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一百四十三章 天庭神照
    陆家神仙居中一片安静,只有琉璃幕窗碎裂掉下时发出的脆响。

    因为太安静,任何声音都显得刺耳起来,所以神仙居中也就愈发安静了。

    左松岩原本正在陪着陆中流、陆江天喝茶,此刻茶杯刚刚端起来,喝也不是,放也不是,心中暗暗叫苦:“不是一天挑战一家的吗?这意思,是打算一天挑战七家?那些世家的钱我都收了……”

    那些前来观摩苏云神通的六大世家士子也都各自皱眉,从闲云道人衔钟而来,到苏云轰杀陆寒烟,只在一瞬间,他们根本来不及细细观察苏云的神通运转情形。

    来不及观察的话,便没有任何意义!

    “为寒烟报仇!”一个陆家灵士起身,愤然道。

    陆家上下无论灵士还是大士皆是杀气腾腾,就在此时,左松岩带来的人也纷纷踏前一步,双方剑拔弩张,一触即发!

    陆江天正要站起身来,翻脸杀人,却被陆中流按在肩膀上,便无法站起来。

    陆中流淡淡道:“江天,我陆家输不起吗?你死了一个儿子,再生一个便是。”

    陆江天咬牙,重重坐下。

    陆中流满面笑容,呵呵笑道:“左仆射了不起啊,既是文昌学宫的仆射,又是朔北的老瓢把子,官场你占了一份,绿林也占了一份。”

    左松岩笑道:“都是道上朋友抬爱。”

    两人目光交错,盯着对方的眼睛,气氛变得异常凝重。

    陆中流迟迟不敢动手,左松岩是文昌学宫的仆射,与田无忌、文立芳、童庆云齐名,表面实力就是天象境界的水准。

    但是老瓢把子不一样。

    朔北老瓢把子,是十七州一百零八郡的传奇,平帝以及哀帝都曾经命人前来剿匪,还命征圣境界的强者来挑战。

    最为有名的便是哀帝时期,东都三大征圣入朔北,挑战老瓢把子,三人战死两位,残了一位。

    陆中流不敢动的原因,就在于此,他不知道这些年过去,作为老瓢把子的左松岩到底进步了多少。

    突然,少女梧桐笑道:“大师兄,何必再往其他各家?其他世家的士子,不是在这里吗?”

    她唯恐天下不乱,笑吟吟道:“童家童秋雨,林家林清盛,周家周玺台,文家文昭之,武家武胜,田家田英,六大世家挑战你的士子云集于此,何必再去他们家寻找他们?”

    她每说出一个人名,那士子便不由心中一惊:“她怎么认识我?怎么知道我家是派我来挑战苏云?”

    一双双目光纷纷向少女梧桐看去,目光落在她的身上,却不由自主的滑开。

    每个人看得都不是她的本体,有的看向她的左边,有的看向右边,有的视线落在上方,有的落在下方。

    竟然没有一个人的视线能够聚焦到她的身上!

    少女梧桐微微一笑,突然心中一凛,感受到几双目光从一旁挪开,看到了她!

    她循着这几双目光看去,首先看到苏云,其次便是左松岩,再次便是陆中流!

    他们三人识破了她的伪装!

    至于其他人,哪怕是陆家的家主陆江天这样的天象境界大高手,也看不到她的本体。

    除了苏云、左松岩和陆老神仙陆中流三人之外,其他所有人“看到”少女梧桐,心中都会生出同样的念头。

    “原来是他(她)。”

    他们俨然很熟悉梧桐的样子,然而实际上他们谁也不认识梧桐。

    他们只是记忆被篡改,甚至他们看到的梧桐的模样,也是内心中最熟悉的人的模样的混合体,每个人看到的都各不相同。

    只要他们移开目光,他们便会随即忘记自己看到的梧桐的模样。

    直到他们再次“看到”梧桐,才会再度觉得这是自己最熟悉最信赖的人。

    人魔,就是这么古怪。

    苏云停下脚步,目光向童秋雨等人看去,面色温和道:“既然是拜访七大世家,当然是在诸君的家里拜访,岂可扰乱陆家?”

    他向陆江天欠身,取出一块青虹币放在地上,道:“我先献上奠礼,不打搅陆家办丧了。”

    陆江天死死捏紧拳头。

    苏云向外走去,少女梧桐、李竹仙等人只得跟上前去,离开陆家。

    左松岩也自起身,率众赶往童家,心道:“这小子估计要一天打七家,明天再打七家!”

    他咬紧牙关:“老瓢把子兜不住了!”

