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一百六十四章 仙人一击(求月票订阅)
    苏云仰望,只见空中七十二个玉清洞天有大有小,这些洞天从一重重灵界中穿过,与第七灵界的碎片相连。

    “那么……”

    苏云突然问道:“倘若有人把七十二洞天都打开了,寻找到第七灵界的七十二个碎片,是否能够把七十二碎片拼接起来,化作一个整体?”

    书怪莹莹想了想:“的确有这个可能,不过难点不在于如何把七十二碎片拼凑成一个整体,而是在于如何开启七十二个洞天。”

    她解释道:“倘若可以不断的打开洞天,那么薛、曲、裘三位太常都有合并七十二碎片的实力,以他们的智慧,也可以计算出其他洞天的位置。但是他们为何没有演算下去?因为,力量不足。”

    她飞起来,指着第一灵界中的洞天,道:“倘若这是你计算出的第一个碎片对应的玉清洞天,我们把开启它所需要的最低力量,设定为一。那么,你开启第二个洞天,所需的力量便为二。第三洞天所需的力量便为三,第四洞天所需的力量为四,依次递增。等到你开启第七十二洞天时,你打开玉清洞天所需要的力量,便是第一洞天所需力量的七十二倍!”

    苏云心头微震。

    “你能做到你的法力,是其他修成蕴灵境界第六洞天的灵士的七十二倍吗?这绝不可能!”

    莹莹道:“每多开启一个玉清洞天,对你的修为提升有限。薛、曲、裘三位太常,他们天资的确天下少有,但即便是他们,也最多只尝试到四十六种。”

    她敲了敲苏云的额头,语重心长道:“你先不要想这么多,你现在的目标是直接打开第六洞天,击败有着天道院怪胎之称的裘水镜!”

    “天道院怪胎?”苏云愕然。

    莹莹点头:“当年裘水镜考入天道院,那时的太常是薛太常,对他极为期许,认为他是当代天资第一。裘水镜的确不负他的期望,在各种较量中都压过其他士子,甚至是比他入学早很多年的士子!天道院怪胎的名头,也是从那时传出去的。”

    她飞起来,把自己整理出的符文和公式压了压,变成一本书,道:“相同境界,击败薛太常只是第一步。下一步,你需要在开启第六洞天之后,击败裘太常裘水镜!你需要比他还要怪胎!”

    苏云振奋精神,翻开这本书,细细研读。

    这些符文和公式是莹莹吸收了薛、曲、裘三位太常开启洞天的记录,糅合到一起,让三人晦涩的符文和公式变得通俗易懂。

    即便如此,这本书对苏云来说也是极为晦涩难学。

    符文,是神通的平面化。

    用莹莹的话来说,把神通拍扁,就是符文!

    公式,便是用符文组成的公式。

    不同的符文,代表不同的神通。

    神通需要不断观想,不断磨砺,才能通过性灵映照出来,因此叫做性灵神通。符文要比神通更加简单,更加易学,更容易掌握,符文只需要观想,融合气血即可。

    掌握不同的符文对苏云来说是一个挑战。

    文昌学宫每个学院的灵士,基本上都已经开始学习符文这方面的知识了,只有格物院里都是怪物,没有老师,因此苏云只能通过莹莹来学习。

    莹莹是天道院的书怪,虽然博学无人能及,但她所具备的知识都无比深奥,不是入门者所能学习的东西。

    好在苏云虽然是初涉符文的入门者,但聪敏,好学,不会就问,因此学得并不慢。

    莹莹一直监督着苏云的进境,但是等了四天,苏云还是没有任何动静。

    “苏士子不会到现在还没有学会吧?”

    莹莹不禁狐疑:“他用了这么长时间,还没有算出第一个玉清洞天的方位?难道我误会他了,其实他是个伪装成聪明人的笨蛋?”

    这几日,她只看到苏云在埋头苦读,写写画画,计算着什么,但是苏云迟迟没有开启第一个玉清洞天,让她有些吃不准苏云的进度。

    “挑战日子帝平的日子快要到了,只剩下两天时间。”

    莹莹有些焦急,走来走去:“两天时间里,他必须要开启第一座玉清洞天!否则,他根本不可能是帝平对手!”

    让她牙根痒痒的是,苏云写写画画的时候还在躲着她,鬼鬼祟祟的,唯恐被她发现。

    当她在苏云灵界中时,苏云便在外界写写画画,当她来到外界时,苏云便在灵界中写写画画。

    “臭小子,跟我捉迷藏、躲猫猫!”

    莹莹心痒难耐,终于忍耐不住,在苏云将她从灵界中放出来的一刹那,闪身再度进入苏云的灵界之中。

    “我倒要看看你在画些什么!”

