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一百五十九章 走入权力中心(求月票!)
    左松岩竭尽所能,催动大圣灵兵十锦绣图,苏云遥遥看去,只见十锦绣图合而为一,引来充塞天地之间浩然之气,将一个个世家的老祖宗的魔性镇压。

    不过,这只是镇住这些半魔的魔性,暂缓燃眉之急,并未根除。

    当最后一朵雷云散去,左松岩腾空而起,站在锦绣图上,喝道:“苏上使,上来!”

    苏云和池小遥急忙跳上锦绣图,只见锦绣图凌空飞行,直奔林家而去。

    林家老祖林高义得到童家传讯,正准备前往朔方侯李家,见到锦绣图飞来,急忙返回林家。

    不料锦绣图只是飞到林家附近便径自折向,转而去了文家。

    文家老祖文正清急忙赶回,也是扑了个空,左松岩驾驭锦绣图舍弃文家,奔向武家。

    如此几个世家走了一遭,各大世家的老神仙为了保住自家,纷纷折返回来。

    待到锦绣图停在周家外面时,周家老神仙周绾香却没有走出来,左松岩冷笑道:“周前辈莫非小觑我?”

    这时,只见一位三十许岁的妇人匆匆赶来,噗嗤笑道:“原来是老瓢把子,难怪这么威风。”

    左松岩见到周绾香,这才松了口气,哈哈笑道:“周前辈宛如少妇,美艳动人,我见犹怜。倘若老子年轻二十岁,抢了你去做压寨夫人!”

    周绾香冷哼一声,做怒道:“小儿作死!”

    左松岩哈哈大笑,锦绣图载着苏云等人仓皇逃走,周绾香没有追来。

    苏云面色古怪,低声道:“这个周绾香,有些不对……”

    左松岩得意洋洋,笑道:“自然不对。这婆娘别说做你奶奶,就算做我奶奶的奶奶都绰绰有余了,老子自然不可能抢了她做压寨夫人!她最低一百八十岁了!”

    池小遥吓得直吐舌头。

    苏云摇头道:“我是说周绾香的声音有些不对,她的声音虽然与周绾香的声音很像,但绝非周绾香的声音。她的声音我在哪里听过……”

    左松岩怔了怔,失笑道:“你好像只在九原学宫见过周老怪吧?你只见过她一次,便能记住她的声音?”

    苏云神色淡然道:“我从前是瞎子,只能靠声音来认人,因此过耳不忘。周绾香的声音……”

    他皱眉思索,突然抬头道:“我记起来了!是老无人区的老妖王!是老妖王的声音!”

    苏云突然呆了呆,怔然道:“奇怪,周绾香的口中,怎么发出老妖王的声音?”

    突然,羽翼破空声传来,只见一只大鸟震动双翼,从下方升起,与锦绣图齐平。

    李牧歌等李家子弟站在鸟背上,躬身道:“左仆射,苏上使,侯爷有请!”

    苏云打量,只见那只大鸟与天凤很像,但比天凤大了数倍,翼展如云。

    更为奇特的是,这只大鸟的鸟背上安装了许许多多的灵器,如弩车、云梯、甲盾、临冲、壕车等物,李家子弟上百人站在鸟背上,各自守住灵器,宛如一支训练有素的军队!

    显然,这一晚李家并不太平,朔方侯甚至做了最坏的打算。

    左松岩颔首道:“你们尽管去忙,我与苏上使自会前去见侯爷。”

    大鸟在这李牧歌等人振翅而去,去通知其他人。

    左松岩看了看苏云和池小遥,笑道:“上使的身份没有必要隐瞒了,你们也随我去见朔方侯。”

    池小遥有些迷茫:“上使?去见朔方侯?难道苏师弟是东都的大帝派来的钦差?可是,苏师弟不是天门镇的吗?”

    左松岩来到苏云身边,侧头悄声道:“你刚才说,周绾香嘴里发出的是老妖王的声音,这是怎么回事?”

    苏云定了定神,将自己与薛青府闯老无人区,遭遇埋伏一事说了,道:“薛圣人惊走老妖王,我对他的印象很是深刻,他的声音我不会认错。”

    左松岩皱眉,突然道:“前不久,薛圣人去了一趟老无人区。”

    苏云心头一跳,左松岩继续道:“他平安归来,没有任何伤。”

    苏云心头又是一跳。

    左松岩露出笑容,看着越来越近的朔方侯李家,轻声道:“你在圣人居求学这几天,我一直盯着他,他有五次动了杀意。”

    苏云眉头轻扬一下。

    左松岩声音越来越低,继续道:“第一次是你说想挑战他时,我感受到他的杀意一纵而逝,于是我隔空看了他一眼。”

    苏云眼角抖了抖,这时他看到朔方侯李家的神仙居的废墟上,薛青府正在与半魔李将军说话。

    锦绣图距离神仙居更近。

    “他第二次对你动杀意,是你灵界中的宝物跌落出来的时候,他看到了你身上的那些宝物,不自觉的对你动了一丝杀意。我于是又看了他一眼。”

