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一百五十章 圣人本体
    一张张面具在墙上并不安分,晃来晃去,偷瞄苏云,等到苏云不注意的时候,便会有面具从墙上下来,化作人形。

    这些面具怪人像是梦境中的魇,不同的面具拥有不同的神通,拥有不同的性格,经常会杀苏云一个措手不及。

    他们每个人都身怀绝技,让苏云手忙脚乱,不过渐渐地,他开始从这些怪人身上学到更多的战斗技巧。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苏云前前后后经历了上百场战斗,还是没有摸索到圣人居的尽头。

    他的心中隐隐有些不安:“这里是薛圣人的灵界,我的性灵可以支撑这么长时间,但我的身体无法坚持这么长时间!”

    他依旧冷静无比,黄钟不仅计时,他还可以利用黄钟记住自己走过的道路。

    他已经从一百多座圣人居中穿过,每座圣人居虽然看起来一模一样,但是他还是可以看出细微的差别。

    这是因为每座圣人居中只有一个主人,只有一个带着面具的薛青府,其他面具都无法成为薛青府。

    “一个人的精力有限,不可能学会太多的神通。圣人居中一个面具代表薛青府的一个性格和一门神通,他的神通不可能无穷无尽,肯定会有被我打完的时候!”

    只要迷宫有尽头,他便可以走出去!

    真正的圣人居,水榭堂前,苏云坐在薛青府对面,还保持着手握茶杯的姿态。

    薛青府看着书怪莹莹,面带笑容:“莹莹还记得我吗?”

    莹莹拍着纸做的翅膀,围绕苏云飞来飞去,道:“自然记得,你是薛太常、薛帝师,裘太常、曲太常之前便是你负责打理天道院。你把苏士子的性灵和灵界弄到哪里去了?”

    “我将他的灵界与我的灵界拼接到一起,所以你会从他的灵界中跌落出来。”

    薛青府面带笑容看着她,道:“你不是一直呆在天道院的文渊阁中吗?为何跑出来了?”

    莹莹飞到苏云面前,伸出两只手,吃力的翻开苏云的眼睛,往里面看了看,道:“苏士子把我拐出来的。他说他家有一本我从未看过的书,我便跟他出来了。”

    薛青府失笑道:“你啊,就是太单纯了。莹莹,你还记得你前世吗?”

    莹莹想了想,道:“我生前特别喜欢读书,后来我死了,便依附在书上。薛太常,你把他挪移到自己的灵界中,持续时间太久,会不会出事?”

    薛青府笑道:“怎么会出事?他的修为在蕴灵境界的灵士中,已经算不坏,就算不吃不喝,也能坚持十来天时间。我困他十来天,胜过他在外面与人交手千百次!”

    他站起身来,背负双手,傲然道:“裘水镜先教我的弟子,表达善意,我若是不把这个人情还回去,还配称作圣人吗?”

    突然,他的瞳孔微缩,上前一步,从苏云的身后捡起一根绳索。

    莹莹心中一紧,连忙道:“是苏士子的,从他灵界里掉出来的!”

    薛青府捡起神仙索,目光闪动,笑道:“虽然是一件了不起的宝物,但我还不至于贪了他的。这根绳子,吊死过一位圣人。这是岑圣的东西……”

    他看了看苏云,围着苏云走动两步,又侧头看了看苏云,疑惑道:“岑圣的东西,怎么会在他的身上?他身上的宝物,未免太多了……”

    他捡起一块天道令,文昌令,又捡起一块木头盒子。

    莹莹心中一紧,只见薛青府摸索一番,显然未曾木头盒子,于是将这几件宝物放在苏云手边,笑道:“苏士子真是好运气,这么多高手器重他。这盒子是楼班天师留给他的吧?楼班是可以封圣的,可惜皇帝不封。莹莹,你知道他为何要挑战我吗?”

    莹莹松了口气,道:“听他说是裘太常要收他为弟子,作为条件,他必须要战胜帝平。”

    薛青府脸色微变,失声道:“战胜帝平?他知道帝平是谁吗?胆敢出此大言!”

