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一百八十四章 朔方第一强者
    “从月亮上返回朔方,大概需要半日之久。我的法力可以支撑,但我藏在灵界中的空气恐怕无法支撑六个时辰。”

    裘水镜在无垠的太空中调整自己的姿态,时不时催动一招神通,改变方向,提升速度。

    “不过我倘若控制自己的呼吸,应该可以坚持更久。”

    他在将自己炼制的明镜灵兵送到月亮上时,便已经计算出月亮与地面之间的距离,不过从月亮飞到地面走的并非是直线,因此花费的时间要稍长一些。

    “但是,朔方的局势,我未必能赶得及。”

    裘水镜目光闪动:“从这次的局势来看,有人掀翻桌子,砸翻棋盘,挑起了这次争斗。因此,无论是哪方势力,都必须全力以赴,争夺一线生机。”

    “因此,七大世家的老神仙,包括顶替童庆云的童老神仙,顶替陆昊的陆中流,都必须出手。”

    “单单是陆中流和童老神仙,便足以对抗叶、彭等世家,更何况武原都、文正清等人的实力恐怕还在他们之上!叶、彭、朱、吕等老世家没有半魔老祖,很快便会被攻破!”

    朔方城中,叶家的神仙居崩塌,武家老神仙武原都身后万龙盘绕,从他身体两侧呼啸扑出,将叶家的灵士卷起,撕碎。

    武原都抓向四百年前的元朔皇帝赐给叶家的镇族之宝,落凤神桩,将这件性灵神兵生生捏碎!

    落凤神桩的威力极为广大,一经祭起,便会化作一株梧桐树,牵引来天地元气中的凤凰元气,游凤围绕神桩飞舞,将来犯者击杀!

    武家许多高手便是葬身在此宝的威力之下,甚至武家家主也险些因此丧命。

    武原都攻破此宝,其他武家高手立刻蜂拥上前,追杀叶家众人,高声叫道:“斩草除根!”

    另一边,彭家、朱家、吕家等世家也遭到入侵,岌岌可危。

    “朔方侯李家,虽然家大业大,朔方侯也有才略,可以凭借诛神坊抵挡一时,但也仅仅是一时而已。”

    地月之间,裘水镜换了一种神通,身体上有九条火龙盘绕,火龙脑袋向后,口中喷出长达十多丈的火舌。

    “朔方侯比其他世家强大的地方在于,他是侯爷,掌握着朔方的军备。他调动大军,祭起军中阵图,可以救援其他世家。但不知朔方城的军队,被七大世家渗透了多少。”

    朔方城中,城防军一片混乱,数万城防军各自盘踞在不同的街道或者云桥上,又或者在楼宇之间奔行穿梭,自相残杀!

    如此紧急的事态,朔方的城防军竟然无法整顿出一支完整的军队去支援朔方侯李家。

    这次乱局爆发时,城防军中许多将领不听朔方侯调遣,又有谣言从军中传出,以至于各军各部各自为政,内部先乱了起来。

    地月之间,裘水镜看到了地平线上升起的太阳,不过此时的阳光只照耀在斜斜插在星球陆地上的那块大陆中。

    那块残破的大陆,便是天市垣。

    想来在天市垣的人们已经到了早晨,但是朔方城应该还有一段时间才会看到日出。

    裘水镜遥望,天市垣大陆的北方,陆地翘起,突兀的矗立在星球的上空,但是过了陆地便是一片漂浮在空中的海洋!

    那里,便是北海!

    大海望不到尽头,那片海洋,其实并非是元朔国所在的世界的海洋,而是天市垣的一部分!

    而在北海与陆地的交汇处,正是苏云眼盲之后生活的地方,天门镇!

    “苏云竟能在那里生活了七年,还能去海边抓许多青虹蟹卖钱……”

    裘水镜定了定神,把苏云的事抛之脑后,心道:“若是朔方侯不能完全掌握城防军,那么仅凭诛神坊可以挡住一位老神仙,但想要挡住两位老神仙,便力有不逮了。诛神坊必然被破。”

    朔方侯李家的神仙居,诛神坊的威力越发恐怖,这件异宝五座门户镇压朔方城的天地元气,门户中悬挂着刀枪剑戟等异宝,在李家高手的催动下,异宝的威力提升到令人惊惧的地步!

    无论多少灵士攻来,都难以接近李府半步,哪怕是文家老神仙文正清亲自率众来攻,也是被杀得丢盔弃甲。

    九原学宫的镇宫之宝大荒铜镜,直接被诛神坊打得粉碎!

    九原学宫的士子、西席被裹挟着冲杀,也在这座门户下死伤惨重,即便是文立芳文仆射也被那门户中射出的一道剑光斩去一条腿,变成残废!

    这时,陆中流攻克彭家,率众来援,见状笑道:“正清前辈,你我联手,破了这扇门户罢!”

    文正清精神大振,两人联袂向诛神坊走去。

    诛神坊五门悬挂的五大灵兵可以合力将他们一人击退,甚至可以威胁到老神仙的性命,但是文正清与陆中流各自都修炼了《真龙十四篇》,陆中流修炼的篇数要少了几篇,但修为也是极高。

    两人神通千变万化,硬生生闯到诛神坊下,将镇守诛神坊的李家灵士格杀!

    朔方侯见状,知道大势已去,立刻退走。

    “侯爷,不留下朝天阙之后再走吗?”

