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一百三十七章 真龙神通
    空中,一块块剑器的碎片像是雨点一般落下,砸在地上发出金属清脆的撞击声,苏云站在这片剑器碎片的大雨中似笑非笑,似哭非哭。

    那些剑器碎片落在他的四周,被黄钟轻轻弹开。

    文立芳脸色微变,向左松岩道:“左仆射,这位苏士子好像是头一天入学吧?他还未来得及学习你们文昌学宫的官学,这本事俊得很,不知道是从哪里学来的?”

    左松岩哈哈大笑,手捋胡须,莫测高深,心道:“我哪里知道?”

    苏云仰头望天,眼角有两行泪水滑下。

    长久以来,仙剑烙印始终是他的心病,而仙剑斩杀各种神圣的场面,更是让他的心病越来越重的根源。

    迄今为止,他在仙图中所见到的死在仙剑之下的神圣,有蛟龙、金猿、毕方、应龙、饕餮、开明、梼杌、穷奇、玄武、麒麟、金犼、重明、毕方、夔龙、獬豸!

    十五种神圣,几乎囊括了他功法的方方面面,只有他从白月楼身上学到的日月叠壁不在其中!

    而他的眼睛也与仙剑的降临有关,他七岁那年仅仅是抬头看了一眼,眼睛便因此瞎掉!

    尽管他曾用仙剑斩妖龙对付强敌,但在他心中,仙剑才是自己最大的敌人!

    而现在,他终于克服了自己对仙剑的恐惧,终于掌握了心中的恐惧,让恐惧变成自己手中的剑!

    他眼中的仙剑烙印,也终于因此消散!

    他的灵界中,莹莹仰头看着悬浮在灵界上空的仙剑,很是欣慰,赞道:“你终于掌握剑术神通了。”

    苏云既是激动又是平静,低声道:“七年时间,我今日才算掌握剑术神通。只是不知道为何,什么是剑术,我偏偏说不出来……”

    莹莹来到仙剑上,在剑上行走,道:“这世上多得是口若悬河,说起来头头是道,动起手来却一无是处的人。倘若你能说出来,你的剑术品阶便会掉一品,说不出来才得剑术三昧。”

    苏云想了想,只觉大有道理,赞道:“莹莹,你的记忆封印被破开之后,觉醒了前世记忆,你一定会一飞冲天。我已经不敢想象你今后的成就了。”

    书怪莹莹怔了怔,想到自己前世记忆,便有一种莫名的恐惧。

    前世对她来说是一片未知,像是一个漆黑的房子,谁也不知道房子里有什么,到底是好是坏。不过,无论好坏,她都必须要面对!

    九原学宫剑道院中一片哗然,诸多士子纷纷上前,查看剑林中的剑器,只见千百口剑器几乎完全断掉,只剩下苏云手中握着的那口剑器完好!

    剑林和隐藏在这里的剑阵,可以说彻底报废了!

    这里的剑器虽说比不上真正的剑器,只是剑阵的一部分,威力比较单一,但却是剑道院的宝地。

    想要再炼成一座剑林,恐怕需要另一个百十年。

    文修韬目光落在苏云身上,微微皱眉,他还是没有从苏云身上看到半点的剑术造诣!

    就算是苏云刚才以无双的剑术破开剑林第九剑阵,他也没有看出任何剑术造诣来!

    在他眼中,苏云依旧是对剑术一窍不通的门外汉。

    但是,为何苏云刚才那一剑的威力如此恐怖,甚至可以摧毁剑林?

    这是他想不通的地方。

    “他应该只修炼过一招剑术,但就是那一招剑术,威力强的可怕,足以让剑林认为他当得起第九剑阵。”

    文修韬目光热切的看着苏云:“一个不通剑术的人学会这一招,可以摧毁第九剑阵,摧毁剑林!倘若换做我学会这一招,威力该会有多恐怖?”

    苏云松开剑器的剑柄,迈步向前走去,朗声道:“文昌学宫格物院大师兄,前来拜会九原学宫剑道院的诸位士子!”

    四周的九原学宫剑道院的士子目光落在他的身上,各自迈开脚步,跟在他的身后,想要挑战他,但却不敢出手。

    苏云经过文修韬,文修韬迟疑一下,握紧拳头,随即拳头松开,犹豫不决。

    他很想挑战苏云,战败苏云,但是苏云那一剑的威力让他有些畏惧。

    苏云径自迈步向前,走向剑道院中心的大殿,迈步登上台阶来到殿前。

    苏云仰头看去,只见剑道院正殿的柱子上挂着一副对子。

    “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清光。这说的是剑器吧?讲的真好。去剑如雷霆,有雷霆之势,却无雷霆之音,收剑像是月光下的江海,波光粼粼。”

    苏云赞叹连连,转过身来,看着身后跟来的诸多剑道院士子,躬身见礼,道:“诸位士子,我来到剑道院,不能施展剑术在诸君面前班门弄斧,所以今日只能以神通来领教各位的剑术。”

    他环视一周,微笑道:“诸君,难道要被我欺压到头上,也不敢反抗我吗?”

    下方,剑道院士子顿时感觉到一股热血往上涌,这种羞辱感几乎让他们按捺不住!

    一个剑道院的灵士一个箭步冲上正殿,不由分说拔剑,高声道:“我……”

    “咣——”

    钟声响起,那灵士剑招尚未递出,整个人向后倒飞而去,嘭的一声撞在对面的大殿屋顶。

    苏云歉然道:“忘记告诉诸位,我已经修成第一洞天,清虚洞天,修为可能有点高。”

    他话音刚落,剑道院正殿下方,一个个灵士爆喝,但见大大小小的洞天浮现出来,有的一个,有的两个,还有三四,四五个洞天的!

