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一百二十四章 仙家血脉
    龙骧的速度之快,有些超出苏云的预计,这龙骧起步之初速度便已经超越了苏云最快的身法,待到它奔出百丈距离时,苏云突然只觉自己像是撞在一堵墙上!

    那是他身前的空气形成的墙!

    龙骧的速度太快,导致他面前的空气来不及散开,被堆积在一起,空气像是变成了实体,无比厚重,压得他几乎吐血。

    突然,他耳畔传来轰隆一声雷音,面前的空气墙破开,压力顿时大减。

    苏云晃了晃头,抬头看去,却是他的性灵神通大黄钟自动浮现出来,悬在他的头顶,大钟徐徐转动,各个圆环层层递进,有条不紊。

    这口大黄钟转动,让空气随着钟向后流去,发出阵阵啸声。

    苏云松了口气,回头看去,却见后方一团雪白的云气徐徐散开,那是龙骧的速度突破某种极限形成的痕迹。

    就在此时,苏云突然看到一个小矮人从丛林里冲出,发足狂奔向这边追来,正是宝天将。

    宝天将一边狂奔,身体一边膨胀,待到他的体型化作巨人,龙骧已经将他远远抛开。——他的速度根本无法与龙骧媲美。

    那龙骧浑身龙鳞,长有龙爪,身形矫健如龙,奔跑如骏马,速度极快!

    苏云眨眨眼睛,心道:“这位宝天将居然在外面等了三天,耐心却也足的很。可惜,他胖了点,脚步太慢……”

    他刚刚想到这里,突然只见一口巨大的性灵神兵呼啸旋转,从后方的天空中向这边轰来!

    那灵兵周围有着五彩斑斓不断变化颜色的晶体,不知是什么形态,竟然能够追上龙骧的脚步,可见宝天王的力量有多强大!

    苏云心中发凉,不料龙骧突然转弯!

    在如此快的速度下,几乎不可能转弯折向,而这匹龙马竟然饶了一个大弯!

    “轰!”

    那灵兵落地,四周山石炸开,无数山石在空中解体,被绚丽的晶体切得粉碎。

    龙骧载着苏云和薛青府恰恰是从这灵兵的威能外狂奔而过,苏云甚至看到了漂浮在空中不断变化形体的晶体,仿佛一抬手便可以摸到。

    龙骧狂奔过去,突然空中又有第二口灵兵接踵而至,龙骧再度折向。

    “轰!”

    “轰!”“轰!”

    一口口灵兵从空中落下,将龙骧逼得不断转弯折向,苏云一颗心渐渐沉了下来,只见龙骧竟然被逼得调头往回跑去。

    宝天将站在那里,不断祭起一口口灵兵轰来,得意洋洋的看着他们。

    “宝天将,我让你礼敬我的摊友,你没有听懂吗?”

    宝天将脸色大变,闻声看去,却见天空陡然阴暗下来,天空中一只小山大小的拳头落下,宝天将急忙催动百臂,摇动所有灵兵,向那拳头轰去,厉声道:“东陵主人,我已经给了你面子,放过他们三天时间,你不要欺人太……”

    “轰!”

    一团蘑菇云冉冉升起,龙骧急忙停住,匍匐在地,苏云和薛青府急忙趴在龙骧背上,一股飓风呼啸而过,风中弥漫着熊熊烈火。

    待到这股飓风过后,苏云和薛青府站起身来,那龙骧也爬起来,几步间来到宝天将所立之地,苏云向下看去,只见那里已经变成一个大坑。

    宝天将四仰八叉的躺在坑底,瞪大眼睛无神的看着天空,嘴里牙齿断得零零落落,手中的灵兵四下里散落,东一件西一件,丢得哪儿都是。

    天空中,又有一团云气化作拳头,即将砸下来。

    宝天将连忙身躯缩小,化作尺高小人儿,翻身跪地,百条手臂在身前合十,身子拜伏下来,告饶道:“陛下别打了,我认输了!”