    两位老神仙衔尾追杀,几招之间,朔方侯从空中跌落下来,不知死活。

    地月之间,裘水镜迎着日出,向天市垣飞去,心中默默道:“另外一个势力便是左松岩。以我对他的了解,左仆射和朔北十七州一百零八郡的老瓢把子,绝非是他的终极身份。当年他在海外兴风作浪时我也素有耳闻。他若是爆发出全力,就算是我也未必能奈何他。”

    从夜空中向下看去,朔方城也是个不起眼的小地方,然而此刻,这个小地方却有一处地方无比明亮!

    那里是文昌学宫外,星河盘绕,星光浩浩荡荡从天而降,那是星辰元气,凝聚成实体,仿佛有亿万星辰围绕一个身材不高的年轻男子旋转!

    那年轻男子气焰滔天,气势竟然超越了对面的童家真正老神仙童庆云,浓烈无比的气息让他如同主宰群星的大帝!

    一声声恐怖的震动传来,左松岩与童庆云在文昌学宫外以硬碰硬,甚至还占据八分的攻势,让童庆云不断后退。

    “左松岩当年与我同学,虽然次次考试不如我,但打架从未输过。”

    裘水镜速度越来越快,现在已经无需他催动神通,这颗星球传来的引力,便已经将他的速度提升到二十倍于声音的速度!

    而且,他还在加速之中,现在他所要面对的问题,就是不能让自己的速度太快,否则在撞入大气层上时,有可能会像是砸在石头上,把自己砸得粉碎!

    “他是那种不去理解招法神通的原理,直接拿来便能上手,直接修炼便能精通的人。他让闲云、涂明从苏云那里学去我的洪炉嬗变,再加上他手中有一面朝天阙,他的肉身与性灵便可以大大提升,战胜童庆云也不是没有可能!”

    裘水镜突然双臂张开,他的双臂下绚丽的羽翼随着双臂舒展,如同金色的凤凰在天外翱翔,尽量拖慢速度。

    “然而左松岩虽强,但倘若其他世家的八位征圣巅峰境界的老怪物,踏平了朔方侯和其他世家,联袂而来,就算是左松岩也会被生生锤死。”

    朔方城中,童庆云硬接左松岩一招,气血突然浮动,不由自主踉跄后退。

    就在此时,童老神仙、林高义和周绾香三人,出现在童庆云身后。

    左松岩眼角乱跳,立刻转身便跑,逃入十锦绣图中。

    十锦绣图守护着文昌学宫,保护士子与西席先生没有被此次动乱波及。

    “即便左松岩逃到十锦绣图中,也难免一死。”

    裘水镜双臂震动,凤凰羽翼中一根根飞羽射出,如同万千口金色的剑光,在前方探路,试探何时才能进入大气层。

    “但事情并非没有转机。因为还有薛青府,薛圣人。不过,最为危险的也是薛圣人!”

    裘水镜目光闪动,死死盯着前方飞行的一朵朵金色飞羽,飞羽的速度在他的催动下越来越快。

    “当年,我、曲太常和他一起辅佐帝平登基。帝平弱冠之年登上帝位,那时薛青府为太常,把持朝政,手握大权,打压异己,扶持党朋。他看向大帝的目光,不是在看统治一个帝国的大帝,而是在看一个乳臭未干的孩童!”

    “所以我才会步步为营,削弱他的势力,一步步夺他权力,将他赶出东都。然而,对于薛圣人,我还是无法看透。我不知道他为何会认输,为何没有反抗便被我赶出东都。”

    “他是一个我看不透的人,但是他看着大帝的眼神,看着大帝宝座的眼神,让我永远无法忘记。”

    “朔方城中,最为危险的便是他!我不知道他的谋划,但是知道,他若是出手的话,绝对是他开始收网之时,那必然是雷霆手段!倘若我不能在此次动乱平息之前回到朔方,那么左松岩他们,恐怕……”

    朔方城中,老牛脚踩妖云,腾空而起,载着满面笑容的薛圣人迎向正在追杀朔方侯的文正清、陆中流等人。

    “帝平,我的弟子,今天晚上你有没有来呢?”

    他纵身跃下老牛,背负双手向文正清和陆中流走去。

    老牛直立起来,化作牛彪将军,率领小镇居民向文、陆两家的灵士杀去!

    “圣人落单了。”

    文正清满面笑容道:“不过圣人的实力非同小可,因此为了对付圣人,我们不得不请出圣人的天敌。有请神王!”

    他的话音刚落,统治老无人区的神王一身金甲,周身神光璀璨,缓缓从街角走出,拎着朔方侯的脖子,朔方侯被他捏得喘不过气来,四肢拖地,不知死活。

    “神王,这里没有你的事了。”

    薛青府突然笑道:“你救下侯爷便好,可以带着侯爷下去了。”

    文正清与陆中流脸色大变,却见神王向薛青府躬身,带着朔方侯缓缓退下。

    “掌控朔方侯,便相当于掌控了朔北的白道。”

    薛青府笑道:“掌控了左松岩,便相当于掌控了朔北的黑道。你们七个却只想着杀死他们,未免暴殄天物。我会让他们活着,好好利用他们。”

    陆中流爆喝,真龙功法爆发,修为一下子提升到征圣境界巅峰,他的身后性灵万丈,如同龙首人身的龙神,探出利爪,向薛青府抓去!

    这一击,甚至让一栋栋高楼大厦也自震动不休,表面龟裂,几乎要在他的攻击下瓦解破灭!

    就在此时,薛青府抬起一根手指,迎着那龙神利爪轻轻一点。

    龙爪与他这根指头碰在一起,没有想象中璀璨壮观的神通大爆发场面,反而无声无息,极为诡异。

    突然,陆中流那龙神性灵崩溃瓦解,碎成无数块!

    陆中流露出骇然之色,整个人也突然炸开,跟随着自己的性灵一起爆碎,死于非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