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一百二十章 不是猛龙不过江
    苏云吓了一跳,急忙跳下山崖。

    薛青府直挺挺的向后倒下,又被一道大浪托起向崖壁撞去。

    苏云抬手一挥,气血化龙,一道蛟龙飞出,将这位老圣人卷起。

    气血蛟龙尾巴缠绕着薛青府的身躯,四足飞速攀爬,带着薛青府来到崖顶。

    苏云也登上山崖,摸了摸薛青府的鼻息,发现气息尚存,心跳也还在,这才松了口气,心道:“薛圣人刚才还好端端的……”

    突然,薛青府一把抓住他的手腕,勉强睁开眼睛瞥他一眼,气若游丝道:“你……你为何没有带着我一起跳上去……”

    苏云见他醒来,这才松了口气,根据池小遥在药理课上教他的一点医学知识,为薛青府草草诊断一下,道:“前辈刚才还有说有笑,装死吓退老妖王,我还以为前辈伤势并无大碍……”

    薛青府只剩下一口气吊命,嘴角血汩汩往外流,有气无力道:“我不是向你眨眼睛了吗?”

    苏云以自身气血封住薛青府的外伤,向他眨眨眼睛,在他身上翻找。

    薛青府伤势实在太重,动弹不得,声音嘶哑道:“你做什么?”

    苏云继续翻找他的袖兜,道:“前辈,我刚才不是眨眼睛告诉了你了吗?”

    薛青府气结:“我哪里知道你眨眼睛是什么意思……咳咳!”

    “所以,我也不知道前辈眨眼是什么意思。”

    苏云寻到他的小梳子,为他梳理下巴上的胡须,薛青府的袖兜里还有其他小灰绳,苏云取来一根,栓住他的胡须。

    他扶起老者,让薛青府坐起来,又为他梳理头发,重新盘起。

    薛青府无法动弹,只能任由他摆弄。

    苏云把他打扮一番,又整理他的衣着,前后审视一番。

    薛青府镇压住伤势,不再喷血,见他围绕自己来回走动,不解道:“你到底想做什么?”

    “梳洗一番,让前辈看起来栩栩如生,镇住老无人区的其他天将。”

    苏云关切道:“前辈还能站起来吗?”

    “什么叫栩栩如生?”

    薛青府刚刚镇住的内伤险些复发,吹胡子瞪眼道:“死后才是栩栩如生!而且我的伤势如果爆发,肯定是被童老神仙和神王的残存神通撕得四分五裂,以你的手艺拼接尸体,绝对做不到栩栩如生!”

    苏云问道:“前辈中气很足,还能走动吗?”

    薛青府摇头:“我伤势太重,需要调动所有修为来镇住内伤。倘若走动的话,伤势复发恐怕便要了我半条命。”

    “那么前辈不要动,我来动。”

    苏云催动气血,气血显化,化作一头白猿迈步走来,与薛青府的身躯相容。他控制白猿站起身来,薛青府也身不由己,跟着站起身来。

    白猿抬手,薛青府也跟着抬手。

    白猿踢腿,薛青府也跟着踢腿。

    白猿一根指头插入鼻孔,薛青府也跟着抠鼻子。

    苏云看到这位圣人已经被气得翻白眼,连忙让气血白猿正经一些,道:“这样控制前辈与我同行,便可以吓退老无人区的一些恐怖生物了。”

    薛青府道:“童老神仙和神王被我重创,他们伤势与我差不多,不敢再杀来。老妖王被我惊走,也不敢再来。八大天将肯定会来,你控制我的身躯可以吓退他们,但是他们必然会不断试探,稍有不慎,露出马脚,你我都会葬身于此。”

    苏云目光闪烁,道:“他们不敢亲自试探,即便试探也是派来一些小喽啰。”

    薛青府道:“小喽啰的实力也要比你高出许多。你抵挡不住,他们便会试探出我外强中干,不堪一击。”

    苏云微微一笑,迈开脚步向前走去:“只要走出老无人区,我们便可以生还!”

