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一百三十四章 天劫之谜
    “刚才我感觉到叶落公子突然间心魔大增,差点道心崩溃,然后又突然间心魔散去,心境修为反倒因此提升了不少。”

    少女梧桐来到苏云身边,遥望叶落公子远去的背影,不解道:“一个人的道心怎么会突然堕落成魔,又突然升华到极致?人的道心崩溃之后,只会崩溃瓦解,一蹶不振……”

    这种情形她遇到太多了,比如劫灰城中的童庆罗,一步一步的堕落成魔。

    像叶落公子这样,从堕落中升华到更高高度的,很是少见。

    苏云眼中满是善意的看着她,如同看着移动的青虹蟹,身上长满了青虹币,悠然道:“我给他上了一课,他便大彻大悟,说要出钱帮我们修格物院。梧桐,若是我给你也上一课,说不定你便不再是人魔了。”

    少女梧桐白他一眼,风情万种。

    苏云被她的目光扫过,顿时四周天地消失,眼中只剩下梧桐一人,那少女身后红纱像是一条条长虹,铺满了天空。

    “大师兄不要得意忘形,我并非真的败给了你,我真正的本领尚未动用。”

    少女梧桐光着脚丫,踩着漫天红纱迈步向他走来,幽幽道:“现在的你,只是能接得住我寻常一击罢了。”

    苏云想起葬龙陵,他与花狐等人挖出真龙的尸骨时看到的那些伤痕,心中凛然。

    他气血运转,突破少女梧桐给自己造成的幻觉,漫天红纱和少女梧桐悉数消失,只见梧桐站在他身旁不远处。

    “你能徒手格杀真龙,我自然佩服得很。但我击败你动用的神通,才是我真正的神通,也是我寻常一击而已。”

    苏云提醒道:“你知道的,我最强的还是剑术。”

    少女梧桐心中凛然,想起他那一剑,哼了一声,突然又好奇道:“藏在你灵界中的到底是谁?给我一种很熟悉的感觉,一定是过去死在我手中的人物。”

    苏云不答,道:“你慢慢想。对了,记得还钱。”

    少女梧桐目送他远去,恨得磨牙,突然噗嗤笑道:“死在我手中的,显然是斗不过我。无需担忧。”

    苏云的灵界中,书怪莹莹坐在大黄钟上,观测黄钟上的各种烙印,道:“苏士子,切不可掉以轻心,轻视了格物院的人。”

    苏云的性灵点头:“你放心,我不会小觑人魔。能够独自格杀真龙的存在,恐怕比原道境界的圣人还要强,就算是死过一次,也非同小可!”

    “我说的不止是人魔。还有叶落。”

    书怪莹莹钻到黄钟内部,道:“他入学天道院比你早,能够作为朔方独当一面的钦差,自然有其独到之处,他可以做你挑战两位帝师的垫脚石。除了叶落之外,白月楼你也必须要与他有一战!他是你了解两大帝师的媒介。”

    苏云也跟着她钻入黄钟的内部,这黄钟内部构造他自然很是熟悉,各个齿轮都是经过他静心架构,才让黄钟的七大时间刻度运转起来纹丝不乱。

    书怪莹莹看得不是齿轮架构,而是内部钟壁上的烙印。

    黄钟上的烙印分为内外两层,外层是蛟龙吟、日月叠壁等武学的三十六散手,而内层烙印则是应龙、饕餮等感应篇形成的图案。

    “你的战斗技巧也要比帝平逊色许多。你掌握蕴灵境界的神通之后,经历的战斗太少,帝平则是经过血腥选拔,从世家内部崛起的天才人物!”

    书怪莹莹不知从哪里取来一本书,走在齿轮之间,一边观察,一边在书上写写画画,道:“战斗经验太少,便会导致你极有可能出现你不知道的破绽。所以,你需要战斗!需要在战斗中测量出黄钟的最佳尺寸!”

    苏云心中微动,信心满满道:“这个,我有办法解决!我现在最不缺的,恐怕便是生死搏杀。”

    他向学宫外走去,性灵与书怪莹莹继续谈论。

    书怪莹莹带着书本来到外面,漂浮在黄钟前,道:“还有,你的功和法一直不成体系,黄钟上忽刻度还有很多的空缺。我会帮你整理一下你的黄钟上的神通架构和武学架构,然后从文渊阁的筑基功法中,寻找出最适合你的六种基础武学。”

    “这六种基础武学,可以填满你的黄钟忽刻度,让你基础完美。基础完美,你的根基便会更加厚重,底蕴更深。”

    莹莹合上书,面色严肃的问道:“这六种基础武学,我要你在一天时间内完全修成,做到烙印黄钟的程度!你能做到吗?”

    苏云点头:“不在话下!”

