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一百四十四章 魔性难平
    “元朔的筑基功法叫做养气篇,而海外异国的天庭神照却叫做引导篇,两者之间的意味有些不同。”

    苏云对比两地的功法不同之处,心道:“楼班摊友曾经对我说过东方元朔与海外异国的不同,他说海外异国问诸于神,而元朔问诸于人。这在功法上也有体现。”

    天庭神照虽然以观想为主,但主要观想天庭神祇,有些类似神祇崇拜。

    而元朔功法更多的是个人的内在着手,比如洪炉嬗变,比如日月叠壁,都是炼天地灵气为己用。而其中的武学则是格物一些神兽或者自然现象,从而达到提升武力的效果。

    “我仅仅对比筑基功法,对于海外异国其他境界的功法了解得不深,还是不要带有偏见为妙。”

    苏云想了想,问道:“莹莹,你对海外异国了解吗?”

    “我从前未曾离开过天道院,对海外国度的了解都是来自文渊阁的藏书。”

    莹莹坐在他的肩头,双手托腮,道:“听闻海外还是蒙昧时期,元朔便已经极为发达,有一朝大帝命人造船远征海外,只见海外之民尚自茹毛饮血。大帝因此兴致阑珊,没有征服那里的欲望。后来,有灵士屡屡跨过大洋前往那里,还写了《海国志》《海外奇闻录》《异国考》《海错图》《海怪图》等书。元朔的语言流传到那里,慢慢海外各国说的话也都是元朔语了。”

    苏云出神,想到那个时期,许许多多灵士远渡重洋,登陆异域,考察山川地理,风土人情,传授元朔文化的情形。

    那是在探索未知的土地,一定会发现许多稀奇古怪不可思议的事情。

    “后来,海外异国的文明渐起,派来许多遣朔使前来学习元朔的文化,将元朔的修炼法门传到海外。因为要跨过大洋,海上多有风浪和妖魔鬼怪以及不可思议之现象,因此多有死者。”

    莹莹伸出手掌,向下压了压,只见环绕苏云飞舞的天庭神照引导篇的文字图案被压缩成一本书,漂浮在苏云面前。

    “海外异国留洋到元朔,留学读书,在异国是一股风潮,据说那些国度把元朔说成天朝上国。”

    她把其他五种功法也都压缩成一本本书,道:“直到四十七年前,一切变了。我是看着裘水镜长大的,他进入天道院,进入文渊阁选择的第一本书,我都记得。有一天他进入文渊阁,却没有选书,而是向我辞别。”

    莹莹怔怔出神。

    那个时候的裘水镜再也没有了天之骄子的意气风发,反而意志消沉,他很受打击,却又像是下定了决心。

    他对莹莹说,他要去海外求学,跨过大洋,去对面的异国学习那里的功法神通,学习色目人的长处。

    他告诉莹莹,海外异国的色目人,他们的神通威力已经超过了元朔,他们无论是灵兵还是交通,都远在元朔之上。

    他们从海上而来,巨大的楼船长驱直入,打破了元朔的海港,掠夺元朔财富。

    他们用灵兵轰杀元朔的子民,击败元朔的高手,将这个古老帝国的尊严踩在脚下。

    他们的武力,形成对元朔的碾压之势,他们的学问被称作新学,对元朔的旧圣学问也形成碾压之势!

    这种领先,几乎是全面领先!

    所以,他要去留洋,去学习大洋对岸被元朔曾经视作野蛮人的本事,他要学习对方变得强大的方法,然后传授给元朔人,改变元朔积弱的现状。

    “后来,裘水镜从海外归来,但是我没有遇到他。过了几十年,我再遇到他时,他已经是天道院的裘太常了。”

    莹莹道:“我问他是否实现了他的抱负,他还是摇了摇头。”

    苏云和她都沉默下来,不再说话。

    突然,莹莹振奋精神,卷起一本书敲苏云性灵的额头,气鼓鼓道:“都怪你打岔!快点,快点,修炼这六门功法,把你的性灵神通补全!”

    苏云连忙静下心来用功修炼,只是偶然间还会想起裘水镜的事情。

    裘水镜用这辈子最为珍贵的时光去试图改变元朔,挽救元朔,可最后还是失败了,让苏云不禁回忆起初遇裘水镜时,他那略带忧郁沙哑的声音。

    “老师没能实现他的抱负,那么他的道路,是否是错的?左仆射的道路,又是什么呢?他们两人到底谁对谁错?”

    他又想起自己在大人物庙遇到的执念显化,大人物与少年时代的裘水镜同为天道院士子,他们之间的那段对话,给他很深的印象。

    “不许走神!”

    莹莹又卷起一本书,敲了敲他的额头:“否则你今天不可能学会这六套功法!”

    蛟龙辇驶到童家,左松岩早已经在童家神仙居中等候,与童老神仙和童庆云客套寒暄,苏云向童老神仙与童庆云见礼,坐在一旁静静等候。

    童老神仙与左松岩有说有笑,童庆云则似乎自甘低左松岩一个辈分,向苏云道:“听闻苏小友有一招仙术,这次可否一见?”

    “这就是童大当家的派童秋雨出战的原因?”

    少女梧桐好奇道:“童大当家的想看这一招仙术,因此派出童家最强士子,务求逼出大师兄这一招仙术。”

    童庆云目光落在她的身上,少女梧桐心中一惊,童庆云的目光直接寻到了她,没有任何迟疑,显然修为实力只怕还在童老神仙之上!

    而她想看童庆云的内心,却什么也看不见!

    人魔可以看到一个人内心中的魔性,少女梧桐看不到童庆云的魔性,这倒是咄咄怪事。要知道,就算是裘水镜,她也能看出几分魔性来,只是裘水镜的魔性出现的很是短暂,出现之后便会被他磨灭。

    “童庆云不可能全无魔性!”