    薛青府也跟着迈开脚步,大袖飘飘,说不出的潇洒,只是有些时候还有些猴态。

    苏云修炼猿公决,本来便是模仿白猿渡劫这才炼成,深得白猿神态三昧,习惯一时改不了,因此难免把薛青府也带得有些猴态。

    不过他稍加注意,薛青府便越来越像薛青府了,举止神态无不与薛青府一样。

    “你观察得很是细心。”

    薛青府催动丹元疗伤,任由他驾驭自己的身体赶路,道:“像你这个年纪,很少有你这么细心的人,你一定吃过很多难以想象的苦,所以才养成这种细致观察的习惯。”

    苏云控制他的身体越来越轻松,笑道:“前辈为何这么说?”

    “我看得出你的一举一动充满了谨慎,你的每一块肌肉,每一根大筋,时时刻刻都处在交替舒展紧缩的过程之中,没有任何一刻处于完全放松状态。”

    薛青府推测道:“这说明你一直处在感知四周的状态之中,拼尽所能从四周汲取一切细节,我只在刺客和瞎子身上见过这种特质。你观察我又观察得如此细致,我觉得你从前是一个瞎子。”

    苏云没有回答。

    “我还觉得,你可能是一个人生活,没有人照顾你的饮食起居,所以你吃过很多苦,常人难以想象的苦。”

    薛青府目光闪动,道:“你吃过的每一种苦,都变成了你的生存优势。你处在城市人群之中,并不能显露出你的强大,当你独自出现在野外时,你像野兽一样的心境便会被激活。”

    苏云失笑道:“前辈错了,还是有很多人帮助我,他们给我的帮助圣人可能无法想象。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少年,不是野兽,也并非怪胎。”

    薛青府幽幽道:“你担心别人会视你为怪胎?从前我也是。我总是因为自己太聪明,而显得与周围的人格格不入。他们嫉妒我,排挤我,甚至合伙殴打我。我一度以自己是怪胎而耻辱,直到后来我才发现我并非怪胎,而是周围的人太蠢……”

    薛青府突然嘴巴紧闭,却是苏云以自身气血控制白猿,白猿闭嘴,他也紧跟着闭嘴。

    四周一片昏暗,老无人区的夜,出奇的寂静,听不到任何声音。

    这种寂静,将苏云不自觉的陷入捕猎状态。

    薛青府露出欣赏之色,像苏云这样的人,的确很少见。

    他们是沿着大河所指的方向前进,巨人石像李陆海所指的方向也是这边,按照这个方向走下去,一定可以走出老无人区。

    不过,这路途注定不平坦。

    他们走在山林中,隐约可以看到这片林地的树木上挂着一个个布袋,苏云小心翼翼前行,避开这些挂着布袋的树木,他的头顶,黄钟徐徐浮现出来。

    他走过之处,一个个布袋悄无声息的旋转,一层一层布袋打开,露出森森白骨。

    那是一只只偃师傀儡,倒挂在这些树上。

    苏云继续前行,目不斜视,然而袖筒中木头盒子却开始嗡嗡震动。

    第一只偃师傀儡突然无声无息的舒展衣袍,悄然飞起,接着苏云和薛青府身后的丛林,一只又一只偃师展开破破烂烂的衣袍,飞上天空。

    苏云眼角跳了跳,却依旧往前走,脚步极为沉稳。

    就在此时,突然成群成片的偃师傀儡飞来,破破烂烂的衣袍下一只只白骨大手探出,向苏云抓去!

    “咣!”

    黄钟震荡,诸多偃师傀儡噼里啪啦破碎,黄钟之中三十六蛟龙飞出,将那个后方更多的偃师傀儡撕得粉碎。

    黄钟旋转,蛟龙回归钟体,黄钟当当震荡,那三十六蛟龙化作三十六个印记,印在黄钟底层的一个个刻度之中。

    其他刻度中,又有一只只白猿跃出,将更多的偃师傀儡打碎!

