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一百四十九章 圣人的面具
    苏云跟随薛青府走入圣人居,圣人居还停留在一百多年前的时代,木质的亭台楼榭,房间不多,花园长廊不少,相比神仙居来说并不算很大,却很是雅致。

    圣人居中的人不多,多是薛家的人和一些仆人。

    苏云跟着薛青府在廊下行走,每隔几步便可以看到墙上挂着一副面具,那面具画的是人的面孔。

    苏云停步观察,只见这些面具眉目都很精致,像是真正的人脸一般,轻轻触摸,居然还有弹性。

    薛青府放慢脚步,笑道:“我没事的时候,便喜欢做一些这样的东西。人啊,年纪大了,便不喜欢交友,也不喜欢四处走动,所以得找一些自己喜欢的事情来做。”

    苏云向前走去,打量走廊上挂着的面具,这些面具活灵活现,做出不同的表情,有的慈祥,有的和蔼,有的露出羞涩的笑容,有的目光阴鸷,有的奸笑,有的狰狞,有的阴沉,有的纯真。

    他跟着薛青府一路走来,见到了几十张面孔,竟然没有一个是重复的!

    “苏士子,你转过身的时候,面具在偷偷看你。”莹莹悄声道。

    苏云猛地转身,却见那些面具还好端端的挂在墙上。

    他回过头来,突然又再度转身,只见那些面具还是挂在那里,并没有什么异状。

    苏云目光闪动,元气凝聚一抹剑光。

    他看向如镜般的剑光,剑光折射身后的景象,只见就在他转过头来之后,长廊上所有被挂在墙上的面具,两只眼珠子都动了起来!

    这些墙上的眼睛偷偷的向他瞥了过来!

    苏云转头,墙上的面具又纷纷转回眼珠!

    苏云既觉得有趣,又有些心里发毛,心道:“难道这些面具被薛圣人做成了灵器?居然还能移动眼珠。”

    薛青府引领着他来到水榭旁,席地而坐,道:“我以为苏士子年前便会来我这里,裘太常传授小楼功法神通,我却没有教导过你,心中实在有愧。”

    这水榭下放着造型奇特的琴弦,流水经过琴弦,便发出琴声,水流速度不同,琴声也是高低起伏。

    苏云听着琴音,打量水榭,只见水榭的墙壁墙壁上也有一副面具,笑道:“前辈误会了,我路过这里,想起不曾拜访前辈,因此匆匆前来。”

    那副面目是一张老人的面孔,那老人脸上有一种看破世间的超脱,又显得玩世不恭。

    有侍女上前沏茶,苏云连忙收回目光,正襟危坐。

    茶水放在他的面前,苏云低头看着茶水,微微一怔,只见茶水映照着那副老人面具,那老人面具的眼珠子也在悄悄转动,向坐在下方的他偷偷看去。

    “你是来找马的?”

    薛青府哈哈笑道:“那匹龙骧我可没看到。只是晚上的时候听到桥下有什么东西。倘若你去桥下找找,说不定能找到些什么。”

    苏云眨眨眼睛,试探道:“龙骧怎么会跑到桥下?”

    薛青府目光闪烁,道:“可能是被人骑了去,一不小心跑到桥下被挂在那里吧。我刚从天市垣归来,对这件事也不太清楚。”

    苏云面色一整,问道:“薛圣人,敢问周伯是什么人?”

    薛青府微笑道:“皇帝念我年纪大了,派了一些侍卫保护我,久而久之,他们便成为我这里的街坊邻居。”

    苏云顿时醒悟,东都大帝不放心薛青府,于是派来周伯这些人,名为保护,实为监控。

    “我此来还有一件事情。”

    苏云斟酌片刻,道:“我有一个不情之请,想请圣人指点我修行上的不足。”

    薛青府哦了一声,放下茶杯,苏云通过茶杯水面看到自己上方的那副面具变得面目阴沉,死死的盯着他,似乎有些怨怼。

    “你的意思是你想挑战我,看看你这段时间的修为进境是否还有哪些不足之处,借此弥补。对不对?”

    薛青府和颜悦色道:“我必须和你想通境界交手,才能让你看到差距何在。”

    苏云目光从茶杯上收回,正色道:“倘若圣人不愿意的话,那就算了,我去挑战水镜先生。”

    “怎么会呢?”

    薛青府哈哈笑道:“裘水镜肯指点小楼,我自然不能落后了,否则还要被他瞧不起。我与他斗了这么多年,倘若在这件事上被他瞧不起,那就太失败了。不过,我无法自封修为,唯有通过性灵与你对决,方能克制肉身上对你的压制。”

    他端起茶杯示意,苏云也连忙端起茶杯饮茶。

    等到苏云放下茶杯,只见坐在他对面的薛青府消失不见。

    苏云惊讶,抬起头来四处打量,圣人居中的其他人也都消失无踪,他站起身来,快步走出水榭,只见整个圣人居不知何时只剩下他一人!

