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一百二十二章 又见摊友
    那少年尸体从绳索上跌落下去,苏云右臂大筋连续跳动,有些胀痛,筋肉肌膜有一种撕裂感。

    仙剑斩妖龙这一招他已经用过两次,都是用右臂施展出来。尽管他修炼了大一统功法,身体素质得到恐怖的提升,但连续动用这一招还是有不小的负担。

    他快步来到绳头,只见薛青府双脚被捆绑的很是结实,倒挂在绳索上。

    那少年死亡,火轮也自停止旋转,有几道火轮掉了下去,但还有七八个火轮挂在薛青府的脖子上。

    苏云松了口气,急忙把薛青府双脚解开,将老人提起来放在绳索上,白猿入住他的身躯,控制他的身体。

    那几道火轮苏云也没有地方放,只好丢了。

    “前辈受惊了。”

    苏云在袖筒里摸索,取出一把劫灰,小心翼翼碾碎,飞速道:“前辈放心,我一定能带着你活着离开此地!”

    薛青府淡淡道:“你我来时,我告诉你我未必能保证你的安全,而且说了两次。为何你说一定带着我活着离开?”

    苏云元气一动,将劫灰卷起,在身后形成两张巨大的黑色羽翼,笑道:“前辈是为了救我才身受重伤,否则以你的本事想走还不是轻而易举?既然前辈如此为我,那么我自然也当舍命相救!”

    呼——

    他身后的黑色毕方神翼突然燃烧,苏云顿时只觉狂暴的元气滚滚而来,让自己的修为节节攀升,很快元气修为提升了数倍!

    苏云用的劫灰不是普通的劫灰,而是劫灰怪的血液所化,而且还不是普通的劫灰怪,而是劫灰城神殿内守护劫灰神王的劫灰怪的血液!

    这种劫灰化作的元气更为强横,更为暴烈!

    薛青府眯了眯眼睛,目光落在苏云身上,感受到那狂暴的元气在苏云体内和身后翅膀中震荡。

    这种元气的暴烈程度,换做其他任何一个蕴灵境界的灵士都会被撕裂肉身,当场爆开,化作一团血雾!

    “蕴灵境界,能够承受仙术的冲击,还能承受如此暴烈的元气冲击,这应该就是仙体了吧?”

    薛青府心中默默道:“神王和老神仙想要寻到他的原因,主要是想得到他修成仙体的办法。”

    苏云抓住神仙索轻轻一抖,将薛青府捆得结结实实,随即振翅而起,背着这老者从空中向驿站方向飞去。

    薛青府被他捆成一个红薯,身边到处是燃烧的劫灰,像是躺在火焰之上,心道:“他的仙体应该是修炼而来,当今世上在蕴灵境界有他这样强横的身体的,只有他一个,找不出第二人。而开创这门功法的,便是裘太常……”

    空中苏云的速度越来越快,距离天市垣驿站越来越近。

    “裘太常果然还是深不可测,不愧是我的第二代继任者。”薛青府心道。

    后方,一股股强大的气息追来,薛青府叹了口气,道:“苏士子,把我丢下去吧,丢下我,你还有逃生的机会。”

    苏云一言不发,双翼震动越来越快,直奔天市垣驿站而去!

    下方,烛龙长鸣,烛龙背上一座座小楼的灯光照耀,点缀着荒凉的老无人区。

    “我之所以带你来老无人区,其实另有目的。”

    薛青府看到后方的老无人区强者在飞速接近,心中一沉,却笑道:“可以说是我把你带到这个险地,害得你落入险境,你抛下我,我也不会怪你。”

    苏云衣袖中更多的劫灰飞出,被他直接碾碎,双翼的光芒更加明亮,毕方划破夜空,留下长长的尾焰。

    薛青府见他心意已决,叹了口气,道:“你没有去过天市垣驿站吧?你到了那里,会失望的……”

    终于,苏云距离天市垣驿站越来越近,远远只见驿站灯火通明,巨大的火油坑在燃烧,照亮四周的谷地。

    苏云原本见到的驿站老兵,此刻正站在驿站后方的山顶,手持数丈长枪大戟,疯狂厮杀。

    而在那座不沾染任何冰雪的山峰下方,数之不尽的妖魔蜂拥往山上冲去,密密麻麻,在黑夜中像是蚁虫一般!

