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一百三十一章 好了,格物院没了(求月票)
    梧桐的修炼速度的确快得惊人,大考时她还不是灵士,只是筑基境界,但是现在,她已经修成了蕴灵第二洞天!

    最可怕的不是她的修炼速度,可怕的是导致她修为提升的原因!

    朔方城人心中暗藏的魔性在动荡,滋长,越来越可怕,这才是最凶险的地方!

    梧桐的修为激增,只是由于她在吸收朔方城的魔性,人们心中的魔性越多,越恐怖,她的修为提升越快!

    上次苏云去拜访裘水镜,离开时恰逢少女梧桐也来请裘水镜指点修行,也是在那时,裘水镜、左松岩和薛青府确定了必须与梧桐联手,应对目前的局势。

    梧桐也是在那时与他们谈好了条件。

    人魔,原本他们心中最为邪恶的存在,但是他们为了应对人心中的恶,不得不与人魔联手,真是个莫大的讽刺。

    “苏士子,她还没有使出全力。”

    苏云的灵界中,书怪莹莹观察少女梧桐的一举一动,分析她的功法神通,一边指点苏云在战斗时神通的运用技巧,道:“她是用的真龙神通并非是最强的状态,而是十六篇中悟出的零散神通,她的肉身法力的真实水准,可能不比你逊色多少。”

    苏云腾空而起,落在格物院一株参天大树的树冠上,双脚站在两片树叶上,身形随着枝叶起伏而起伏。

    另一边,少女梧桐落在格物院的一座大殿上,那大殿已经被破开一个天窗。

    两人相距十多丈。

    “人魔最厉害的还是她自身。”

    灵界中,莹莹继续道:“她的身体可以化作奇异的兵器,可以说,她的身体任意一个部位都可以化作灵兵,增加她的战力。你应该知道灵兵的威力,哪怕她现在只是蕴灵第二洞天的境界,发挥不了灵兵的几分威能,但那威力也不是你所能抵御。”

    苏云的性灵与她对话,道:“我有木头盒子,动用灵兵的话,我未必会比她弱了。”

    “若是她把十六篇整合归一,化作一种神通,再通过她的身体所化的灵兵来施展呢?”

    莹莹提醒道:“那样的话,威力便极为恐怖了!而且她当年格杀真龙,一定拥有更为强大的绝学,甚至超越十六篇,可能是能够与仙术并列的魔道绝学!”

    苏云心中一紧,同时又有些期待:“那样的话,人魔梧桐是否能接的下仙剑?”

    长久以来,苏云最担心的便是天门后另一个世界中的仙剑,有仙剑阻挠,他始终不能称心如意的借助仙图来修炼。

    仙剑的威力越来越强,让他越来越担心自己下一次进入天门会死在剑下。

    倘若人魔梧桐能够接下仙剑,对他来说反倒是一件大好事!

    那就意味着仙剑不再无敌!

    只有知道仙剑不再无敌,他才有信心对抗仙剑!

    “你可以借助她带给你的压力,助你打开第一洞天,打开第一洞天之后,你的大一统功法的强大之处便可以展露出来,那就是相同境界仙人般的法力!”

    莹莹在他的灵界中飞行便无需借助翅膀了,围绕着他的性灵飞来飞去,道:“那时对抗人魔,便有了胜算!不过就算你能战胜人魔,也未必能成为大师兄,你还要小心一人。叶落公子一直在寻找机会,等待你们两败俱伤,他便上来捡漏,做你们的大师兄。”

    “他的实力不高,为何要小心他?”苏云不解。

    “他的实力极高,可能还在你和人魔之上。”

    莹莹落在他的肩头上,道:“我在文渊阁中见过他前来借书。”

    “在文渊阁中见过他?”

    苏云脑中轰然:“叶落公子是天道院的士子?他若是天道院士子的话,那么他是……”

    就在他心神震动的一瞬间,少女梧桐终于寻找到机会,咯咯一笑,突然纵身一跃欺身近前,神通爆发!