    莹莹飞一般抢过苏云性灵手中的纸笔,气势汹汹的喝道:“不许过来!”

    苏云性灵急忙来抢,却被这书本大小的丫头用笔点在眉心,又被她一喝,只好怪怪的站在那里。

    莹莹一脸严肃,翻着苏云写画的纸张,脸上的表情渐渐从严肃变成了惊讶,而且越来越惊讶。

    只见苏云这四日时间在纸上写写画画的都是各大玉清洞天的图案,以符文填充到这些图案之中,罗列了各种数据!

    莹莹飞速翻动,只见苏云非但计算出了第一座玉清洞天的方位,甚至还计算出了后面六十一座玉清洞天的方位!

    倘若给苏云以时间,他恐怕能把七十二座玉清洞天计算一遍!

    虽说莹莹简化了符文和公式,但是在这么短时间内弄清楚所有符文和公式,凭借一己之力计算出六十二座玉清洞天,这份才智,还是不免让莹莹震惊不已。

    “你算出这么多玉清洞天做什么?”

    莹莹压下心头震撼,淡淡道:“就算你全部算出来,你也无法打开这么多。何必浪费时间?愚钝!”

    苏云羞愧的低下头,解释道:“我只是觉得,水镜先生开启了四十三座玉清洞天,我倘若无法开启的话,很难在相同的境界法力胜过他……”

    莹莹见他羞愧,心肠一软,不忍心再打击他,笑道:“好了,不说你愚钝,你是大聪明行了吧?你与帝平一战,近在咫尺,你越早打开玉清洞天,修为提升速度越快,性灵越强,胜算便越高。我担心你在计算上花费太多时间,耽误了修为进境。”

    苏云从她手中取来纸笔,笑道:“再给我半天时间,让我计算完剩下的十个洞天。从明天开始,我便全心全意打开洞天,挑战我师水镜先生!”

    莹莹无奈,只得不打扰他。

    苏云一直计算到夜里,这才搁笔,吃饭,洗漱,入睡。

    第二天一大早,苏云起床,洗漱,做早饭,叫了一辆负山辇,池小遥也坐在负山撵上。待来到学宫山门前,董医师也走了过来,拦下车,跳到车上。

    苏云独自坐在负山辇的二楼,闭上眼睛,莹莹则飞出他的灵界,向外张望,只见他们这辆负山辇的后方,一辆又一辆负山辇从学宫的岔道处驶出。

    那些负山辇上坐着许多相貌清奇的人,应该是朔北各州郡的瓢把子,车上有人起身,拉下窗帘。

    除了这些瓢把子之外,还有文昌学宫的许多士子、西席,也挤在一辆辆负山辇中,跟着他们的车驾往学宫外走。

    莹莹看到前前后后三十多辆负山辇,队列整齐,霸占了道路。

    待驶到云桥上,只见又有几十辆负山辇汇聚到车队中,那些负山辇的小楼中挤着一个个半人半妖的怪人,却是天市垣进城务工的妖怪,挤满了四十多辆车。

    莹莹有些茫然:“难道水镜先生这么遭人恨?居然有这么多人要看他挨打……”

    她飞到楼下,询问池小遥。楼下池小遥和董医师坐在窗边,池小遥柔声道:“我第一次见到苏师弟时,他遭遇林清盛和一众朔方学宫士子的追杀。因为他来自天市垣,天市垣的妖怪便挺身而出保护他,有一头牛妖因为保护他而死。因此苏师弟与林清盛约定,今日一决生死。”

    莹莹趴在窗户上,看向其他车辇,只见一辆车辇中有几个人是猫妖,也趴在车窗边向这里张望。

    董医师不紧不慢道:“苏士子说,他希望街道上的所有乡亲都能去观战,看他为同乡报仇。所以,我们街上的人都来了。”

    莹莹看着这一幕,心里突然升起腾腾热气。

    这股气,这种势,让她突然间觉得有一种莫名的力量涌入心田!

    车队跟着他们,让这股气,这股势越来越强,越来越壮大!

    莹莹飞回第二层楼,只见苏云依旧坐在那里,像是陷入沉睡之中,但是莹莹知道,此时的苏云保持性灵最纯净的状态,屏除一切杂念!

    待到他最后的杂念消失,他便会定位玉虚洞天,将洞天开启!

    就在这时,莹莹突然感受到苏云的灵界中传来一股神通的悸动,虽然轻微,但却清晰无比!

    “他的玉虚洞天开了吗?”

    莹莹刚刚想到这里,第二股悸动传来,接着是第三股、第四股!

