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一百九十七章 大帝荡魔
    莹莹惊叫一声,还未反应过来,苏云便已经带着她纵跳如飞,几个起落便追上灵犀,落在灵犀的背上。

    天外,那张巨大的面孔眼眸睁开,似乎睡得太久,有些失神,只是看着在自己的灵界中奔行的灵犀,并没有多余的动作。

    苏云心中紧张万分,他和莹莹现在远离自己的身体,倘若在外面有个闪失的话,恐怕便是死无葬身之地了。

    性灵与肉身的关系极为密切,性灵受损,肉身也会随之受损!

    也即是说,倘若他们的性灵手臂受伤,肉身的手臂也会受伤,倘若性灵的脑袋被人砍掉,他们肉身的脑袋也会随之脱落!

    倘若他们在别人的灵界中被人碎尸万段,那么他们的身体只怕也是同样的下场。

    因此,容不得他不紧张!

    他不会以恶意去揣度别人,但是在此之前他必须要保障自己的安全。因为,他不能把自己的性命寄托在别人的善意上。

    就在灵犀驮着他们,即将奔出这片灵界时,那天外的面孔像是突然苏醒过来,层层叠叠的壁垒突然拔地而起,将前方挡住!

    “灵界生物?难怪我总是做梦,梦到一只白犀,原来真有一只灵犀住在我的灵界中。”

    天外传来一个洪亮的声音,在这个灵界中震荡不休。

    那些壁垒顷刻间变得与天同高,显然是灵界的主人以自身的观想来改造自己的灵界,试图困住灵犀。

    那灵犀低头,犀牛角越来越明亮,向前撞去。

    它的速度极快,以这个速度撞过去,只怕会撞得粉碎!

    莹莹惊叫,急忙捂住自己的眼睛,苏云也是万念俱灰,以这个速度撞过去,恐怕他们的性灵也会被撞碎成无数块!

    “我们在药材铺的身体,恐怕会突然爆开,不知道会不会把老道吓一跳……”

    苏云想到这里,灵犀的角已经撞在那壁垒之上,就在灵犀角触碰到壁垒的一瞬间,壁垒裂开,出现一道巨大的峡谷。

    灵犀四蹄甩动如飞,在峡谷中向前狂奔,犀牛角的亮光照耀,峡谷不断裂开。

    灵犀带着他们冲出峡谷,峡谷外又是一面顶天立地的壁垒,也在灵犀角的触碰下轰然裂开!

    那灵犀一路闯将过去,势如破竹,那天外的性灵观想出的壁垒,竟然无法阻挡这头灵犀分毫!

    苏云不禁看得呆了,灵犀在灵界中简直所向披靡!

    突然,天外传来轻咦的声音,显然是天外的性灵震惊于灵犀如此轻易便破开自己的观想封印。

    “灵界生物天下少有,我镇守此地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见到灵犀这种灵界生物。”

    天外那个声音又惊又喜,笑道:“它的角乃是无上宝物,可以破解一切神通!不过,它背上的两个小生物,难道也是灵界生物?到了我的灵界中,你们便无法逃脱了!”

