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一百一十三章 花钱讨打
    负山辇依旧在向天方楼的方向行驶,然而这不算太远的路程,对武神捕和其他差役来说,却显得极为漫长。

    不断有来自朔北十七州一百零八郡的地下世界强者前来,一言不发,守护着这辆车撵前进。

    他们有高有矮有胖有瘦,有老有幼,有青壮也有少年,有少女、妇人,也有少年、大汉。

    而这些人,无一例外,都在各地州郡的官府通缉榜上,赫赫有名!

    可以说,他们每一个人,都掌管着一城或者一郡县的底层世界,不但实力强大,势力也是极为惊人!

    “我的问题问完了,该武神捕回答了。”苏云静静的看着武神捕,等候他的答复。

    武神捕突然哈哈大笑:“我见过你,我知道你不是人魔,但也不是东都大帝派来的特使。你只是天门镇里的毛头小子,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你还是个瞎子。没想到短短几个月时间,你便跑到城里来装神弄鬼!”

    他爽朗的外表下藏着精明,讥讽道:“所以我在朔方城看到你的时候,有一种无比荒诞的感觉,没想到这个小骗子,骗到城里来了。你可以骗得过别人,骗不过我!你审问我?”

    苏云微笑着看着他,等他说完,方才道:“我是不是钦差,你说的不算,皇帝说的算。但武神捕是死是活,你说的不算,皇帝说的也不算。我说的才算!”

    他轻笑一声:“武神捕,交代一下你在天市垣的作为,你可以活着离开。”

    武神通哼了一声,突然一条条锁链激射而出,啵啵几声,将跟随他前来的那五位差役头颅洞穿!

    苏云眼角跳了跳。

    武神通吐出一口浊气,沉声道:“是我栽了。没想到你居然能调动这么多地下世界的瓢把子助阵。不过,你别忘了,你毕竟不是真的钦差。”

    他格杀那五位追随他的差役,是担心自己被苏云审问这件事传扬出去。

    倘若传出去,自己必死无疑!

    “三。”

    苏云竖起三根指头,慢慢的曲起其中一根,缓缓道:“二。”

    武神通咬牙道:“我说。有人请我出手营救全村吃饭,将他送到葬龙陵。至于送到葬龙陵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我一无所知!”

    苏云冷冷的看着他,过了良久,方才道:“你可知道,只要我一声令下,你立刻粉身碎骨?”

    武神通哈哈大笑:“苏士子,你太小觑武某了。我死之前,最低可以拉你垫背,我有必要骗你吗?”

    苏云沉吟片刻,道:“那么,谁请你出手营救全村吃饭?”

    “童仆射童庆云。”

    武神通说出这个名字,着实让苏云怔住了,他以为会是朔方圣人,却没想到居然是童庆云,朔方学宫的童仆射。

    “童仆射是我老师,传授我搭救全村吃饭的法门。”

    武神通道:“这次也是童仆射请我出手,来调查你。只是没想到,你这个来自乡下的瞎眼小童,居然玩得这么大。”

    他露出讥讽之色:“今日我算是栽了,但我很想看看你今后如何收场!”

    苏云深深看他一眼:“武神捕便这么肯定,我只是一个乡下的瞎眼小童?”

    武神通怔了怔,乡下来的瞎眼小童,真的能在一进城后便搅动朔方风云吗?真的能调动朔北十七州一百零八郡县的瓢把子吗?

    别说乡下来的小童,就算是朔方名义上的主人朔方侯,也没有这么大的能量!

    “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苏云道:“回答这个问题之后,你便可以走了。”

    武神通精神大振,苏云虽然是个十三四岁的少年,但是却给人一种莫大的压迫感,这种压迫感,他只在童庆云、左松岩、朔方侯等人身上体会过!

    他甚至有一种如虎在侧的感觉!

    与苏云同处一室越久,这种压迫感便越强。

    明明只是普普通通的一个少年,不知道哪里来的这么大的气势!

    “八月初七,八月初八,武神捕在哪里?”苏云问道。

    武神通额头冒出豆大的汗珠,这个问题只要回答得好,让苏云满意,他就可以活下来。但同样的是,只要苏云不满意,他便会被悄无声息的“处理掉”!

