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一百八十七章 图穷匕见(四千字大章)
    十锦绣图没有了童老神仙和林高义的镇压,这件大圣灵兵的威能立刻爆发开来,天楼秀景中的天楼立刻升起,向武原都镇压而下!

    与此同时,行云天景的云层飞来,将童庆云、武原都、老妖王以及薛青府悉数淹没。

    薛青府停下脚步,只见云层厚密,让他也分不出东南西北。

    老妖王的啸声不绝,狼奔豕突,四下冲撞,声音中带着哭腔:“这雾气里没有尽头!怎么跑都跑不出去!这里还有些古怪灯笼追杀我!”

    一颗颗灯笼在雾气中漂浮,那灯笼大小方圆丈余,在云雾中无声无息的飞行,在老妖王身后穷追不舍。

    灯笼中的灯焰射出一道道细微无比的光芒,老妖王被打得身上到处都是细密的小孔。

    灯笼们追着老妖王呼啸而去,老妖王在云雾中奔走,心中越来越惶恐。

    这片云雾,仿佛永远也走不到尽头!

    刚才,有两大强者镇压十锦绣图,这套大圣灵兵的威力不显,看不出有什么异状,但是童老神仙和林高义一死,十锦绣图的威力便释放出来,各种神妙,让人捉摸不透!

    现在,就算他们想要再度镇压十锦绣图,也不太可能了!

    这套大圣灵兵的威力和妙用,已经被左松岩完全激发!

    老妖王继续奔行,躲避身后的灯笼追击,突然只听轰隆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他循声而去,过了片刻,只见雾气中隐约看到一座高楼不断崩塌。

    那楼中有两个身影争锋,从一层楼打到另一层楼,楼中群龙嘶吼,冲杀不断,让楼层不断坍塌。

    突然,整栋楼宇崩塌,其中一个身影从破碎的楼宇中冲出,浑身是血,极为狼狈。

    老妖王定睛看去,正是武家老神仙武原都!

    武原都刚刚冲出那栋楼宇,天空中突然一座大山镇压而下,压在武原都的身上!

    武原都厉啸一声,周身气血化作一条条神龙,将那道山脉托起。

    就在此时,一道身形冲至他的身后,一拳轰出,武原都的脑袋嘭的一声炸开!

    老妖王瞥见斩杀武原都的那人赫然便是变得年轻的左松岩,不由尖叫一声,连忙转身便逃。

    后方,数不清的灯笼衔尾追杀而去。

    左松岩格杀武原都,忍不住哇的吐了口血,气血有些低落。

    他先与童庆云交锋,后来又陷入围攻,苦战一宿,到了天明时分,才终于有机会催动大圣灵兵十锦绣图的威力,分隔众人,将落单的武原都斩杀。

    他的气势依旧勃然,但是身体却有些扛不住。

    他恢复年轻的肉身,此刻隐隐有老化的趋势,他的洪炉嬗变得自苏云之手,大一统功法则是得自朝天阙上的神魔图案。

    朝天阙上的神魔图案并非是功法,只是曲进等天门镇的高手研究鬼市的所得,他必须要从朝天阙上的神魔图案参悟出自己的功法,将朝天阙功法融入到洪炉嬗变之中。

    但是,悟性从来不是左松岩的所长,这是他不如裘水镜的地方。

    他的大一统功法,并未真正解决他肉身的衰老,现在修为耗损,他的身体又开始变得苍老起来。

    幸好老妖王被他惊走,否则真的打起来,他未必能解决老妖王。

    老妖王的胆子虽小,但战力却是极为高明。

    “毕竟不是真正的仙体,老瓢把子能够撑到这一步,已经算是不错了。”

    童庆云的声音从云气中传来,缓缓来到他的身后,左松岩被他气机锁定,不由得肌肉绷紧,不敢转身。

    他看到自己的双手出现了因苍老带来的褶皱,感觉到胸腔喘息有些急促,好像难以喘过气来,这是肺部苍老的结果。

    童庆云将他死死锁定,一步一步接近,沉声道:“老瓢把子的心血供给也是有些不足了,战斗到现在你才暴露出自己的弱点,可敬。”

    突然,薛青府从另一侧走来,童庆云顿时停步,额头冒出一根根青筋,他只觉自己被薛青府的气机锁定!

    薛青府面带笑容,一步步走近,左松岩感觉到童庆云的气机衰减,突然转身!