    书怪莹莹又道:“你刚才对人魔说,黄钟只是你寻常一击,你最强的是剑术。我想看你的剑术。”

    苏云面色羞红,讷讷道:“我是骗她,这剑术其实不是我的神通……”

    书怪莹莹道:“学会了就是你的。我需要亲眼看一看你这招剑术。”

    苏云咬牙,坐在黄钟上,将自己学会仙剑斩妖龙的前因后果大致说了一番,道:“我之所以能学会这招剑术,是因为我在学会洪炉嬗变,遇到仙剑斩杀蛟龙,脑子里想的始终是斩杀蛟龙的那一剑。我做了不知多少噩梦,梦到自己仿佛化作蛟龙,死在剑下。”

    他隐去了天门后的世界和仙图,书怪莹莹并未追问,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

    她只当做故事来听。

    苏云又道:“我学会仙猿养气篇之后,也梦到自己化作妖猿,在渡劫时被仙剑所杀。我还梦见自己化作毕方,化作应龙,化作饕餮,化作穷奇。但无论化作什么,都无法避开这一剑。久而久之,我便学会了这一招剑术,并且……”

    苏云面色古怪,挠了挠头:“并且,我好像越来越精通这一招了。这大概是久病成医吧。”

    “但是你在施展这一招时,还是觉得有一天你会亲自面对这口剑,你躲不开这一招,也会像仙猿、蛟龙那样死在剑下。对不对?”书怪莹莹问道。

    苏云连连点头。书怪莹莹站在黄钟上,围绕他走来走去,道:“你的梦境可能并非是梦,你可能梦到了天劫。文渊阁中有一部分很古老的书籍,记载了很多看起来不可思议的事情。”

    她停下脚步,肃然道:“述异录中便写到这样一个故事,上古时期,世界破灭之后,有妖龙修炼到极高的境界,突然间天将大劫。天劫中出现一口仙剑,将妖龙诛杀。”

    苏云怔然,这与他在仙图中看到的景象几乎一模一样!

    “拾遗录中也有类似的故事,说是拾遗录的作者在仙山中遇到一个鸟巢,鸟巢中有一位禅师,很是儒雅,谈吐非凡。那禅师对作者说,他是凤凰,今日要涅槃飞升,进入仙界成仙。作者于是在一旁观看。然而禅师在涅槃之时,突然天雷大作,雷光中有一口仙剑从天而降!”

    书怪莹莹面色凝重道:“作者看到,那禅师在雷光中化作七彩凤凰振翅而起,扑击仙剑,战了三个回合,凤凰死于剑下。仙剑遁去,杳然无踪。”

    她的面色更加严肃,突然飞到苏云性灵面前,捧着苏云的脸,肃然道:“我怀疑你是妖怪,或者是什么神兽!你将来也会遭遇天劫,遇到那口仙剑!”

    苏云失笑,招手拦下一辆负山辇,向车夫道:“去九原学宫走走。”

    负山辇启程。

    “你别笑,我很认真的!”

    书怪莹莹气道:“人类修行,是没有天劫的,只有妖怪或者神兽修行才会遇到天劫。你梦到这些事情,一定是因为你是妖怪或者神兽,只是你自己不知道而已!”

    苏云性灵笑道:“我听别人称我这一招剑术为仙术,又是何解?可以用来对付弟平吗?”

    “当然!”

    莹莹道:“大一统功法的目的,便是模仿仙法,力图达到仙人般的修为和神通。倘若你真的能够施展仙术,自然是最好。不过,我还需要看你的仙术成色!你何时使出这一招,让我看看?”

    “快了。”苏云看着窗外,微笑道。

    左松岩遥望,只见苏云登上一辆负山辇,向学宫外驶去,不由脸色微变,急忙道:“涂明,闲云!快!快过去问问!这小子要往哪里去?”

    涂明和尚与闲云道人正欲飞身前去堵截负山辇,左松岩已经忍耐不住,一步跨出!

    “轰隆!”

    天空中爆发出一声雷鸣,一股狂风吹过,左松岩消失无踪!

    闲云和涂明呆在当场:“老瓢把子,终于坐不住了!”

    涂明眼中杀机四射,低声道:“闲云,叫人!”

    闲云道人振翅而起,在半空中化作一只白鹤唰的一声远去。

    左松岩怒火滔天,冲向负山辇,咬紧牙关,心道:“臭小子,朔方城中暗潮涌动,七大世家已经布下天罗地网,针对我们!格物院首座已经被人诱杀,死在塞外大漠之中!你还打算做什么?”

    “不对!”

    他突然停下脚步,脸色阴晴不定:“上使没有这么简单!他的每一个举动都大有深意!他肯定不会鲁莽行事!他到底要做什么……”

    负山撵中,苏云悠然道:“九原学宫是文家的产业,我打算去拜会一下文家。想来,文家想杀我的人不在少数。七大世家拜访一遍,战斗经验应该便可以与弟平媲美了吧?”

    宅猪:票票好少,伤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