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一百七十一章 我最大的长处,只比你长一点儿
    苏云又是几拳砸下,神通爆发,威力浩浩荡荡,砸得帝平整个人如同钉子一般钉入大山的峭壁之中,只剩下双腿露在外面!

    嗤!

    他手中剑光亮起,再度催动仙剑斩妖龙,向被钉入山体峭壁中的帝平斩去!

    同一时间,峭壁炸开,元朔五十六州山川巍峨,浮现出来!

    那是元朔山河鼎,帝平的大一统神通!

    苏云倾尽所能,剑光破开元朔山河鼎,斩向帝平!

    帝平不假思索,抬起右手再度夹住这一道剑光。

    苏云发力,然而仙剑斩妖龙斩破元朔山河鼎之后,威力便已经大损,想要伤到帝平极为艰难!

    苏云发力,剑压帝平脖子,帝平二指夹剑,两人一个向前奔,一个向后退,几乎重演刚才那一幕!

    仙剑斩妖龙的威力耗尽,剑光即将散去,苏云不假思索一拳轰在帝平的脸上。

    帝平的右手二指放在脖颈的左边,正是无法防备面门之时,再度被他一拳轰飞出去!

    苏云追上半空中的帝平,身形在半空中旋转,手中剑光亮起,又是一招仙剑斩妖龙!

    帝平大怒,周身山河照耀,还是元朔山河鼎的神通,同时右手不假思索伸出二指,向左边脖颈处夹去!

    两人心中的担忧越来越盛。

    帝平担忧的是苏云会不断重复这两招,出剑,一拳,再出剑,再一拳,迫使自己不断的施展元朔山河鼎,夹剑,中拳,再施展元朔山河鼎,再夹剑,再中拳!

    “变招,下一次必须变招!”帝平暗暗警告自己。

    而苏云担心的却是帝平的实力有些超出预计。

    根据裘水镜和书怪莹莹提供给他的资料信息,帝平虽然强,但是其人未曾修炼完美的大一统功法,因此会在法力上远不如苏云。

    就算帝平也可以打开七十二洞天,也炼就十二神魔,但功法不完善便是不完善,相同境界,法力上肯定要比苏云逊色良多。

    因此,书怪莹莹制定的策略,便是一招仙。

    一招仙人!

    不管帝平施展的是什么神通,只管用威力最强的那一招疯狂进攻,迫使帝平与自己比拼法力。

    这样做的目的是,把自己的优势发挥到最大,让敌人无暇针对自己的劣势,从而达到没有弱点的程度!

    敌人寻不到你的弱点,那么你便没有弱点。

    倘若敌人寻到你的弱点,但被你逼得只能与你的长处硬碰硬,无暇针对你的弱点,那么你也没有弱点!

    苏云采用的策略,便是这种策略。

    但是现在,苏云突然发现,自己最长的长处,好像并没有比帝平长多少!

    他最大的长处就是相同境界法力更强,但他的这个长处,好像只比帝平长了那么一点儿。

    更为可怕的是,帝平的平均线要比自己长很多!

    他不仅仅在法力上不逊于苏云,神通的威力上同样也不逊,而且精通的神通更多,苏云只有一两招神通的威力还算可观,有威胁到帝平的实力,而帝平几乎是全能!

    苏云骑虎难下,只能不断重复一拳一剑,迫使帝平不断抵挡,来不及进攻。

    倘若帝平腾出手来进攻,那么他肯定会陷入被动境地,能够坚持几招,尚是未知之数!

    突然,苏云又注意到一件事情,那就是帝平每一次低档的时候,右手二指距离脖颈越来越远!

    这说明一件事。

    那就是帝平越来越熟悉他的进攻方式,这个看起来病怏怏的少年在这短短的时间内,激发自己的潜能,让自己一次比一次快!

    等到他的右手二指夹住苏云那一剑,将剑光推到更远的地方,他便可以有充足的反应时间,展开反击!

