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一百九十章 世家治世
    圣人居中,苏云与左松岩站在坐在病榻旁,薛青府从病榻上坐起,董医师走上前来,为他诊治。

    苏云看了看董医师,突然笑道:“倘若圣人没有遭遇道圣,董医师恐怕已经死了,对不对?”

    薛青府道:“神王虽然有心杀他,但也受了伤,只是将他拿下。我知道你是通天阁主后,便命人通知神王,不得对董医师下死手。”

    他有些虚弱,笑道:“我存着留下一线脸面的念头,没想到却因此捡回一条命。若是神王真的杀了董医师,那么我也会因为伤势过重,无人为我续命而死。”

    苏云颔首道:“圣人慈悲。等到圣人伤势好几分之后,可以让董医师回来吗?”

    薛青府肃然道:“董医师于我有救命之恩,青府不敢强留。”

    苏云起身:“不打搅圣人歇息疗养。”

    左松岩也站起身来,道:“你将浑拓可汗赶了回去,保住朔北平安,因此我也没有食言,把朝天阙给你带来了。”

    他心念微动,一座巨大的朝天阙陡然出现,撑爆了薛青府所在的病房。

    左松岩得意洋洋,跟随苏云一起走出圣人居,头也不回道:“薛圣人,你要做圣人,那就做一辈子!你若是变了,便休怪老子反你!”

    待出了圣人居,他这才露出肉疼之色,显然对朝天阙颇为不舍。

    苏云询问道:“仆射,我并非上使,还可以在文昌学宫求学吗?”

    两人走在圣人小镇中,小镇里四下里无人,此刻小镇居民都在统帅各路军队。左松岩摇头道:“谁说你不是上使?过几日,帝平绝对会赐给你上使的身份!你等着,诏薛圣人回东都的旨意,与封你为上使钦差,诏你去东都的旨意,一定同时来到朔方!”

    苏云怔了怔,有些不解:“是因为我在此次动乱中立下大功吗?”

    左松岩呆了呆,哈哈大笑,笑得喘不过气来,脚下一滑险些跌入河中,连忙扶住一棵老柳树,还是忍不住,笑得两眼喷泪。

    苏云静静等待。

    左松岩喘了几口气,终于忍住笑,抹去眼泪:“苏士子,你觉得你的功劳很大吗?”

    他不等苏云回答,径自道:“的确,你的功劳很大。你推翻原来的棋局,掀翻桌子,迫使七大世家不得不提前造反。若是没有你这番举动,我们朔方各大势力必然会继续斡旋几日,等到局势糜烂,等到劫灰怪同化了更多民众,造成尸山血海民不聊生的情况才会出手。是你救了朔北无数人!但是,你没有功劳!半点功劳都没有!”

    苏云更加不解。

    “除了我们,谁知道你立下的功劳?谁知道是你封印了朔方城,救下了黎民百姓?谁知道是你引来劫灰怪,将这些劫灰怪斩杀?”

    左松岩摇头道:“没有人知道!别人只知道,是薛圣人除掉了七大世家,平定了这场叛乱,甚至截击浑拓可汗,将数十万草原大军打得丢盔弃甲,不得不退回草原!”

    他站在河边,注视着河水,讥讽道:“这场战事中,有功劳的是朔方侯,是叶家、彭家、李家等世家!哪怕朔方侯他们打得稀烂,打得丢盔弃甲,他们也有功劳,因为他们是世家,是地头蛇!皇帝要统治朔方,便不得不用他们!再者,我好歹是老瓢把子,皇帝拉拢我,须得给我一份功劳。你乡下来的,你立了天大的功劳,但是论功行赏时,你有个屁的功劳!”

    苏云站在他的身边,揪下几片柳叶,一片一片的丢到河里,道:“可是刚才仆射说皇帝会封我为钦差,还会诏我去东都。”

    左松岩飞起一脚,把一颗小石子踢入河中,哈哈笑道:“你乡下来的,论功劳没有你的份儿,就算叶落都比你的功劳大。但你厉害,你是通天阁主,皇帝得拉拢你,所以就算你在这场灾劫中屁都不做,皇帝都须得封你一个大大的功劳。”

    他脸上的嘲讽更甚:“你真正的功劳,甚至还在薛圣人之上,然而因为你是个乡下来的土鳖,所以论功行赏的时候,你屁的功劳都没有。但你另一个身份是通天阁主,所以论功行赏的时候,皇帝还须得赏你。你说,荒诞吗?”

    苏云看着河面上的涟漪,过了片刻,突然道:“这就是世家治世?”

    “这就是世家治世!”

    左松岩身躯虽然矮小,站在苏云身边,比他还矮了半头,但是却站得笔直,有一种摄人心魄的气魄:“老子就是看不惯这种世家治世,但老子偏偏无可奈何。”

    他叹了口气,低声道:“我希望寒门能够崛起,每个人都能人尽其才,从学校里学到适合自己的东西,有用的东西。我希望每个人走出学校后,都能人尽其用,能发挥他们所学,学以致用。我还希望每个人都可以论功行赏,有才学的,就得到重用,提拔的时候不必看他的家世,不必看权贵脸色。可是……”

    他沉默下来,转身走去,叹息声远远传来:“我无可奈何啊——”

    “我有一身的力量,一身的本领,可是我无可奈何啊!”左松岩像是老狼一般大吼,充满了无奈。

    苏云目送他远去。

    次日清晨,苏云、左松岩等人为裘水镜践行,他们把裘水镜送到驿站,驿站在战斗中受损严重,但人们清除瓦砾,勉强可以让一头烛龙通行。

    “留步。”