    苏云暗道一声不妙,就在此时灵犀纵身一跃,灵界裂开,那灵犀带着苏云和莹莹冲了出去,进入另一个灵界中。

    苏云仰头,看到了那巨大面孔的主人。

    那是一尊无比庞大的性灵,性灵端坐,身上衣着很少,袒胸露乳。

    他身上挂着各种灵兵金饰,灵兵被一条条锁链穿过,锁链上浮现出密密麻麻的符文,幻明幻灭,不知通往何妨。

    那性灵的头颅方方正正,前面一张脸,左右各有一张脸,背后也有一张脸。

    苏云在灵界中仰头上望,看到的面孔是他其中一具面孔。

    他长有八条臂膀,每条臂膀的手掌中托起一个灵界,刚才灵犀正是带着苏云等人,从他掌心中的灵界中逃出。

    那性灵有八个灵界,而性灵所处的空间,则是他真正的灵界。

    他不知修炼的是什么法门,与其他人的灵界完全不同。

    那八臂性灵四张面孔异口同声大笑,掌心中的灵界纷纷破灭,一只只手掌探出,纷纷向灵犀抓去。

    灵犀撒腿狂奔,纵身一跃,从这个灵界中跳了出去。

    苏云和莹莹还未来得及松一口气,就在此时,他们身后空间扭曲,震荡,竟然一只只手掌从扭曲的空间中穿出,紧随着灵犀,向他们抓来!

    “不可能!”

    莹莹从苏云怀里跳了出来,看着那一只只追来的大手,失声道:“就算是人魔,也不可能随随便便进入其他人的灵界!这个人的手掌是怎么进来的?”

    苏云面色凝重,回头看向那些手掌,只见那些手掌的五指扭曲,如同大蟒蛇一般向他们飞速追来。

    那些手掌的五指一边追,一边长出一张张面孔,而那些面孔后面又长出一具具身体的上半身,也是四张面孔八条手臂,说不出的诡异!

    从那些指头中生长出来的四面八臂怪人纷纷探出大手,向灵犀抓去,一条条手臂越来越长,很快来到他们身后!

    “难道是梦魇类的魔功?”

    莹莹惊叫,失声道:“这人莫非是一个成年的人魔?”

    “人魔?”

    苏云猛地一怔,有些不解:“这个四面八臂的怪人,也是人魔吗?不过,灵犀这种生物,怎么会栖息在人魔的灵界中?”

    灵犀靠吸食噩梦为生,总是出现一个个做噩梦的人的灵界中觅食,但是它休息的地方,一定要干净无比,没有任何杂念侵扰,否则灵犀绝不会入睡。

    而人魔则是充满了魔性魔念,按理来说灵犀这种神兽是绝不可能睡在人魔的灵界中。

    “除非,人魔从来不做噩梦,梦里也没有任何魔念。”

    苏云眨眨眼睛,突然醒悟过来:“人魔的灵界,恐怕最干净的灵界,因此灵犀才会选择潜入人魔的灵界中!糟了,这只人魔意识到这一点,恐怕灵犀回到他的灵界中睡觉,肯定会被他擒拿,拔去犀牛角炼制成宝!”

    倘若这个四面八臂的怪人是人魔,那么便可以解释为何他可以进入其他人的灵界了。

    人魔充满了魔性魔念,侵入其他人的心灵轻而易举,侵入那些人的灵界,也是无比简单。

    苏云自己的意识便曾经被梧桐侵入过许多次,对此深有体会。

    人魔可以侵入其他人的灵界,控制其他人的梦境,演化出重重梦魇,因此想要摆脱他绝非易事!

    那头灵犀载着苏云和莹莹纵身一跃,从一个灵界跳到另一人的灵界中,这里却是一片海洋世界,海中各种大鱼游动。

    海中有智慧生灵,也懂得修炼,开发自己的灵界,观想自己的神通。

    突然,这海中灵界被侵染,万千只手掌入侵海底,在海中如鱼般游动。

    其中一只手掌抓着那海中灵士的性灵面孔,手心中长出一只手,探入其口中,如同游鱼钻了进去。

    那海中灵士在噩梦中剧烈颤抖,随即变化做四面八臂怪人模样,哈哈大笑,面色诡异,向灵犀追去。

    他的身后,铺天盖地到处都是手掌手臂,在海中游动。

    那些手掌变化,指头上又长出一张张面孔来,那些面孔扭曲,大笑,嘴巴张开,一个又一个身体从那些嘴巴里钻出,探出一条又一条手臂,向苏云、灵犀和莹莹疯狂抓去!

