滢的性命。

    苏云呆了呆,这与他在书中所见的,并无不同!

    士子滢的确是死了,而且极有可能是死在人魔梧桐的手中!

    此时的人魔梧桐,多半已经寄生在某个士子体内!

    士子滢的视线陷入黑暗,但是古怪的是,这一切并未结束。

    苏云听到隐隐约约的诵念声,仿佛有人在黑暗中举行某种仪式,在召唤什么。

    过了片刻,滢士子的视线慢慢亮起。

    苏云惊讶万分,他通过士子滢的目光看去,看到了韩君的带着书生气稚嫩的面孔。

    士子滢复活了,确切的说并非是复活,而是她的性灵被人召唤来,把她的性灵,打入到一本书中!

    她变成了书怪!

    这时候的士子滢不能说话,不能动弹,只能被韩君的元气托着,韩君用笔在书中写写画画,与她交流。

    “滢在那时候便已经变成了书怪!”

    苏云心中震惊不已,那么记录葬龙陵案的书,便绝非自己得到的那本古籍,而是书怪莹莹的本体!

    书怪莹莹的“肉身”记录着葬龙陵案的始末,所有故事,都被记录在莹莹这本书中!

    滢士子的记忆中的葬龙陵,比那本“古籍”中的葬龙陵还要惨烈。

    当时天下最为聪明的一批人,聚集在葬龙陵中,相互猜忌,相互怀疑,相互痛下杀手,苏云通过士子滢的记忆,感受到葬龙陵中的魔性在滋长,在壮大!

    这正是人魔转世所希望的献祭!

    人魔献祭,并非把这些生命献祭给人魔,而是人们在自相残杀中心境堕落,化作魔性,魔性越来越强,对人魔来说这才是大补!

    冰天雪地中,最后一战到来,与古籍中记载的一样,那是领队学哥秦武陵与记录者韩君的一战。

    两人一个被龙灵寄生,一个被人魔寄生,在葬龙陵展开最后的搏杀。

    这场战斗的激烈让苏云眼花缭乱,他看到了完整的真龙十六篇的威力,也看到了近乎完全体的人魔的战斗风格!

    领队学哥与韩君的才华堪称是绝代,但是那个时代竟然同时出现了两个才华绝代的人,而且碰撞到一起,不得不分出胜负生死,可谓是一场悲剧。

    在最后一击时,两人几乎同时中招,领队学哥秦武陵这一招攻击的是性灵,将人魔的性灵从韩君体内生生击出,强行拉入自己体内!

    而韩君最后一招,却是要了领队学哥的性命。

    两人倒地,领队学哥跪在地上,气息断绝。

    他的肉身炸开,龙灵和人魔飞出,狰狞恐怖,都试图侵占韩君的肉身。

    “占据我的肉身,你们谁也无法走出葬龙陵。”

    韩君向他们发下了毒誓,只要龙灵和人魔放过他,他离开此地之后便会破开灵囚困天笼,将他们释放。

    这种誓言烙印在性灵之中,让龙灵和人魔很是满意。

    韩君在临走前再度登上祭坛作法,召唤来领队学哥的性灵,领队学哥的性灵必须寄生,拥有身躯,才能离开灵囚困天笼,于是他把领队学哥的性灵打入笔中。

    他带走了领队学哥,带走了滢。但是他并没有兑现诺言,释放龙灵和人魔。

    在那之后,看似文弱书生的韩君又经历了老无人区的剧变,神王驾崩,诸神争夺王位。已经变成书怪的滢士子记录下这一切。

    韩君走出天市垣,浑身是伤,昏倒在朔方城。

    之后的事情,与苏云所知的差不多,韩君遭受了七大世家的折磨,百般酷刑,终于魔性爆发,传授给他们真龙十四篇。

    韩君诈死脱身,带着书怪和笔怪离去,他同时身兼真龙篇与人魔篇两种功法,改变性灵,改变肉身容貌,混入茫茫的人群中。

    那一年,年迈的武帝驾崩,关于葬龙陵和朔方赈灾的案子,便被埋没。

    韩君把已经变成笔怪的领队学哥卖给了进西都赶考的一个书生,换来一笔钱,安顿下来,第二年他又考入了天道院。

    莹莹将这一幕也记录下来,那书生姓岑,有几个好友,其中一个是道士。

    这时,苏云身边的老道人惊呼一声,苏云回头看去,只见老道人很是惊讶,指着那姓岑的书生和书生的几个好友结结巴巴说不出话来。

    天道院中,韩君最后一次打开莹莹这本书,在书上写道:“学姐,关于葬龙陵的事情,再也不需要第三个人知道。”