    此时,七大世家中的林家,家主林致远带着林家的一众高手鱼贯而出,登上一辆辆兽辇,这些宝辇中有一辆最为奇特,上面是囚车,一根根玄铁棒打造而成。

    囚车中传来阵阵嘶吼声,林清盛坐在车中,呼呼的喘着粗气。

    他早已不见当初英俊高大的模样,现在的他根本不能称之为人,他身上骨骼外露,背后长出一根根锋利至极的骨刺,头顶生角,獠牙外露,双足如利爪。

    在他身后,长着骨膜般的肉翅。

    他的身上,还有漆黑的黑龙缠绕。

    那头黑龙突然身躯绷直,被林清盛从体内撕扯出一条条龙筋!

    林清盛抽出龙筋,绷得笔直,把这条黑龙打造成一张七弦古琴!

    林清盛抚琴,杀气铮铮,四周的囚笼四分五裂!

    林清盛长发飘舞,面目狰狞,喉咙中发出嘶吼,目光如电,向另一个方向的云桥看去!

    那云桥上,苏云乘坐的负山辇驶来,只见苏云坐在二楼之中,闭目养神。

    林清盛嘶吼连连,周身魔气如群龙,在他身前身后穿梭不定。

    林致远感受到自己的儿子几乎难以按捺住杀意,连忙高声道:“盛儿!忍耐!到了朔方学宫前在杀他!”

    林清盛理智还在,死死压制心头的杀意,盯着苏云。

    林致远起身,向左松岩遥遥见礼,道:“左仆射。”

    左松岩冷哼一声,瞥了瞥林清盛,冷冷道:“林家已经下三滥到这种程度了吗?甚至不惜把自己的儿子变成劫灰怪!林当家的,你好狠心啊。”

    “取胜之道,自然是无所不用其极。”

    林致远微微一笑,悠然道:“只要我盛儿活下来,那就是胜利者,有所牺牲也是值得。”

    左松岩面色阴沉,涂明和尚悄声道:“仆射,林清盛已经不能算是人了吧?他现在的实力,到底有多强?”

    “不知道。”

    左松岩咬牙,低声道:“不过,必须要看一看林清盛的实力有多强。我怀疑,林清盛并非是唯一一个化作劫灰怪的人物。这些日子,朔方城的魔性滋长迅速,一定与此有关。我说的对不对,梧桐士子?”

    少女梧桐与他们同车,轻轻点头道:“老瓢把子明鉴。七大世家,与林清盛相似魔性的人,共有一千六百位。至于实力如何,便不是我所能知道的了。”

    左松岩面色一沉,道:“从林清盛与苏云交手,便可以看出他的实力高低,我们便会有所准备。现在的林清盛,已经是元动境界的灵士了……”

    他隐隐有些不安,林清盛化作劫灰怪,提升到元动境界,苏云尽管天资不凡,但是能试探出林清盛的极限吗?

    不试探出林清盛的极限,谁也不知道七大世家准备的劫灰怪大军也多强!

    终于,两队车辇行驶到朔方学宫的山门前,距离山门越来越近。

    林清盛魔性更重,嘶吼声越来越响,周身魔气如龙穿梭,越发密集。

    朔方学宫的山门处,学宫弟子千百人,都在翘首以待,等着这场对决!

    甚至连童庆云童仆射也亲自到场,七大世家中的其他世家,也多有来到这里的。七大世家,也想知道灵士化作劫灰怪之后,实力提升到底有多大。

    终于,苏云的车辇停下,运载林清盛的车辇也停了下来。

    苏云走到车门前,打开车门。

    林清盛怒吼一声,猛地站起,不曾下车,直接催动神通,但见周身魔气化作魔龙长鸣,长吼,伴随着他的琴声呼啸澎湃,向打开车门的苏云冲去!

    苏云抬头,迎着那排山倒海般的神通一拳轰出。

    “咣!”

    悠扬的钟声响起,钟声响起的同时,他的身后第一个洞天旋转着浮现。

    接着是第二个洞天,第三个洞天!

    一瞬间,他的身后浮现出四十五座洞天,大大小小的洞天错落有致,狂暴的天地元气涌来,在天地铜炉中化作苏云狂暴的气血!

    钟声从他这一拳中轰出,大黄钟在他拳头前方浮现,钟口朝向林清盛,威力浩浩荡荡,让群龙瓦解!

    这一拳的威能冲击之处,林清盛血肉崩碎,瓦解,肉身炸开,只剩下一颗头颅被炸飞到天空中。

    苏云转身,关上车门,敲了敲车窗,向车夫道:“去天方楼神仙居,挑战我师水镜先生。”

    宅猪:差不多四千五百字了,求月票,求推荐,求扩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