    灵犀跃出海面,苏云回头看去,只见灵犀身后的海洋,赫然到处都是飞扬的臂膀和一张张笑脸,让人头皮发麻。

    灵犀再度纵身一跃,跳出这片海洋灵界,然而后方依旧不断有大手追来,甚至连这些灵界的主人也被噩梦侵扰,有些人干脆就被这些梦魇侵占了性灵。

    终于,灵犀载着苏云和莹莹逃出海洋,来到陆地上,从天市垣的一个个妖魔鬼怪的美梦中逃过。

    天市垣居民的美梦很快化作噩梦,铺天盖地的噩梦滚滚入侵,碾压而来,将一个个妖怪的梦境吞噬,同化。

    这一夜,天市垣的居民们都做了同样的噩梦,梦见天门镇的小瞎子骑着一头白犀牛从他们的梦境中经过,后面黑压压一片到处都是扭曲的大手,手指头长出脸,大脸的口中又长出手。

    灵犀一路逃窜,很快来到无序地带,从无序地带的神魔梦境中飞速穿过。

    无序地带的神魔非同一般,生前最低的修为也是天象境界,人魔的梦魇入侵,顿时遭到他们激烈反抗,入侵速度大减。

    然而苏云回头看去,还是有不少手掌漫天飞舞,向他们追来。

    苏云心中骇然,他们此行是来寻灵犀的,万万没想到会遇到一个成年人魔,更万万没想到惹出这么大的乱子!

    就在这时,只听歌声传来,前方,万千神魔载歌载舞,宝天将在万千神魔的簇拥下一边唱歌,一边尽情的扭动肥胖巨大的身体。

    白犀冲来,宝天将笑道:“兀那苏小子,还骑着一匹白牛,又闯入我梦中来也!”

    他脸上的笑容突然僵住,只见苏云身后无数手掌和面孔翻滚,如同碾压天地的浪潮滚滚而来。

    宝天将骇然,随即大笑,挥舞着上百口灵兵,率领着万千神魔冲杀过去,笑道:“我知道我是在做梦,那我还怕个鸟哉?”

    苏云呆了呆,只见宝天将神勇无双,竟然一路冲杀,将那人魔所化的梦魇打得丢盔弃甲。

    白犀突然掉头,向回冲去,头顶犀牛角光芒大放,将人魔所化的种种异象击溃。

    宝天将大呼小叫,率众跟着白犀冲杀,从自己的灵界中冲到另一人的灵界,骁勇无比。

    待他们冲杀到天市垣无序地带时,却见,东陵主人驾着云车,率领万千鬼神杀来,从大大小小的灵界中杀进杀出。

    东陵主人杀得兴起,骑上龙骧,率众冲锋,喝道:“这魔头被我们镇压在北海之中,看来封印松脱,被他性灵逃出。今日诸君随我征战,将这厮性灵镇压!”

    苏云懵然,骑着白犀跟随着东陵主人与万千神魔一路冲杀,击垮无数人魔的怪手,将这些人魔异象抹杀,一路杀到海洋中。

    终于,他们杀到北海中的某个岛屿,杀入那人魔的灵界中。

    东陵主人率领万千神魔在灵界中与那四面八臂的人魔大战,合力将其镇压。

    各路鬼神军侯在这灵界中来回冲杀,剿灭余党,与东陵主人会师。

    苏云和莹莹亲自参与这次会师,随即各路鬼神散去。

    东陵主人将他们送回天市垣,道:“我们镇压在北海的人魔原本不会那么容易脱困,这只灵犀坏事,屡次进出封印,它进出封印轻而易举,但是我们的封印却因为它的进出而慢慢松动,差点便酿出大祸!灵犀虽好,但还是杀掉为妙,免得酿出更大的祸事!这天市垣和北海中,镇压的可不止人魔!”

    那白犀急忙躲在苏云身后,拿角抵触苏云。

    苏云连忙笑道:“摊友,我有安置它的地方,还请放心。我把它安置妥当后,绝对不会生出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