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一百六十八章 第七灵界破碎之谜
    “结束了?”

    神仙居外,左松岩、朔方侯等人纷纷站起身来,向神仙居中张望。

    琉璃幕窗突然间悉数破碎,让众人都是心中一惊,适才他们在外面根本没有感受到任何神通波动,也没有听到任何动静!

    只有幕窗破碎的一刹那,他们感受到一股无比犀利的锋芒!

    那股锋芒不似人间气象,朔方侯身边,李牧歌心中微动,低声道:“是剑气神通!”

    其他人闻言,倒是没有觉得什么,只有董医师、梧桐和左松岩极为触动。

    他们都知道苏云有那么一招剑术。

    神仙居中,莹莹紧张万分,在琉璃雨下飞来飞去,东躲西藏,倘若这些破碎的琉璃落在她身上,肯定将她这个小书怪切成碎片了。

    只是她担心的并非是自己,而是苏云。

    镜面灵界破碎,苏云恐怕会被破碎的灵界直接撕成碎片,断无幸存的可能!

    就在此时,坠落下来的琉璃雨突然停顿在空中,时间仿佛静止一般。

    裘水镜与苏云突然出现在神仙居中,苏云急忙向前扑去,将莹莹抱在怀里。

    哗啦!

    琉璃雨坠下,苏云头顶大黄钟浮现,将这些琉璃碎片挡住。

    莹莹惊魂甫定,从苏云怀里飞出来,把自己上上下下摸了一遍,又要去摸苏云。

    苏云连忙道:“莹莹,不用摸了,我没事。”

    裘水镜仰头向上看去,但见神仙居的琉璃穹顶和幕窗完全破碎,只剩下框架,四处透风。

    “一百青虹币。”他向苏云道。

    苏云老老实实取钱,道:“老师,我年前卖劫灰怪赚了一笔,还算有点身家。此次挑战老师,弟子也是准备好钱财。不过这一战,我能收老师一些学费吧?”

    莹莹飞到他的身后,撩开他的衣裳,检查他身上是否有伤。

    苏云连忙提了提裤子,眼睛亮晶晶的,看着裘水镜。

    裘水镜从他手里接过钱袋子,掂了掂,似笑非笑道:“你觉得你这一战中教了我什么?是力大压死人,还是来来去去就只一招大力神通?”

    苏云脸色微红,又扯了扯裤子,莹莹正在他身后扯着他裤子往里看。

    裘水镜想了想,取出一枚五铢钱丢到他怀里,道:“你也教了我一点儿。我只顾着防你的钟,没有提防你居然还有另一招威力更强的神通。我算是从你身上学到点东西,值一个钱。”

    苏云激动莫名,小心翼翼的将那枚五铢钱放在黄钟上,由黄钟带入自己的灵界之中珍藏起来。

    能够让裘水镜这样的存在承认,与他交手可以学到东西,这对他来说本身就是一个莫大的荣耀!

    “莹莹,我真的没有受伤!莹莹……”苏云连忙抱紧胸膛,告饶道。

    莹莹只得放弃,道:“我去你灵界里看看,说不定你性灵受伤了呢!”

    苏云不让她进入自己的灵界,莹莹只好作罢。

    “帝平的战力,可能比我以符文阵列模拟出的战力还要强一些。”

    裘水镜沉吟片刻,道:“他是一个无比聪明的人,他的五御混元功其实应该称之为六御混元功了。他的功法结合了我的洪炉嬗变,以及朝天阙残篇,炼就大一统。在法力上,相同境界我不如你。但是与他相比,你未必占优。”

    苏云心中凛然。

    裘水镜继续道:“但是,你并未打开所有第七灵界的洞天,所以你还有机会在最后一天突破,将其他洞天悉数打开,在法力上胜过他!”

    苏云皱眉,摇头道:“老师,我试过了,以我现在的法力,只能打开第四十六洞天。”

    打开更多的洞天,需要的力量越来越强,打开第四十六洞天已经是他的极限。

    他在去朔方学宫的路上,一鼓作气打开四十五个洞天,这四十五洞天都极为容易。他的神通强,攻击强,甚至可以一股脑轰穿六重灵界,直接打通第七灵界!

    然而,在来天方楼神仙居的路上,他却只打开第四十六洞天,他尝试了许多办法,始终不能打开第四十七洞天。

    裘水镜微微一笑,提点道:“那么你觉得,我打开七十二洞天,是否意味着蕴灵境界我的法力远超于你?”

    苏云怔了怔,醒悟过来:“是了!相同境界,老师的法力比我逊色良多,这说明打开其他洞天,一定有着技巧,并非蛮力便可以打开!”

    “法力逊色良多……”

    裘水镜闻言,心中颇为不爽,但不与他计较,毕竟苏云说的是大实话,道:“这的确有办法。你还没有击败帝平,所以还不是我的弟子,所以,教你是要收钱的。你刚才说你卖劫灰怪,存了不少钱?”

    苏云迟疑一下,小心翼翼道:“而今也所剩不多了。弟子家里还有三个小孩需要照顾,还有二哥尚未成亲……”

    ……

    “开启更多洞天,需要强大的法力,但是我计算过,就算是修成神仙般的水准,也不可能将七十二洞天悉数开启。因为后面几座洞天需要的法力实在太多!”