    裘水镜转过身来,道:“我此次是违背皇帝的命令,折返回来,让皇帝等我半个月,不过皇帝需要我,因此不会怪罪我,你们无需担心我的安危。此次去东都,我要师从薛圣人,开始弄权了。”

    左松岩啐了一口,冷笑道:“下次你照照镜子时,你就会发现,你终于变成了你最讨厌的样子。”

    裘水镜哈哈大笑,转身来到烛龙辇前,突然又停下脚步,侧过头来,道:“苏阁主,如果我是你,我不会去东都。”

    苏云躬身道:“请先生赐教。”

    “不敢。”

    裘水镜转过身来,搀住他的双肘,正色道:“你我差点便有了师徒的缘分,虽然你而今贵为阁主,但是我毕竟痴长几年,便倚老卖个老,把你当成我的弟子,说几句掏心窝的话。”

    烛龙辇即将起航,驿站的老兵已经将烛龙的龙须从木桩上解开,烛龙晃动巨大的脑袋。

    裘水镜长话短说,道:“此次我去东都,趁皇帝不得不用我,我必会弄权,大刀阔斧改变这个世道。薛圣人此去东都,携大势而来,也肯定要操弄权势,他筹谋了数十年之久,此次去东都便是他封圣之时!而皇帝贪恋权势,又要长生,一边扶持我对抗薛圣人,一边又要打压我和薛圣人,因此东都的争斗,势必无比激烈,无比凶险!”

    烛龙长鸣,驿站的老兵不断催促乘客上车。

    裘水镜攀上绳梯,向下方的苏云道:“此去东都,凶险无比,一出朔方,便是入龙潭虎穴!我不忍你去东都送死!你有更好的前程,不必去东都浪费性命!”

    苏云跟着烛龙辇奔行,大声问道:“那么,先生为何要去东都赴死?”

    裘水镜怔了怔,哈哈笑道:“天下!天下是大义!义之所在,不得不去!”

    “哤咕——”

    烛龙发出长长的龙吟,速度越来越快,冲出驿站,向城外驶去。

    “我自名水镜,做人做事,如水如镜,但是遇到你,却像是遇到了可以折射我一生的镜子!”

    裘水镜遥遥挥手,大声道:“而今一别,不知何时再见。我送你一面镜子,盼你看到这面镜子后,会记起你我情谊!”

    苏云停步,一道流光飞来。

    他抬手抓去,流光顿住,是一面琉璃镜,镜中有景,只见一轮满月挂在镜中的天上。

    左松岩来到他的身边,瞥了瞥那面镜子,笑道:“看来苏士子很想把他当成老师,可惜水镜这厮死板的很,做事情也是一板一眼。他自觉身份地位不如通天阁主,所以不敢收你为徒。”

    苏云摇头道:“我觉得不是。我以为,水镜先生是因为此行太凶险,因此不敢与我有什么牵连,怕连累到我。”

    左松岩想了想,笑道:“似乎也有些道理。”

    两人并肩而行,走出朔方驿站,等候负山辇。苏云沉吟片刻,问道:“左仆射,我见识浅薄,可否请仆射赐教?”

    左松岩向一辆负山辇招手,不等他问出自己的问题,便道:“去东都。”

    苏云怔了怔,求教道:“左仆射可否说明缘由?”

    负山辇停下,两人登上小楼,二楼中的几个客人见状,一脸惊恐,连忙下楼。

    两人坐下。

    左松岩道:“东都龙蛇混杂,乃是元朔权力中心,但凡有野心的男儿都要前去东都走一遭。而你也需要去一趟,不走东都,看不到这世间繁华,看不到这朝廷腐朽,更看不到这天下还有仁人志士在为这国家命运抗争。所以,我若是你,我必去东都!”

    苏云精神振奋。

    左松岩看着窗外,目光深沉,道:“但是东都也的确凶险。我担心你会在东都,被东都磨平,变得和东都的大人物一样,变成一个圆滚滚的屎蛋子。”

    苏云瞠目结舌,不知道他这是什么形容。

    左松岩继续道:“留在东都越久,便越是圆滑,我更想你是现在的你,而不是另一个滑不留手的薛青府。是否要去东都,你自己斟酌。”

    苏云沉默下来,心中还是难以取舍。

    之后几日,苏云的伤势渐渐痊愈,偶尔取出裘水镜送给他的镜子查看,只见这面镜子并没有什么奇特之处,只有镜中的月亮竟然跟现实中的月亮一样,每天起起落落。

    城里因为这次动乱,有不少伤病,苏云便与池小遥一起打开杏林药材铺,苏云给池小遥打下手,帮底层百姓治疗伤痛。

    只是城中出现一些古怪的症状,有些人像是染上了劫灰,皮肤表面浮现出骨骼纹理,走路不断咳嗽,竟有向劫灰怪转化的趋势。

    池小遥加紧诊治,又去学宫中请来医学院的西席和士子一起治疗,只是迟迟不能治愈,反而这种劫灰病却在城中渐渐蔓延开来。

    这日,苏云正在忙前忙后,突然只听一个声音道:“董医师在吗?”

    苏云听到这个声音,不禁又惊又喜,笑道:“闲云道人,你总算回来了!左仆射命人四处寻你,找了你好……”

    他转过身来,便见闲云道人风尘仆仆的样子,身上背着一个病怏怏的老道士。

    苏云惊讶,连忙上前取来一个软凳子,闲云道人把那老道放在软凳上,问道:“董医师不在?”

    “在圣人居,给薛圣人治伤。”

    苏云上下打量那老道,那老道笑道:“你没学过天眼,看不出来我受的是什么伤。”

    宅猪:你没学过天眼,看不出我受的是什么伤。是月票,是推荐,是你们的爱,才能治好我的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