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一百九十五章 寻找灵犀
    “人穷志短,欠人钱财,只好替人消灾。”

    那老道人提着扫把,亦步亦趋的跟在苏云身后,目光闪动,内心一片悠然:“不过,能够在相同境界击败平帝,让平帝受伤吐血,资质悟性真是非凡。这份聪明劲儿,着实天下少有。可惜……”

    他摇了摇头,心道:“人家是通天阁主,看不上咱道门。”

    苏云回去的路上,经过法场,只见那里人们熙熙攘攘,许多朔方人聚在法场外,热闹非凡。

    苏云询问一番,有人兴奋的告诉他:“是七大世家,排队杀头!”

    “皇帝下了旨意,要诛七大世家的九族!单单咱们朔方都牵连好几万人!”

    “其他州郡也有不少家族是七大世家的庶出,还有些是联姻的,都被牵连了,也在杀头!”

    “全国各地,也有不少人被杀头呢!只是没有咱们朔方多,好多外地的,都跑到朔方啦i看杀头,听说要杀好多天才能杀完!”

    ……

    苏云站在法场外,过了良久才回过神来。

    他的身后,老道提着笤帚走来,道:“苏阁主,旧圣绝学你应该学过不少吧?荀圣说,人生下来便是恶,需要教化为善,孟圣说人生下来为善,被世间侵扰为恶。而我道家说,人生下来就是神仙。”

    苏云转过身来,问道:“愿闻其详。”

    “人生下来就是神仙,就是抱朴的婴儿,长大的过程中一点一点被尘世滋扰,因此才会慢慢失去神仙的资质,慢慢变成凡人。”

    老道走到他的身边,放下笤帚:“等到少年长大时,便失去了所有的仙气,庸俗不堪。而修道之途,便是减缓这个过程,又或者叫逆生长,让自己回到婴孩的状态,成为神仙。”

    苏云若有所思,问道:“那么帝平此举,是善是恶,是让自己距离神仙更进一步,还是更远一步?”

    老道目光落在他的身上,过了片刻,道:“我还以为你会问我神仙之道。”

    苏云哂笑,抖了一下衣袖转身走去:“神仙之道,我还用你教?我教你还差不多。走了道士!”

    老道愕然,快步跟上他。

    苏云回到杏林药材铺,把借来的老道还给董医师,又取出一块青虹币,付给董医师,道:“这是借用老道的钱。”

    董医师收了钱,取来账本,对了一下,道:“还欠十三个青虹币。看来这个月他是赚不来这么多钱,只好等闲云发工钱了。只是闲云的俸禄也是不多,估计要变成坏账。”

    这时,苏云突然察觉到街道上的劫气淡了很多,心中微动,问道:“左仆射寻到梧桐了吗?”

    董医师摇头:“左仆射那边没有消息。我这些日子也在配比一些灵药,看看能否消去劫气,只是进展不大。”

    “奇怪,劫气为何在慢慢消减?”苏云心中纳闷。

    前来看病的人还是很多,街道两旁也摆满了义诊的摊位,多是几个学宫学医的士子。——朔方侯下令,命朔方、九原和陌下几个学宫学医的士子也前来相帮。

    这三个学宫尽管被牵连到这次的叛乱之中,有不少士子被胁迫,一起造反作乱,但是有朔方侯、左松岩等人力保,总算保住三大学宫大部分士子的性命。

    不过那些追随七大世家造反的士子便没有这么幸运了,难免要上法场杀头。

    苏云与池小遥也帮忙治疗那些伤病之人,虽然不能治愈劫灰病,但可以帮助这些伤病之人吊命,拖延时间。

    随着劫气的衰减,这些病人会自然而然好转。

    到了夜晚,他们难得清静下来,池小遥与苏云说了会子话便睡着了,苏云则闭目养神,将莹莹带入自己的灵界中。

    他的性灵把莹莹托在掌心,道:“这次我的实力大进,应该可以从仙剑下逃生,但是我还从未带着其他人的性灵进入那个世界,不知道能否成功。”

    苏云抬起右手,轻轻一推,莹莹惊叫一声,被推得飞了出去。

    她突然感觉到身体轻盈了许多,急忙向苏云的手掌看去,只见另一个自己躺在苏云的掌心。

    苏云将她的性灵推出身体,又将她身体轻轻放下,道:“你抱紧我。”

    莹莹急忙飞来,抱着他的脖子,然而苏云形体太大,她双手揽不过来,只好去抱着苏云的胳膊,然而还是太粗。

    苏云只得把她塞进自己的胸口衣领中,道:“你抓紧我的衣领!”

    莹莹脸色羞红,双手死死抓住他的衣领,只在苏云胸口露出一个小脑袋,紧张的看向前方。

    苏云调动元气,催动眼中的八面朝天阙。

    朝天阙运转,天门腾空,忽然开启!

    苏云的性灵顿时被一股莫大的力量牵引,向天门后的世界飞去!

    莹莹惊叫,死死的贴在苏云的胸膛上,动弹不得!

    下一刻,无边的光芒涌来,填满了少女的视野。

    等到光芒散去,皑皑白云缓缓浮现,驱散了仙光,长桥如卧龙,卧在仙境的云端。

    莹莹还未来得及细细打量,苏云便向前狂奔,在一个呼吸间便来到曲进站在桥上的尸身前,不由分说将莹莹从怀里拉出来,扯着她的小手印在仙图上!