    她纵身而起的一瞬间,气息突然发生了变化。

    先前她的气息飘渺,让人无法抓住她的方位,而现在她的气息突然那变得暴烈起来,仿佛体内藏着一条真龙!

    苏云又像是回到了葬龙陵,视觉听觉嗅觉触觉等六觉被相继剥夺!

    少女梧桐施展真龙神通,合真龙十六篇为一篇,终于要施展一统十六篇奥妙的神通,这神通尚未完全施展出来,便将苏云的气血压得缩回洪炉,向灵界中溃退!

    “趁着这股压力,打开洞天!”莹莹急忙喝道。

    灵界中,苏云的性灵将洪炉嬗变催动到极致,灵界洪炉中气血熊熊恍若圣火,洪炉烈焰焚烧,铸炼性灵。

    而在灵界洪炉四壁,十二神魔烙印复苏,从洪炉四壁上游出,飞上天空,将自身一切力量绽放!

    洪炉上方的灵界天空,顿时应龙饕餮梼杌等十二神魔打破,轰出一片洞天!

    这座洞天开启,苏云的性灵立刻升腾而起,飞入洞天之中!

    他的气血为之暴涨,灵界洪炉轰隆轰隆震动,不断向外拓展扩张,顷刻间灵界便大了数倍!

    他的气血立刻反哺肉身,顷刻间将梧桐的真龙神通带来的压迫驱散,六觉恢复!

    少女梧桐这一击已经来到他的身前,那少女身后浮现出真龙盘绕的异象,神圣,威武,狰狞,巨大的龙躯围绕她层层盘绕!

    那真龙并非是金色的神龙,而是黑龙,仿佛坠入了魔道,健躯狰狞,充满了爆炸般的滔天神魔之力!

    梧桐一身红衣,黑龙则乌黑如黑铁,给人视觉以极大的冲击力。

    少女梧桐扬手,手为龙爪,用力一挥,黑龙也随之抬起龙爪用力一挥!

    苏云尽管已经冲破她的气息压制,但失了先手,来不及破解这一招,被龙爪击中。

    “嘭!”

    他身形陀螺般旋转,将那大树树冠搅得粉碎,整个人旋转着飞向格物院的一排屋舍,只听嘭嘭嘭一声声巨响传来,苏云将一栋栋房屋撞得墙倒房塌!

    与此同时,少女梧桐飞身而起,脚踩空中一片片烂砖碎瓦,目光锐利如电,一掌拍出!

    她身上缠绕着的黑龙顿时飞出,向下撞去,将屋顶洞穿!

    “轰!”

    那房屋中传来剧烈的震荡,房屋四周的窗户嘭嘭炸开,琉璃破碎,四下里咄咄激射!

    李竹仙和刚苏醒的白月楼急忙各自催动神通和身法,躲避那些破碎的琉璃,却见琉璃中还有窗棂木条和四周的砖瓦!

    少女梧桐一击过后又是一击,身上再度浮现出一条黑龙,从体表浮现,从体内蜿蜒游出,伴随着她这一击而迸发出恐怖威力,轰入房屋之中!

    那房屋四面墙壁发出咔嚓咔嚓的爆响,出现一道道触目惊心的裂痕!

    “轰!”

    少女梧桐一击又一击轰下,一条又一条黑龙轰入房屋之中,终于那栋房屋禁不起她的神通冲击,四面墙壁向房屋四周倒下!

    李竹仙和白月楼看得眼睛发直,急忙后退避开神通冲击的余波和倒塌的墙壁,李竹仙喃喃道:“换做是我,第一招就被打死了,还是她来做大师姐罢……”

    白月楼面色也有些不太好看,心道:“换做是我的话,也会被锤成肉泥了……”

    弥漫的烟尘中,那房屋中心出现一个龙爪形状的大深坑,深达丈余,苏云大字型趴在坑底,深深嵌在地底。

    少女梧桐脚踩空中飞过的破砖烂瓦,来到另一栋没有倒下的房子屋顶,目光向坑底看去,突然怔了怔。

    只见那龙爪形状的大坑中没有了苏云的踪影,只剩下一个人形印记!

    人性印记旁边,还有一双很深的脚印!