    “薛前辈!”苏云高呼一声,没有人回答他。

    “莹莹!”

    书怪莹莹也没有任何回应!

    就在这时,他身后的长廊墙壁上的那=一副面具突然像是活过来一般,眉开眼笑,面具后面长出一副身子,从墙上流了下来。

    面具人趴在地上,四肢撑地,以古怪的姿态站起,突然脚步一动,下一刻便来到苏云身前。

    苏云面前日月交替嬗变,日升月落,月升日落,呼啸轮转。

    “轰!”

    他措手不及,被日月叠壁神通轰在身上,苏云身形向后飞出,他的头顶黄钟旋转,钟壁厚重无比,转动之时,破碎的大日带着熊熊火焰围绕钟身流动!

    火焰中又是一轮大日飞出,化作金乌,双爪扣在黄钟的钟鼻上,振翅而起,竟然将这口大钟拎了起来。

    “你是薛前辈?现在我们在你的灵界之中?”

    苏云向长廊外落去,手掌一翻,钟口向上,一声钟响向那金乌震碎。

    那面具怪人一言不发,双手向前扑击,身后一轮明月升起,明月中坐着一尊六眼金蟾,六只怪眼中一道道光芒射出,斩向苏云!

    苏云头顶黄钟倒扣下来,将这一道道攻击挡住。

    那面具怪人手掌变化,化作金乌双翼,嗤嗤连斩,速度极快,下一刻便破去黄钟防御,金乌欺身杀入黄钟之内。

    苏云移动脚步,两人近身搏杀,刚战斗两招,一声钟响从头顶传来,那面具怪人仰头,面具脸上露出惊骇之色,只见大黄钟内壁上浮现出十二神兽,活灵活现,在钟内壁游走!

    钟声正是应龙、重明等十二神通联合在一起爆发出的威能,面具怪人身处在大钟下方,钟声冲击,相当于苏云全力一击轰在他的脑门上!

    “啪!”

    那面具怪人炸开,被轰得粉碎,只剩下一副面具啪嗒落地,滚动两圈。

    苏云伸手去捡面具,却见那面具吱吱怪叫,下面生出许多腿脚,撒腿便跑,不知跑到哪里去了。

    “薛前辈?”

    苏云高声问道:“这里是你的灵界吗?”

    他从长廊快步向前走去,只见墙上的面具见到他来了,纷纷转过脸去,待他跑过去,又偷偷的侧脸瞥他,似乎有些怕他。

    苏云皱眉,快步奔出薛青府的圣人居,向外看去,只见又是一片圣人居,他此刻身处在另一个圣人居的水榭中!

    不过让他稍稍放心的是,这片圣人居中有人,许多圣人居内的仆人正在劳碌。

    苏云走上前去,拦下一个侍女,笑道:“敢问薛……”

    那侍女抬起头,露出一张面具脸,苏云心中一惊,却见其他仆人呼啦啦飞起,化作一副副面具贴在墙上,那些面具窃窃私语,嘿嘿笑道:“被他发现了!”

    那面具侍女突然叱咤一声,向他攻去,不再是日月叠壁的神通,而是另一种神通,一口口剑光一字排开,围绕苏云上下翻飞,剑光下一刻破开苏云的黄钟防御!

    “我的神通,的确破绽很大,一下子便被抓住!”

    苏云身形闪动,避开剑光,那面具侍女的剑光如同凤凰展翅,极为绚丽,攻击之密集更是让人目不暇接。

    她挥手便是一道道剑光,利剑宛如从体内飞出,令人防不胜防。

    苏云身前身后蛟龙飞舞,扑击那些斩来的剑光,钟声不断响起,被逼得连连后退。

    那侍女追着他杀入长廊,两人神通打得长廊不断炸开,墙上的那些面具则是面带喜色,看着他们一路破坏。

    苏云连翻带滚,突然轰破廊顶的屋檐,纵身跃起,神通爆发,一拳轰去!

    他头顶的黄钟哗啦分解,下一刻黄钟在他轰出的拳头前方重组,咣的一声巨响,那面具侍女连同无数剑光一起破灭。

    侍女脸上的面具还未落地,便长出两张洁白的翅膀,振翅飞走。

    苏云落在一栋房屋上方,怔怔的看着自己的双手。

    刚才他那一击是跟那面具侍女学的,那面具侍女的神通是发自体内,招式攻出,神通爆发。

    他学过来之后,发现这种神通攻击更为强大!

    “薛圣人在借这次交手,传授我神通运用之妙!是了,这是《蕴灵杂用论》中,神通运用的技巧!”

    苏云心中微动,《蕴灵杂用论》正是薛青府所写!

    苏云虽然学过,但这些日子的战斗,他都是以黄钟轰杀对手,从未试验过书上的战斗技巧。

    “虽然不知圣人的用意,但他应该没有恶意。”

    苏云心道:“他的确不想被水镜先生比下去。”

    ————这几天忘记求票票了,道友们,别忘记把票票投给临渊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