    薛青府停步,微微皱眉!

    他感觉到自己被左松岩的气机锁定。

    三人恰恰形成三足鼎立之势,气机相互锁定,牵一发而动全身。

    而在此时,左松岩心念微动,让迷雾稍稍散去一些,老妖王立刻夺路而逃,几个起落,冲出了十锦绣图。

    “锦绣图有老妖王在,我便不得不分心去镇压他,但是倘若没有他,我便有了足够的力量催动锦绣图,对抗这两个老家伙!”左松岩心中稍稍有了一点底气。

    另一边,老妖王冲出锦绣图,落在文昌学宫的山门外,叫道:“杀左松岩不成,左松岩太猛,但是屠了文昌学宫,却不在话下!”

    他正要冲入文昌学宫中,突然只听破空声传来,回头看去,便见一只木质小楼长出了一对巨大的木质翅膀,竟然振翅向这边飞来。

    更古怪的是,木楼下吊着一只肥胖的大鸟,看起来像是刚孵化没多久的小鸡仔,毛茸茸的,努力的拍打着翅膀,似乎在想象是自己在飞行,而不是被小木楼带着飞在半空。

    老妖王错愕,只见会飞的楼宇带着大怪鸟降落,怪鸟在文昌学宫山门前快步行进几步,消去惯性。

    一个面色稍显苍白的少年低头,从小楼中走出,缓缓走了下来,接着其他少年少女也纷纷走出小楼。

    “苏云苏士子!”

    老妖王背后的白猿抬手,指着苏云叫道:“我见过你!臭小子,你上次和圣人一起闯我老无人区,你乘着李陆海的神通,好不嚣张!后来你又逃到无序地带,有东陵主人庇护你,现在!”

    他冷笑道:“东陵主人鞭长莫及,无法来到这里吧?”

    苏云仰头,瞥他一眼,道:“哑巴师兄,你们拿下他。”

    老妖王怔了怔,这时,只见数十个奇奇怪怪的人不知何时出现在苏云的四周。

    其中一人是个监工模样的老者,满脸褶皱,手掌粗糙,背着书篓,手里举个牌子,一脸的无奈。

    老妖王向那牌子上看去,只见牌子上写道:“阁主,我们战斗能力不强,选出阁主,是让阁主保护我们,而并非我们保护阁主。”

    老妖王顿时放下心来,哈哈大笑。

    苏云也看到牌子上的文字,无奈的点头道:“我明白。那么,你们能拿下这头妖怪吗?”

    老妖王哈哈大笑,一黑一白两颗脑袋异口同声道:“他们还需要你这小鸡仔儿保护,拿下我们?做梦!”

    他话音刚落,这些怪人中突然一个女子窜了出来,抬手遥遥一拍,老妖王闷哼一声,只觉身躯大震,然后便看到自己的肉身留在原地,而自己的性灵,竟然被那女子从体内拍了出去!

    他又惊又怒,正要愤然出手,教训这些无法无天之徒,却见另一人提笔而来,围绕他的身躯连写带画,很快他的身躯上便浮现出各种古怪符文!

    老妖王性灵冲来,却骇然发现自己无法进入自己的肉身之中!

    而那个背着书篓子的老者咧嘴一笑,从书篓子中取出一卷图纸,图纸飞起,展开,一座建筑从图中抖落下来,化作一个囚笼,将老妖王的肉身封印在里面。

    老妖王性灵噗通跪地,高呼道:“饶命!我再也不敢了——”

    “倘若董医师在,还可以帮他们分开。”

    步秋容打量老妖王的肉身,道:“他们哥儿俩的身体长在一起,共用一具下半身和心脏,倘若分开的话,多半只能活下来一个。”

    老妖王性灵怒目而视,白猿气苦道:“长得最帅气的小子最坏!”

    步秋容心里很是受用。

    锦绣图中,童庆云瞥了瞥左松岩,又瞥了瞥薛青府,哈哈笑道:“看来今天是三足鼎立之局,难分胜负了!难道我们今日要站在这里一动不动?”

    “三足鼎立?”

    薛青府面带笑容,迈步向左松岩走去,悠然道:“童当家的,你想多了。”

    他身形一动,童庆云的气机被他牵引,顿时身不由己一身修为实力爆发,向他攻去!