    天空中的云气散去。

    宝天将急忙爬起来,冲出大坑呼啸而去,只见大坑中那上百件灵兵从坑里飞起,跟着他呼啸而去。

    苏云羡慕非常:“宝天将真有钱。”

    他仰头望去,只见天空中云气散发着光芒,东陵主人的车撵云气中,显然刚才便是东陵主人出手。

    苏云遥遥躬身施礼,云气中的宝辇里,东陵主人隔着帷帐欠身还礼,丝竹声从云层里传来,似乎在应和。

    龙骧再度启程,向朔方城奔去。

    他们经过天市垣驿站,只见夜晚的驿站还是无比热闹,不知多少妖魔重向驿站。

    而那几个老兵赤膊,身如精铁红铜打造,筋肉刀削斧劈一般,站在山头高地,挡住不计其数的妖魔冲击,守护驿站。

    没过多久,龙骧追上奔往朔方的陆地烛龙,烛龙辇上,一栋栋楼宇的顶层,灵士们各自施展神通,击退来自老无人区偃师傀儡的袭击。

    陆地烛龙的龙须长达百丈,在夜风中飘荡。

    龙骧超越陆地烛龙,一路狂飙而去,待到龙骧载着他们冲出天市垣,苏云仰头看去,只见一轮夕阳挂在西方的天空上。

    而在天市垣中,已经是黑夜了。

    “天市垣的时空,果然偏转了三个时辰。”

    苏云看了看自己的大黄钟,向薛青府道:“前辈,天市垣应该有扭曲时空的作用。”

    “何止扭曲时空?”

    薛青府笑道:“更关系到长生的奥妙呢。传闻若是能够解开天市垣的奥秘,成为仙人长生不老也不在话下!”

    苏云好奇道:“前辈对天市垣一定知道些什么,对不对?”

    薛青府目光闪动,笑道:“我只知道天市垣里埋葬的秘密,就算是用一辈子去挖掘,也挖掘不完。”

    龙骧一路疾驰,在太阳落山前终于来到朔方,在龙骧在城中狂奔,朔方道路上的劫灰灯被点燃的时候,他们来到了杏林药材铺。

    苏云纵身跃下,搀扶着薛青府从马背上下来,又将龙骧拴在灯柱上,道:“董医师是文昌学宫的医师,手段极高,定能治愈圣人之疾。”

    薛青府爽朗笑道:“我年事已高,与老神仙、神王相争,将他们打得重伤,就算不能完全治愈,我也没有什么遗憾了。那龙骧,你怎么拴起来了?东陵主人不是让你把它放回去吗?”

    苏云面不改色道:“我怕它不认识回去的路。改天我去天市垣时,定当亲自送上门,这才放心。”

    薛青府跟随他走入药材铺,哈哈笑道:“这匹马,你留不住的!”

    苏云笑而不语。

    药材铺中,董医师为薛青府诊断一番,道:“圣人曾经留过洋吧?我看你自救时用的医术,有许多色目人的手段。”

    薛青府道:“早年留过洋。我可能是最早那一批留洋的人。”

    董医师用银针为他取血,把血瓶放在一旁,道:“原来如此。我曾听过圣人的不少事迹,只是不知道圣人还曾经去过海外。”

    薛青府目光落在那血瓶上,道:“念国家危难,不得不去。”

    池小遥上前,把血瓶取走,向苏云悄声道:“你失踪了三天,去哪儿了?课也不上,家也不回,你家里的小妖精们担心死了,非要把我留下来过夜,他们才敢睡!”

    “我随薛圣人去了一趟天市垣,拜会了神王和童家老神仙。”

    苏云纳闷道:“花二哥呢?他没有回家?”

