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一百七十四章 朔方乱不乱,老子说了算
    池小遥所化的螭龙奔行如飞,速度极快,让苏云得以全心全意的掌握木头盒子。

    木头盒子在他手中变得极为奇特,像是沙尘,沙尘是无数细小到极致的方块,这些方块便是控制朔方城的密钥。

    木头盒子在他的掌心上不断变化,苏云需要在最短的时间内,通过木头盒子感知到一座高大几十层甚至百余层的楼宇的内部构造!

    这需要他的精神高度集中,才能在一瞬间让自己的精神与一座入云高楼相连。

    只有做到这一步,他才能通过控制盒子,来控制这些楼宇的形态变化!

    朔方城的建筑分为一个个楼宇群落,苏云封闭一座座高楼,池小遥也在载着他向上飞速攀登。

    突然,螭龙纵身一跃,苏云腾空而起,落在一座高楼广厦前的云桥上。

    螭龙身躯在空中旋转,化作白裙少女池小遥身形转动落地,白裙与飘带翻飞,恰恰落在苏云的身边。

    池小遥稳住身形,四下看去,云桥上一片混乱,一辆辆车辇疾驰,疯狂逃命,以至于云桥拥堵不堪。

    天空中,类似劫灰怪的怪物不断扑下,将一辆辆车辇抓起,掀飞,扔出云桥。

    “没有吃人,他们不像是真正的劫灰怪。”池小遥惊讶道。

    苏云手中的木头盒子已经化作尘烟,尘烟飞速组成十几道云桥,将这片楼宇群落的所有云桥控制住,沉声道:“他们自然不是真正的劫灰怪,他们只是服用劫灰的力量,被同化为劫灰怪的形态而已。”

    池小遥心头一跳:“他们是人!”

    被困在云桥上的车辇中也有不少灵士,各自施展神通与劫灰怪对决,但往往都在一两招之间被劫灰怪所杀,尸体从空中坠落下去。

    苏云催动木头盒子,只听轰隆隆的震动声不绝,一道道云桥在空中分裂,重组,载着那一辆辆车辇躲避劫灰怪的袭击!

    云桥如龙般在空中穿梭,突然一座座高楼中央裂开,一道道云桥在天空中横移,穿过那些楼宇。

    云桥四通八达,各自穿入不同的楼宇之中,桥上车辇顿时向那些楼宇中冲去。

    而苏云和池小遥,正站在这些云桥的中央。

    天空中,一只只劫灰怪振翅追来,纷纷冲入那些大楼之中。

    这些劫灰怪刚刚杀入大楼内部,便见大楼内部空间疯狂变化,那些车辇很快在他们眼前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堵堵不断从四面挤压而来的墙!

    池小遥立刻听到,四周的楼宇中传来一声声凄厉的惨叫,接着便见那些楼宇的墙缝中有黑色的血被挤了出来。

    “是这小子在捣鬼!”

    突然,天空中有一只劫灰怪发现苏云,发出刺耳的叫声,振翅飞来。

    苏云左手抬起,右手指着掌心浮动的尘沙云桥,猛地一挑,那云桥中一根根粗大无比的钢筋旋转着飞出!

    那些钢筋表面,符文闪烁,突然嘣嘣裂开,如同数十条大蛇在空中飞舞,将那劫灰怪困住!

    那劫灰怪的身躯强大,钢筋无法将其洞穿,其他劫灰怪也在振翅向这边飞来,显然也发现了两人。

    “学姐!”

    苏云高呼一声,池小遥头顶光芒闪现,出现一张神弓,却是她的神通。

    池小遥弯弓引箭,一箭射去,一道剑光洞穿那劫灰怪的左眼,那劫灰怪后脑嘭的一声炸开。

    “劫灰怪一身都是骨甲,最薄弱的地方便是眼睛。”

    池小遥纵跃而起,下一刻便将空中神弓抓在手中,落在桥上,沿着云桥一路疾驰,不断弯弓引箭,向空中的劫灰怪射去。

    她的箭法神通极为罕见,在催动功法时,身后会浮现出巨大的螭龙,帮助她拉开神弓,每一箭的威力都极为可怕!