    童秋雨、周玺台等人面色凝重,也纷纷离开陆家神仙居,直奔童家而去。

    “童家的小哥儿,留步。”

    童秋雨闻言急忙停步,陆中流走来,与他同行,道:“我送你回童家。其他几家的小哥儿小姐儿也都到我车上来。”

    童秋雨、林清盛、周玺台、文昭之、武胜和田英纷纷登上童家的玄武辇。那玄武辇虽有神兽玄武的名号,但背负宝辇的却是一头大龟妖,以慢和稳而闻名。

    陆老神仙陆中流坐在宝辇中,向六人道:“我这辆车很慢,可以为你们拖延一段时间。你们是各大世家选拔出来的子弟,资质悟性都是不凡,应该也都见过真龙功法的各篇。”

    林清盛躬身道:“老神仙,我见过的只是一篇篇散乱的格物志,并非是功法。”

    其他五人纷纷点头。

    田英道:“我田家所传的也是十几篇格物志,是有人把格物真龙的过程记载下来。”

    文昭之道:“我家老神仙传授我的时候,便是让我观看格物志,从里面领悟神通!”

    陆中流道:“那是之前。之前让你们自己参悟,你们从里面领悟出的东西便是自己的东西。但是现在非比寻常。那苏云是天道院士子,天道院士子都是妖孽,你们仅仅几天参悟,休想战胜他。因此有一条捷径。”

    六人精神大振。

    陆中流道:“他的神通有一个弱点,那就是两道攻击间隔的时间少于一忽,便会破开大钟防御。”

    林清盛沉声道:“我与他交过手,他的神通防御的确有这一瞬破绽。”

    陆中流惊讶的瞥他一眼,道:“能够看出他的破绽,林家小哥儿资质不凡。”

    武胜道:“林兄是两年前的入学大考第一人。那年我排在第二,落后林兄两分。”

    陆中流笑道:“与他交过手,那就更为难得了,胜算便又高了一分。”

    他精神振奋,道:“与他交手,一定不要让他占据先手,你们第一时间攻击,先两手神通快攻,打破他的防御!而我从真龙功法龙鳞篇中参悟出一门最快的神通,叫做龙鳞照!我将这门神通传授给你们,你们活学化用,只消一片龙鳞,便可将他腰斩!”

    他观想出龙鳞,在玄武辇上细细教导六人。

    前方便是叶落公子的蛟龙辇,又肥又胖的蛟龙大腹便便,不紧不慢的移动脚步。

    苏云坐在蛟龙辇中,闭目养神,他灵界中莹莹围绕他的性灵飞来飞去,道:“你解决了神通大小的问题,现在开始解决神通威力的问题。我从天道院文渊阁中选出了六种最佳筑基功法,补全你的神通最底层的烙印。”

    苏云心中微动,询问道:“哪几种功法?”

    “第一篇雏凤还阁养气篇。”

    莹莹手掌轻轻一挥,顿时数以千计的文字和图案出现在苏云性灵的面前,文字光芒灿灿,图案则是凤凰与梧桐阁,凤凰于飞,梧桐阁也在不断变化。

    “这一篇是天道院上一代的筑基养气篇,善于幼年时筑基。”

    莹莹道:“雏凤还阁有六重,招式也有六招,叫做凤还重楼阁,六招武学炼到领悟出三大精妙,才算是将这门功法炼成。”

    她轻轻挥手,又有不知多少文字图案飞出,道:“第二篇是龙麒麟蟠空养气篇,这一篇是裘水镜裘太常那一代人的筑基养气篇,强在汲取青冥元气。”

    “第三篇是夜狼啸月养气篇,需要晚上修炼,采月亮之华。这门是塞外的筑基功法,被天道院保存下来,也有其独到之处。第四篇是海外的筑基功法,裘水镜留洋时学到的,叫做天庭神照引导篇,被天道院收录。第五篇是魔道的筑基功法,是曲进曲太常时期收录的一种魔道功法……”

    她将自己选择的六门筑基功法说了一遍,六种不同的功法,有的来自塞外,有的来自海外,有的是正道,有的是魔道。

    书怪莹莹道:“功法观想,分为兽和龙两种,麒麟属于兽,鸟禽和龙属于龙。再加上正道与魔道,塞外与海外,你的根基可以算是稳固了。”

    苏云性灵细细观摩,参悟,他的洪炉嬗变可以直接催动这些武学,但是他却没有这么做,而是将六种筑基功法都细细参悟一遍,明悟其中的含义。

    这其中,天庭神照引导篇最是古怪另类,与元朔的功法大相径庭。

    元朔的功法往往都是养气篇,汲取天地元气,壮大自身元气。

    而大洋对面的外国修炼的天庭神照引导篇,则是观想天庭,天庭处站着无数神祇,神祇的神光照耀,落在自己的眉心。

    修炼者炼化神光,化作自身的修为。

    久而久之,眉心中有天庭烙印!

    这种功法罕见得很!

    “海外的功法神通,目前发展到了哪一步?”

    苏云出神,心道:“水镜先生、左仆射甚至楼班摊友都曾经跨过大洋去海外留学,那里的功法神通,真的比元朔更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