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一百六十章 领队学哥之死
    苏云耳边传来恭维和赞誉,夸赞他今晚的举动是何等英明,乡下少年从未遇到过这种事情。

    在场的人,哪个不是高高在上的统治者?他们手底下有不知多少人为他们效命,灵士听从他们调遣,万千财富由他们调动。

    当这样的人恭维称赞你的时候,谁还能保持寻常心态?谁还能保证自己的心境不被影响?

    在这种情况下做出的判断,是否足够冷静?

    苏云面带笑容,却对众人的恭维和赞誉充耳不闻,也不做任何回应。

    他像是一个聋子,一个瞎子,一个哑巴,安安静静的固守着本心。

    突然,半魔李将军走来,苏云连忙起身,道:“老将军。”

    他进入这里之后第一次开口,主要是因为半魔李将军着实可敬,他们这一代人,可能是最没有私心的人。

    李将军谢道:“若非上使奋不顾身,营救文昌帝君,我等已经造成莫大杀孽,被天劫化作劫灰,万死也难以赎罪。”

    苏云躬身道:“机缘巧合而已,更何况是分内之事。老将军不必如此。”

    “苏上使谦逊了。”

    李将军直起腰身,沉声道:“文昌帝君虽然帮助我们镇压了魔性,但只是暂缓燃眉之急。浩然正气,又能在朔方城的魔性下坚持多久?我们留在朔方一日,朔方便危险一日。如今之计,唯有我们离开朔方,才能保全朔方。”

    在场众人各自皱眉,但也知道他们必须离开朔方城,否则朔方必然会陷入险境!

    朔方城中人心浮动,人心中的魔性滋长,助长李将军这些半魔的力量,同样也带来了莫大的凶险。

    若是这几位老祖再失控一次,恐怕无需七大世家出手,单凭他们几位人魔,便足以将朔方城拆掉大半!

    他们这一方的势力,势必大损,死于内斗之中,再无力阻挡七大世家!

    甚至,说不定他们还会因此背负叛贼的骂名,被七大世家当成了枪!

    但是,几位半魔老祖离开之后,他们这一方的实力大损,面对七大世家恐怕便有些力不从心了。

    “童庆云是个高手。”

    突然,薛青府叹了口气,打破沉默,道:“此人兴风作浪,把朔方城搅动,让人心中滋生魔性,瓦解我们的同盟。这一手,极为高明。裘太常,你与此人交手,胜负如何?”

    裘水镜道:“修为实力极高,深不可测。只是他是怎么让魔性滋长的,让我有些疑惑。”

    薛青府侧身问道:“若是没有几位老祖,我们是否是七大世家对手?”

    裘水镜沉默片刻,道:“胜算很低。但留下几位前辈,胜算全无。”

    薛青府皱眉。

    “几位老祖是半魔,与其留在这里魔性大发,不如前往塞外,将异族阻挡在边关之外。”

    裘水镜声音平淡,却清晰的传到众人的耳中:“倘若诸位老祖能够将异族大军阻截在边关之外,那么我们便少了腹背受敌的可能,可以专心对抗七大世家。否则,异族来攻,腹背受敌,再加上几位老祖随时可能魔化,我们没有半点胜算!”

    李将军笑道:“水镜先生看得透彻。侯爷,你来告诉他们你昨日得到的消息。”

    众人向朔方侯看去,朔方侯无奈,只得起身,涩声道:“我昨日得到消息,塞外异族的军队已经开始向边塞开拨,他们的可汗领灵士五万人,率军亲征。从昨日起,已经没有了羊城通往朔方的烛龙撵。”

    所有人心中猛地一沉。

    “可汗扣下了十二头烛龙,十二头烛龙,每头烛龙可以极限运兵三千人。”

    朔方侯道:“只消一天时间,可汗的大军便可以跨过重重天险,越过天市垣,击垮沿途要塞,来到朔方!”

    李将军突然起身,哈哈笑道:“我们都是早已死亡之人,倘若此去还能给朔方留下点希望,那么我们甘愿前往!”

    吕家、彭家、叶家等世家的半魔老祖也纷纷站起身来,笑道:“正是这个道理。与其我们化作魔王,屠杀朔方百姓,不如战死在战场中。”

    “当年,我们杀得异族胆寒,即便是死后也化作魔,杀得他们伏尸数万,三百年不敢踏入朔北!”

    李将军拔起自己的性灵神枪,哈哈笑道:“战甲披身,尸不下葬,兵不入库,为的不就是这一日吗?”

    那几位半魔老祖也纷纷拔起自己的灵兵,躬身道:“泉台旧部,听候将军调遣!”

    朔方侯跪拜下来,哽咽道:“恭送老祖!”

    李家、叶家、彭家等世家子弟纷纷跪拜:“恭送老祖!”

    “起来吧。无需做小儿女姿态。”

    李将军转身,破破烂烂的披风迎风飘扬:“我们本来便是早就该死之人,向天偷命,才多活了几百岁。而今,是该将这性命还给老天了!苏上使!”

    他目光落在苏云身上,一身魔气动荡,笑道:“苏上使能否送我们一程?”