    裘水镜眼睛无比明亮,道:“后来我留学海外,来到东虞,在东虞我遇到了一门功法,叫做周天陈列观想篇。元朔也有周天星宿星斗之类的法术,但东虞国这门功法与我元朔功法的不同在于,周天陈列的方位不同。”

    他细细述说,元朔的周天星宿星斗,是以人们所在的世界为宇宙中心,计算周天星宿星斗在宇宙中的位置。

    而海外东虞等蛮夷之国的灵士发现他们所在的世界并非是宇宙中心,太阳才是宇宙中心。

    于是这些灵士以太阳为中心,重新计算周天星宿星斗方位,更正了传统认知中的许多错误。

    “我学到周天陈列观想篇之后,突然意识到自己认知的盲区。”

    裘水镜看了苏云和莹莹一眼,微笑道:“你们知道这个盲区是什么吗?”

    莹莹也听得入神,连忙问道:“是什么?”

    裘水镜摇头道:“莹莹,不要问,要思考。只想知道答案,是读死书,死读书,不是自己的知识。”

    苏云灵光一闪,笑道:“我知道了。”

    莹莹想了想,笑道:“我也知道了。答案其实很简单,不要把自己的性灵,当成第七灵界七十二碎片的中心。”

    苏云点头道:“把自己当成中心,去看七十二洞天,便不在同一个层面上。不过倘若寻到第七灵界中心,便可以将七十二洞天统一起来,最大限度的利用七十二洞天带给自己的天地元气。”

    裘水镜笑道:“这就是我能打开七十二洞天的原因。我想通了这一点,便学习海外色目人的周天陈列,以及计算方法,终于被我计算出七十二洞天的中心。”

    他正要说话,苏云把身上带着的所有青虹币都取了出来,推到他的面前:“老师,请讲计算之法!”

    裘水镜不动声色的把钱收到袖兜里,将自己结合周天陈列而开创出的洞天陈列计算之法讲出,莹莹立刻取来纸笔,趴在书本上飞速记录,心道:“裘太常赚钱太快了,倘若我把我知道的知识都卖出去,我岂不是要变成个大富婆?”

    裘水镜将洞天陈列之法讲了一遍,道:“你慢慢参悟,不懂的,问我。没钱可以先欠着。”

    苏云冥思苦想,莹莹钻入他的灵界,和他的性灵一起写写画画,不断演算。

    裘水镜看了两人一眼,心中暗赞:“原来是莹莹在教他,难怪他这么久都不来寻我。莹莹教的,的确剩下我许多时间。”

    他正欲起身去见左松岩等人,突然苏云张开眼睛,笑道:“我想明白了!”

    苏云跳了起来,哈哈大笑道:“我想明白七十二洞天的中心点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

    裘水镜脸色微变,急忙止步,转过身来,急促道:“你知道七十二洞天的中心点形成的原因?”

    苏云露出笑容,伸出手来。

    裘水镜哼了一声,取出袖兜里的一袋钱,正是苏云刚才交给他的那袋青虹币。

    苏云收了青虹币,笑道:“这个中心点,其实是第七灵界发生破碎的那个点!有一股强大的力量,轰击在这个点上,导致了第七灵界的破碎!也即是说……”

    裘水镜怔了怔,重复他的话:“也即是说?”

    苏云看他一眼,裘水镜又从袖兜里取出一袋子钱。

    莹莹忍不住提醒他道:“裘太常,你刚才说过,不要问,要思考!你怎么一直问?你好不容易才赚来的钱,都要被你送回去了!再问下去,甚至说不定连修缮神仙居的钱都要自己出!”

    裘水镜脸色微红,暗道一声惭愧。

    他当年留学海外,对第七灵界和七十二洞天思考良多,探索良多,付出了无数心血,但还是留下了几个无法解决的难题。

    苏云刚才说的,正是解决这几个难题的思路,因此他难免有些失态。

    “也即是说,第七灵界与其他几层灵界不同,这个第七灵界,是有实体的。”

    苏云收了这袋钱,将自己的猜想和盘托出,道:“我怀疑其他六层灵界,其实都是第七灵界曾经的投影。也即是说,我们用洞天牵引来的天地元气,其实都是来自第七灵界。”

    他聚精会神,突然,苏云的灵界浮现出来。

    苏云性灵与肉身一体,在灵界中走来走去,随手挥去,只见灵界的天空中顿时多出七十二洞天的模拟虚影。

    苏云用裘水镜传授的符文计算法门,不断演算,推演七十二洞天的中心。

    “倘若我们把七十二洞天的中心,加以改动,当成宇宙的中心,配合老师刚才说的周天陈列计算法。以周天陈列计算法来计算周天星宿星斗的话……”

    他口中低喃不停,将七十二洞天与中心相连,又观想出周天星斗,以计算出的方位来摆放诸天星斗。

    过了良久,苏云拍了拍手,笑道:“假如太阳不是宇宙中心,第七灵界才是宇宙中心的话,那么周天应该这样陈列。我们应该在这片星图中的哪儿呢?”

    他兴致勃勃的打量自己列出的星图,试图搜寻出他们的世界的方位,只是他并未学过这方面的知识。

    突然,一只粗糙的手指伸过来,指着星图中的一个位置,沉声道:“我们在这里。”

    苏云心中微动,急忙看去,却是左松岩不知何时来到他的灵界之中,面色凝重的盯着他重新设计的星图。

    左松岩收回手指,突然董医师走上前来,指着左松岩所指的位置,道:“那么这里是天市垣,七十二洞天的一部分。对不对?”

    他看向苏云,目光热切:“你也是从这里来的,所以你能画出这幅星图,对不对?”

    苏云有些茫然。

    突然朔方侯的声音传来,声音嘶哑道:“天市垣堕龙,那条真龙,是从星图的天栋,也就是大角星坠落的。苏上使,对不对?”

    ————求订阅,求月票啊,来起点投张票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