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一百七十二章 师与徒(我票呢?)
    “皇帝这么阴?”

    苏云呆了呆,摇头道:“帝平不可能吐血,他的修为应该远超于我,既然修为远超,那么他的肉身应该也远在我之上,怎么会吐血?”

    莹莹飞身而起,落在大黄钟上,随着黄钟的旋转,来到外界,振动纸质翅膀飞起,道:“你现在抬起自己的右臂。”

    苏云正要抬起右臂,然而右臂却突然无比酸疼。

    他不由呆住,他的右臂像是施展了数十次仙剑斩妖龙一般,强烈的气血冲击导致右臂承受不住!

    “不过,我是以性灵形态,在天道院中施展仙剑斩妖龙,根本不曾亲自施展过这一招。怎么会……”

    书怪莹莹道:“性灵是你的精神,你精神运转,体内的气血也随之运转。你的身体强大,可以承受得住自己的气血冲击,但帝平的身体可承受不住他的气血冲击。”

    她摇头道:“他可以封印性灵的境界,关闭骊渊即可,但是他封不住肉身的境界。他在与你对敌,只要动用仙术神通,那么他的肉身便承受不住。他动用的仙术次数越多,对身体的负荷越大。”

    苏云皱眉道:“也即是说,我并没有输给帝平?”

    莹莹点头,道:“他缺少朝天阙,没有炼到真正仙体的境地,当然比不上你。他败了……”

    苏云摇头,面色平静道:“我没有打败他。他只是败给了自己。”

    莹莹怔了怔。

    苏云面色平静道:“帝平很强,相同境界,我暂时还无法胜过他。他虽然肉身坚持不住,但我输在了心态和章法上,我主动认输,便是我败了。”

    他露出笑容,来到山水居的露台上,扶着栏杆悠然道:“而且经历这一战,我意识到自己的不足之处。我虽然一两招神通可以施展的很好,但是我没有经历过系统的学习,各种知识欠缺,在心境上也有着不完美之处。等到我感觉自己达到完美的状态,我会再找他比试一次!”

    莹莹松了口气,从他身边飞过,飞入露台外的花圃中,笑道:“你能这样想,我便放心了。我担心你会因为这次失利而自暴自弃。”

    春天到了,花圃中有一些花儿已经盛开,这时候还没有蜜蜂和蝴蝶,只有这个书本高的小姑娘拍着翅膀,凑到花朵跟前,闭着眼睛嗅着花香。

    苏云内心一片平静,笑道:“我摔倒过的次数,比你想象的要多得多。我从未因此有过气馁。”

    莹莹从花蕊中抬起头来,感受到他强大的内心。

    她并不知道苏云儿时的经历,只知道这个少年比他的外表坚强了无数倍,那是无数次摸爬滚打换来的强大内心!

    天方楼神仙居。

    上次,神仙居所有的琉璃幕窗破碎,裘水镜花钱从叶家的琉璃厂购买了一批琉璃大幕,一些灵士正在安装琉璃幕窗,裘水镜则坐在书房中,静静等候。

    他面色如古井,不起任何波澜,仿佛他的内心也一样平静。

    距离苏云挑战帝平的日子,已经过去了两天时间。

    这两天时间,他神色如常,举止如常,饮食起居也一如既往,他也没有去见苏云,没有打听苏云挑战帝平的结果,宛如什么事都不放在心上。

    甚至,叶落公子匆匆来见他,试图提起这一战的结果,也被他婉拒,表示并不放在心上。

    这时,侍女来报,道:“老爷,外面来了一行人,自称是东都来的,求见老爷。”

    裘水镜微笑道:“请贵客进来。”

    侍女称是,退出书房,迈着小碎步去了。

    裘水镜为自己的斟茶,放下茶壶,茶壶把手却无声无息化作齑粉。

    他恍若无觉,端起茶杯一饮而尽,待他放下茶杯时,那茶杯也无声无息坍塌,化作最细微的微尘。

    裘水镜起身,迈步向外走去,脚下却留下一个个脚印,脚印里是被他气息震碎的木屑。

    他尽管面色平静如昔,毫无波澜,但是他的气息却一时间难以平定下来!