    少女梧桐继续感知,童庆云的内心仿佛一片圣洁土地,没有半点污痕。

    童庆云道:“小姑娘,话可不能乱说……”

    他的第一个字说出口,少女梧桐不禁惊得呆了,只见童庆云那看似纯洁的内心突然间变得无比黑暗,一张扭曲狰狞的面孔出现在黑暗中,面孔的后方是无数狰狞恐怖的魔神,仿佛佛门所说的地狱一般!

    “这个人平日隐藏得很好,但是一说话便将内心的魔散发出来!”

    少女梧桐兴奋得有些发抖:“单单是来到这里,我的修为都大有增益!”

    就在此时,突然一声龙吟传来,苏云头顶不由自主浮现出一口黄钟,迸发出一声钟响。

    “咣!”

    黄钟震动,但见一片片盾牌大小的龙鳞纤薄无比,从神仙居外飞来,围绕苏云飞速转动,大黄钟旋转,钟声震荡。

    突然钟声黯哑下来,赫然是龙鳞数量太多,一举攻破黄钟防御!

    咻咻咻!

    一连串破空声传来,坐在那里的苏云顷刻间被大盾般的龙鳞插满全身!

    童秋雨兴奋异常,跳跃如飞,继续催动神通,只见又有数十面龙鳞飞来,在半空中立起,如同数十面明镜!

    古怪的是,那一面面明镜中央皆有一只奇异的龙眼。

    龙眼张开。

    “轰!”

    明镜中神光绽放,照耀在苏云的身上,剧烈的震荡传来,苏云连人待龙鳞和大黄钟被轰得高高飞起,挂在神仙居的幕窗上。

    “得手了!”少女梧桐兴奋大叫。

    突然,一片片龙鳞飞起,只见龙鳞下方的苏云几乎是毫发无伤,只有衣服被切破了。

    童秋雨脸色大变,却见龙鳞片片破裂,化作元气消散。

    幕窗上,苏云纵身而起,在空中一个垫步来到童秋雨面前,双手向前重重推出,黄钟疯狂旋转,向前推去!

    童秋雨疯狂催动气血,拼尽所能,绽放神通与他以硬碰硬,然而苏云这一招神通中狂暴的法力直接碾压过来!

    童秋雨看到自己还未成形的神通直接爆碎,随即双手十指扭曲,指骨腕骨啪啪折断,臂骨也啪啪向后折去!

    他被那恐怖的冲击力冲击得呼的一声飞起,大字型贴在一株铜柱上。

    苏云收手,童秋雨啪嗒坠地。

    苏云取出一块青虹币,双手托着,恭恭敬敬的放在童庆云面前,道:“童仆射想看我的仙术,今日不方便。仆射家办丧事,学生不便打搅,改日吧。”

    童庆云面带笑容看着他,童秋雨是死是活,他自始至终都没有去看一眼。

    “这就是能够承受住仙术冲击的仙体吗?”童庆云打量苏云,和颜悦色问道。

    少女梧桐激动莫名,在她眼中,童庆云心中的魔性越来越重,最终童庆云的身形仿佛一尊头戴帝冠的魔王,坐在大帝的宝座上,无数神魔跪伏在他的脚下!

    “他的欲望,完全扭曲了他!权势,长生,让他比人魔更像是人魔!”

    少女梧桐的灵界中突然第二洞天开启,让她更加兴奋:“我若是能留在童庆云身边,我的修为必然突飞猛进,在短短几天便可以修炼到元动境界!可惜啊,他太危险了!”

    就是童庆云心中魔性爆发的短短片刻,少女梧桐便借此机会一举修炼到第二洞天,修为实力提升之快,着实匪夷所思!

    苏云摇头道:“童仆射想多了。这世上不存在仙体,也没有长生不老的人。就算是大帝,就算是圣人,还不是难逃一死?”

    他向外走去。

    童庆云的声音在他身后传来,笑道:“这世上有仙体,因为这世上有仙界,也有仙界来客!当年的天市垣,有一个传闻可以长生不死的人逃了出来,他就是神王之子!他身上带有长生的奥秘!”

    苏云充耳不闻,走出童家。

    李竹仙、叶落公子和白月楼跟上苏云,李竹仙回头,招手道:“梧桐,走了!”

    少女梧桐恋恋不舍的跟上他们,心道:“可惜了这个魔窟……”

    天市垣,老无人区,神王殿。

    薛青府薛圣人静静的坐在那里,对面便是周身笼罩在灿烂神光之中的神王,以及浑身上下都罩在妖气之中的老妖王。

    而神王殿如同一个朝廷,八大天将和其他妖王各自危坐,面目凶恶。

    “薛圣人,你孤身前来,还想活着离开不成?”

    老妖王猛地喝道:“今日不比从前,告诉你,周家的老神仙也来了!”

    他话音刚落,只见周家老神仙周绾香风情万种的从神王殿的后殿走出来,这女子虽然最少一百七十多岁,但却如二三十岁的美妇人一般,另有一种诱人的风流。

    “薛青府,你今日是否死得心服口服?”

    周绾香掩嘴笑道:“你以为没有人能料到你会来这里,说服神王和老妖王?只要料到你的动向,杀你便不难。”

    薛青府叹了口气,幽幽道:“周家的,我也是这个意思啊。”

    他取出一块玉佩,放在桌子上,向前推去。

    老无人区的神王和老妖王目光齐齐落在这块玉佩上,只见玉佩如同一座门户,上面刻着一卷半展开的书。

    “神王,老妖王,该兑现你们的承诺了吧?”

    薛青府收了令牌,站起身向外走去,道:“送她上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