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一百七十九章 月亮之上,生死之间
    陆昊陆太常看着四周一个个裘水镜,皱紧眉头,而今朔方的局势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你何时怀疑到我头上的?”他有些不解,问道。

    “你的口音。”

    裘水镜面色平静,道:“陆大人尽管明面上是朔南人,说着一嘴的南方腔调,但你的口音中却偶尔有朔北的口音。我先前并未怀疑你,但是在朝廷中你却处处针对我,再加上你的口音,便不能不让我对你多加留意。”

    陆太常叹了口气,低声道:“原来是口音。我为了混入东都为官,曾经专门去朔南,在乡村里生活了二十多年,学习他们的俚语口语。没想到用二十年时间去改变口音,还是无法把朔方话完全丢掉。”

    裘水镜点头道:“我在国外留学许多年,也未曾改掉元朔的口音。水土养人,乡音难改,除非换掉肉身才有可能改变一个人的口音。”

    陆太常哈哈笑道:“确实是这个道理。不过水镜大人不应该选我作为你的对手的,你我虽然同为太常,但你我的差距之大,恐怕是你不敢想象。”

    他背负双手,对四周数以百计的裘水镜视而不见。

    “一百五十年前,天市垣坠龙,天道院奉武帝之命前往天市垣格龙。格龙的队伍并不能让武帝放心,格龙事关重大,若是有人私吞格龙成果,恐怕会动摇皇族统治。”

    陆太常自负万分,悠然道:“所以武帝又派了两位使者,监督天道院格龙。武帝选拔的使者,自然是要实力高明,聪明伶俐。这两位使者,其中一位便是童庆云,而另一位,便是我。”

    他微微一笑:“当年我得到《真龙十四篇》之后,便意识到我的机缘来了。真龙可大可小,可隐可现,可飞腾于天,可矫腾入海,可变化,可潜伏,更为关键的是,真龙长寿。我甚至可以借真龙十四篇改造我的身躯,改变我的形体相貌,于是我就生出一个大胆的想法。”

    他的前方,其中一个裘水镜道:“陆大人的大胆想法就是把《真龙十四篇》据为己有?”

    “不不!我怎么可能心眼这么小,只想着据为己有?我是有大抱负的人。”

    陆太常眉开眼笑,道:“我冒出的念头是,既然我比皇帝活得还要久,那么凭什么我不能做皇帝?我把这个念头与童庆云这么一说,他也很想做皇帝,我们一拍即合,约定平分天下。于是,我们便筹划了一百五十多年。”

    “这一百五十年的修炼,我们的修为实力,更是达到了极致!除了四大神话,元朔恐怕已经没有了我们的对手!裘水镜,你更不是我的对手!”

    “一百五十年时间,我们里里外外侵蚀这个国家,许多关键的官位,都换上我们七大世家的人。为了这一天,我们准备了太久,甚至连皇帝也熬死了几位。”

    他脸上的笑容敛去,叹了口气,有些不解,喃喃道:“这么好的局,怎么就这样被人破去了?到底是谁破了我们的局?水镜大人,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你死之前,不妨告诉我到底是哪位大能,破解了我的棋局?”

    裘水镜摇头道:“这个我也不知……”

    “那你就去死罢!”

    陆太常的气息陡然变得无比暴烈,他的气血仿佛腾龙在天,搅动天地元气!

    “轰!”

    无数真龙游弋,冲击,那是最为强大的真龙神通,将四面八方数以百计的裘水镜轰飞!

    一个个裘水镜相继破灭,眨眼间只剩下一人。

    陆太常双手在身前画圆,无数真龙在他指掌间游动,顷刻间一条条真龙想如虎盘绕,化作一面明镜。

    一道光柱从镜面中激射而出,轰击在最后一个裘水镜身上,恐怖的力量碾压着裘水镜直达数十里开外,甚至将一座楼宇直接洞穿!

    陆太常冷笑一声,抖了抖衣袖,正要转身离开,突然只听裘水镜的声音从天上传来:“陆大人,时代早已变了。”

    陆昊陆太常抬头仰望,只见天空中挂着一轮圆月,裘水镜站在月亮中央。

    陆太常瞳孔骤缩,裘水镜的神通,让他有些看不懂了。

    “你在筹谋着成为皇帝的时候,这个世界的神通早已经不是一百五十年前的神通了。”

    裘水镜从月亮中向他走来,陆太常怔然,顿时看到四周山峦变化,楼宇消失,朔方和天市垣不见踪迹。

    他的脚下到处是环形山,像是冷却的火山口,星空中一片黑暗,太阳如同烛火。

    他看向裘水镜,却看到天空中漂浮着巨大的星球,像是天外的蔚蓝色的世界。

    那个巨大的星球上,有一块巨大的陆地斜斜插在另一块陆地上,从这个角度看去,极为震撼!

    陆太常愕然,刚才他还站在朔方天方楼的楼顶,而现在四周却变成一片冷清古怪的地方!

    “这一百五十年的剧变,让旧圣绝学落幕,新学崛起,而你去依旧沉寂在真龙神通中固步自封。”

    裘水镜来到他的前方,淡漠道:“我的神通,你根本看不懂。”

    陆太常哈哈大笑:“这是幻境!不愧是水镜,水月洞天有如明镜。你用幻术骗我心智,区区幻术,也想胜过我?”

    “错了!”

    裘水镜停步,漠然道:“这是月亮之上。你看你的脚下。”

    陆太常低头看去,天方楼这座楼宇,竟然也随着他一起来到月亮上!

    “这不可能!”