    “嘭!”“嘭!”“嘭!”

    一声声拳头的重击声传来,天道院士子、西席与陆昊陆太常纷纷上前,脸上露出惊骇之色,有士子和西席当机立断,转身离开天道院,不再观战。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此刻皇帝被苏云暴打,苏云死不死他们不知道,但是这一战之后,看到皇帝被暴打的人,恐怕都难保秋后算账。

    给他们穿小鞋倒也罢了,若是平日里便不被皇帝所喜,恐怕便不止穿小鞋那么简单了。

    “陛下即将要反击了!”

    叶落公子眉头一挑,心道:“到底还是陛下更强一分,只是大师兄的本事也非常了得,占了一个优势,便将这个优势发挥到极致。”

    其他士子中也有不少人发现这一点,他们原本打算离开避祸,但是注意到帝平的右手二指,便立刻打消了这个念头。

    现在离开,只看到了帝平挨打,而不知帝平反击,岂不是罪加一等?

    倘若看到了大帝挨打,又看到了大帝凭借自己的智慧和实力反败为胜,上前恭维大帝,大帝扬眉吐气,羞辱苏云,苏云低头认错,惭愧而死,岂不是丧事办成了喜事,皆大欢喜的结局?

    当然,作为大逆不道挑战君王的贼子,苏云肯定是要被满门抄斩的。

    “仙体,这就是仙人体质!”

    陆昊陆太常目光热切,死死的盯着苏云,心潮澎湃起伏:“这就是陛下梦寐以求的仙法,梦寐以求的仙体!裘太常真的做到了大一统功法!”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其他士子和西席先生看到的是苏云攻势无比猛烈,压着帝平,一拳又一拳轰在帝平脸上,迫使帝平陷入被动挨打的境地。

    再进一层,看到帝平的反击迫在眉睫,随时可能翻盘,反败为胜,而苏云看似占据上风,实则境地颇为不妙。

    但是陆昊陆太常看到的却是苏云一次又一次的动用仙术,而其性灵居然能够承受得住,身体居然也能承受得住!

    这意味着,裘水镜的大一统功法,的确可以制造出仙体!

    “陛下要反击了!”

    所有士子、西席精神振奋。

    突然,陆昊陆太常更是激动的飞到半空中,赞道:“好!”

    他的喝彩声一出,帝平侧头避开苏云仙剑斩妖龙之后的那一拳。

    只听轰的一声巨响,帝平向前一靠,肩头靠在苏云的胸口,苏云倒飞而去,而帝平这一肩靠之中的神通爆发,但见他的身后浮现出应龙虚影,向前扑去!

    “轰!”

    苏云身前大地炸开,同时钟声响起,苏云手掌向前推出,抵住应龙神通。

    下一刻,元朔山河鼎在烟尘之中浮现,十二神魔烙印在山河鼎内壁,而在烟尘中,山河鼎下,帝平迈步走出。

    苏云眼角乱跳,只见帝平身后出现一尊十二条手臂的神魔,手托六宝,元朔山河鼎只是其中之一!

    “糟了!”

    苏云心中又是一沉:“我可能打不过他……”

    他长长吸了口气,脚步后退,闭上眼睛!

    闭上眼睛后的他,才是最强状态下的他,他迫不得已,以最强状态来面对帝平!

    但即便如此,他也没有任何获胜的把握!

    只听当当当的声响传来,他身体四周的钟形神通乍隐乍现,将帝平身后的那十二手臂神魔的攻击挡下!

    现在他唯一能做的,便是挡住帝平的一切攻势,让自己不被帝平击中!

    帝平迈步上前,身后十二神魔攻势突然变得无比狂暴,狂风暴雨般向苏云疯狂攻去!

    只听钟声震动越来越快,帝平的攻势竟然被苏云悉数挡下,没有一招可以攻破苏云的招法形成的防御圈!

