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一百九十一章 神仙才能受的伤
    苏云心中微动,向池小遥招招手,示意她过来,不动声色道:“那么老道士,你受的是什么伤?”

    池小遥正在为几个矿工诊断,那几个矿工咳嗽时咳出来一股劫灰味道,池小遥尝试用所学的药理来对抗这种古怪的劫灰病,只是收效甚微。

    老道士咳嗽连连,气息萎靡不振:“我受的伤,是神仙才能受的伤,等闲医师根本看不出来,也治不了。”

    “凡人治不了,那就别治了。”

    池小遥走过来,小母龙这几日因为要给城中的伤病之人治病,累得半死,闻言不由愠怒:“闲云老师,这老道士你从哪里弄来的,你送回哪里去,我们杏林药材铺伺候不起!”

    闲云道人一脸为难,上前求饶道:“小遥大士可怜则个。这老道士与我同是道门中人,岂有见死不救的道理?”

    池小遥只是这几日太累,但还是脾气好,闻言道:“是我不对,这几日治不好城里的劫灰病,因此有些出言不逊,老师担待。”

    闲云道人松了口气,那老道人却硬气得很,噗通一声从凳子上滚下来,双手撑地向外爬去,冷笑道:“不治就不治!我说过,我这伤凡人治不了!你一条小妖龙,根本不知道我伤是什么伤,病是什么病,拿什么来治?”

    苏云抬脚,悄悄踩在那老道人的衣角,抬头看向闲云道人,悄声道:“道长,这老道你是从哪里捡来的?脾气倒是不小。”

    老道人努力往外爬,却死活爬不动,累得呼呼喘气,叫道:“你们两个,都是庸医,治不了我的伤病,容我去死!”

    闲云道人也是无奈,低声道:“我与武神通对决,从城中杀到城外,又从城外杀到天市垣,大战数个日夜。武神通与我本是好友,彼此熟悉对方的功法神通,因此难以分出胜负生死。他化作劫灰怪,修为实力在我之上,但我的长春一气元元功乃是道家纯正的旧圣绝学,擅长久战,因此需要时间来消磨他。”

    闲云道人磨死了武神通,因为自己也负伤很重,于是便在天市垣养了几日伤,这才返回朔方。

    他在朔方城外的阴沟里捡到了这个老道人,老道人因为躲避烛龙辇,栽进阴沟里,被他捞出来之后才发现伤势很重。

    “我捡到他时,他正在阴沟里挖坑,躺在坑里,还给自己身上盖了些枯枝烂叶,说是要无声无息死在阴沟里。”闲云道人叹道。

    “真可怜。”苏云与池小遥动了恻隐之心。

    闲云道人疑惑道:“薛圣人也受伤了?重不重?”

    那老道人耳朵支棱起来,留意倾听。

    “伤的很重,差点没活过来。”

    苏云道:“但是薛圣人的运气很好,董医师被神王擒拿,还没有来得及杀掉,他当时又在老无人区,因此神王献出董医师,为他治疗伤病,将他救了回来。应该再过几日,圣人的伤便会痊愈了,那时董医师才会回来。”

    闲云道:“董医师既然过几日才会回来,那么小遥大士还是帮他检查一下,开点药吊着命,拖延几日时间。苏士子……苏士子!你别踩着他了!”

    苏云这才想起来自己貌似还踩着那老道人的衣角,那老道人脾气倔得很,无法起来,于是便趴在地上,也不说让他抬脚,就任由他踩着。

    苏云连忙把这老道人抱起来,放在软凳上,那老道人身体轻得很,抱着他像是捧着一根鹅毛。

    苏云心中诧异,将这道人抱到内屋的病榻上,道:“闲云道长来搭把手。”

    闲云道人来到跟前,两人把这道人身上的道袍脱了。

    这老道人身上的道袍却是极重,恐怕有几百斤。

    而那老道人身上的道袍被脱掉之后,便径自从病榻上飘了起来,贴在房顶!

    苏云啧啧称奇,取出神仙索,将老道人拴住,笑道:“可不能被我家的小妖怪发现,否则一定要牵着老道人,让老道在天上飞,他们在街上疯跑。”

    闲云道人想起苏云家里的那几只淘气的狐妖,连连点头,笑道:“多半要被狐不平拴起来放风筝。”

    苏云问道:“这是道门功法吗?居然可以把身体炼得比空气还轻。”

    闲云摇头,道:“我修炼的乃是道门正统,长春一气,这老道人把自己炼得没有重量,需要加重物才能站在地上,我没有听说过道门有这种功法。这门功法看起来邪气的很,多半不是正道。”

    两人用神仙索把老道人捆绑在病榻上,免得他飞走。

    那老道人也不挣扎,闻言冷笑道:“比空气还轻?错了!我是负重量!这也不是邪气功法,而是羽化飞升的征兆!跟你们两个不学无术的说这个,你们也听不懂!”

    苏云仔细查看这道人身上的伤口,只见老道的胸口处有一处伤,背后也有一个伤口,像是被人一剑洞穿了身体。

    但古怪的是,他却没有流血。

    闲云道人道:“苏士子,你凑到伤口处往里看。”

    苏云凑到伤口处,往里面看去,惊讶的叫出声来。闲云道人目光闪动,道:“你也看到了对不对?你见过这么古怪的伤吗?”

    苏云连连点头,又连连摇头。

    他从这老道人伤口处往里面看,看到的竟然不是血肉,那伤口初极狭,宛如一道裂缝,往里面看去,竟然可以看到亮光!