    待到一声苍老的大笑声从外面传来,裘水镜的内心才突然间平静如细波粼粼的港湾,虽有波动,但不为外界的风浪所动。

    “水镜大人,当年东都匆匆一别,时隔经年,今日又见面了!”

    陆昊陆太常率领一众侍卫,快步走来,陆昊陆太常当先一步,迎着裘水镜张开双臂,哈哈大笑道:“当年是我十里长亭把酒相送,送水镜大人远离东都,回乡养老,没想到这才一年时间,水镜大人便又要重归东都!”

    裘水镜面色淡然,抬起手止住他,示意他不要上前,道:“陆大人当年在皇帝面前进献谗言,把我的太常之位夺去,将我赶出东都。那天陆大人送别时,我告诉陆大人,我失去的,我一定要亲手夺回来!”

    陆昊满面笑容,取出帝平圣旨,笑道:“而今,水镜大人已经夺回去了。我在五天之前便已经从东都出发,称作烛龙辇一路辗转,赶往朔方。我带来两份圣旨,这两份圣旨陛下在五天之前便已经写好。水镜大人聪慧过人,应该知道这两份圣旨的内容吧?”

    裘水镜微笑道:“一份是诏我回东都,许给我种种好处,继续做我的裘太常。”

    陆昊笑道:“不错。这一份圣旨是苏云苏士子施展仙术,与陛下对决,无论苏士子是胜是败,只要他能连续施展多次仙术,陛下便命我把这一份圣旨交给水镜大人。”

    裘水镜道:“倘若苏云施展不出仙术,或者肉身承受不住仙术冲击,证明不了他拥有仙法,那么另一份圣旨便是直接将我处死。对不对陆大人?”

    陆昊双手托起圣旨,笑道:“水镜大人料事如神,我不及也。作为此次的失败者,我便不诵念圣旨了,请水镜大人自看。”

    裘水镜抓起圣旨,看也不看,便丢入自己的灵界之中,淡淡道:“看什么看?皇帝要说的话,我了然于胸,不必再看。陆大人被革职了?”

    陆昊身子躬得更低,面带笑容:“我被革职,不是也在水镜大人的意料之中吗?去年这个时候,我斗败了你,把你赶出东都。这次,陆某无需水镜大人亲自出手,认输便是!水镜大人快意否?”

    裘水镜深深看他一眼,突然唤道:“少英,备好行囊,我们回东都。”

    那侍女应声称是,去收拾行囊。

    “这里便是水镜大人居住的神仙居吗?果然像是神仙居住之地。”

    陆昊打量四周,赞叹连连,道:“我罢官之后,无处可去,不如便也学一学水镜大人,住在这里。”

    很快,那红衣侍女少英背着一个小小的行囊来到裘水镜身边,笑吟吟道:“老爷,准备好了。”

    陆昊瞥了那红衣侍女一眼,笑道:“水镜大人为何至今还没有迎娶少英姑娘?少英姑娘追随你十几年了吧?你该给她一个名分了。”

    “与你何干?”

    裘水镜哼了一声,拂袖离去。

    陆昊哈哈大笑,躬身道:“恭送水镜大人!水镜大人若是迎娶少英姑娘,记得知会小弟一声,小弟献上大礼!”

