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一百六十五章 不正常的云
    负山辇调转方向,而车队中的所有人都还尚未回过神来。

    林家和文昌学宫的车队此时堵住了来时的道路,车上所有人脸上的笑容还未消失。

    他们正准备向其他士子点评林清盛和苏云的功法神通,然而话刚说了一半,林清盛便死了,让他们都有些措手不及,不知道后面的话该说些什么才能挽回场面。

    突然,左松岩赞叹道:“苏上使果然厉害!”

    文昌学宫其他西席先生和首座们顿时醒悟过来,纷纷赞扬道:“上使厉害!”

    此言一出,便在其他士子面前,把自己出丑的事情轻轻揭过了。

    左松岩虽然化解了尴尬,心中却还着实尴尬:“这个臭小子,一招便打死了林清盛,让我根本无从推测灵士变成劫灰怪之后的实力提升幅度。你就不能收敛一点,一点一点试探出他的本事?”

    白月楼等人眼珠子快要瞪了出来:“这么多洞天是怎么回事?”

    四十多个洞天,一股脑开启,着实震撼,着实壮观!

    然而蕴灵境界的灵士只有六个洞天,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哪里有人一股脑打开四十多个洞天的?

    而且,是怎么开的?

    他们还想抢夺格物院大师兄的位子,现在看来,这还怎么抢?

    “我倒可以抢回来大师姐的位子,但是这四十多个洞天我倒是没有学过。”

    少女梧桐目光闪动,心道:“我被困一百五十多年,看来世间的功法神通发展,与我当年已经有极大的不同了。多种洞天的开启方法,是跟着他的小书怪,传授给他的吧?这个小书怪,很熟悉,很熟悉……”

    莹莹大部分时间都是呆在苏云的灵界中,但偶尔也会跑出来,梧桐早就感应到苏云的灵界中藏着自己一个熟人,自然倍加留意。

    只是莹莹现在相貌大改,与前生并不一样,她一时片刻间没能认出来。

    而且苏云看起来行事张狂,实则谨慎,莹莹从来没有落单过,梧桐没有单独面对莹莹的机会。

    苏云的车辇驶来,林家的车队一动不动,依旧挡在路上。

    林家上下,高手如云,纷纷向林致远看去,悲愤欲绝,只待林致远下令,便一拥而上将苏云轰杀。

    林致远握紧拳头,面色越来越阴沉,看着迎面驶来的负山辇,又看了看与林家车辇并驾齐驱的文昌学宫车辇。

    文昌学宫车辇除了西席先生和士子的车辇之外,其他车辇都拉上窗帘,不用看也知道,里面埋伏着朔北十七州一百零八郡县的瓢把子!

    他若是下令向苏云出手,下一刻,林家便会被这些土匪连根拔起,杀得一干二净!

    更何况,左松岩此刻就在咬牙切齿的盯着他!

    他额头冒出冷汗,冷汗越来越多。

    左松岩面目狰狞,很是难看,让他有些毛骨悚然:“他想趁机把我林家铲除!”

    只是,任由他神通广大,也绝对想不到左松岩的念头。

    左松岩瞥了瞥林清盛,又瞥了瞥苏云乘坐的负山辇,心道:“上使一招打死林清盛,我还须得给他兜底,撑腰。这家伙,每次都惹出这么大的动静。不知道林致远会不会忍不住出手,他若是出售的话,牵一发动全身,只怕七大世家都坐不住……”

    他想到为难之处,不禁面目狰狞了一些,以至于引起林致远的误会。

    他担心林致远会不顾一切出手,殊不知林致远也在担心他向林家出手。

    七大世家与老瓢把子、朔方侯,双方还都未曾准备好决战,这时候动手对双方都很是不利。

    七大世家需要时间养劫灰怪,让劫灰怪壮大,恢复实力。另一边,草原上的异族可汗大军遭到了半魔的堵截厮杀,击败这些半魔也需要时间。

    朔方侯这一方也需要时间,通知皇帝,调动朔北其他各州郡的军马。

    而东都大帝也需要时间,去拔除七大世家的羽翼。

    他们都没有准备好在这时候不死不休。

    但是,偏偏苏云像是明火执仗的闯入劫灰厂,用火把这边捅一捅,那边戳一戳,害得双方都剑拔弩张,紧张得要死要活。

    苏云从乡下进城的这些天,七大世家和左松岩等人便从未睡过几天好觉!

    偏偏苏云还时不时的拿着火把四处戳一戳,似乎浑然不知一个小火星子都有可能引爆整个朔方城!

    在爆炸中,苏云这个点火的人,肯定会被炸得粉身碎骨。

    “但是这臭小子还在四处点火……”左仆射咬牙切齿,愈发面目狰狞了。

    林致远连打几个冷战,瞥了瞥左松岩,又瞥了瞥越来越近的苏云,突然起身,高声道:“我儿林清盛,与苏士子公平一战,技不如人,败落身死,虽败犹荣!苏士子赢的光明磊落,林家上下,无不心服口服!”

    他面孔扭曲,厉声道:“来人!给苏士子让路!”

    林家上下无不愕然,但家主的话不能不听,一辆辆车辇纷纷让出一条道路,林家的一众高手握紧拳头,眼睁睁看着苏云的负山辇从他们身边驶过。

    左松岩也是无比错愕:“这次,不用我来兜底了?”

