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一百五十五章 风景如何
    “这片土地虽然多灾多难,但也多有义士,舍弃自己的生命,忘记自己的死亡,所以才能民族存世长久,气运绵绵不绝。”

    左松岩率领众人远远吊在苏云与梧桐后面,他也看到黑气中的李将军,遥遥躬身见礼,低声道:“我们与七大世家的对弈已经开始。”

    涂明和尚与闲云道人心中凛然,仔细倾听他的话,不敢有任何懈怠。

    “七大世家已经开始对我们动手!李将军等世家的老祖是半魔,他们被朔方城中日益增长的魔性侵扰,倘若不能化解,有可能会失控,魔性大发而大开杀戒!”

    左松岩遥望坐在龙骧背上的苏云、池小遥,沉声道:“就算李将军等人等人能够压制心中的魔性,也会因为控制不住修为的提升而引发天劫。”

    闲云道人皱眉道:“无论李将军等半魔大开杀戒还是遭遇天劫,对我们来说都是莫大的损失。甚至有可能会因此而败亡……”

    “不错。苏上使看出这一点,因此把龙骧送到文昌帝君殿,请帝君取回十锦绣图,借浩然正气来炼化魔性。”

    左松岩心中钦佩之意油然而生,低声道:“帝君不知所踪,他迫不得已只得亲自出战,真是义薄云天!朔方城内的争斗,越来越凶险了。”

    他面色复杂,叹道:“我们亏欠他太多。”

    涂明和尚疑惑道:“他为何还要带着人魔?”

    “这就是他的高明之处。你们去其他世家,看看那些世家的老祖魔性是否难以遏制了!”

    左松岩大袖飘飘,挥了挥手,他的身后,一个个身影飞速散去,消失在黑暗中。

    他向前走去,不紧不慢道:“人魔是他的后手。倘若无法救回文昌帝君,那么只有请人魔出手,汲取李将军等半魔身上的魔性。但这是下下策。人魔吸收他们的魔性,便会越来越强,越来越难以掌控。”

    涂明与闲云依旧跟在他的身后。

    左松岩露出欣赏之色,赞道:“这正是我与水镜、薛圣人之所以留下人魔,与人魔联手的原因。我们三人都未曾对他说过人魔的作用,而他竟然与我们不谋而合,小小年纪便有如此智慧,令人钦佩。”

    三人跟着苏云、少女梧桐,来到陌下学宫的山门前。

    苏云和少女梧桐已经一前一后,闯入陌下学宫的山门。

    左松岩看着前方的山门,微微皱眉,挥了挥手。

    涂明与闲云一左一右,消失不见。

    左松岩从怀里取出一块小香帕,蒙在脸上,只勉强盖住鼻子,背负双手施施然走入陌下学宫。

    陌下学宫与其他学宫最大的不同之处在于,这座学宫有十几栋建在山上的高楼,每栋高楼共有一百三十余层,每一层都是一座宫殿!

    一座座气势恢宏的宫殿叠加,化作入云的建筑。

    而这十几栋楼宇又通过一道道云桥联系在一起,士子们就是在这些宫殿中求学,行走在云端,穿梭于玉宇琼楼之间,无论学习还是食宿,都可以在楼上无需下来。

    甚至士子们在楼上还可以修炼各种神通,根本不用担心神通会损伤这些楼宇。

    现在虽然是夜晚,但陌下学宫依旧灯火通明。

    左松岩向前看去,只见苏云坐在龙骧背上,所过之处,一盏盏劫灰灯突然熄灭。

    苏云走到何处,劫灰灯便灭到何处。

    左松岩心中一惊,来到一盏劫灰灯前,正欲查看劫灰灯为何熄灭,却见苏云来到陌下学宫的第一栋楼宇,整座大楼,不知多少劫灰灯,突然齐齐陷入黑暗之中!

    有位士子起夜,见状吓得卷缩在墙角,瑟瑟发抖。

    苏云经过第二栋高楼,那栋楼宇所有的灯光也突然间熄灭。

    左松岩暗赞一声:“不愧是皇帝老儿的使者,比老子还要霸气!不过这些楼宇中有几栋楼宇是世家田家的,你不会想独自闯田家吧?”

    少女梧桐站在龙首上,焦叔傲长长的龙须飘扬,突然张口一吐,一道剑光无声无息射出,将这栋高楼的夜守灵士射杀。

    焦叔傲背着梧桐腾空,利爪探出,抓住那夜守灵士的尸体,小心翼翼的放在大殿的角落里。

    少女梧桐从龙首上飘然走下,几步穿过楼中大殿来到对面,只见苏云从龙骧背上站起身来,站在龙骧头顶。

    而那龙骧已经来到世家田家的楼宇前!

    田家,夜守灵士站在一座座高台上,警惕的看向前方不断压来的黑暗,急忙吹动哨声。

    他们的神通是一面面镜子,镜光照耀,向黑暗中扫去。

    只是此时,苏云已经来到楼前,右手抬起,掌心中漂浮着一个小小的木头盒子。

    龙骧纵身一跃,跳到田家二楼的大殿外,那殿中有灵士被惊动,纷纷向外冲去。

    池小遥急忙站起身来,正要催动神通,突然这座大殿墙壁震动,咔嚓咔嚓重组,那些田家灵士正向外冲去,有的脚下突然悬空,跌落下去,有的被两面墙壁挤在中央!