    “快!观想灵犀!”苏云喝道。

    莹莹急忙聚精会神,观想灵犀。

    灵犀这种神兽极为罕有,龙凤还有人见过,偶尔还有坠龙的事情发生,但是灵犀这种神兽那就太少见了。

    这种神兽可以自由穿行于一个个人物或者妖怪的灵界之中,吸食他们的梦境,将噩梦化作美梦。

    灵犀无迹可寻,只有一百五十年前的滢士子寻到灵犀,开创了灵犀避尘通玄功,将这门功法留在天道院的文渊阁中。

    莹莹看过这门功法,立刻闭上眼睛,按照书中记载的灵犀图案来观想灵犀。

    苏云向仙图中看去,只见仙图映照着四周的景致,并没有浮现出灵犀。

    莹莹睁开眼睛,有些茫然。

    苏云连忙把自己的手放在仙图上,低声道:“难道这仙图只有我才能用?”

    他也修炼了灵犀避尘通玄功,又从莹莹那里观摩了滢士子留下的灵犀图,但是虽然他观想灵犀,但仙图上始终没有出现灵犀。

    显然,仙图并非只有他才能动用。

    “等一下,难道是须得有渡劫的灵犀,才会从仙图上映照出来?”

    苏云心神大震,突然醒悟过来,他曾经在仙图上查看过鳄龙、应龙、毕方、白猿等等神兽或者神圣,它们无一例外都是在渡劫,然后被仙剑斩杀。

    显然,仙图记录的是渡劫的神魔,但凡死在仙剑之下的神魔,都可以随着使用仙图的人的观想,而从图中浮现出来,再现它们渡劫的那一幕。

    灵犀没有在图中出现,只能说明,从古至今,灵犀这种神兽从未修炼到渡劫的水准!

    没有渡过劫,便不会出现在仙图中。

    “这就难办了。”

    苏州皱眉,警觉地打量四周,猛地咬牙把莹莹塞回自己的怀里,转身狂奔,心道:“拖延下去,不知道那道剑光会从哪里袭来,还是先回去再说!”

    他对自己屁股上中的那一剑记忆犹新,每当想起,屁股的肌肉总是忍不住抽搐,隐隐作疼。

    两人性灵回到灵界,苏云把莹莹性灵送回她的身体,苏云发愁,在灵界中走来走去。

    莹莹也很发愁,在他掌心里走来走去。

    “莹莹,倘若滢士子就是你的话,那么她一定会在灵犀避尘通玄功留下什么痕迹,来标记自己是如何寻到灵犀的。”

    苏云灵光乍现,停下脚步,推测道:“那本灵犀避尘通玄功的书籍中,多半有她留下的地图或者召唤法门之类的东西。你仔细想想,那本书籍中是否有什么古怪的地方?”

    莹莹站在他掌心中,停下脚步,仔细想了想,突然眼睛一亮,从他掌心里跳了起来:“那本功法中每一页纸张后面,都附有一种药材!”

    她小手挥洒,只见空中浮现出灵犀避尘通玄功的一张张书页,书页的最下方是一种种奇特的药草。

    药草下便是书页号,但书页号却是凌乱不堪,并没有按照一二三四排列。

    “这应该是一种药方。”

    苏云仔细查看,推测道:“这药方是用来做什么的……不管它,我们就在药材铺里,索性抓出这些药材配在一起,看看到底能配出什么来!”

    他兴致勃勃,立刻从入定中醒来,走出药材铺的密室。

    莹莹也兴冲冲的拍打着纸质翅膀,跟在他身后。

    两人来到密室尽头,只见胖胖的董医师站在那里,后背裂开,真正的董医师并不在里面,不知哪里去了。

    两人走出密室,却见老道躺在病床上,呼呼大睡,鼾声如雷。

    苏云没有惊动他,悄悄走过去,点上劫灰灯,按照药方抓药,过了片刻,药材被他按照分量抓出。

    莹莹吃力的从墙角拖来一口丹炉,苏云与她对视一眼,将药材放入丹炉中。

    两人心头怦怦乱跳,苏云催动气血,一团毕方神火飞出,将丹炉点燃。

    这时,丹炉中发生了奇妙的变化。

    苏云与莹莹惊讶的看到一片异香仿佛有形有质,从丹炉中飘出,与老道的灵界相连。

    那老道的灵界竟然毫无设防的打开,由那异香飘了进去。

    “快点过去!”

    莹莹急忙飞起,突然发现自己是飞起来了,不过是性灵飞了起来,自己的肉身竟然还在原地。

    苏云也是如此,性灵被那丹炉中的异香曛过,便径自从肉身中飞出。

    “这是……”

    他呆了呆,莹莹连忙抱着他的手指头,振动翅膀,吃力的带着他顺着那股异香,飞入老道的灵界中。

    老道的灵界极为广大,广袤无垠,飞入老道的灵界,甚至可以看到九天神圣,漫天道家的神祇,还可以看到一方世界。

    老道惊讶,一尊尊假寐的神祇纷纷张开眼睛,看着这一对突然间闯入自己灵界中的性灵,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两人循着异香在老道的灵界中飞行穿梭,突然异香从老道的灵界中飘出,进入密室中正在睡得香甜的池小遥的灵界中。

    池小遥的灵界则要比老道的灵界小了许多,小母龙的性灵正在努力用功,在大渊旁修炼,大渊中龙珠闪耀明亮的光芒冉冉升起。

    就在这时,苏云和莹莹一前一后的闯了进来。

    池小遥惶恐不已,心中又是羞耻:“若是梦到男子,便是日有所思,难道我……可是,为何莹莹也在这里?”

    她正想着,却见苏云和莹莹飞入她的大渊之中,消失不见。

    池小遥错愕,趴在大渊边向下看去,下面是一片黑暗,看不到底,而苏云与莹莹二人,不知从这道大渊里飞到何处去了。

    “我白天的时候在胡思乱想什么?”小母龙忧心忡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