    “我调教得不错吧?”书怪莹莹从苏云的灵界中跑出来,沿着钟壁滑下,跳到苏云的肩膀上,得意洋洋道。

    苏云站在桥上一动不动,突然桥梁轰隆断开,云桥升起,越来越高。

    苏云站在桥头,狂风扑面而来,让他衣衫在风中抖动,发出噗噗的拍击声,这道云桥在他的驾驭下向远处的另一个楼宇群落疾驰而去。

    空中,一只只劫灰怪向他扑来,然而苏云这道云桥两侧,一道道云桥竟然也在飞来。

    那些桥梁的速度突然超越苏云脚下的云桥,接着一道道经过冶炼厂祭炼厂千锤百炼的钢筋,像是毒龙大蟒般从云桥中飞出!

    那些钢筋穿插交错,表面上的符文不断亮起,威力绽放,将空中一只只劫灰怪锁住。

    池小遥白裙飘飘,在一道道桥梁间跳跃如飞,甚至脚踩空中舞动的钢筋,一路滑行。

    她的神通爆发,箭光无比准确,将被困住的劫灰怪射杀。

    苏云站在桥头一动不动,而池小遥则是灵动无比。

    莹莹坐在苏云肩头,不知从那里翻出一本书,将劫灰怪的弱点记下,顺带画出人变化成劫灰怪后的模样,道:“若是能近前格一格就好了……”

    突然,一根钢筋卷起一只被池小遥射死的劫灰怪,送到她的面前。

    莹莹飞速画下人形劫灰怪的形态,道:“侧身!”

    那钢筋卷着劫灰怪侧过身来,莹莹记录下侧身形态,又道:“背面!”

    苏云犹有余力,自然是竭尽所能满足她。

    莹莹画好劫灰怪的形态,又道:“这是只公的,我还要一只母的。”

    就在此时,突然一根根钢筋钢索断裂,苏云心中一惊,只见一只体型巨大的劫灰怪如同遮天之云,振翅向这边飞来,所过之处,任何钢筋铁索都不能阻挡他分毫,被他随手一挥便纷纷断裂!

    池小遥弯弓射去,箭光钉在那劫灰怪的眼睛上,却被弹开!

    “难道是真正的劫灰怪?”

    池小遥心中一惊,突然只见四五道云桥从后方呼啸冲出,向那大劫灰怪卷去!

    “嘭!”

    一道道云桥炸开,那大劫灰怪催动神通,赫然是周家的印法,大开大合,几招之间便将一道道云桥打断!

    “周家的天象境界强者,竟然也化作了劫灰怪!”池小遥心中一惊。

    那周家强者所化的大劫灰怪振翅冲来,手掌一翻,苏云前面突然多出四四方方一堵墙,高十丈,宽十丈,上面烙印着鸟虫篆文,极为复杂深奥!

    这是朔方七大世家中周家的印法,周家以印法神通著称!

    眼看这一印便要将苏云和池小遥打得粉碎,突然苏云身后佛光大放,一只散发出寸寸毫光的大手迎上劫灰怪这一印!

    苏云急忙转身,看到涂明和尚身披袈裟,胸前挂着念珠,迈步走来,身后一尊大佛光芒灿灿,坐在莲台之上!

    无数梵音嗡嗡作响,化作梵文字符,围绕着那尊大佛脑后旋转。

    “苏士子,你去平定劫灰怪之乱,这里有小僧。”

    涂明和尚脸上挂着笑容,仰头看向那大劫灰怪,笑道:“周家二当家的,周陇云,你也算是朔方有头有脸的人物,没想到却因为权欲,把自己弄成这幅样子。今日,本座又要积累善德了!”

    那劫灰怪哈哈笑道:“涂明,你呢?你应该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高手,为何要隐姓埋名,躲在朔方?”