    突然整个丛林中所有倒挂的偃师傀儡飞起,如同黑色的狂风从四面八方飞来,而刚才被苏云神通打碎的偃师傀儡也再度重组身体,再度飞上空中!

    苏云爆喝一声,身后突然浮现出十二尊神魔,大黄钟的威力顿时暴涨,将四周的偃师傀儡纷纷震碎!

    那些偃师傀儡破碎之后,却又再度凝聚,从地上飞起,薛青府突然道:“日月叠壁,六招归一,便是神通。”

    苏云脑中轰鸣,脑海中不自觉浮现出日月叠壁养气篇的六招武学,那六招武学被他分解为三十六散手,此时三十六散手的画面从脑海中一闪而过,随即回归六招!

    紧接着,他脑海中的六招重叠在一起。

    他舍弃了武功招式,脑海中的日月叠壁六招只剩下气血图。

    他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长声笑道:“原来这就是神通——”

    “咣——”

    钟声响起,黄钟外,一轮大日一轮明月围绕黄钟旋转,但见一股肉眼可见的冲击波将半个山林的偃师傀儡震得粉碎!

    苏云纵身一跃,腾空而起,手掌抓住大黄钟的钟鼻,钟口向下,猛然催动洪炉嬗变,灵界洪炉也被点燃!

    他的气血顿时狂暴,神通威力也自蹭蹭暴涨!

    又是一声钟响,成片成片的山林倒伏,一只只偃师傀儡被恐怖的冲击波掀起,倒飞而去,在被冲飞的途中,便不断瓦解!

    苏云落地,迈步向前冲去,他的身后,薛青府跟着他,纳闷道:“苏士子,难道裘太常没有教过你神通吗?我看你明明修炼到了蕴灵境界,却一招神通也不会。”

    苏云摇头,道:“老师没有教过。”

    薛青府脸色微变:“我那傻徒弟跟着裘太常求学,不知道能学到些什么。我和他交换弟子,好像有点吃亏……”

    后方,偃师傀儡再度凝聚,四处飞行,却寻不到两人。

    苏云松了口气,就在这时,只听一个声音笑道:“薛圣人一直没有出手,一定是伤势很重吧?你被老神仙和神王重创,看起来栩栩如生,实际上是强弩之末。”

    “原来是宝天将。”

    薛青府呵呵笑道:“宝天将,你既然知道我受伤了,何不出手?”

    苏云向前看去,但见前方一片宝光照耀山林,一座宝刹高达百十丈,占地数百亩,宝刹中供奉着一尊大腹便便的天将,端坐在那里,长有百十条手臂,每条手臂都抓着一件灵兵,威风凛凛!

    他仅仅是坐在宝刹中,便差点脑袋顶到宝刹的屋顶!

    而他四周,还有一个个长有多条手臂的奇异灵士,有的鸟首人身,有的兽首人身,都长有多臂多眼,不是人族,像妖魔,又不似妖魔。

    苏云大步走上前去,薛青府硬着头皮笑道:“宝天将,今日老朽便从你这宝刹中走过去,我倒要看看你是否敢动一下。”

    苏云走入宝刹之中,那宝天将端坐不动,目光死死的盯着苏云和薛青府,虽然手握百宝,却不敢动弹一下。

    宝刹内,宝天将的一个弟子刚刚移动脚步打算向薛青府出手,突然苏云身形一闪,来到那人跟前,手起钟落,当的一声巨响,那弟子被打得肝脑涂地,命丧当场!

    苏云目光凶恶,四下扫去,无人敢与他对视。

    苏云抖了抖手上的血,带着薛青府大步走出宝刹。

    宅猪:呼唤推荐票,呼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