    而往亮光里看去,竟然看到一方天地,那天地里面有日月,有陆地,山水如画,风景秀丽!

    更为古怪的是,山水中居然还有花鸟虫鱼,飞禽走兽,更奇特的是,苏云还看到了城郭农家,还有人们在其中栖息生活!

    只是此时这方天地里的人们惊恐万状,奔来跑去,指着天空说着什么。

    苏云四下看去,只见天空中有什么在飞,只是仓促间伤口太小,看不到那里的人们指的是什么。

    他想了想,把老道人翻过身来,从背后的伤口去看,背后的伤口也很是狭小,看到的不是陆地,而是天空。

    不过,他只能看到天空漏气,其他什么都看不出来。

    “伤势够怪吧?”闲云道人问道。

    苏云面色凝重,瞥了瞥老道,急忙走远一些,低声道:“这老道多半不是人……”

    “我也是这么想的!”

    这时,莹莹从他的灵界中钻出来,站在苏云肩膀上,低声道:“这老道不是人!他只是一具皮囊,他的体内其实是一个小人国,小人国糟了一个老道,生活在老道的体内。多半老道身体破了,里面钻进去什么东西在吃这些小人儿,所以老道便病了。”

    闲云道人也有这个猜测怀疑,道:“我也颇通医术,但这种病我治不来,见都不曾见过。等到董胖回来,让他医治。”

    苏云沉吟道:“我觉得我们需要的不是一个妙手回春的医生,而是一个修补匠,把他身体伤口修修补补便可以了。或许还需要一个能够钻入他体内的那方天地的,把钻到他身体里的虫子、怪物抓出来。”

    那老道则在打量捆绑自己的绳索,目光闪动,笑道:“我说了,我这是神仙伤,你们治不了。这绳,谁给你的?”

    苏云上前,把神仙索收了,给这老道人穿好道袍,道:“你先留在这里修养,董医师应该快回来了。他若是也不能治好你的伤,那就找几个修补匠。”

    那老道人抓住神仙索,笑道:“给你绳索的那个人对你是怎么说的?你完成了他的什么愿望?”

    苏云从他手里夺回神仙索,诧异道:“你认识岑伯?这是他送给我的,他没有要求什么愿望。”

    “没有愿望?”

    老道人诧异无比,不解道:“他什么愿望都没有要求你完成,便把绳索给了你?不可能!除非这是你偷的!不过,你若是偷的,他肯定会追回来,难道真是他给你的……等我死了便去鬼市,一定好好问问他!幸好我就快死了!”

    苏云摇头道:“你寻不到岑伯了。岑伯已经离开鬼市了,我眼睛好之前他便走了……”

    这时,池小遥呼唤声传来:“我忙不及了,来搭把手!”

    苏云应了一声,丢下老道走了出去。

    老道人如遭雷击,过了片刻才回过神来,目光闪动,低声道:“岑老头不可能什么愿望都不要,便把这件宝物赠人。古怪,他离开鬼市,分明是没有了任何执念,心愿达成才会没有任何执念,这小子肯定完成了他的什么心愿……”

    闲云道人迟疑一下,劝道:“苏士子以为你体内住着小人国,不知道你修炼的是邪法,但是你瞒不过我。你……你还是改邪归正吧!”

    老道人错愕,失笑道:“你是野鹤道人罢?江湖上臭名昭著的野鹤道人,居然劝我改邪归正?听闻你本是五原观的一只白鹤,经常在五原观听经,久而久之通灵,有所成就。可惜你是妖道,要修炼妖术,于是掀起大水,水淹凤城,杀了数以千计的百姓,取百姓的性灵来炼你的妖术。五原观道人识破你的奸计,反倒被你杀了不少道人,甚至连五原观主都死在你的手中。”

    闲云道人脸色黯然,转身向外走去。

    “你老师五原观主修炼妖术,掀起大水,水淹凤城,用百姓性灵修炼妖术。”

    那老道人在他身后淡淡道:“你识破了他的道貌岸然,一怒之下杀了他,又救治百姓,为何不说出来呢?”

    闲云道人身躯一僵,停了下来。

    老道人道:“你不忍心五原观主死后背负骂名,不忍心五原观因此被毁,自己背负骂名,任人追杀,逃到了朔方,在这里教书,教一些小妖怪修炼。”

    闲云道人回头,淡淡道:“我是妖怪,我修炼妖术是理所当然。我在五原观听经,虽然修炼了道门的正统功法,但是妖性难驯,我杀人练功有什么值得惊讶的?人是我杀的,与我老师无关。”

    “妖怪不也是人吗?”

    那老道向后躺在病榻上,笑道:“每个妖怪的性灵,都是人的性灵。但人的性灵,未必是人的性灵。你看我体内,看到一方世界,以为我抓人的性灵来修炼妖法,困住了这些人的性灵为自己所用。你又不忍心杀我,是因为我让你想起了你的老师五原观主?”

    闲云道人沉默下来。

    “你老师五原观主,是我的弟子。”

    那老道脸色淡然,道:“他的法修错了,但我们这一脉的功法,绝对不是邪法。相反,我们这一脉的功法,是最正宗的道法!”

    “放屁!你们修炼的,都是邪法!”

    闲云道人向外走去,冷冷道:“我的长春功才是最正宗的道法!”

    宅猪:国外疫情很严重啊,宅猪知道有几位书友住在国外,希望书友除了提防疫情,还要提防骚乱,注意人身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