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一百八十一章 人魔与龙
    尘幕天空如同一片云纱,在空中随聚随散,这件大圣灵兵跟随着苏云的心意而动,可以千变万化。

    突然,神王殿上空,一片云纱如同灵芝的叶子舒展开来,恰恰将半空中急速坠落的苏云托住。

    一头劫灰怪振翅向劫灰神王殿冲去,只听嘭的一声巨响,劫灰怪撞在云纱屏障上。

    苏云摊开手掌,掌心中木头盒子飞出,化作飞沙,与尘幕天空融合。

    呼——

    一只只劫灰怪在劫灰城的上空穿梭,振翅向这边飞来。

    突然一只劫灰怪俯冲下来的劫灰怪被空中突然出现的暴猿击中,连翻带滚从空中坠落,狠狠砸在城中!

    暴猿突然崩散,化作一口巨大的黄钟!

    “咣!”

    钟声震荡冲击,劫灰城中上个时代的建筑和劫灰在钟声中被震得粉碎,而那只劫灰怪被恐怖的威能冲击得连翻带滚,撞穿一条条街道,嘭的一声砸在一根铜柱上,镶嵌在铜柱里!

    大钟的第二波威能即将要迸发,突然两只劫灰怪飞来,羽翼如刀,并翅剪过。

    那口大黄钟顿时被剪开,声音黯哑。

    苏云皱眉,劫灰怪的战力有些超出他的预计,这些劫灰怪显然已经恢复到巅峰状态,每一个都相当于巅峰的天象境界强者,即便他控制大圣灵兵,也无法直接将他们杀死。

    那些刚刚复生的劫灰怪,实力介于蕴灵境界与元动境界之间,并不高明。

    但是倘若劫灰怪吞噬了足够的血肉,实力便会不断疯长,普通劫灰怪能够在短时间内将自己的实力提升到天象境界强者的层次!

    被劫灰神王殿引来的劫灰怪,在朔北各地都饱食人畜生灵,实力早就恢复!

    苏云双手移动,控制尘幕天空化作十二神魔,向那些振翅冲来的劫灰怪出击,将天空中的一只只劫灰怪打落下来。

    每一击,他都必须动用全力,才能将劫灰怪击落。劫灰怪在空中飞行速度惊人,倘若任由他们飞行,以他们的速度很快便会冲到劫灰神王殿前。

    若是上百只劫灰怪一起冲击神王殿,苏云加上尘幕天空绝对无法挡住,肯定会被他们冲破防御,哪怕尘幕天空是大圣灵兵!

    空中的一只只劫灰怪被他打落,但是劫灰怪的数量实在太多,他打落一只又一只,还是有更多的劫灰怪振翅冲来!

    而刚才被他击落的劫灰怪则会趁机振翅飞起,依旧向神王殿冲去。

    以苏云的反应速度,根本无法操控尘幕天空,同时应对百十只劫灰怪的冲击!

    劫灰怪的实力太强,力量与反应速度都达到了极致,让他防不胜防!

    就在此时,池小遥突然从上空坠落下来,脚踩神王殿上空的灵芝叶瓣一路滑行,向苏云飞速接近,高声道:“师弟,我该怎么帮你?”

    书怪莹莹连忙道:“你学过共灵术吗?”

    池小遥摇头:“什么是共灵术?”

    莹莹飞起,落在她的肩头上,飞速道:“其实很简单,苏士子掌握尘幕天空这件大圣灵兵,其实是以他的性灵来掌握尘幕天空中的每一粒尘沙。这些尘沙会反应在他的灵界中,他的性灵操控这些尘沙,催动神通,尘幕天空便会形成各种神通变化,对抗劫灰怪。而共灵,便是他放开灵界,你们通过他的灵界来掌控尘幕天空,各自施展神通!”

