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一百八十三章 所以,你死了
    劫火熊熊,劫灰神王的身体里一股股元气被劫火燃烧,净化,弥漫开来。

    一个通天阁的神秘人上前,从背上取下一个朱红色大葫芦,半人多高,放在地上。那人打开葫芦嘴,劫火中涌出的天地元气被那人小心翼翼的收入葫芦中。

    苏云静静地看着这一幕。

    劫灰神王死前的呼喊,充满了悲愤无奈,又带着强烈的不甘,绝望,一个无比强大的存在,临死前在自己的面前喊出那一句意义不明的话,其精神冲击,让苏云只觉无比震撼。

    这一幕深深的烙印在他的脑海中,久久难以散去。

    “莹莹,劫灰神王临死前说了些什么?”苏云还是难以从那一幕的冲击中走出来,低声询问道。

    书怪莹莹并未进入天道院躲避,此刻见到劫灰神王死于劫火之中,危险散去,于是借助他的大黄钟从他灵界中出来,摇头道:“我也不知他说的是什么,天道院里没有关于上个世界语言的书籍……”

    “他说的话是上一个世界的语言,大致意思是劫运苍茫,他躲过了世界毁灭的浩劫,没想到还是没能躲过去,死在一个小孩子手里。”

    一个年轻男子推开遮挡面容的黑色衣袍,一边向苏云走来,一边道:“难道上苍真的不容许他的种族活下去吗?他的族人又犯下了什么过错?为什么一定要灭绝我们?”

    苏云动容,没想到通天阁中居然有能听懂上个世界语言的人。

    那年轻男子躬身,道:“燕轻舟,参见阁主。我在海外研究劫灰怪的文字文化,曾经进入劫火中研究其人的遗迹,对他们的语言略知一二,因此能猜出七七八八。”

    苏云转过身来,目光落在他的身上,接着移开目光,扫了哑巴大师兄、步秋容等人一眼。

    哑巴大师兄、步秋容等人依旧躬身,一动不动。

    “对抗劫灰神王,是楼班摊友对我的考验?”苏云问道。

    步秋容躬身道:“楼阁主说,倘若苏阁主观察足够仔细,便能发现劫灰神王的破绽。”

    苏云轻轻点头。

    他第一次来到这里时,经过仔细观察,发现尘幕天空的确在不断消磨劫灰神王的力量,最终自己能够“格杀”劫灰神王,也是靠那次观察。

    劫灰神王可能并没有弱点,从他在垂死之时还能轻易重创龙灵和梧桐来看,他巅峰时期的实力恐怕堪比原道圣人!

    但是,楼班用尘幕天空,生生给他制造出一个致命的弱点!

    这个弱点就在他的眉心,苏云那一剑原本不能伤到他,但这一剑恰恰是刺中他的这个致命的弱点,将其大脑洞穿!

    劫火进入其头颅中,一下子将他引燃,终结了他的性命。

    因此,对于楼班来说,这的确只是一个小考验。甚至,还是放水的小考验。

    但对于苏云来说,其中的凶险可想而知。

    苏云招手,尘幕天空中一缕尘沙飞来,在他掌心中化作木头盒子。步秋容躬身道:“阁主此间事了之后,还请去天市垣见老阁主。他心愿了却之后,便会离开此界。”

    苏云收下木头盒子:“我会去见他。”

    池小遥走上前来,为他医治身上的伤势,这时通天阁的一个神秘人走来,道:“你来打下手,我来为阁主医治。”

    池小遥怔了怔,却见那人头戴斗笠,给她一种相熟的感觉,但是她可以肯定自己绝对没有见过这个人。

    斗笠下是一张俊朗的面孔,剑眉星眸,看起来年岁不大的样子,目光却很深邃宁静,像是湖海一般深沉。

    斗笠男检查苏云的伤势,道:“取第七号银针来,还有一百零四号药汁。”

    池小遥更加惊讶,连忙从自己的灵界中取出银针和药瓶,斗笠男熟练的下针,为苏云渡药,催化药力。

    苏云提醒道:“小遥师姐,这位是董医师。”

    池小遥更加惊讶,吃吃道:“先生明明很胖的……”

    那斗笠男道:“董医师是我穿的衣服,现在的我才是我。”

    池小遥脑中浑浑噩噩,自己跟随这位老师学习医术很多年,竟然从未发现胖胖的董医师只是一件衣服!

    而且,董医师怎么会是衣服?

    这件衣服要怎么穿,怎么脱?

    白月楼、叶落公子和李牧歌、李竹仙神色呆滞,打量那些奇奇怪怪的男女。

    他们是贵胄,是朔方城或者天市垣的世家的公子小姐,又或者是圣人弟子,然而在苏云这个乡下少年面前,却感觉到了身份地位,甚至气度上的差距。

    他们能够看得出来,苏云身后的那些神秘兮兮的人都是大人物,但这些大人物对苏云毕恭毕敬,而苏云却似乎对他们有些不满。

    这幅场面,就像是皇帝微服私访被大臣们追上来请皇帝回宫,皇帝还不太乐意一般。

    “我就知道……”

    叶落公子右手悻悻的蹭了蹭鼻翼,嘀咕道:“我就知道他不仅仅是上使那么简单,敢于挑战皇权的,又怎么会仅仅只是上使?原来大师兄就是那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通天阁主!我果然才是最单纯的那个……”

    白月楼目光呆滞,听到这话,连忙一瘸一拐的走上前去,低声道:“通天阁很是神秘的样子,鬼鬼祟祟的,大师兄作为通天阁主,你觉得会灭口吗?”