    “被灵岳先生带走了,不学好,听说还去逛青楼。”

    池小遥啐了一口,道:“灵岳先生教他,说什么食色性也,结果到青楼的第一天就被雷劈了。大冬天的,一道霹雳落下来,把楼顶都打穿了。还是青楼的人送到这里来医治的,刚医好便被灵岳先生接走了。”

    苏云呆了呆,想象憨厚老实的花二哥跟着灵岳先生逛青楼遭雷劈的场景,便不由一阵头大。

    池小遥取来银针,又道:“你逃了三天课,晚上我去山水居,给你补一补课。”

    苏云点头,伸出胳膊。

    池小遥用银针取血,扎了一下,却没能扎穿,不由轻咦一声,赞道:“师弟,你的身体已经与我差不多了,进步真快。”

    她鼓荡气血,灌注银针,总算扎入苏云的皮肤。

    池小遥取了一小瓶血,转身去拿薛青府的血瓶,突然轻咦一声,悄声道:“师弟,快看。”

    苏云看去,只见盛放薛青府的血瓶此刻变得滚烫,里面的血液咕嘟咕嘟的沸腾起来!

    短短片刻,那一小瓶血液便被烧掉了大半!

    苏云转头看向薛青府,薛青府浑然无觉,正在与董医师有说有笑,心中默默道:“与东陵主人有同样的城府,东陵主人是窃国大盗,称帝的存在,那么你呢薛圣人?”

    “听说老无人区的神王来历不正,他并非是天市垣真正的主宰。天市垣真正的主宰,是有着仙家血脉的人。”

    薛青府目光温润,笑道:“据说仙家血脉这一支传承者,是跟随天市垣一起坠落到这个世界,他们这一脉的人被称作仙体,他们是能够驾驭仙术的人。董医师是否见过这样的人?”

    董医师摇头道:“不曾见过。圣人见过吗?”

    薛青府摇头道:“我也不曾见过。但仙术我见过。神王曾经在我面前施展过仙术,他施展仙术之后,手臂便会炸开,人也会因此重伤。”

    薛青府继续为他医治,眼睛眯成一条缝,惊讶道:“竟有此事?那么神王岂不是无法动用仙术?”

    “他有一种法门,可以让肢体快速生长,但极为损耗元气。”

    薛青府悠悠道:“当年我镇压老无人区,与他大战一场,我接下了他的仙术,迫使他不得不服输。他告诉我,他的神王之位是从最后一个仙体手中夺来的。那人是个孩童,他从那个孩童手中骗取了仙术,夺了其神王之位。”

    董医师打开自己行医携带的木头箱子,手放在箱子里,眯着眼睛露出笑容,道:“圣人跟我说这些做什么?”

    薛青府低声道:“因为,我发现了那个拥有仙体的孩童。”

    董医师握住箱子里的灵兵,手背绽起青筋,淡淡道:“薛圣人以为,那个孩童是谁?”

    “就是他。”薛青府向苏云努了努嘴。

    董医师怔了怔,放下灵兵,取来几根银针,道:“圣人躺好。”

    他通过银针把药送入薛青府体内,道:“圣人先回去歇息,你的伤要根除,需要四五天时间,今后每天下午来一趟。对了,圣人应该不会欠我药钱吧?”

    薛青府起身,活动身体,赞道:“真是神医,这手段非同凡响。董医师放心,我明日来时带来药钱。”说罢,飘然而去。

    池小遥把已经烧干的血瓶递给董医师,董医师眼角跳了跳,眼睛又习惯性的眯了起来,道:“接下仙术?这世间不可能有人能接下仙术,圣人也不行,除非……”

    苏云眨眨眼睛,声音放低,模仿他的声音:“除非什么?”

    “除非他也会仙术……”

    董医师突然醒悟过来,瞪他一眼,挥了挥手,道:“你早点回去!少来掺和此事。”

    池小遥连忙道:“先生,师弟这几日逃课,我去给他补课!”

    董医师挥了挥手。

    苏云和池小遥兴奋的往外走,苏云笑道:“学姐,我得了一匹马,可快了,飒若流星!你上来,咱们在城里兜兜风,再去文昌学宫!”

    宅猪:木有月票,来张推荐票呗,我开车带你去兜风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