    负山辇来到林致远的车辇前,停下,苏云推开车窗,向林致远躬身道:“林家主,节哀。”说罢,他取出一块青虹币,以元气托起,轻轻放在林家的车辇上。

    林致远收下这枚青虹币,眼角抖了抖,声音有些颤抖,却很是镇静,淡淡道:“我死了一个儿子,可以再生一个。”

    苏云正欲关上窗户,闻言惊讶道:“与我何干?”

    林致远手中的青虹币扭曲。

    苏云坐下来,淡漠道:“我杀令郎,而你,无可奈何,只能选择再生一个。但这一切,与我何干?启程。”

    负山辇启程,向天方楼驶去。

    林致远手中的青虹币被捏成一团,甚至开始熔化,化作浆液落在桌子上,将木质的桌子点燃。

    林致远手掌盖在火焰上,咬紧牙关,心中默默道:“盛儿死得好,死得其所!他与你一战,为我们拖延了半个月的时间!”

    “有了这半个月的时间,劫灰怪便可以恢复到生前的实力,我七大世家的胜算便大大提升!”

    他面孔愈发扭曲,狰狞,把对面的左松岩吓了一跳。

    “我七大世家举事之时,便是你的死期!我不会让你就那么轻易死亡,我会让你感受到什么叫做生不如死!”

    负山辇中,书怪莹莹趴在后窗上,向林致远等人看去,只见林致远狰狞的面目渐渐又恢复如常,变得平静下来,不由纳闷道:“苏士子,你怎么知道你杀了他儿子,他能忍耐下来?”

    “因为他是聪明人。”

    苏云催动洪炉嬗变,从四十五个洞天之中源源不断的汲取天地元气,用天地铜炉炼化,化作自身的气血,提升修为,为开启下一洞天做准备。

    “聪明人,总会寻到各种各样的理由来安慰自己,为自己的失败寻到足够多的理由。”

    苏云闭上眼睛,视野陷入一片黑暗,仿佛他的前方便是一片悬崖峭壁,随时可能会摔得粉身碎骨,但他却依旧从容,轻声道:“尤其是林致远这样的聪明人,脑瓜灵活,他为自己的失败找到理由的速度,比其他人更快。”

    他调动气血,壮大自己的性灵,同时性灵在灵界的洞天中烙印各种符文,搜寻下一个洞天的方位,继续道:“他这样的上等人、聪明人会自己安慰自己,并且很快心安理得的忘记仇恨。所以,我没有一点危险。”

    莹莹吐了吐舌头,收回目光,转过头来笑道:“他们跟过来了。难道是打算监督你去打裘太常裘水镜?”

    苏云回头看去,只见先前跟随着他的车辇前往文昌学宫的车队,此刻居然都跟在后面,浩浩荡荡的向天方楼而去。

    他转过头来,修为愈发壮大,目光闪烁:“老师,我来寻你了。在拜你为师之前,我先击败你!”

    天方楼神仙居,裘水镜端着茶杯站在幕窗前,看着越来越近的车队,目光落在苏云的车辇上。

    他眉心裂开,露出眉心的第三只眼睛,天眼。

    他的天眼骨碌碌滚动,看到那辆车辇上空,四十六洞天浮现,吞吐天地元气,化作苏云的气血。

    而那一座座洞天,居然是一口口黄钟的形态,在不断旋转,外钟内炉,将天地元气炼化,效率极高!

    “我的弟子,还未拜师,相同境界的战力便不逊于我了。一个清虚洞天,四十五个玉清洞天,嗯,四十六个……”

    裘水镜扬眉,这短短时间,苏云又开启了一座洞天,让洞天的数量达到四十七个,只不过其中有一座洞天是清虚洞天。

    “根据天道院中的记载,曲进曲太常是四十六个玉清洞天,薛青府薛太常有三十五个玉清洞天。但这只是记载。实际上有多少,那就不得而知了。”

    裘水镜低声道:“我这个弟子把莹莹拐出来,也算是本事,难怪可以不用来请教我,也可以修炼到这种程度。不过,想来打老师,你还差点火候……”

    突然,他的天眼骨碌滚动一下,移开视线。

    天眼的视线,与他的双眼的视线并不一致,他的双眼还在看着苏云,而他的天眼则看向朔方城中的圣人居!

    圣人居的上空,云气漂浮,一朵庆云停在圣人居的天空中,一动不动。

    任由高空狂风吹拂,那朵庆云始终稳如泰山,云气没有散去半点。

    显然,这不是一朵正常的云。

    云层中心,一只巨大的眼珠子漂浮在那里,突然骨碌滚动一下,从苏云身上收回目光,迎着裘水镜的天眼看去。

    两只古怪的眼珠对视,各自收回视线。

    圣人居中,薛青府的手心,手掌中一只裂开的眼帘缓缓闭合,天空中的怪眼也自缓缓消失。

    “裘太常还是不放心我啊。”

    薛青府摇了摇头,似笑非笑,自言自语道:“但是他不知道,我把他的弟子调教得有多恐怖!”

    他站起身来,背负双手走到窗前,仰望天空:“我悉心传授他最为强大的战斗技巧,一定会让你大吃一惊。不仅让你大吃一惊,也会让皇帝大吃一惊!”

    “书怪莹莹不能教他的,我统统教了!你来不及教他的,我也教了!”

    薛青府忍不住哈哈大笑,悠然道:“朔方城中的仙法,将会因此暴露在皇帝的面前,也会因此暴露在世人面前!”

    “水镜,我的弟子,那时候你便会意识到,帝平,真的是无可救药的昏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