    他在书上画下了封印的符文,又在符文中写下几句话:“我叫莹莹,我生前特别喜欢读书,后来我死了,便依附在书上。”

    他将这本书送入天道院的文渊阁中。

    滢的记忆陷入一片黑暗,不知多少年过去,有人从文渊阁的书架中抽出了滢这本书,轻轻翻开书的扉页,将书怪唤醒。

    那是已经人到中年的韩君,尽管变了番容貌,但目光中依旧暗藏着对滢的爱慕。

    “嘭!”

    他手中的书,化作少女,站在他的掌心,迷茫的打量四周。

    “今后,你便叫莹莹。”

    中年男子笑道:“我姓薛,叫薛公卿,是天道院的太常。”

    书怪莹莹的记忆回放到这里,突然闷哼一声,一切景象散去,书怪莹莹昏倒在地,现出原形,化作一本书籍。

    苏云和池小遥急忙上前,只见莹莹这本书一动不动,突然书页哗啦啦自动翻开,出现韩君记录下来的许多文字。

    书页停止翻动,停在韩君与书怪莹莹的第一次对话上。

    那时,应该是韩君召唤来死去的滢士子的性灵,把她变成书怪,他们之间的第一次对话。

    “学姐,我被人魔寄生,为取信人魔,我只能把最爱的人献祭给人魔。所以,我只能把学姐献祭了。现在,学姐,你终于只属于我了。”

    苏云和池小遥毛骨悚然。

    那书页又哗啦啦翻动,回到最后一页,那是韩君在书中留下的封印符文,以及韩君书写的关于上一世的记忆。

    此刻,这些文字和符文在缓缓消失。

    “她即将苏醒,咱们先离开,让她静一静。”

    池小遥心细,道:“咱们去外面说话。”

    苏云称是,三人走出密室,苏云忍不住道:“道长,你是圣人,见多识广,你说莹莹恢复前世的记忆,那么她是莹莹还是士子滢?”

    老道悻悻道:“你知道我是道门圣人,还敢如此对我?这几日,老道被你像牲口一样使唤。”

    他顿了顿,道:“性灵是精神,觉醒前世记忆,只是相当于自己的一场梦境罢了。前世种种,譬如镜花水月,影响不到这一世的性格。书怪莹莹,还是书怪莹莹。只是让我没想到的是,我竟然与薛圣人相识得这么早……”

    他脸色很是精彩,阴晴变化,突然笑道:“我还以为我是他的前辈,没想到竟然是同辈。真龙十六篇,真是了不起,了不起!”

    他赞叹连连,这时,密室里传来莹莹的声音:“青鱼镇。”

    “什么?”

    池小遥和老道不明其意,回头看去。老道笑道:“什么青鱼镇?”

    苏云面色苍白,只见书怪莹莹从密室的通道中飞出,重复道:“青鱼镇。苏士子,你是否还记得青鱼镇?”

    苏云脑中轰鸣,各种声音越来越响,突然间陷入昏迷之中,直挺挺向后倒下。

    书怪莹莹飞到他的面前,轻轻点在他的眉心,只听嗡的一声,苏云的灵界浮现出来。

    池小遥和道圣仰头,骇然的看着这一幕。

    “道圣前辈,你是圣人,你见过如此壮丽的记忆封印没有?”书怪莹莹问道。

    在他们四周,无数符文封印浮现出来,密密麻麻,接连天地,形成一片光幕墙壁,将苏云七岁前的记忆重重封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