    而那些驿站老兵在火油坑的火焰照耀下,一身筋肉铮亮,守着驿站与那些妖魔血战,几乎没有喘息的机会!

    这就是苏云从无人区来到这里之后,看到驿站老兵长枪上沾血的原因!

    这些驿站老兵,每一晚都会面对如同潮水般涌来的妖魔,他们手持长枪,守护这片人族在天市垣最后的领地,守护住驿站!

    苏云振翅而起,从山顶飞掠而过。

    他原本打算借这些驿站老兵之力抵抗老无人区的强者,但是看到那几位驿站老兵的处境,便立刻打消了这个念头。

    天市垣驿站若是陷落,元朔便失去了与天市垣的联系,天市垣进城务工的妖族,也失去了往返的可能。

    就在他从山顶飞过之后,后面追兵袭来,也跟着飞过山顶,就在此时几杆长枪划破长空,将那几个从山顶飞过的老无人区灵士刺死。

    其他追兵见状,急忙绕过这片山头。

    “好像是前几天从我们这儿坐车进城的少年。”一个老兵抽枪,向下方的妖魔挑去,道。

    “是他。”

    另一个老兵道:“他居然没有死在城中。城里,比这里危险多了。”

    其他老兵哈哈笑道:“我们在这里历练这么多年,炼得一身本领也不敢回去啊。”

    苏云身后毕方神翼在飞速缩水,火焰越来越黯淡,少年立刻向袖兜里抓去,却抓了个空。

    袖兜的空间有限,他此次出来并未放多少劫灰。

    他的速度渐渐慢了下来,逐渐向下落去。

    待来到地面上空丈余高处,苏云双翼猛地一收,气血散去,身后漫天火光。

    他将薛青府放下,只见天市垣的积雪尚未完全化去,地面上有些地方已经结出了厚厚的冰层,把树木根茎冻在冰里。

    薛青府叹了口气,道:“他们已经追上来了。苏士子,你现在想走也走不掉了。”

    苏云解开神仙索,将神仙索收入袖筒中,向前走去。

    薛青府被他控制,亦步亦趋跟着他。

    天空中一道道亮光闪过,突然其中一道亮光坠地,落在苏云前方,却是个鸟翼兽首的男子,笑道:“原来在这里。”

    他一道翎羽腾空,在空中炸开,光芒耀眼。

    那几道亮光见到领域发出的光芒,纷纷折回,落地化作一个个肋生鸟翼的怪人,将苏云围住。

    “这次若是杀了薛圣人,这份功劳有多大?”

    为首的鸟翼兽首男子笑道:“神王大喜之下,指不定让我们来做天将!”

    苏云抓起薛青府挡在身前,谨慎的扫视四周,小心翼翼道:“薛圣人只有一个,你们谁领这个功劳?”

    薛青府悄声道:“苏士子,你把我放在前面做什么?”

    他有一种不太妙的感觉。

    “你想挑拨我们?”

    那鸟翼兽首的男子失声笑道:“你知不知道,我是他们的大师兄,我的修为最高,本领最强!我这些师弟根本不会与我争这个功劳!”

    其他人脸色微变,各自踟蹰。

    那鸟翼兽首男子笑道:“而且我领这个功劳,被封为天将之后,便会封赏我这些师弟,给他们多多的财富,大大的领地,美女如云,美酒如海!”

    其他人这才各自放下心来。

    苏云一颗心却越来越沉。

    那鸟翼兽首男子笑道:“诸位师弟,一起出手,夺得这个功劳!”

    众人齐声叱咤,各自催动性灵神通,齐齐向苏云攻去!

    苏云不假思索拎起薛青府便挡,他速度极快,前前后后左左右右,抓着薛青府挡住那些神通!

    薛青府身上连中十多道神通,气极而笑:“我就知道……”

    就在众人攻向苏云的同时,那鸟翼兽首男子身躯一摇,现出三四十条手臂,扬手便是一口口飞剑射出,趁着众人不备,一道道剑光从那些老无人区灵士胸口或者眉心中穿过!