    莹莹埋怨道:“你小声点!我观察了几日,发现他真的不知道帝平是谁!他不知道帝平是谁,但是知道帝平很强,可能在相同境界会超越你和裘太常,所以打算先挑战你们。”

    薛青府呆了呆,突然哈哈大笑:“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他又坐了下来,伸手端茶,茶杯却已经空了。

    莹莹抓着茶壶飞起,为他斟茶,道:“薛太常明白了什么?”

    “明白了裘水镜的作为。”

    薛青府端起茶杯,放在唇边嗅了嗅,悠悠道:“裘水镜不愧有裘老狐狸的绰号,他的目的是让苏士子击败帝平,帝平落败,便知道他已经完善了大一统功法。你猜,帝平知道他完善大一统功法后,要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

    莹莹不解的摇了摇头。

    “帝平要做的第一件事,便是把裘水镜召回东都,封他大大的官,把他留在东都给自己研究长生之法!”

    薛青府饮茶,微笑道:“裘水镜因为政见被朝堂中的文武大臣攻击,发落到江湖之中,但他怎么可能轻易认输?他要回去,而且是要大帝低头向他认错,请他回去!他的政见,也会再无阻碍!可惜……”

    莹莹听得瞠目结舌,浑然不知这里面居然有这么多条条道道,问道:“可惜什么?”

    薛青府放下茶杯,淡淡道:“可惜陛下不问苍生问长生。裘水镜是个能人,但大帝在位一日,他一腔热血终究还是没有用武之地。”

    他长长吐了口气,道:“不过,借长生之法来引诱大帝,的确是个好主意。只是要害苦了我和左仆射。”

    他猛地拍案,冷笑道:“苏士子战胜帝平之日,便是他裘水镜裘太常回东都,官复原职,甚至再高升一步的好日子!至于七大世家之乱,与他裘太常何干?”

    莹莹不敢说话。

    “想留下他也简单。”

    薛青府看着窗外,低声道:“只要让苏士子无法胜过帝平……”

    莹莹抬头看着他,连忙道:“你是圣人,你不能乱来!”

    薛青府目光深沉,声音有些沙哑沧桑:“莹,我虽有圣人名头,但这个圣人始终是假的。真的圣人,是皇帝封的。我也需要一份天大的功劳,让大帝不得不召我回东都,不得不封我为圣人……”

    莹莹怔了怔,心道:“他叫我莹,而不是莹莹。”

    “不过,你说得对,我的确不能干预苏士子。裘水镜和我公平竞争,我与他都有回东都的谋略,我若是因此坏了他的谋略,他也会破坏我的计划。他也是有望成圣的人物,既然是道友……”

    薛青府微微一笑,道:“我给你这个机会。”

    他心中默默道:“我的灵界中藏着真正的我,苏士子,你倘若能够寻到真正的我,不戴面具的我。不论你能否战胜我,你都将大有进境!”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不知不觉来到夜间,苏云依旧未曾醒来。仆人上来点燃青灯,薛圣人挥手,道:“客人不吃饭菜,取我写的新书来。”

    那仆人称是,取来一本书。薛青府推到莹莹面前,道:“怕你饿了,先吃些书垫垫肚子。苏士子还有几日才能出来。”

    文昌学宫释迦院,突然一座大殿中传来轰隆一声巨响,大殿剧烈震动,里面传来恐怖的声响,像是有什么怪物在撞击大殿。

    僧人们纷纷披着衣袍出来观望,只见那座大殿中龙吟马鸣,嘶声吼声不断,像是有真龙和神马在殿内厮杀。

    涂明和尚推开众僧,挤上前去,问道:“这殿里怎么了?”

    一个僧人道:“师兄,今日有人送到学宫一匹石雕的马,说是苏士子命人送到学宫的,让左仆射帮忙看着。左仆射没空,便丢到我们释迦院里来了,说这匹马要找个结实的地方关着,还要拴起来。”

    涂明和尚听到殿内的声响,脸色微变,失声道:“多半是天市垣的陵兽!天杀的,这东西关到迦蓝殿里怎么能成?惊动了珈蓝尊者,尊者降临,会把那匹马打死的!”