    黄钟神通已经被他磨练得可以从身体任何一个地方发出,气血一动,黄钟自成,无论帝平攻势如何猛烈,只要无法破开苏云的黄钟防御,苏云便不可能输!

    “士子苏云,你很不坏!可惜,仙术,朕也懂,也会,并且会的比你多得多!”

    帝平哈哈大笑,气息陡变,一掌拍出。

    他的身后,六御化作一道青气,青气化作一招神通。

    这一刻,帝平的气血修为近乎数十倍的爆发!

    “轰!”

    苏云周身的黄钟虚影直接爆碎,苏云闭上眼睛疯狂向后退去,突然转身,仙剑斩妖龙这一招也自爆发!

    剑光与青气碰撞,苏云闷哼一声,倒飞而去,人在半空中突然身遭黄钟浮现,当当当一声声爆响传来,将追来的帝平的攻势挡下。

    “轰!”

    帝平又是一招仙术神通,苏云闷哼,黄钟防御被破,再度以仙剑斩妖龙抵挡。

    他如同流星般坠落,砸在一座山头上。

    帝平手掌盖下,身后十二臂神魔摇动六大灵兵,一发轰下,只见那座山峦的山头几乎在一瞬间被轰成平地!

    其他西席先生精神振奋,急忙拓展战场,只见成片成片的山川浮现,不断向外延伸。

    帝平再起一招仙术,这一招仙术与先前的仙术又有所不同,威力更强,调动的气血更加猛烈。

    苏云依旧以仙剑斩妖龙抵挡,四肢百骸几乎被震碎,倒飞而去,嘭的一声撞击在一座山峰上!

    “陛下打得好!”天道院一位位西席先生纷纷恭维道。

    帝平气贯长虹,闪电般来到苏云身前,又是一击,但见那座山峰竟然被两人碰撞的仙术击穿,打出一条通道。

    苏云后退,从那道通道中向后飞出。

    帝平正要追击,突然脸色微变,停下脚步。

    苏云止住颓势,腾空而起,催动仙剑斩妖龙,正欲向他斩下,却见帝平站在那里没有出手,连忙散去狂暴气血,降落下来。

    “你占据优势,怎么不进攻?”苏云疑惑道。

    帝平微微一笑:“朕已经赢了你,没有必要继续打下去了,朕爱惜你的才干,难道还要赶尽杀绝不成?”

    苏云怔了怔。

    帝平挥袖笑道:“苏爱卿,你我之战,胜负已分。你虽败犹荣,足以自傲。你可以回去了,告诉裘水镜,朕的特使已经带着朕的旨意赶往朔方,诏他回东都!”

    他身形渐渐黯淡,很快消失不见。

    苏云皱眉,但也舒了口气,当即也散去天道令中的气血,离开天道院。

    他的性灵回到自己的灵界中,眉头微蹙。

    书怪莹莹正在灵界中焦急的等候消息,突然见到天道院门户消散,苏云性灵出现,连忙扑上前去:“怎么样,怎么样?你有没有用我的办法,打倒帝平?”

    苏云摇了摇头,过了片刻,这才道:“我败了。”

    书怪莹莹呆了呆,失声道:“不可能!你打开了七十二洞天之后,便绝不可能败落!”

    苏云将自己与帝平一战的过程讲述一遍,道:“他最后留手了。帝平大度,没有杀我!”

    “你中计了!”

    书怪莹莹顿时醒悟过来:“他不是不想杀你,而是他的身体不好,承受不住仙术!那几招仙术已经超越了他的身体承受上限!现在的帝平,应该躲在皇宫里吐血呢!”

    东都,皇宫中。

    帝平的性灵回归肉身,突然哇哇吐血,面色变得无比苍白。

    “仙法!朕一定要得到能够炼就仙体的仙法!”

    他抹去嘴角的血,目光狂热,带着一丝戾气:“裘水镜,你赢了,朕满足你的愿望,诏你回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