    只拥有一个洞天的,都是少数!

    甚至,连修成六大洞天的人,都比只修成一个洞天的要多!

    苏云向下看去,只见剑道院诸多士子杀气腾腾,这些灵士的性灵坐镇在各大洞天之中,极为壮观。

    “他们中大部分人,不是刚刚考入九原学宫的士子罢?古怪了,我们格物院为何没有前几届的士子?”

    苏云心中大惑不解,声若洪钟,问道:“你们的洞天比我多,为何修为还这么弱?”

    “大言不惭!”

    正殿下方,士子们义愤填膺,突然一个修成六大洞天的灵士上前,沉声道:“我田舒放前来领教!”

    铮!

    剑光亮起,田舒放身前身后到处都是剑光,一道道剑光的剑尖轻轻一抖,便有一口口飞剑射出,宛如有数百人持剑,施展出剑招,从四面八方向苏云攻去!

    他的剑术神通精妙无比,台下顿时传来一片喝彩,就在此时,只见苏云抬手把黄钟摘下,右臂一轮,大钟旋转。

    “咣!”

    所有飞剑破碎,甚至连四周空气也剧烈震动一下,田舒放在恐怖的神通中倒飞而去。

    台下众人纷纷回头,只见那钟声冲击之处,对面的大殿门户破碎,后殿墙壁瓦解,田舒放飞过那座大殿,轰隆一声挂在另一座大殿的墙壁山,全身上下插满了破碎的剑光。

    剑光散去,留下一个个血洞。

    立刻有士子奔过去,将田舒放从墙壁里抠出来,试探一下鼻息,回头又惊又喜道:“田师兄还有气!快请医学院的士子来救人!”

    正殿剑台下,剑道院的士子们又转回头去,看着台上的苏云。

    苏云微微皱眉,他的灵界中,莹莹也在皱眉,在苏云的第一洞天中围绕他的性灵飞来飞去,道:“不行,不行!这几个士子太弱了,根本无法校正你的神通大小。他们的实力须得再强一些,才方便校正!”

    苏云眉头紧锁,向下方的剑道院士子道:“诸君,你们这么弱吗?”

    两位修成第六洞天的士子愤懑难当,纵身跃起,厉声道:“文昌学宫的败类,死!”

    他们几乎是同时跃起,待看到对方时,才知道坏了规矩。苏云是来挑战的,若是传出两人围攻苏云,肯定丢了九原学宫的脸面,但此时两人都已经跳出来,想要退回已经来不及。

    那两位灵士眼中精光闪烁,同时出招,剑满天空,心道:“一是出来了,索性装作不知道,同时出招。只要战胜文昌学宫的恶棍,便推脱没有看到对方!”

    “咣!”“咣!”

    两声洪亮无比钟响过后,台下的士子们回头,只见那两位师兄在钟声中倒飞而去,两股钟声将第二座大殿轰穿,那两位灵士一前一后撞击在第三座大殿的墙壁上,被一口口气血所化的断剑刺穿,挂在那里。

    “还是不行。”

    莹莹坐在苏云性灵的肩头,晃着脚丫道:“他们太弱,别说提升你的战斗技巧,就连你的黄钟神通都难以完善。”

    苏云来到台前,俯视下方的剑道院士子,失望道:“诸君,你们剑道院没有更强的师兄了吗?九原学宫剑道院,难道徒有虚名吗?”

    他摇了摇头,准备下台。

    “大师兄!”

    诸多士子纷纷向文修韬看去,文修韬迟疑一下,缓缓上前,苏云停下脚步,露出期待之色:“你是九原学宫剑道院的大师兄?”

    文修韬沉声道:“不错。我便是文……”

    他还未来得及介绍自己,苏云耳朵动了动,脸色微变,面色和善道:“去年八月初七,文师兄去了天门鬼市对不对?”

    文修韬怔了怔,道:“我去过天门鬼市,你……”

    苏云从袖筒里取出一炷香,催动气血化作火焰,点燃了,对着天空拜了拜,插在脚下的石阶上,面色愈发和善,道:“那天晚上我也在天门鬼市中,我可能见过你。不知道那晚与你一起前往鬼市的,都有谁?”

    他取出一炷香点燃了,送到文修韬面前。

    左松岩与文立芳站在剑道院外,闻言突然心中一紧:“上使果然是来查案的!只是去年八月初七的天门鬼市,与目前的案子有何关联?”

    文修韬把香丢在一边,道:“那次是我娘亲文仆射率领几大世家的士子进入天门鬼市历练,看看是否能得到一些宝物……你到底是何人?你那时也在天门鬼市中?”

    “文仆射率领几大世家的士子,进入鬼市?”

    苏云转过头来,向剑道院外的文立芳看去,脸上露出笑容,道:“第二天,杨胜便找到了你们,对不对?”

    文立芳目光恰恰扫来,与他的目光交汇,这妇人微微蹙眉,脑中一个个画面闪过,心中突然一乱:“我好像从前见过他……他这幅面孔,有些熟悉!等一下,等一下,我一定在哪里见过他……”

    文修韬道:“你认识杨胜?那是个很有趣的人,可惜好久没有见过他了。”

    苏云突然高声道:“文仆射,我不用剑术,只用神通,与文师兄赌斗一场。文师兄若是能赢我,我把我的剑术教给文家。你意下如何?”

    文修韬眼睛一亮,沉声道:“你此言当真?”

    苏云的目光依旧落在文立芳身上,声音变得无比冷漠:“当真。不过,你用文昌学宫的剑术神通肯定赢不了我,除非你用真龙神通。”

    文修韬心头大震:“你怎么知道我文家有真龙神通?”

    苏云眼中充满杀气,目光从文立芳身上移开,落在他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