    同一时间,左松岩面对薛青府的压迫感,也是不由自主爆发,调动十锦绣图所有的威力,连带着自身的神通,一起爆发,向薛青府冲去!

    十锦绣图,檀香,天临,方圆,行云,天楼,华灯,凤栖,龙蟠,田园和塞外,化作十种武器,十种灵兵,一发轰至!

    “轰!”

    文昌学宫上空,恐怖的威能爆炸,直冲天外,天空扭曲,似乎随着那可怕的光柱旋转,那是大圣灵兵全部的威能造成的恐怖景象!

    又是嘭的一声巨响,十锦绣图破开一个大洞!

    这套大圣灵兵竟然未能承受住图中三大高手的神威,因此受损!

    图中,童庆云跪在地上,一身筋骨尽碎,被薛青府从体内抓出性灵。

    另一边,左松岩口中溢血,头上白发苍苍,谨慎的盯着薛青府。

    薛青府一手抓住童庆云的性灵,一手摸了摸胸口,他的胸口有一道拳印,那是适才三方全力出手,左松岩攻破他的防御,给他留下的印记。

    “嘭!”

    薛青府后背高高隆起,背后衣衫被撑得炸开,一道小山般的拳印飞出,将远处一座山头打得粉碎。

    “不愧是老瓢把子,一身绝学杂得很,难以看出你的真本事。”

    薛青府嘴角溢血,抹去嘴角的血迹,笑道:“童庆云伤不到我分毫,你却能伤到我,足见本事。”

    左松岩心中一沉,同样是受伤,但薛青府是同时对抗他与童庆云,这才被他攻破防御而受伤。

    而且,薛青府在抵挡他们二人攻击的同时,还挡下了大圣灵兵十锦绣图的攻击,并且让锦绣图受损严重!

    这等修为实力,出人意料的可怕!

    倘若真的生死对决,自己全盛时期还能与薛青府争锋,但是现在自己受伤的情况下,能够扛下几招就很难说了。

    这时,苏云的声音传来:“难道不是因为圣人对童庆云的绝学了如指掌的缘故,才能对童庆云童仆射一击必杀吗?”

    薛青府转身看去,只见苏云走来,身后乌央乌央的跟着几十个奇怪的男女老少。

    薛青府看到哑巴大师兄,脑中轰然,灵光一闪间恍然大悟,哈哈大笑道:“我当是谁掀翻了桌子,打翻了棋局,原来是苏士子!”

    他笑得打跌,笑得跺脚,看似手掌不经意间轻轻一抹,便见童庆云的性灵灰飞烟灭,不复存在!

    苏云面带笑容,取出一根绳索,笑道:“我只是来朔方求学的,也不想参与到朔方的权力斗争之中,更不想掺和到元朔的权势斗争之中。怎奈参与了。”

    薛青府直起腰身,笑眯眯道:“岑圣人的灵兵?”

    他话音刚落,大地轰隆震动,尘幕天空从地底裂缝中冲天而起,在苏云等人身后化作一个残破的半球,静止在空中一动不动。

    薛青府眼角跳了跳,笑道:“楼班天师的尘幕天空。苏士子的底牌真不小。”

    苏云躬身道:“能否让圣人留下一点颜面?”

    薛青府摇头道:“我是圣人。楼班与岑圣生前,会惧怕区区大圣灵兵吗?”

    苏云心中一沉。

    这时,高空之上,一根根金羽刺破大气层,将高空大气层破开一线,金羽粉碎。

    薛青府仰头看去,只见一颗流星从天外坠入,闪烁着明亮的光芒直奔朔方城而来。

    那流星后方,黑烟滚滚。

    “轰!”

    流星坠落,砸上尘幕天空,将尘幕天空击穿,又砸在锦绣图中的塞外漠景中,滑行数百丈。

    “流星”中一人连翻带滚,从塞外漠景的海市蜃楼中跌落下来,砸入凤凰巢穴。

    薛青府皱眉,仰头打量那凤巢。

    左松岩也是大皱眉头,紧张万分的看向凤巢。

    这天外来客气势汹汹,让他隐隐有些不安。

    凤巢中浓烟滚滚,从凤凰宫殿中涌出,待到浓烟散去,裘水镜走出凤巢,来到宫外,拍灭屁股上的火苗,微笑道:“圣人能否退一步,东都好相见?”

    宅猪:四千字大章,学哥们能否投张月票,日后好相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