    “糟糕!”

    少女梧桐急忙抬头,看到半空中的一个小小身影,这时苏云纵身跃起,身形破空爆发出的轰鸣声才传入她的耳朵!

    “苏士子,你现在洞天已开,拥有相同境界仙人般的法力。”

    灵界中,书怪莹莹观察他的性灵神通,查看大黄钟上的所有烙印,摇头道:“你目前修成的所有武学神通,都不足以把你的法力上的优势发挥到极致。无论是日月叠壁还是蛟龙吟,都不行。而应龙、饕餮等神魔烙印,你参研的深度,远不如人魔得到的十六篇的深度。你准备用什么神通发挥自己的法力优势?”

    她着实为难。

    莹莹乃是天道院文渊阁的书怪,这一百五十年来见过数以千计的天道院的天才,知道这些天才修炼了什么神通,也通过各种各样的书籍了解到元朔最尖端的神通和功法。

    但是苏云却与那些天道院士子不同。

    天道院士子都有专精的方向,在某一方面有着惊人的天赋。

    而苏云一开始修炼的是鳄龙吟、日月叠壁、猿公诀、毕方变这类武学,从武学中领悟出神通。他又学从朝天阙中领悟出的十二种感应篇,领悟出应龙、开明等神通,统统烙印在自己的钟壁上。

    这些神通极为繁杂,但是却没有格物到极致,达不到天道院士子的那种高度。

    比如天道院士子格龙,从十六个方面,把龙格到极致,苏云的神通,没有这种深度的格物。

    这是让莹莹感觉到为难的地方。

    没有深度的格物致知,便无法将苏云那少年仙人般的法力,完全发挥出来!

    苏云身形上升到最高处,开始下坠。

    “莹莹,你看到的这些神通,其实都是我真正神通上的一个个烙印。”

    灵界中,苏云性灵的声音传来:“而我真正的神通,其实只有一个。其他一切神通,都只是我真正神通的组成部分!”

    莹莹正在观察大黄钟,突然苏云的气血涌来,注入大黄钟之中。

    莹莹呆了呆,只见这大黄钟一层又一层的刻度开始变得清晰起来,各种神通烙印仿佛在烙印中活了过来。

    大黄钟在铿锵作响,向外膨胀,越来越大,越来越高。

    莹莹仰头,只见这口大黄钟旋转着从苏云的灵界中飞出。

    “这是……”她心头震动。

    格物院房顶,梧桐仰起头,看到了半空中的那口黄钟,只见蛟龙、白猿、日月、毕方在钟壁上浮现,又有应龙、开明、穷奇等十二神魔浮现在铜钟内壁。

    而在钟内,无数齿轮相互咬扣,交错,以无比紧密精密的方式运转!

    “苏士子,你只是个半魔,休想踩到我头上去!”

    少女梧桐叱咤一声,气血提升到极致,咬紧牙关,冷笑道:“你注定要服软!”

    格物院外,全村吃饭焦叔傲也仰起头来,看着那口下降的大黄钟,心中有些迟疑:“梧桐前辈说不要我帮忙,她能接下吗?”

    同一时间,文昌学宫各大学院士子都听到了钟声,以为是下课钟声,纷纷走出课堂,仰头便看到那正在飞速坠下、各层不断旋转的大黄钟,不由神色呆滞。

    “好像是格物院……格物院在搞什么?”一位西席先生迷茫道。

    有人从格物院路过,知道其中的原委,道:“听说是格物院新晋的士子,谁也不服谁,在争夺大师兄的位子。”

    那西席先生更加茫然:“格物院连老师都没有,争夺大师兄的位子有什么用……”

    “咣!”

    苏云手掌抓着大黄钟的钟鼻,一声洪亮的钟声,轰入格物院,钟声响彻文昌学宫。

    那西席先生愈发茫然,向左右的士子道:“好了,现在连格物院也没有了,还争啥大师兄……”

    宅猪:月中啦,求月票!!同学,投过月票来聊一聊,你们在家里是怎么理发的吧?

    聊一块钱的。我有个理发推子,自己推成了光头,你们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