    苏云的灵界显现出来,将池小遥容纳到他的灵界之中,池小遥顿时看到这片灵界中有另一个苏云,有如云的尘沙,在苏云性灵的控制下千变万化,对抗四面八方侵袭而来的劫灰怪。

    莹莹站在她耳边,飞速传授他共灵之术,道:“共灵的最大的困难在于两人之间的信任,催动这门法术,若是你不信任他,或者他不信任你,便无法成功。倘若成功,那么你便可以通过他的灵界,催动尘幕天空!”

    池小遥立刻催动共灵术,下一刻,她便看到尘幕天空在她的气血驾驭之下,化作一口长弓,一箭射出!

    “咻!”

    一只劫灰怪刚刚被苏云以神通轰飞,便立刻被池小遥这一箭洞穿了心口!

    池小遥又惊又喜,心道:“他对我很是信任,没有半点防备!”

    她突然想到,这共灵术是相互的,苏云对自己没有半点防备,难道自己对苏云也没有半点防备?

    她心里有些慌乱,连忙定了定神,将杂念摒弃,安心帮助苏云抵抗劫灰怪的侵袭。

    莹莹似乎看出她的小念头,悄悄道:“小遥,你知道吗?若是男女之间思恋对方太久,会在灵界中形成对方的影子的。甚至有时候做春梦,便是对方在灵界中的影子,与自己的性灵欢爱嬉戏……”

    池小遥脸色羞红,叱道:“才没有这回事!我的灵界中没有他!”

    莹莹笑道:“我不信,让我进你的灵界里看看!我读的书虽多,但这种事情还没有亲眼见过……”

    池小遥又羞又怒,正在此时,突然李牧歌与李竹仙从空中落下,李牧歌高声道:“苏兄,我们也来帮忙!”

    他话音刚落,白月楼和叶落公子也自落在神王殿上方,白月楼道:“朔方生死,也是我们生死,不能不管!”

    叶落公子笑道:“有大师兄在前面扛着,我在后面捡个漏便是!”

    书怪莹莹连忙舍弃池小遥,飞到李竹仙肩头,问道:“你们学过共灵术吗?”

    “我学过!”叶落公子道。

    李竹仙、李牧歌和白月楼摇头,书怪莹莹连忙传授他们共灵术,叶落公子则已经尝试催动共灵术,驾驭尘幕天空了。

    池小遥偷偷看去,只见叶落公子居然很快便可以催动尘幕天空,不禁呆了呆,有些失落,心道:“看来苏师弟对捡漏公子也没有什么防备……”

    没过多久,白月楼、李牧歌和李竹仙也学会了共灵术,一并操控尘幕天空。

    池小遥心中失落,终于可以静下心来。

    众人联手,防备四面八方飞来的劫灰怪,李牧歌以剑术神通为主,尘幕天空的尘沙化作无数剑光,神通威力大增,几乎可以与天象境界的存在媲美,不禁让他又惊又喜。

    李竹仙以枪术为主,控制尘幕天空化作大枪,大开大合,攻势猛烈,势大力沉。

    白月楼修炼的则还时日月叠壁,只不过这是圣人薛青府开创的试验性质的功法,还有着许多不完美之处,但威力却是奇大!

    叶落公子修炼的则是天道院的绝学,反倒是众人之中攻势最强的那个。

    不断有劫灰怪穿过地底飞到劫灰城上空,数量越来越多。

    甚至有不少劫灰怪打穿劫灰城中的一座座神殿,将更多的劫灰怪挖出,一起向神王殿攻去。

    这些刚刚复生的劫灰怪实力虽然不高,但混在其他劫灰怪中让人难以分辨,众人对付他们的时候,往往会将其他实力高强的劫灰怪忽略。

    很快,冲来的劫灰怪距离劫灰神王殿越来越近,已经不到百丈!

    就在此时,突然近半的尘幕天空化作一口百丈大钟,倒扣下来,数以百计的劫灰怪攻打这口大钟,当当当的声响不绝。

    众人脸色暗淡,随即又振奋精神,继续操控尘幕天空,攻击钟外的那些劫灰怪。

    而在劫灰神王殿的上空,一座楼宇倒挂在地底天穹上,梧桐站在平台上,看着越来越近的真龙之灵,突然道:“叔傲,你要与龙灵一起对付我吗?”