    苏云看到了神仙居中,其他世家的半魔将军和家主,以及各州郡的瓢把子。

    左松岩继续道:“他第三次动杀意是最后一天,你挑战他的时候,他有一丝强烈的杀意。于是我第三次看他一眼。”

    苏云握紧拳头,躬身称谢。

    左松岩搀住他,笑道:“我从你身上看到了我少年时的影子,保护你,便是保护少年的我,何须谢我?更何况,这只是举手之劳。”

    苏云正色道:“老瓢把子做事不违本心,不忘初心,对老瓢把子来说是举手之劳,对我来说却关系我的性命。”

    左松岩哈哈大笑,迈步走下锦绣图。

    书怪莹莹连忙飞起来,落在这位个头矮小的老者肩头,好奇道:“你刚才不是说有五次杀意吗?你为何只说三次?”

    左松岩微笑,向迎来的朔方侯见礼,传音道:“他第四次动杀意,是第一眼看到你时。”

    书怪莹莹呆了呆。

    “但是你应对的很好,一句话也没有说错。倘若说错了一句,你已经是本死书了。”

    左松岩与朔方侯勾肩搭背,有说有笑,然而声音却在书怪莹莹的脑海中响起:“你这个小丫头,机灵古怪,也是个骗人的好手。”

    书怪莹莹哼了一声,对他的话不置可否,继续追问道:“第五次呢?”

    左松岩哈哈大笑,向薛青府躬身见礼,一边与薛青府说话,一边声音在莹莹脑中响起:“第五次,是因为我瞥了他四眼,他对我动了杀意。”

    莹莹扑动纸质翅膀,呼啦啦飞起,向苏云飞去。

    苏云走下锦绣图,走入朔方侯李家神仙居的废墟。

    只听有人笑道:“朝廷的苏上使来了!”

    朔方侯身穿官服,上前迎迓,笑道:“苏上使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令我等五体投地。快!快请上座!”

    苏云跟着他向前走去,两旁是一位位笑容满面的大人物,有各大世家的首脑、领袖,有朔方军中的将领,还有朔北各地绿林的瓢把子,甚至还有叶落公子这位真正的上使!

    众人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笑着招呼。

    苏云含笑意对,在这些强者领袖的目光中跟着朔方侯,走向自己的座位。

    他的座位旁边,便是薛圣人、左松岩和裘水镜,再旁边才轮到各大世家的半魔将军,朔方侯和其他世家的主人坐在两侧相陪,之后才能轮到各地的瓢把子和军中的将领。

    苏云向自己的座位走去,四周传来赞叹声,众人的目光聚焦在他的身上,说着他的事迹,赞誉之词不绝于耳。

    对这些人来说,苏云简直是一个传奇!

    原本,朔方城根本不可能出现剑拔弩张的情况,七大世家更不会暴露身份。

    七大世家隐藏极深,把持了朔方城的内政经济以及一部分军备,再加上七位老神仙,劫灰怪,以及塞外异族的力量,只要准备妥当,便可以在一夜之间除去薛圣人朔方侯老瓢把子等势力!

    甚至,他们可能无需动手,便可以让薛圣人、朔方侯和老瓢把子相互猜忌怀疑,同归于尽!

    到那时,他们的力量长驱直入,夺取朔方轻而易举,夺取朔北十七州一百零八郡县也是势如破竹!

    只要时机一到,元朔四分之一的疆域,便会落入他们的手中!

    七大世家的子弟,朔方学宫、九原学宫和陌下学宫走出的士子,在元朔各地不乏有身居高位者,纷纷响应,让七大世家的势头甚至可以压过东都的朝廷!

    若是做到这等局势,进,可以吞并东都,退,可以与东都平分天下。

    然而,七大世家暴露得太早。

    他们的暴露,是由一个少年带着四只狐狸走出天市垣无人区,入城求学而引起。

    苏云一人,搅动了朔方的风云,甚至改变了朔方的命运!

    他的出现,让这个城市的局势,从混沌变得清晰,让斗争从温吞变得诡谲。

    现在,这个乡下少年迈步走来,切入到朔方城权力斗争的漩涡中心,聚焦了所有强者的目光。

    走在众人目光中的苏云,只觉自己像是走在悬崖峭壁的边缘,稍有不慎,随时可能跌下万丈深渊。

    他头一次感觉到自己的处境如此凶险。

    “我只是来求学的,为二哥和小月不平小凡他们,求一个可以上学的地方……”他心中默默道。

    他闭上眼睛,在悬崖边行走,步履沉稳。

    他的心境虽是如履薄冰,言行举止却有一种自在从容,如履平地。

    待来到座位前,苏云张开眼睛,笑着向薛青府、裘水镜、左松岩等人见礼,落座在座位上,一种令人心折的气魄从他身上散发出来。

    “诸君过誉了。”苏云开口,声音清澈。

    宅猪:三月第一天,为临渊行求月票,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