    裘水镜和侍女少英来到神仙居外,拦下一辆负山辇,搭乘负山辇向朔方城驿站驶去。

    侍女少英坐在裘水镜对面,看着这个中年男子面色平静的看向窗外,似乎看穿了他的内心,道:“老爷在担心朔方。”

    裘水镜收回目光,摇头道:“朔方没有什么值得我留恋的。朔方,只是一个我与朝廷顽固势力博弈的战场,战事已经平息,将士不会留恋战场。”

    侍女少英笑道:“我知道老爷放心不下朔方,主要是放心不下这里的人。”

    裘水镜再度摇头:“你错了,我没有任何理由留在这里。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七大世家造反,看似声势浩大,但对于东都来说,七大世家绝不可能成功。帝平能够登基称帝,靠的是各大世家的支持,全国各地的大世家维护帝平,便是维护他们自己的利益。七大世家造反,想要重新瓜分利益,其他世家谁肯?因此他们必定失败。”

    侍女少英不再说话。

    裘水镜却继续道:“我要做的事,是比七大世家造反还要大的事,是要改变这个国家的前途命运的事。我不能被朔方绊住,我好不容易才得到这个机会,我一定要重返东都,实现我的抱负!”

    侍女少英轻声道:“无论老爷做什么决定,少英都支持老爷。”

    裘水镜眼中的光芒暗淡下来,低声道:“你还年轻,不必跟着我这个糟老头子,我已经半截身子入土了,而且我此去要做的事,失败了便身败名裂,死无葬身之地。这一年来,我为你准备了一些钱财……”

    侍女少英笑了笑。

    裘水镜看到她这个笑容,叹了口气,不再劝说她。

    朔方城驿站,侍女少英前去买票,裘水镜站在那里静静等候,这时,他身后传来一个声音:“老师要离开朔方了吗?”

    裘水镜身躯微震,慢慢转过身来,苏云站在他的面前,目光纯净的看着他。

    裘水镜点头,声音毫无波澜,道:“皇帝诏我回东都。你做得很好。若是没有你与皇帝一战,我也不可能这么快回东都。”

    “只要能够实现老师的愿望和抱负,弟子自然竭尽所能与帝平一战,成全老师。”

    苏云抿了抿嘴唇,声音有些沙哑:“可是,朔方呢?你离开之后,朔方怎么办?”

    裘水镜道:“七大世家难成大事,他们只要叛乱,势必会遭到诸侯围剿……”

    “我问你朔方怎么办,不是七大世家能否成事!”

    苏云大声道:“朔方的百姓怎么办?朔方的士子怎么办?老瓢把子,朔方侯,薛圣人,这些人怎么办?”

    侍女少英走过来,见到这一幕停下脚步,没有近前。

    裘水镜漠然道:“老瓢把子朔方侯他们的实力足以自保,问他们怎么办之前,该问问你怎么办。你与这座城没有任何瓜葛,别忘了,你来自天市垣,与这里没有半点关系!”

    苏云身躯僵硬。

    裘水镜道:“你是我的弟子,我答应了你,让你成为朔方的上使。你随我一起回东都,我会向皇帝禀明此事,等到朔方一代的动乱结束,你便作为平乱赈灾的上使前来,这样你在朝堂之中便也有了官职。你我师徒联手,革朝廷之弊……”

    “不需要了老师,不需要了……”

    苏云喃喃道:“自从我踏入这座城开始,我便已经是朔方的上使,我不能辜负这里的人们。老师,弟子不送,别了。”

    裘水镜目光复杂的看着他,挥手转身:“别了。少英,我们走。”

    侍女少英看了看苏云,跟上裘水镜的脚步,二人登上烛龙辇。

    厚重悠扬的龙吟声响起,烛龙奔行,载着裘水镜主仆二人离开驿站。

    裘水镜回头望去,只见朔方城越来越远。

    天方楼,神仙居。

    陆昊陆太常背负双手看着朔方城的景致,突然一个声音从他身后传来:“裘水镜终于走了。”

    “是啊。”陆昊陆太常转身,面带笑容看着来人。

    童庆云、文正清、武原都、陆中流等人不知何时来到这座神仙居,陆家老神仙陆中流快步上前,噗通跪地,叩拜道:“孩儿拜见老神仙!”

    陆太常哈哈大笑,搀着他的双臂:“好孩子,起来吧!”

    宅猪:我的票呢?谁见到我的票了?刚才明明还在这儿的!我票呢?TM这么大一个票怎么就丢了?我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