    焦叔傲怔了怔,看了看龙灵,又看了看梧桐,没有说话。

    梧桐叹了口气,突然腾空,冲向龙灵!

    焦叔傲握紧拳头,突然纵身一跃,向下方坠落,黄钟震退极致劫灰怪,将他接引进来。

    焦叔傲淡淡道:“我来帮忙。”

    书怪莹莹连忙上前,传授他共灵术,焦叔傲很快学会,有他帮忙,众人压力尽管依旧很大,但比刚才轻松了许多。

    “这样下去的话,坚持不了多久。”书怪莹莹咬牙。

    劫灰城中,梧桐身躯异化,形成各种恐怖的兵刃,与那神龙之灵厮杀。

    那些兵刃千变万化,化作威力奇大的灵兵,削铁如泥,锋利无比!

    神龙只是性灵,无法发挥出生前的实力,但即便如此也厉害非常,翻腾之间大地碎裂,房倒屋塌,将劫灰城打得一片狼藉。

    而梧桐因为三次献祭复生时,献祭的规模极小,导致实力反而不如复生之前的魔灵形态,被那龙灵追着暴打。

    很快,她便连连喋血。

    龙灵的龙爪,抓住梧桐的脖子,将她提起,梧桐四肢无力的垂下,双手双腿所化的兵刃无法抬起。

    龙灵捏着她,送到自己跟前,龙眸中闪烁着不明意义的光芒,口中悠长的龙语传来,像是最优美动人的歌谣。

    龙灵像是在询问,又像是在嘲讽。

    梧桐像是听懂他的话,勉强抬起头,口中说出的话也像是龙语般晦涩。

    那龙灵突然震怒,张开大口,便要将她吞下,就在此时,剑啸声响起,剑光长满了龙鳞,如真龙在空中急速穿行,刹那间冲至,将龙灵的利爪射穿,梧桐从龙爪中跌落!

    焦叔傲控制尘幕天空,立刻冲出黄钟的防御范围,伸手一挥,万千龙鳞如剑,向龙灵攻去,而他则化作黑蛟,将坠落下来的梧桐接住。

    龙灵怒吼,破开龙鳞,在空中发出厚重的龙吟,向这边追来。

    突然,这头龙灵猛地钻入一只劫灰怪的体内,那劫灰怪呆了呆,肉身骨骼噼里啪啦作响,一节一节的炸开,血肉骨骼竟然在不断重组。

    在片刻功夫,那头劫灰怪便化作一头漆黑的黑龙,鬃须飘扬,迈步向焦叔傲冲去!

    梧桐吐血,低声道:“快跑……”

    焦叔傲立刻背着她,向尘幕天空所化的大黄钟跑去。

    梧桐气道:“我是让你丢下我快跑!姓苏的不可能为了救我,打开防御圈的,我见过太多了……”

    焦叔傲一言不发,呼啸间冲到黄钟防御圈的前方,纵身一跃,向黄钟撞去。

    黄钟还在不断旋转,钟壁上各种烙印飞速变化,将一只只劫灰怪的攻击挡下。

    眼看焦叔傲所化的黑蛟便要在钟壁上撞得粉身碎骨,突然钟壁散开一段,那黑蛟背着梧桐跃入黄钟之中,落在神王殿上的一片灵芝叶上,一路滑行出数十丈远。

    后方的劫灰怪纷纷向那缺口冲去,就在此时,缺口陡然封闭,黄钟旋转,让那一只只劫灰怪撞在钟壁上。

    梧桐呆了呆。

    这时,莹莹一脸严肃的飞了过来,落在梧桐的肩头:“你刚才身体千变万化,操控尘幕天空最是得心应手,你懂得共灵术吗?”

    梧桐看着这个书本高的小书怪,脑中轰然,想起了一百五十年葬龙陵的那场大雪之夜。

    “我记得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