    “八月初七,初八,我奉命赶往武原郡,擒拿盗匪胡飞儿,并不在说朔方,也没有在天市垣,有武原郡通关文牒在,上使尽管去查。”

    武神通小心翼翼道:“我是在童帆案发生之后,奉童庆云之命来天市垣。童帆并非是童家重要的人物,只是偏房的庶子,我不是去调查童帆死因,童帆的死还没有必要惊动我。我是奉命去营救一条蜕变的毒虺,这个毒虺,被你们当地人称为全村吃饭。”

    苏云眼角跳了跳,声音有些嘶哑:“你是朔方堂堂的县尉,童庆云能调动你?而且,童家已经派出三人去天市垣,他们三人打算在蛇涧捕捉全村吃饭,为何又要派你去救全村吃饭?”

    武神通苦涩一笑,道:“童家老神仙是东都的大官,位极人臣,童庆云自然能调动我。至于童家捉拿全村吃饭,为何童家又派我去救全村吃饭,我也无从得知。童庆云要我去办此事,我用三天时间踩点,把四周的地理巡查一遍,这才动手。”

    他定了定神,道:“其实我踩不踩点都无所谓,自始至终童庆云都在指点我的一举一动。”

    “童庆云……”苏云沉默下来。

    负山辇从一道云桥驶出,进入另一道云桥,车外的强者越来越多,拥着这辆车辇,浩浩荡荡,让四周没有谁的车辇胆敢近前。

    “你应该庆幸,你没有进入葬龙陵,否则你便是人魔武神通。”

    苏云挥了挥手,示意他可以离去:“童庆云让你活着有用,我让你活着也有用。”

    武神通心神大震,人魔武神通?苏云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

    他站起身来,正要离开,苏云不咸不淡道:“五具尸体你带走,我不会帮你处理。”

    武神通催动性灵神通,一道道锁链射出,将楼内四具尸体卷起,又飞身出窗,将楼顶的那具尸体卷起,纵身一跃,跳下车辇。

    他周身无数锁链纠缠,化作一个大茧,将自己和尸体藏在茧中,银色大茧呼啸向底层世界坠去。

    武神通在跳出苏云车辇的那一刻,仰头看去,只见苏云的负山辇四周,一个个身影鬼魅般闪动,来自各大州郡的瓢把子纷纷消失不见。

    他心中凛然:“这个少年,真是稳得可怕!对了,车夫,还有车夫!”

    负山辇中发生了这么多事,车夫始终很沉稳的继续赶路,丝毫不见惊慌,显然这个车夫也并非是普通的车夫!

    武神通心中隐隐有些后怕,他与那五个差役钻入车中,守株待兔,没想到早就落入苏云的算计之中,成为送上门来的瓮中之鳖!

    呼!

    他坠入朔方城的底层,突然锁链如大蟒解开身躯般旋转打开,待到武神通落地,那五具尸体已经被他以电光火石般的速度藏进朔方城的下水道里。

    武神通匆匆离去。

    “是了,还有车夫。”

    负山辇中,苏云也醒悟过来:“车夫应该也是老瓢把子的人。左仆射安排得真是滴水不漏!”

    他心中赞叹,看向窗外,适才有着长长的队伍前前后后的拱卫负山辇,但现在已经看不到那些人。

    不过苏云知道,左松岩这位老瓢把子安排的人,一定还在跟着这辆车,守护着他的安危。

    这时,白月楼打个哈欠醒来,迷茫的东西张望一眼,吃惊道:“我怎么睡着了?”

    “我适才以气血修为压制了你的气血,让你大脑缺血,暂时陷入昏迷。”

    苏云解释道:“你昏睡多久,取决于我想让你睡多久。圣公子,这就是你我境界上的差距。”

    白月楼心中一惊,失声道:“我睡了多久?”

    “刚睡一小会儿。”

    苏云刚刚说完这话,负山撵停下,车夫的声音传来:“天方楼神仙居到了。”

    “到天方楼了?”

    白月楼失声道:“天方楼距离学宫山门,有四十里地,我睡了四十里地?”

    苏云起身,走下车辇,白月楼慌忙跟上他,这时才注意到小楼里居然有四滩血泊,心中不由骇然!