    “自然不可能,但是可以办到。”

    裘水镜欣喜道:“我在海外留洋的时候,与其他士子格物月亮,我们各自炼制一件灵兵,各自尝试以神通把灵兵送到月亮上。我炼制的是一面镜子,镜子内封印的是我的灵界的一部分。我用这面镜子将我的灵界与月亮联系在一起。”

    他站在陆太常前方,遥遥望向远处的那个蔚蓝色世界:“我想事情的时候,经常会来到这里,站在月亮上遥望我们的世界,让我心境平静。后来我回到朔方,便未雨绸缪,做了很多事情。比如说,我改造天方楼,烙印上我的精神印记。”

    陆太常脸色陡变,急忙腾空而起,脚踏双龙向外飞去。

    裘水镜露出一丝笑容,声音从他身后传来:“我把天方楼,炼成我的灵器。这样一来,我便可以把天方楼收入我的灵界之中,把这栋楼送到月亮上去。我与海外的同学想要做到而一直未曾做到的事,就这样被我完成了。”

    “嘭!”陆太常的脸贴在一面无形的镜子上,被挡住。

    月亮上寂静无声,一面镜子面朝蔚蓝色世界,静静的躺在那里。

    镜中,有一座楼宇,那座楼宇上有一个儒士般的中年男子抬头仰望,还有一位老者的脸贴在镜面下,显得无比诡异。

    突然,镜面出现一道道裂痕。

    那面明镜陡然炸开,赫然是陆太常以真龙神通,轰碎了这件灵兵!

    就在明镜破碎的一刹那,天方楼突兀的出现在月亮上,裘水镜和天空中的陆昊陆太常,也出现在月亮之上!

    两人立刻发现这里没有任何空气,唯一的空气便是他们从蔚蓝色世界带来的那些微薄的空气!

    “陆大人,这一战,事关生死!”

    裘水镜长啸一声,冲天而起:“我们若是不能在空气耗尽之前回到朔方,便会死在月亮上!”

    陆太常气血爆发,神龙飞舞,向他轰下!

    朔方城,童庆云突然停步,面色阴晴不定的看向天空。

    天空中,一只只劫灰怪飞来,向地下冲去!

    “谁在破局?”

    童庆云变了脸色,劫灰怪的到来,让他脸色剧变,脑海中一瞬间便想到各种利弊和应对之法,咬牙道:“传令其他世家,立刻动手,扫平朔方一切势力,准备迎战帝平!”

    童老神仙吓了一跳,不知他为何突然这么说。

    不过童庆云已经下令,容不得他多想,立刻冲天而起,向其他世家飞去。

    童庆云转身向文昌学宫走去,脸色阴晴不定。

    那个神秘的人掀翻了朔方的棋局,此人只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将朔北各地的劫灰怪引来!

    朔方的棋局,就此引爆!

    劫灰怪舍弃朔北其他各州郡,回到朔方,意味着七大世家无法牵制其他州郡的力量,这些州郡腾出手来,便可以支援朔边的军队。

    同样也意味着,七大世家不能再拖延下去,必须立刻动手!

    因为他们已经无法拖延下去,劫灰怪的动乱一下子平息下来,继续拖延,敌人只会越来越多,敌人的力量只会越来越强,各路援军开拨,等待他们的就是瓮中捉鳖的下场!

    所以,无论如何,今晚七大世家都必须要反!

    不反,便是死路一条!

    反了,则还有胜算!

    七大世家唯一的胜算,便在于在最短的时间内击垮朔方城的一切反对势力,高举义旗,砍了朔方侯的人头,宣布抵抗帝平的暴政!

    朔方侯、左松岩、薛圣人等人也同样只有一条路,那就是在最短的时间内,铲除七大世家!

    他们的表面目的,一个是抓住最后的时机造反,一个平息暴乱。

    但是深层次的目的,都是为了对方手中的朝天阙!

    同样,对于帝平这位东都大帝来说,留给他的时间也不多了。

    也就是说,帝平也必须要趁机出手,争夺朝天阙。

    “甚至,帝平说不定已经到了朔方!”

    童庆云咬牙,突然他身躯一颤,停下脚步,抬头看去,只见左松岩站在文昌学宫的山门下,正在仰望空中一只飞过的劫灰怪。

    “七大世家的取胜之道,在于一夜之间剿灭朔方侯,斩杀裘水镜、左松岩和薛圣人。”

    左松岩布衣草鞋,一派悠然气度,道:“铲除这些抵抗实力,你们才有余力去对付帝平。这位东都大帝,说不定已经到了朔方。”

    左松岩收回目光,看着童庆云,微笑道:“你觉得呢?”

    童庆云冷笑道:“老瓢把子,这是你布的局?帝平若是来了,你也不会好过!你手中那面朝天阙也会被他夺走,你在朔北的势力,也会被连根拔起!”

    左松岩哈哈大笑,催动功法,他白花花的头发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便黑,他苍老的身体竟然也在一点点的变年轻!

    “从前我也这么以为!直到我从苏上使那里学到了裘水镜的洪炉嬗变!直到我将洪炉嬗变与朝天阙的功法融合!”

    左松岩的身躯越来越年轻,很快恢复壮年,大笑道:“仙法的第一层,我已经得到!就算帝平来了,我也可以和他掰手腕!”

    圣人居中,薛青府面如古井,不起任何波澜。

    他坐在水榭边,听着琴声,突然叹了口气,站起身来:“就像是有人突然拨快了时间,让所有的矛盾突然间爆发,即便是我,也被打个措手不及。对不对,老周?”

    圣人居门户开启,周伯与小镇中的诸多居民涌入圣人居。

    周伯身边,那头老牛站起身来,化作牛首人身的大妖,一身腱子肉跳动:“朔方剧变,圣人若是交出朝天阙,还有转圜的余地!”

    ————苏云过生日啦,祝苏格格生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