    苏云心念一动,催动木头盒子,盒子所化沙尘形成一道桥梁扰动,他脚下的云桥顿时随着尘沙桥梁的变化而变化,从一旁绕过!

    那大劫灰怪冷哼一声,头顶一面宝印浮现,正要向他痛下杀手,涂明一步上前,神通爆发!

    云桥从两人旁边驶过,池小遥纵跃如飞,跳到云桥上,快步来到苏云身后,看向前方,低声道:“师弟……”

    前方,另一处楼宇群落,混乱更甚,数以百计的劫灰怪大开杀戒,制造混乱,一时间这片楼宇群落尸落如雨!

    这里距离朔方侯李家很近,李家的诸多灵士冲出,正在云桥上与一众劫灰怪厮杀。

    距离这边最近的,便是一只背着房子的大鸟,那是天凤,在云桥上横冲直撞,鸟喙啄下,击退一只只劫灰怪。

    而在小楼上,李竹仙、李牧歌等人站在那里,各自催动神通,对抗劫灰怪,保护云桥上其他人撤离。

    苏云正要赶过去,突然李竹仙等人所在的云桥剧烈抖动,一只大劫灰怪飞来,利爪扣住云桥,猛地发力,将这道云桥扭曲!

    桥上所有车辇如雨般呼啸坠落,即便是李竹仙等人所在的凤辇,也向下坠去!

    就在此时,云桥四周的楼宇之中,一个个窗户炸开,无数木头钢铁呼啸飞出,向那些车辇飞去!

    天凤努力拍着短小的翅膀,却根本无法飞起,突然,两张巨大的羽翼飞来,安插在它背上的小楼两旁。

    天凤眨眨眼睛:“果?”

    呼——

    长出翅膀的小楼带着它呼啸而起,追上跌落的李竹仙等人将众人接住。

    与此同时,只见其他车辇也纷纷长出木质翅膀,翅膀关节处是钢铁轴承,木鸟振翅,带着巨兽,在楼宇之间翱翔,接住坠落的人们。

    那大劫灰怪眼中凶光一闪,四处搜寻,看到苏云,哈哈笑道:“原来是苏上使!”

    他如同大鸟,蹲踞在被翻转的云桥上,露出讥讽之色:“真是一个可怜的人儿,你蒙骗所有人你是朝廷派来的上使,甚至连你自己都信了。以至于你忘记了,你不过是一个乡下来的可怜虫!”

    苏云心中微动,失声道:“你是武神通武神捕!你怎么变成这个鬼样子?”

    “还不是拜你所赐?”

    那劫灰怪哈哈大笑,目光森然,冷冷道:“你胁迫我,让我告诉你许多秘密,我变成这个样子,还不是拜你所赐?我若是不化作劫灰怪,我武家老祖宗能放过我?”

    他的身后,突然无数道锁链飞出,嗤嗤作响,贯穿一座座楼宇。

    空中,一声声唳啸传来,一只只劫灰怪落在他身后的锁链上。

    武神通如同大鸟蹲踞,冷笑道:“苏士子,没用的,别说你不是上使,就算你是上使,今日你也救不了朔方!所有人,听我号令,我要这朔方大乱!”

    劫灰怪们振翅飞起,猛地双翅一收,向下方盘旋降落的车辇冲去!

    “朔方乱不乱,皇帝说的不算,七大世家说的不算,你说的更不算!”

    苏云手掌重重一握,一道道云桥嘣嘣作响,分裂开来,向下方的劫灰怪群扫去!

    同一时间,武神通所在的云桥突然像是打了个死结,将武神通死死锁在其中!

    “老子说了算!”

    苏云爆喝,手掌向前重重一推,那云桥卷着武神通飞速向后退去。

    后方,两座距离很近的楼宇突然扭曲,轰隆一声,将武神通连同云桥一起夹住!

    莹莹呆呆的看着这一幕,突然卷起书本在苏云脑瓜上敲了一下:“不许说脏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