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一百四十五章 通天阁主
    “天道令……”

    老无人区的神王与老妖王面色凝重,刚才薛青府取出的那令牌正是天道院的天道令。

    那块天道令与其他天道令并无不同,但对他们来说,其中的意义简直如晴天霹雳!

    薛青府走出神王殿,殿门在他身后轰然关闭。

    周绾香的惊呼声传来:“神王,老妖王,你们这是做什么?我们有过盟约……你们难道不怕我七大世家……”

    “你们斗不过他!”

    神王殿中传来剧烈的震荡,不仅神王和老妖王出动,天将和一众妖王也纷纷动手,这一战的结局已经注定。

    过了片刻,神王殿门户大开,神王杀气腾腾走出,将周绾香的头颅丢在薛青府脚下。

    薛青府点了点头,迈步远去,道:“你要找的那个仙体,我已经寻到了。他在朔方城做了医师。”

    神王躬身。

    薛青府步行至天市垣驿站,天色已晚,最后一班烛龙撵即将来到,驿站老兵已经在准备着对抗妖魔的侵袭。

    薛青府遥望,只见夜色下的天市垣变得异常绚丽,玉宇琼楼拔地而起,一座座古老的大墓变成了华丽的屋舍,鬼神寻亲访友。

    东陵主人的车驾行驶在天上,两人隔空遥遥对视,薛青府欠身见礼。

    东陵主人打开帷帐,轻轻点头还礼,车驾远离。

    东陵主人望着天市垣的黑暗,低声道:“我看到他如同迷宫般的城府的最深处,有一张面孔缓缓的从其他万千面孔中浮现出来,越来越清晰……奇怪,苏小哥儿为何还没有把我家龙骧还回来?”

    他颇为纳闷,继续巡游去了。

    天市垣到了夜晚,而朔方还是下午,苏云拜访过童家之后,又去拜访林家,在林家他遇到了对手。

    林家林清盛并未挑战他,林家家主林致远不知从哪里选来一些士子,甚至可能根本不是林家的子弟,安排他们挑战苏云,拖延时间。

    林清盛根本不曾露面,而是藏在密室中与林家老神仙林高义苦修真龙功法。

    李竹仙代替苏云出手,很是兴奋的把那些士子教训了一通。

    苏云离开林家,再去武家,同样也是不知从哪里选出来的士子,武胜根本不出战,想来是利用这些士子拖延时间,躲在暗处学习真龙功法。

    苏云登上叶落公子的蛟龙辇,只见叶落公子已经睡着,于是让车夫把叶落公子送回叶家,自己则登上李竹仙的凤辇。

    “七大世家学聪明了,其他人如周玺台、文昭之、田英等人恐怕也是做了同样的安排。”

    苏云向李竹仙道:“天色将晚,我们还是先回文昌学宫,等到他们准备妥当之后,自然会来挑战我。”

    凤辇速度快,那大鸟是一头天凤,还不会飞行,只能在地面上飞奔。

    宝辇中,少女梧桐目光闪动,道:“想让七大世家挑战你,其实很简单,我可以控制他们的魔性,只要你臣服我……咦?”

    她脸色微变,向外看去,只见他们所在的云桥突然断开,云桥在天空中挪移,直奔一座高楼而去!

    李竹仙和白月楼也注意到这一幕,急忙趴在车窗上向外张望,眼看他们便要撞在那栋楼宇上,突然楼宇从中间裂开!

    凤辇中的四人骇然,而一直在暗中保护和监视这辆宝辇的人也是骇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朔北各路瓢把子,以及七大世家的高手,纷纷从暗处奔出来,向那道突然断掉的云桥追去。

    然而就在他们即将追上这道云桥的同时,突然只见那栋裂开的高楼将云桥吞没!

    其中一人已经追入桥上,进入裂开的楼宇之中,但见整个楼宇仿佛活了过来一般,楼宇内部的空间咔嚓咔嚓变化重组,让他急忙从桥上跳出,在一个个房间中躲避,根本来不及去寻找苏云等人所在的凤辇被送到了那里。

    而在凤辇上,天凤背着小楼沿着这条诡异的桥狂奔,只见云桥不断延伸,向下而去。

    众人半个身子探出车窗,向上看去,只见这栋高耸入云的楼宇内部在扭曲旋转,宛如合拢的嘴巴,咔嚓咔嚓不断闭合!

    而下方,这栋楼宇内部的亭台楼阁不断分解、重组,结构发生变化,露出内部空间,云桥贴在中空的四壁上,墙壁中不断有新的云桥探出,让他们沿着楼宇内部不断向下奔去。

    苏云计算了一下距离,要不了多久,凤辇便会奔到地面,不过他向下看去,只见这栋楼宇在地下还有建筑,云桥还是不断出现!

    “这座楼宇的下方,便是地底劫灰城,劫灰山的位置!”

