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一百七十三章 骑龙夜行
    裘水镜离开之后,苏云回到文昌学宫,安安心心学习,补上各种基础知识。他还跑到剑道院,跟随李牧歌学习剑术,作为私学先生的报酬,李牧歌每天可以领到一百五铢钱的报酬。

    李牧歌感激莫名,十天就可以赚一块青虹币,让他看到了自己的光辉前程。

    只是他却不知道,他的妹妹李竹仙每天要花掉三块青虹币,请苏云指点她的修行。

    “姓苏的!”

    少女梧桐面色凝重,突然唤住苏云,悄声道:“我感受到了魔气在西南方向酝酿,那里必然发生了大事!”

    苏云心中凛然,起身道:“西南是川河城,川河城也是朔北十七州之一!这件事,必须要告诉老瓢把子和朔方侯!”

    梧桐道:“叔傲,你去告诉老瓢把子,让老瓢把子通知朔方侯。”

    格物院外,焦叔傲立刻闪身而去。

    苏云心中有些不安,过了片刻,突然只见学宫中一只白鹤扶摇而上,冲入云霄,却是闲云道人去通知朔方侯。

    另一边,朔方侯得到消息,当机立断,命城中将士立刻引领一军搭乘侯府的神鸟天凤,赶往川河。

    川河城。

    这座城市不如朔方城辉煌,朔方城是楼班所建,城中楼宇都是楼班和其弟子炼制而成,之后楼班便被大帝召去修建东都,没有机会打造川河城。

    但楼班建成东都之后,建筑之术成为显学,不少灵士修炼建筑之术,遍布全国各地,为各地造楼。川河城也因此得以修缮,大兴土木,建造新城。

    与朔方不同,川河因为靠近西南边境,新城带着厚重巍峨的城墙,而朔方城则是没有任何城墙,毫不设防。

    与朔方一样的是,川河城中居住在底层的也多是务工者,穷困潦倒,底层脏乱差,很少有上层人会来这里。

    此时,川河城中一片热闹,一队运灰车来到川河城的底层。

    川河不产劫灰,因此经常有来自朔方城的劫灰被运到这里,所以没有什么人在意。

    这队运灰车来到长街中央,为首的车夫从车上跳下来,砍断缰绳,砍断负山兽背上的绳索,便飞速离开。

    其他车辆上,一个个车夫跳下来,如法炮制,将一辆辆运灰车丢在那里。

    街道上的人们原本没有人注意这些运灰车,但是这些运灰车迟迟没有动静,也不禁引起人们的好奇。

    就在这时,突然天空中一道光芒从天而降,那是一道箭羽神通,呼啸而来,一箭钉在道路中央,轰隆一声炸开!

    那一队负山兽受惊,纷纷发力狂奔,顿时背上的运灰车纷纷坠落,一辆辆运灰车砸在地上!

    那车中是一块块黑石棺,由劫灰切割而成,此刻巨大的黑石棺从高处坠地,一个个被砸得裂开。

    “快去抢劫灰!”有人兴高采烈的叫道。

    人们纷纷向那些劫灰石棺奔去,突然,只听轰隆一声巨响,一口劫灰黑石棺炸开,一道漆黑的身影呼的一声冲天而起,在半空中展开羽翼!

    “嘭!”“嘭!”“嘭!”

    一口口劫灰黑石棺纷纷炸开,一只只劫灰怪振翅飞出,劫灰飞扬,四下弥漫。

    空中劫灰怪唳啸连连,俯冲而下,抓起一个个狂奔的人们冲天而起,在半空中便将其人一身血肉吞噬!

    街道上,一片骚乱,骚乱蔓延。

    几个黑衣灵士冲出,趁机丢出几个玉瓶,砸在劫灰中,玉瓶炸开,瓶中赫然是劫火,劫火点燃劫灰,火势弥漫!

    朔方城,文昌学宫。

    傍晚时分,叶落公子带来川河城的消息,道:“川河城有劫灰怪作乱,吃人无数,那里魔气极重,侯爷与我父商议,打算调我父和叶家的边军前去支援。”

    苏云皱眉,问道:“倘若又有一地有劫灰怪作乱,是否又要调动其他世家的城防军?”

    叶落公子迟疑一下,正要说话,少女梧桐突然道:“有魔气起于东北五原,那里劫灰怪恐怕也将掀起动乱!”

    她话音刚落,突然又道:“云中、受降、雁门、武威、河套、弱水、休屠等地,也有魔气传来,应该也是劫灰怪即将要在那里作乱!”

    叶落公子心中一惊,颓然坐下。

    朔方城,根本没有这么大的军力,去支援朔北其他十六州!

    这些劫灰怪倘若吃人太多,成了气候,便几乎是天象境界的大高手,来去如风如电,甚至可以穿梭劫火之中!

    若是其他十六州与各郡县被击溃,劫灰怪之乱,便会在朔北爆发,形成对朔方城的包围之势!

    这时候分兵,恐怕朔方城便再无可以抵挡七大世家之人!