    “诸位师弟,我突然想起来,我还是舍不得那些领地、美女和美酒。”

    那鸟翼兽首男子手臂摇动,数十条手臂收回,只剩下四条手臂,面色惨然,哽咽落泪道:“诸位师弟,你们一定明白师兄的良苦用心,对不对?你们要理解我啊——嘿嘿哈哈哈!”

    噗通,噗通。

    一具具尸体相继倒下,苏云穿着粗气,双臂被众人神通震得几乎折断,这些灵士有的是蕴灵境界有的是元动境界,不少人的修为远在他之上。

    即便有薛青府挡在前面,他也被震得五脏六腑几乎错位。

    更让他警觉的是眼前这个鸟翼兽首男子,不仅心狠手辣,更是宝天将所有的弟子之中修为实力最高的那个。

    薛青府下巴的胡须被刚才某一位灵士的神通点燃,还在燃烧,苏云一边面色凝重的盯着那个鸟翼兽首男子,一边悄悄伸手把他胡子上的火焰捏灭。

    “让它烧!”

    薛青府气得吹胡子瞪眼:“我自认为虽然还不配称作圣人,但也好歹是有功德的,今日居然被你拎起来去挡别人神通,裘水镜的弟子,便是这么对待……”

    “前辈,你身体结实,等闲的神通根本伤不到你分毫。”

    苏云正色道:“所以当前情形下,以前辈的身体去挡其他人的神通,是最佳选择。而且前辈,我也受伤了。我嘴角流血,被我咬破了。我刚才举着你的时候,还伤到了指甲,你看,我指甲裂了。”

    薛青府面色越来越青,苏云连忙道:“我还受了内伤,很严重的内伤。”

    薛青府哼了一声,压低嗓音道:“此人实力很强,你不是对手,待会你举起我迎上他的攻击,我抱着他,你在后面趁机一剑刺入我体内,将他刺死……”

    苏云目光闪动,盯着鸟翼兽首男子,低声道:“前辈,我也正有此打算。”

    薛青府呆了呆,一颗心越来越凉,喃喃道:“裘太常收了个好弟子啊,好弟子啊……”

    这一刻,他无比怀念白月楼。

    苏云提着他,缓缓移动脚步,那鸟翼兽首男子正欲暴起,突然风声响起,只听呼的一声,一把小斧头飞来,正砍在那鸟翼兽首男子额头。

    那鸟翼兽首男子呆了呆,仰面倒地,一命呜呼。

    苏云和薛青府一起呆住了,向那斧头飞来之处看去,却见一个尺许长短的小矮人身上长满了长长短短的手臂,步履蹒跚的从丛林中跑来,嘿嘿笑个不停。

    苏云疑惑:“这个小家伙,有些像宝天将。难道是宝天将的儿子……”

    “他就是宝天将!”

    薛青府长长叹了口气,颓然道:“这次全完了。”

    宝天将一路哼着小曲儿,跑到被自己砍死的大弟子尸体跟前,探手把小斧头从其脑门上取下,嘿嘿笑道:“薛圣人看来真的是不行了。”

    他转过身来,面向凶狠,接着整个人噼里啪啦爆响,节节暴涨,很快化作高达数十丈长满百臂的巨人,手中抓着各种灵兵,狞笑道:“还有那小儿,你倒是在我面前再嚣张一次啊!”

    他话音刚落,只见车马声喧,铃铛声响起,脆生生悦耳,又有丝竹之声传来,少女伴着琴声作歌。

    宝天将猛地转头看去,只见龙马开道,凤凰遨游,一队车辇向这边驶来。

    华盖下宝光氤氲,坐着一尊帝皇模样的男子,有佳人相伴,弹奏琴弦。

    “宝天将,那位是东陵主人在天门鬼市的摊友,劳烦礼敬则个。”一个宫女来到车队前,声音清越道。

    宝天将眼角跳了跳:“东陵主人的摊友?什么摊友?”

    宅猪:求订阅啊,泪求订阅,没订阅就没月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