    他急忙打开殿门,闯了进去,只见一匹浑身龙鳞马首龙身马尾的怪物,利爪扣着珈蓝尊者的金身雕塑的脑袋,把金身推倒,踩在脚下,口鼻中喷火,杀气腾腾。

    涂明和尚骇然:“尊者怎么没有降临……”

    他心知不妙,正要逃走,突然那匹冲至跟前,涂明和尚正欲抵挡,被那龙骧一爪扣住脑袋,踩在地上,连忙向其他僧人叫道:“快去请仆射!关门,关门,不要被它跑出去!”

    众僧慌忙把门关上。

    龙骧怒嘶一声,挥爪把涂明丢到一边,闯到门前,隔着门缝往外瞄。

    涂明和尚撞在珈蓝尊者金身雕像上,瞪大眼睛吐出舌头装死,却见那珈蓝尊者的雕像突然眨眨眼睛。

    涂明吓了一跳,险些叫出声来。

    那金身雕像连忙用一根比涂明脑袋还粗的手指堵住他的嘴,涂明吃力的把这根手指推开,压低嗓音道:“尊者,咱们释迦院是你的道场,我还以为你不知道此事,没想到你早就降临了!你被这陵兽欺负到头上来了,还不敢还手?”

    “打不过。”

    那珈蓝尊者金身雕像叫苦道:“而且也不敢还手!这畜生是东陵主人的坐骑,前几天东陵主人还说他的龙骧跑丢了,没想到被人藏在这里。打了他家的马,他还不拆了我的庙?”

    那龙骧像是听到声音,猛地转过头来,恶狠狠的盯着他们。

    涂明和那金身雕像连忙装死,涂明面目狰狞,舌头外吐,却见那金身雕像也把舌头吐出来,心道:“你是雕像,你装得这么像做什么……仆射,仆射,快来救命……”

    那龙骧恶狠狠走来,在两人身边嗅了嗅,没有嗅出什么,这才转过身去。

    涂明松了口气,突然那龙骧一屁股坐在金身雕像上,两条马腿翘起来,搭在他的身上,两条前马腿向后搭在金身雕像的脖子和肚子上,晃了晃二郎腿。

    涂明暗暗叫苦,却见那龙骧马嘴撅起,悠闲的吹着口哨。

    “仆射不在家!”

    外面僧人们的声音传来,叫道:“师兄,闲云道人说,仆射跑去监督薛圣人,保护苏士子去了。道人说,你忍一忍,忍到天亮就过去了。”

    第二天。

    僧人们打开迦蓝殿,费力的从石化的龙骧龙爪把涂明扣出来,涂明一身酸疼,怒道:“把这匹马送到帝君殿里去!我们释迦院,伺候不起!”

    七天之后,莹莹把薛青府家中的藏书都看了一遍,苏云还是没有走出薛青府的灵界。

    几个侍女担心苏云饿得太久会伤身子,于是熬汤喂他服下。

    莹莹担忧不已,在茶桌上走来走去,薛青府一直没吃没喝,闭目养神。莹莹忍不住飞起,来到他的面前,掀开他一只眼皮,问道:“苏士子走到哪儿了?”

    薛青府微笑道:“他已经来到我灵界边缘,即将走出来了……”

    他刚刚说到这里,突然脸色微变,沉声道:“他又走回去了!”

    薛青府的灵界中,苏云已经走过八百多座圣人居,与八百多位戴着不同面具的薛青府交过手,领教了八百多种不同神通!

    他推开最后一扇门,门外便是自己的灵界,苏云却关上门,转身往回走。

    “这些圣人居中悬挂的面具数量都是固定的,有一千零六十八种面具,我还差一些。而且……”

    他闭上眼睛,闲庭信步般走在迷宫一般的圣人居中,低声道:“这圣人居中隐藏着真正的薛青府。只有与他交过手,才算不虚此行!”

    “好大的胆子!”

    薛青府赞叹一声,向莹莹道:“他去寻我的性灵本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