    苏云刚刚想到这里,突然仿佛看到一面墙壁凸起的亭台上,仿佛有一人站在那里,向他们所在的凤辇遥遥招手。

    他还未来得及反应过来,便见白月楼、梧桐和李竹仙身不由己从车中飞出,李竹仙的叫声传来:“我的车——”

    天凤还在向前狂奔,突然这辆宝辇飞起,与天凤脱离,这头幼鸟急忙停步,利爪在云桥上滑出一串火光,终于停下。

    它还是幼年,没有飞行能力,眼巴巴的看着自己的小楼,向下方坠去,急得乱蹦,却不能飞过去。

    就在此时,突然只见这栋楼宇中有木头和钢铁飞来,在那座小楼的两旁扎出两张巨大的翅膀,翅膀震动,呼啸飞行。

    那栋小楼宛如大鸟,载着楼中的苏云盘旋下降。

    天凤叫了两声,突然听到李竹仙的呼唤,连忙沿着云桥向李竹仙等人奔去。

    李竹仙、梧桐和白月楼被挂在一片峭壁上,前后都没有道路,待到天凤奔来,这头大鸟正打算跳过去,突然大楼内部铿锵作响,空间重组,待到重组完毕,只见他们已经来到这栋楼宇的外面。

    天凤跟着他们来到楼外,不解的叫了两声。

    外面车水马龙,人来人往,似乎没有人注意到这栋楼宇的变化。

    众人神色呆滞。

    “大师兄哪里去了?”

    楼宇内部,长出翅膀的小楼宛如大鸟,振翅飞行,忽然从楼宇内部飞出,双翼舒展,风声呼啸,来到地底中空的空间之上。

    小楼展开翅膀,在朔方城地底一根根巨大无比的铜柱之间翱翔,宛如飞行在巨大的丛林之中。

    苏云又看到一个奇怪的人,站在其中一根铜柱上,那铜柱上居然有楼梯,只是柱子太大,肉眼难以察觉。

    小楼怪鸟还在载着他继续飞行,向下劫灰山飞去,苏云又看到几个怪人站在另外几根铜柱上,正在打量他。

    他站在小楼中,风声呼啸,狂风灌入楼内,而小楼两旁,可以看到机括精密的木铁构建,轴承齿轮,不断转动。

    而轴承齿轮上浮现出一个个奇异的符文,时亮时灭。

    “楼班造木鸟,曾在天上飞了三天三夜而不落地。”

    书怪莹莹从他的灵界中出来,拍着纸做的翅膀飞起来,好奇的打量窗外,道:“你看这些机括,是用符文催动的,每一个符文都是神通压缩到平面形成的。”

    苏云正要说话,突然看到小楼一张翅膀上不知何时多出一人,向他看来。

    呼——

    小楼怪鸟扑扇翅膀,速度放慢,降落在劫灰山上,而那人竟然出现在小楼之中,在苏云面前坐下。

    苏云坐下,凝视面前的这个男子,只见此人身着蓝袍,背着一个书篓子,书篓子里面放着一些卷曲的纸张,如同画轴。

    他像是五六十岁年纪,双手则布满老茧,脸膛风吹日晒,满是沟壑皱纹,保养得并不好,应该是经常在外劳碌。

    他的眼眸锐利,仿佛刀枪,能够扎入人心!

    他伸出手指,在桌面上画出一个印记,苏云看去,只见他画出的一个立方体印记。

    “敢问阁下是否是通天阁的人?”苏云迟疑一下,问道。

    那汉子咧嘴而笑,发出“嗬嗬”的笑声。

    苏云怔了怔,这才看出他的嘴巴里没有舌头,舌头应该是被人以利刃割断。

    “阁主休怪,大师兄因为给哀帝造皇陵,皇陵造成之后,哀帝担心他会说皇陵的布置,所以把他舌头割了。”

    苏云循声看去,只见一个少年站在小楼外的山头上。

    那少年转过身,向小楼走来,道:“当年楼师造东都,大师兄等人作为楼师弟子名声显赫,哀帝命他们造皇陵,把师兄们杀了一批,活下来的师兄师姐并不多。楼师所开创的绝学也因此失传了不少。”

    他向苏云走来,取出一块令牌,却是天道令,道:“我在天道院读书,三年前被选入通天阁。这次楼师见召,说是选出了阁主,我们从各地赶到天市垣,拜见楼师之后,便前来见你。阁主的信物何在?”

    苏云取出小木头盒子,疑惑道:“阁下说的是这件东西?不过,我并非是你们的阁主,楼班摊友只是让我拿着这个盒子,帮他看一看他镇压在这里的东西是否还在。”

    那少年和那汉子见到盒子,脸色微变,各自躬身。

    苏云连忙道:“各位,我不是你们的阁主,对于建筑之道,我一窍不通,你们另选高明……”

    “通天阁并非是修炼建筑之道。建筑只是楼师所传。”

    那少年起身道:“楼师没有告诉过你吗?楼师并非是通天阁的开创者,他也是继承者,通天阁的阁主传到他这一代,已经是三十五代。你是第三十六代。”

    苏云呆了呆,这与叶落得到的关于通天阁的消息有些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