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一百六十六章 老师,就这?
    负山辇行进到天方楼神仙居外,苏云走下宝辇,进入神仙居。

    池小遥和董医师也走了下来,只是他们想进入神仙居时,却被神仙居的侍女挡下。

    “老爷吩咐,除了苏士子,其他人等不能进入。”

    神仙居外,一辆辆兽撵停下,左松岩走了下来,风风火火的往里闯去,高声道:“水镜,凭咱们多年的交情,我知道你一定不会拒绝我!”

    “拦下他。”裘水镜的声音传来。

    那侍女连忙横身挡在左松岩前方,歉然道:“左仆射见谅。”

    左松岩还要再往里闯,只听裘水镜的声音在神仙居中响起,不咸不淡道:“左松岩,我和你的交情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好,你我只是在朔方同学两年。其他时间,都是你在追随我的脚步而已。”

    左松岩大怒,在神仙居外跳脚大骂。

    其他车辇上的众人纷纷下车,但也不能进入这座神仙居,只好在外面等着。

    朔方侯驱车赶来,下车问道:“仆射,你也无法进去观战?”

    左松岩摇头道:“不能。水镜这厮爱惜脸面,生怕被苏士子击败,丢了颜面,所以铁了心不肯让我们进去。”

    朔方侯翘首观望,只是神仙居很大,根本看不到里面发生什么。

    神仙居中,书怪莹莹从苏云的灵界中飞出,扑扇着纸质翅膀飞到裘水镜身前,笑道:“裘太常还记得我吗?”

    “当然记得,莹莹前辈。”

    裘水镜伸出手掌,莹莹落在他的掌心,裘水镜笑道:“你我分别只不过一年而已。水镜这一生最美好的日子,便是跟着莹莹前辈一起读书的日子。当年我离开天道院前往海外留学时,曾经对前辈说,海外有着不知多少前辈没有看过的书,想让你与我一起去海外,前辈却拒绝了。怎么这一次会跟着苏士子离开天道院?”

    他瞥了苏云一眼,笑道:“他的藏书,应该没有我多吧?”

    莹莹噗嗤笑道:“当年你一副要拐走我的样子,我当然不可能和你一起离开天道院。我这次离开天道院,并非是自愿,而是被他弄昏迷了,又被他藏在怀里偷出来的!”

    裘水镜呆了呆,失声道:“竟还有这种简单办法?”

    他懊恼不已,后悔没有早点把莹莹弄昏偷走。

    莹莹瞪他一眼,倒背着双手,在他的掌心中踢步子,走来走去,笑嘻嘻道:“裘太常,你的弟子,我替你教的很好呢。前不久,他打了薛太常,现在,他来打你了。”

    她得意洋洋:“两大太常,都败在苏士子手中,我脸上也有光彩!”

    裘水镜微笑道:“能否击败我,还不一定呢。薛圣人的本事虽然了得,但比我还是逊色良多,他的本事多数已经过时了。苏士子就算能击败他,却未必能在我手中走过一招。”

    苏云微微一笑:“老师自信时的样子,与薛圣人一样。弟子还记得,弟子把薛圣人的性灵轰入水榭中,他的表情是何等精彩。”

    裘水镜与他的目光交汇,两人都没有退让。

    过了片刻,裘水镜笑道:“我从你的眼睛中又看到了野兽一般的野性,那种不甘,不屈,隐藏在你温和的外表之下。你的闯劲十足,这也是你能在朔方翻云覆雨的原因。”

    他不禁感慨道:“倘若我是你这个年纪,面对朔方这等险恶之地,只怕早就自己把自己吓倒了。”

    苏云躬身道:“老师,我明日挑战弟平,请老师指点。”

    裘水镜道:“你挑战帝平,是为了拜我为师,所以,你要把我把薛圣人都当成踏脚石?”

    “是。”

    苏云直起腰身,肃然道:“但并非只有这个原因。另一个原因是,我想成为真正的上使,我不想辜负朔方百姓!”

    裘水镜哈哈大笑,声音震得神仙居琉璃幕窗哗啦啦作响,拂袖道:“这个朔方城,没有几个人是真心实意为朔方百姓着想!”

    他衣袖拂过,突然苏云看到自己飞速后退,嘭的一声撞在一面琉璃幕窗上。

    那幕窗纹丝不动,并未破损,而苏云却感觉到自己突然间进入幕窗之中!

    古怪的是,他像是突然间拥有了数百个视觉,可以从四面八方不同的角度看到神仙居!

    这时,他突然注意到,并非是自己多出了几百个视觉,而是神仙居的每一面幕窗之中,都有一个苏云!

    苏云心头大震,急忙向四周其他幕窗看去,只见裘水镜出现在一个个琉璃幕窗之中!

    莹莹扑扇着翅膀,连忙向一面面幕窗喊道:“苏士子,要争气啊,不要输给了他!”