    有人刚刚下床,却发现自己的房间没有了房门,也没有窗户,变成了让人绝望的六堵墙!

    池小遥呆呆的看着这一幕,只见这座楼中宫殿,像是变成了无数方方正正的灵器,在不断自我组合,涌来的田家灵士有的被突然涌出的横梁撞飞,有的被多出的墙压在下面,有的被斗拱勾起,有的被房间困住!

    有的沿着长廊向他们追来,却距离他们越来越远。

    池小遥呆呆的看着这一幕,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这时,莹莹在少女耳边悄声道:“你看苏士子手中的木头盒子。”

    池小遥闻声连忙向苏云右手看去,只见苏云掌心中,一个立方体盒子漂浮起来,像是由无数方方正正的尘沙组成。

    此刻那些尘沙从木头盒子中飞出,化作各种各样的形态,而这些形态,与这栋楼宇内部的空间变化居然一模一样!

    “这是……”池小遥惊呆了。

    “这是大圣灵兵。”

    莹莹道:“确切的说,应该是大圣灵兵的核心。用这个东西,可以控制这栋楼宇,让楼宇随着灵兵的变化而变化。薛圣人曾经检查过这件宝物,但是他不认得此宝。”

    她颇为得意,坐在池小遥的肩头,晃着自己的双腿,笑道:“我也没有告诉他!”

    说话之间,龙骧载着他们向上攀登了十几层楼。

    龙骧脚下不断有新的楼梯出现,上方的楼宇也在不断旋转变化,上方楼层冲来的田家灵士还未接近他们,便被扭曲变化的楼宇不知送往何处去了。

    而在他们后方,追击而来的田家灵士追着追着,便发现前面没有了道路。

    他们熟悉的田家像是变成了一个巨大的迷宫,陌生无比,他们在一个个房间和长廊中穿梭,让他们绝望的是根本找不到尽头。

    倘若有人经历过薛青府的灵界考验,便会发现这迷宫与薛青府的圣人居迷宫一模一样!

    可惜,没有人与苏云有过同样的经历。

    少女梧桐站在龙首之上,焦叔傲载着他也闯入这座楼宇之中,突然间便迷失了方向。

    焦叔傲所化的蛟龙在楼道中疾驰狂奔,然而这栋高达四百多丈的楼宇内部空间在不断的交替变化,像是没有任何规律一般!

    这不仅是同一个楼层中的空间在变化,甚至上下楼层的空间也在不断的交替,楼宇不断的自我更改。

    他们向上追,追了半晌,却发现自己还是在一楼。

    “叔傲,冲出去,从楼外走!”少女梧桐看到一座门户,连忙喝道。

    焦叔傲向外冲去,却见前方十几个田家灵士也在向外冲,然而还未来到那门户前,门户便已轰然闭合。

    田家灵士用力推开门,门后却是一堵墙,那堵墙尚在咔嚓咔嚓移动。

    嘭!

    墙面突然炸开,左松岩脸上蒙着小香帕,看了看惊呆的众人,皱眉道:“这里也无法出去。”

    他转身一拳将新出现的墙壁轰破,向外闯去,众人急忙跟上他,其中一个田家灵士看了看左松岩,试探道:“你是……文昌学宫的左仆射?”

    左松岩冷哼一声:“什么左仆射?我不是!”

    那灵士还待说话,突然焦叔傲龙爪探出,扣住那灵士的脑袋将他踩在脚下,冷冷道:“没看到人家蒙面吗?”

    那灵士被他踩得昏死过去。

    左松岩一路破开墙壁,不管楼内空间如何变化,始终低头向同一个方向冲去。

    龙骧带着苏云不断向上攀登,苏云手托木块,木块不断变化,少年心中凛然,低声道:“小遥学姐,我遇到对手了,此人极为凶狠,我根本困不住他!”

    池小遥心中凛然,连忙道:“有多厉害?”

    “比我见过的任何人都厉害!”

    苏云突然松了口气,沉声道:“他虽然破关很快,但是我们也快要寻到帝君了!”

    前方突然震动,池小遥惊骇的看到整个田家神仙居倒扣下来,田家一众高手杀气腾腾的聚在神仙居中,随时准备应对不测,却不料竟出现这等变故。

    神仙居倒悬,那些田家高手纷纷向下跌落,众人毕竟本事非凡,反映速度极快,立刻施展神通,然而神仙居的变化更快!

    神仙居眨眼间面目全非,整栋楼宇像是活过来一般,千变万化,很快所有人都不知自己到底在何处!

    田无忌急忙冲向十锦绣图,却见自己距离锦绣图越来越远,长廊飞桥,不断涌现。

    隐约之间,他看到龙骧载着一男一女两个少年来到悬挂十锦绣图的墙壁前。

    “朝廷苏上使!”田无忌心中一惊,再看去,便已经不见那两人的踪影。

    苏云将十锦绣图卷下来,收入自己的灵界,与池小遥一起离开,少年笑道:“学姐,今晚风景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