    叶落公子喃喃道:“七大世家,这一手好毒……”

    白月楼道:“可是,七大世家,至今尚未公开说造反。七大世家没有造反的举动,便不好下手。”

    夜幕降临,众人遥望西南方,只见那里光芒照耀夜空。

    那光芒,正是劫火的光芒。

    梧桐嗅了嗅,低声道:“好精纯的魔气……这股魔气,快到朔方了!我忍不住了,我要突破到元动境界了!”

    她周身魔气动荡不休,魔元震荡,愈发恐怖,突然只听咔嚓一声,梧桐身后裂开一道天堑,天堑中魔气喷涌而出!

    天堑咔嚓咔嚓震动,发出巨响,里面魔气涌动,愈发恐怖,突然天堑中传来神鬼的恸哭之声,阴惨惨阴恻恻,令人不寒而栗!

    “好舒服,这股魔性,太舒服了……”红衣少女呻吟。

    苏云心中一惊,收回目光,看向远处。

    “朔方侯、左仆射、薛圣人,他们已经筹备了数月的时间,他们应该很早便料到这一日吧?”

    苏云压下心头的悸动,心中默默道:“既然料到了,那么他们便有所准备,不至于被打个措手不及。只是,他们的计划都是建立在水镜先生还在朔方的基础之上的。水镜离开朔方……”

    他的眼角跳动。

    这一天,是普普通通的一天,一切都来得极为突然。

    夜幕降临的时候,城市上层的劫灰灯亮起,点亮了云桥和高耸入云的楼宇,照亮了朔方。

    朔方城高楼大厦下方五层,生活的是底层的百姓。

    街道上一切如常,高空中时不时有生活废弃物丢下来,砸在街道上,偶尔也有负山兽的粪便落下来,砸得哪儿都是。

    行人们掩着口鼻行色匆匆,从街道两旁的屋檐下走过,生活在底层的人们对此早已习以为常,等到下半夜的时候,才会有人去清理街道上的腌臜之物。

    有人来到街边,点燃一盏盏劫灰灯,路灯亮起,有些昏暗不明。还有人提着劫灰灯来到灯箱后,点亮店铺的招牌。

    猿妖酒保推出酒缸,故意舀出一碗酒泼在店门口,让酒香散发出来,招徕酒客。

    蛛妖使女努力的擦着街边的窗户,让琉璃窗内衣裳在灯光下显得愈发靓丽,里面几位蚕妖姑娘交头接耳,说着今年流行的衣裳款式。

    街边一扇扇窗户打开,里面的菜香味肉香味飘出来,冲散街上的异味。

    还有几个妖娆的姑娘推开临街的壁窗,身上不着几缕衣裳,站在绯红的灯光中搔首弄姿。

    不引人注意的角落里,下水道窨井盖被人推开,钻出几个鼠妖,蒙着脸,身上背着小包袱,鬼鬼祟祟的从阴影里溜过去。

    夜晚的朔方底层世界,才是真正的人间,这里的热闹才刚刚开始。

    辛苦一天的人们只有在这个时候才会空闲下来,开始今天的生活,至于白天对他们来说并非是生活,而是埋头劳作。

    每当此时,街道上才会有欢声笑语。

    “轰隆!”

    一辆负山辇从天空坠落,砸在街道上,惊得路边一个豹子头的大汉喵的叫唤一声,飞身爬到灯柱上,化作豹头人身的怪人,抱着灯柱瑟瑟发抖。

    路上的行人禁不住笑出声来,当即有些不法的妖怪便要上前,搜刮些财物。朔方城的上层世界虽然光鲜靓丽,但常有仇杀的事情发生,因此谁也不知道会有什么东西从天上掉下来。

    负山巨兽体型庞大,从高处摔下来,肯定连人带兽一起摔得粉身碎骨。

    有些无业之徒便会趁此机会,从尸体上搜寻一些财物。

    就在此时,突然又是轰隆一声巨响,又是一辆负山辇从空中坠落下来,砸在街道上,四分五裂!

    “轰!”

    第三辆负山辇落下。

    “轰!”“轰!”“轰!”

    第四辆,第五辆,第六辆负山辇相继落下,在街上摔得粉碎,这时街道上所有人的神色不由呆滞,停下脚步,停下手中的活儿,纷纷抬头往上看去。

    朔方城上空,突然便有骚动传来,一辆又一辆负山辇被什么东西从空中的云桥上丢了下来,车辇中的人们惊叫连连,有人试图跳车,有人爬到车顶,惊恐万状,一个个身影手舞足蹈从天上坠落,摔得粉碎!

    底层的人们呆呆的看着这一幕,有些不知所措。

    天空中,是一只只长得像劫灰怪一样的怪物,正在大肆破坏朔方城!

    “小遥学姐!”

    一个少年的声音传来,就在众人瞠目结舌之时,只见一条银龙纵跃如飞,在楼宇之间跳跃,猛地腾空而起,接住一个少年。

    那少年骑在龙背上,手中托着一个木头盒子,木头盒子突然变化,两旁的高楼大厦忽然震动,一座座楼宇的窗户和门户突然自动运转,铮铮作响,开始封闭!

    顷刻间,一座又一座楼宇从上而下,化作一个个密封的盒子!

    一只只劫灰怪在空中飞行,撞在楼宇上,哪怕是撞得头破血流,也无法进入这些楼宇之中。

    苏云坐在池小遥背上,池小遥一路飞驰,向其他楼宇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