    他走下车,却见那车夫拎着水桶,水桶边挂着抹布,正在顶楼擦洗血迹!

    白月楼更加骇然:“我昏睡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苏云走入天方楼的神仙居,通报之后,有侍女引领他们进入神仙居中。白月楼打量四周,不禁赞叹连连。

    苏云问道:“公子是圣人弟子,没有去过神仙居吗?”

    白月楼笑道:“圣人所居之地极为简朴,不如此地雅致。”

    裘水镜所居住的神仙居宛如仙境,处处典雅,琴台,墨池,砚台,铜鹤灯台,蕴藏着很深的儒道文化,又有些地方带着些许异域风情,显然是裘水镜自己布置的。

    这片神仙居占地二十余亩,虽然是在天上,但却如同地面一般,有山水流觞,曲径通幽。

    当然,这里远远比不上李竹仙家的神仙居奢华。

    李家的神仙居苏云也没有去过,但仅听花狐青丘月等人描述,便可以想象那里是何等富丽堂皇。

    白月楼紧随苏云的脚步,低声道:“苏兄,我昏睡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苏云不答。

    白月楼又道:“既然你不说,那么,可否给我一次对决的机会?”

    苏云无奈,道:“我这次出门是遇到修行上的难题,来请教难题的,不是来打人的。”

    白月楼饶是好脾气,也不禁有些生气:“苏兄,你我较量一场,能浪费你多少时间?”

    苏云摇头道:“我又不能打死你,和你较量便是耽搁我的时间。我不做亏本的买卖。”

    “我花钱买,行吧?”白月楼气道。

    说话间,两人来到花园中,只见裘水镜教导一些士子领悟性灵神通,那些士子应该都是大富大贵人家的士子,其中有几人还是苏云的熟人,他们同样修炼了洪炉嬗变,却在大考时被苏云淘汰出十锦绣图。

    苏云四下打量,只见这些士子头顶浮现出一个个奇妙的灵界,宛如梦境中的异世界,千奇百怪,那些士子的性灵,正在这些灵界中修炼,观想,创造自己的神通。

    有几个士子已经快要凝练成性灵神通,资质很是不凡!

    苏云竟然还看到李竹仙和李牧歌的身影!

    裘水镜站在一旁,时不时进入他们的灵界,指正他们修行上的错误。

    白月楼见状,低声道:“不愧是帝师,教士子果然厉害!”

    裘水镜见到他们,向他们招手。

    苏云快步走过去,白月楼想要跟过去,却发现自己距离两人始终有十多丈远,无法近身。

    裘水镜走在前面,面色淡然,引领着苏云来到花园中的浮桥上,停步观赏水中游鱼,道:“云,你来找我,是攒够了钱吗?”

    苏云摇头道:“不是。而是我修行中遇到了难题,非先生不能解。”

    裘水镜转过脸看着他,越看越是欣赏,笑道:“你直到现在才遇到难题,着实出乎我的意料。我以为你在进入天道院后没多久,便会前来找我。一块青虹币。”

    他伸出手来。

    苏云迟疑一下,取出十块青虹币放在他的手里:“水镜先生,弟子的这个问题,可能要贵一些。”

    裘水镜哈哈一笑,把九块青虹币还给他,只收下一块,淡然道:“在你眼中值十块青虹币的问题,在我眼中只值一块青虹币。”

    苏云露出钦佩之色,当即把自己参悟大一统功法修成十二神圣烙印,董医师说会有损性命这些事情说了一番,道:“先生,我已经一统十二神圣,但如何再往前走,我便一无所知了。请先生教我。”

    裘水镜神色呆滞,过了片刻才回过神来,深深看他一眼:“把刚才那九块青虹币拿来。”

    苏云取出青虹币。

    裘水镜拿过来放在自己兜里,问道:“还有吗?”

    苏云翻找钱袋:“我这里还有三块……”

    裘水镜把剩下三块也拿了去,想了想,道:“还有吗?”

    苏云迟疑一下:“先生稍候。”

    他转身来到白月楼面前,道:“圣公子,我打你一顿……嗯,较量一场,你能给我多少钱?”

    宅猪:晚上八点半,B站直播,回答临渊行书友的疑问,也是交流。直播间:21778395。恭候大驾!直播时长,半小时到一小时,不重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