    苏云微微一怔,道:“弟子本领低微,恐怕跟不上几位将军脚步。”

    “无妨。”

    半魔李将军笑道:“我们边走边谈。”

    他周身魔气翻腾,身形腾空,苏云顿时只觉身体一轻,不由自主站在魔气之上。

    李将军迈开脚步,魔气如云,托起秦牧紧紧相随

    那几位半魔老祖腾空,紧随其后,朔方侯等人仰头望去,只见苏云与李将军等人消失在夜色中。

    书怪莹莹从苏云肩膀上悄悄仰起头,打量这几尊半魔,只见李将军等人的身躯像是钢铁浇铸一般,尽显狰狞。

    他们身上有奇特的纹理,不知是刀剑造成的伤口还是魔道符文烙印。

    “他们在生命的最后,把自己献给了魔道,换来可怕的力量。”

    书怪莹莹心道:“这些半魔倒是值得记录下来。他们是如何在化作半魔后依旧保持理智的,这一点也值得研究。”

    突然,半魔李将军道:“苏小友是来自天门镇罢?”

    苏云怔了怔,半魔李将军笑道:“我知道你不是上使。我们虽然是死者,但是经常关注天市垣,观察那里的动静。天市垣这几百年来的变化,从未瞒过我们的眼睛。”

    苏云坦然,笑道:“我的确不是上使,我来自天门镇。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从天市垣走出来之后,便稀里糊涂的成为了上使。”

    半魔李将军微笑道:“或者,并非是皇帝选择你成为上使,但一定是朔方的时局,选择了你。”

    苏云想了想,他这么说的确有几分道理。

    朔方城暗流涌动,魔性滋长,人魔到来,一个个势力相互猜忌,苏云这时候冒冒失失的闯入朔方,的确容易被人误解。

    “既然是时局选择了你,那么你就是上使。”

    半魔李将军身上的尸气和魔气混在一起,给人一种极不舒服的感觉,道:“朔方城需要一位有作为有担当的上使,老叶家的叶落鬼鬼祟祟,没有担当,因此他不行。”

    一旁叶家老将军笑出声来,道:“那小子只想着捡漏,没有勇气,我都看不下去。”

    其他半魔老祖哈哈大笑。

    半魔李将军道:“既然朔方选择了上使,那么上使一定不要辜负了朔方!”

    苏云肃然。

    半魔李将军抬头看向前方,目光如同鬼火幽幽,道:“我们站在朔方城的最高处,监视四周动静,这几百年来的变化很多都瞒不过我们。我还记得,一百五十年前……”

    他像是陷入了古老的回忆,尘封的记忆在一点点变得鲜活起来。

    大雪纷飞,那是一场可怕的雪灾,到处都是冰天雪地,大雪压到了树木,压塌了房子,更为可怕的是雪灾造成的饥荒。

    半魔李将军等人虽然看到了这些,却无能为力,他们是半魔,不能凭空变出粮食来。

    李家、叶家等世家也有饿死之人,那时的朔方侯甚至带着家小逃难逃荒,四处找寻吃的,把半魔李将军的棺椁丢在家里。

    半魔李将军被锁在玄铁棺中,他看到了许多古怪的事情,这场雪灾中饿死的人遍地都是,但却有七人大富大贵,红光满面。

    “这七个人,后来便是七大世家的老神仙。”

    李将军停下脚步,眼中鬼火跳动,道:“他们搜刮良田,买卖奴隶,林家更是用赈灾的粮去买地。有一天,他们遇到了一个从天市垣走出来的伤痕累累的少年……”

    那个少年遍体鳞伤,晕倒在路边。有人扒下他的衣裳换钱,他身上有一块令牌引起了童庆云的注意。

    “但是这件事牵扯太大,让他不敢下手,于是他找到了其他六人。”

    半魔李将军道:“那时,童庆云霸占的是我李家的府邸。他们在我面前,将这个少年吊起来,洞穿了他的琵琶骨,废掉了他的修为,困住他的性灵,百般折磨他。”

    “那个少年很快便被折磨得不成人形。我听到他们在说一件事情……”

    半魔李将军道:“他们说的是引起这场雪灾的原因,人魔与真龙的那场大战。童庆云说,他是武帝派来的使者,为的就是监察天道院士子格龙。他们七人中,还有另一个人也是武帝的使者。”

    苏云心头震动,明白他要说什么。

    书怪莹莹也激动的抓紧自己的裙角,把自己的书页都褶皱了。

    “童庆云说,他们可以从这个少年身上,得到格龙的奥秘,占为己有。他们可以因此而长生。这七个人多坏啊——”

    半魔李将军悠悠道:“他们都想独自得到格龙的奥秘,又怕被人告密,因此七人吃喝拉撒睡都要在一起。但是童庆云还是抓到机会,偷偷溜出来,独自去见那少年。”

    他笑道:“我看到童庆云溜出来之后,第二个人也溜了出来,大家各怀鬼胎,各自都从那奄奄一息的少年口中,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他们决定处死这个少年,独享这个秘密。”

    苏云心头一跳,失声道:“他们要杀死领队学哥?”

    半魔李将军惊讶,道:“你叫那少年领队学哥?也是,他的确是天道院格龙的领队士子。不过他们没有杀死领队学哥,他们去见那少年时,发现他已经死了。”

    苏云脑中轰然,心中既是激动又是失落。

    领队学哥死了?

    那个斗死了人魔,囚禁人魔之灵和龙灵的智者,就这样死在七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喽啰的手中?

    世上还有这样匪夷所思光怪陆离的事情吗?

    “他们七人把尸体放下来,就在他们商议如何处理尸体的时候,尸体莫名的不见了。”半魔李将军道。

    ————就在他们把宅猪放下来,商量怎么吃猪肉的时候,宅猪说: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