    苏云鼓荡气血,身后四十七个洞天浮现,大大小小的洞天浮现在一个个幕窗内的世界中。

    茫几百面幕窗中的苏云的声音同时传来,喃喃道:“这是怎么回事?”

    莹莹大声道:“这是裘太常的神通,把这些幕窗化作了一个个独立的镜面灵界!”

    她的话音未落,数百面幕窗中的裘水镜突然间同时出手!

    裘水镜一出手,便见诸多洞天纷纷涌现,比苏云的洞天数量绝对不少!

    更令人惊骇的是,这几百面幕窗中的几百个裘水镜,所动用的招式竟然截然不同,没有任何重复!

    他一出手便是三四百种不同的神通,有旧圣绝学,也有新学神通,从儒、释、道,到建筑绘画音律,甚至还有海外的异族神通,让人眼花缭乱!

    倘若是观想而成的神兽,在裘水镜的施展下,必然是惟妙惟肖,栩栩如生;

    倘若是音律,那必然如百鸟朝凤,高山流水,意境深远;

    倘若是书画,那必然是挥洒自如,画如真实;

    倘若是刀剑,那必是沙场征战,刀光剑影;

    每一种神通,他都运用得让人几乎挑不出毛病,这等渊博的学问,给人一种极为妖孽的感觉!

    苏云甚至觉得,裘水镜要比薛青府更难应付!

    倘若是单一的神通,他还可以应对,但是这三四百种神通同时涌来,对他来说像是同时从不同的角度不同的维度涌向他,他的思维根本跟不上这些神通的变化!

    “嘭!”“嘭!”“嘭!”“嘭!”

    一面面幕窗中,苏云几乎是同时中招,可怕的是,裘水镜的神通招式与其他人不同,他的每一种神通都准确的破开苏云的护体大黄钟,击中他的身躯!

    从来没有人可以直接破解他的黄钟防御,都是间接破解,须得先发出一招神通迫使黄钟浮现出来,黄钟挡下第一道神通时,会有一忽的时间间隔,在这个一忽间隔里,第二道神通便可以击中苏云。

    曾经有不少人用这种办法,伤到苏云。

    但是,这个破绽已经被苏云抹去,变成了一个陷阱,倘若有人还以此来破解苏云的神通防御的话,绝对会吃个大亏!

    只是这一次,三四百面镜中灵界里的裘水镜,竟然都没有触发他的黄钟防御,直接攻击到他的身体!

    这是苏云从来没有遇到过的事情!

    “我的神通,不可能存在三四百种破绽吧?”苏云心中茫然,强烈的失落涌上心头。

    一个个镜面灵界中,三四百个苏云倒跌飞出,裘水镜再进一步,又是数百种不同的神通攻出!

    苏云人在半空,根本无力抵挡,只听一声声撞击声从各个幕窗后的灵界中传来,苏云砸落在地上,连翻带滚。

    裘水镜在空中,各种神通迸发,大地震动,各种神通将苏云淹没!

    莹莹焦急万分,连声叫道:“苏士子,你不用管他什么招式,你只用你最熟练的那一招打他!把他打死!”

    “好徒弟,你带来了医师?”那几百个裘水镜同时笑问道。

    “轰!”“轰!”“轰!”

    又是无数神通冲入烟尘之中,轰击在苏云身上,将他从烟尘中轰出。

    那几百个裘水镜闲庭信步,他的神通造诣已经达到随心所欲的地步,修为进境近乎原道圣人,举手投足无不是神通。

    只听嘭的一声,所有琉璃灵界中的苏云突然统统贴在琉璃幕窗上,一道又一道神通从后方轰来,地水风火涌动不休,各种神通变化不绝,打得那一个个灵界抖动不休。

    莹莹死死抓住自己的裙摆,紧张万分,浑然忘记自己的裙摆就是书页,不知不觉间又褶皱了几页书。

    终于,神通消散,裘水镜的声音传来,悠然道:“好徒弟,你可以离开神仙居,去找医师疗伤了。”

    被压在幕窗上的苏云咯咯吱吱的滑了下来,落在地上,突然抬头,露出笑容:“老师,就这?”

    他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身躯抖动,骨骼噼里啪啦作响。

    裘水镜瞳孔骤缩,停下脚步,上下打量苏云,脸色微变:“仙体,由内到外,都是仙体!我的洪炉嬗变,加上完整的八面朝天阙,创造了一个什么样的怪胎?”

    “老师,你的神通,就这点威力?”

    苏云晃动身躯,身上没有半点伤口,哈哈笑道:“看来,老师你自己开创的洪炉嬗变,你自己也不懂啊!不如……”

    他纵身跃起,一拳轰出!

    “咣!”

    洪亮的钟声响起,苏云的笑声传来:“不如学生来教教老师罢!”

    宅猪:求月票,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