    叶落公子想起通天阁的各种诡异传说,便不禁连打几个冷战。

    李竹仙凑上前来,低声道:“打不过他们,加入他们便是。大师兄是通天阁主,咱们便也混入通天阁……”

    这时,一个声音传来:“我们通天阁招收人手很是严苛,需要天分极高,拥有大智慧,在各自领域做到极致成就。就算你是天道院的士子,也未必有这个资格加入通天阁。”

    众人回头,只见一个与他们年纪相仿的少年不知何时来到他们身后。

    叶落公子看清那少年面容,不由脸色大变,急忙上前,毕恭毕敬道:“叶落见过步学哥!学哥何时进入通天阁的?”

    那少年正是步秋容,打量叶落几眼,疑惑道:“你是……”

    “我叫叶落!”

    叶落公子兴奋道:“比学哥迟了两年进入天道院!学哥没有见过我,但学哥的《大微周天术数求解方程》,我看了不下十遍!”

    步秋容哦了一声,不以为意,道:“原来是天道院士子。那个方程我算错了。”

    叶落呆了呆,挠头道:“错了?我怎么没看出来……”

    步秋容向众人道:“通天阁在海内,共有二百五十六人,海外,有四百三十二人,共计六百八十八人。他们在各自领域的成就,都让人望尘莫及。想要加入通天阁,不学无术……”

    他瞥了叶落一眼,继续道:“可进不来。”

    李竹仙兴奋得握紧拳头:“我也要去考天道院,加入通天阁!”

    李牧歌迟疑一下,决定还是劝阻妹妹:“竹仙,咱们还是别去了,听说很多没有考上天道院的人,因为遭受的打击太大而毕生一事无成。”

    步秋容提醒二人道:“今年天道院可能容易考。今年天道院的太常是水镜先生,你们跟随水镜先生修行过,说不定便能考上。”

    他此言一出,李牧歌眼睛也亮了起来,蠢蠢欲动。

    “不过你们考上也没用,只能在天道院垫底。”

    步秋容继续道:“而且就算考上天道院,想要进入通天阁也还差得很远。”

    几人更加惴惴不安,唯恐被通天阁杀人灭口。

    步秋容宽慰众人,道:“我们通天阁并非是神秘教派,没有什么邪魔外道的规矩,我们大部分时间不灭口。”

    李竹仙欢呼一声,步秋容道:“我们只是洗去他们的记忆。”

    李竹仙面色苍白。

    苏云处理好伤势,道:“步师兄不要吓唬他们。”

    步秋容称是,躬身退下,向其他通天阁的神秘人道:“阁主没有灭口的意思,诸君先行退下便是。”

    李竹仙等人定睛看去,只见这些古怪的人突然间便凭空消失无踪,他们是怎么离开的,竟然没有一人看清。

    李竹仙打个冷战,这个胆大包天的女孩终于有些恐惧了,不由向李牧歌身边靠了靠。

    苏云仰头,面带忧色,低声道:“不知道外面的战况怎么样了?”

    月亮之上,无数活灵活现的神龙从陆昊陆太常身后涌出,在寂寂无声的月亮上狂奔,速度极快,狂野无比。

    而对面则是一面巨大的星盘,无数神龙嘭嘭撞击在镜面上,明镜后便是裘水镜,一肩抵着星盘,被狂暴的力量推得向后滑去!

    而地面上一道惊心动魄的大峡谷正在形成,那是两人的神通碰撞,造成的月亮裂缝!

    两人交战的这片战场,到处都是大裂缝,大峡谷!

    陆昊陆太常久战不下,始终未能斩杀裘水镜,不由皱眉。

    他苦修真龙十四篇一百五十年之久,自问修为浑厚无比,比裘水镜这个“年轻人”要深厚数倍,但是真正交锋,他才发现不是这回事。

    他虽然稳稳压制裘水镜一筹,但想要格杀裘水镜,却始终差点儿什么。

    “不管他,空气即将耗尽,先回朔方再说!”

    陆昊双腿曲蹲,突然发力,月亮表面顿时陷下一个大坑,陆昊冲天而起,如同流星一般向那蔚蓝色星球冲去。

    他的身后,一条条长龙在虚空中奔行,跟随着他一起冲向蔚蓝色星球。

    就在此时,只听哗啦一声,陆昊只觉自己像是撞碎了镜子,他骇然发现自己的身形渐渐变淡、消失。

    哗啦,哗啦,哗啦,一面面镜子破碎的声音传来。

    月亮,环形山上,裘水镜四周,一面又一面巨大的圆镜静静的漂浮在月亮表面。

    那是裘水镜的神通。

    而在裘水镜的面前,陆昊陆太常这位活了一两百年的老怪物做出攻击的姿态,身后群龙像是扎成了团,龙身相盘,龙首在外,爪牙狰狞!

    群龙舞动。

    他的大神通已经凝聚到极限,即将爆发!

    而在他们四周数以百计的明镜之中,一个个陆昊陆太常正在驾驭群龙,向明镜的镜面飞来。

    一个个镜面相继破碎。

    真正的陆太常恍若无觉,而真正的裘水镜此刻正看着镜中闪过的一幕幕,他与陆昊陆太常各种交锋的过程,已经印入他的心灵之中。

    哗啦!

    所有镜面爆碎,陆昊醒来,悍然出手,就在此时,一道镜光如剑,破开他的神通,穿心而过!

    两人一错分开,裘水镜出现在环形山的对面,陆太常身后。

    “陆太常,我比你更了解你自己。所以,你死了。”

    裘水镜背负双手,纵身一跃,破空而去。

    环形山上,陆昊陆太常的尸体摇晃,跌入山中。

    ————苏云的生日,可以领取勋章了,起点读者点击下面的作者的话,就可以进入领取页面了。头像挂件和阅读皮肤估计要过几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