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一百零七章 背锅之一代宗师
    大雨滂沱,向洞中深渊倾泻。

    苏云一脚踢飞林清逸,突然头顶不由自主浮现出一口大黄钟,钟声当的一声响起,浮现出各种刻度和烙印,将袭来的力量卸去。

    林清盛一路狂奔,他的性灵神通所化的古琴在身前翻飞,林清盛双手十指如飞,琴音大作,一股脑向苏云轰去!

    苏云头顶黄钟震荡不绝,整个人被震得倒飞而起,向那座朱红色门户撞去。

    与此同时,林清盛踏步,几步之间来到深渊之上,在深渊上空狂奔,双手一翻,古琴飞起。

    林清盛大叫一声,右掌向前拍出,在他头顶翻转不休的古琴顿时震荡起来,五音十二律疯狂变化!

    琴声变化如此激烈,顿时突破大黄钟的防御!

    大黄钟能够抵挡住一忽时间的变化,如果招式变化时间比忽还短,那么大黄钟只能挡得住第一击,挡不住第二击。

    林清盛疯狂起来,琴声连续,声与声之间的间隙,甚至不到一忽时间!

    他上一次奉武神通之命,截杀苏云,但是那时他并未施展全力,只是小试牛刀,便将苏云打得重伤。

    不过这一次,他一上来便动用所有的力量!

    苏云身躯大震,琴音中只听嘭嘭嘭一声声闷响传来,如中败革,将他打得踉跄后退。

    突然琴音爆发,嘈切杂弹,苏云高高飞起,轰隆一声撞入朱门后的龙巢之中。

    林清盛心中一沉,他这一连串攻击,的确打破了苏云的黄钟神通防御,但是琴声落在苏云身上,却没能打破他的肉身防御!

    适才他那一连串攻击,看起来让人眼花缭乱,但没有一击让苏云受伤,甚至连其皮肤也没有切开!

    “几天时间,他的神通和修为提升到这种程度?我不信!”

    林清盛杀入朱门后的龙巢,招法突然变得异常刚猛,琴声清脆,往往是两声三声叠在一起,为的就是让苏云的大黄钟无法挡住第二声和第三声琴音攻击!

    后方,林家的士子纷纷纵身而起,或者施展神通,或者施展武学,纵跃连连,向对面的门户赶去。

    不过,林家士子虽多,但其他士子更多,也纷纷跃起,试图横渡深渊。

    这座深渊中原本留有数之不尽的封印和禁制,用来杀死那些胆敢觊觎林家财富的人。

    除此之外,封印和禁制还有一个作用,那就是血祭。

    但凡有人试图进入门户,便须得经过这道深渊,从深渊上空经过便会触动禁制和封印,死于非命!

    林家先祖利用的正是人心中的贪婪,来完成炼宝的最后一步,血祭。

    但令人万万没想到的是,灵岳先生这个怪胎的到来,激怒了林家的林素衣,两大高手搏杀,滚入了深渊,触动了不知多少封禁。

    这两人都是朔方城的强者,一个是林家的二当家,掌握林家的实权,一个是被人视作眼中钉却怎么也杀不死的灵岳先生。

    那些封印和禁制很难杀死他们,却被他们破坏了不少。

    更令人没想到的是,灵岳先生招黑,厄运滚滚,竟然把那朵降劫灵兵的雷云也给召来了,那雷云对着深渊中的封印和禁制一顿狂劈狂削,将封印和禁制毁了大半。

    林家先祖的封印禁制被触动,那座刻有“清逸而开”的石碑才会因此浮现出来。

    不过,按照林家先祖的设计,这块石碑不会这么早从深渊中升起,而是要等到血祭之后,林家的重宝得到了足够的鲜血滋润,威力成熟圆满,石碑才会升起。

    到那时,林清逸打开宝藏门户,得到重宝,别人便会说,林家积德才有这等福气,人家有钱有势理所当然,人家是世家理所当然,又得名,又得利。

    林家子弟出门,脸上也光彩,无形中高人一等。

    ——怎奈偏偏出了灵岳先生这个变数!

    又怎奈苏云当众把林清逸打死,用林清逸的尸体去开门!

    这次脸上的光彩没了,名和利也都没了!

    个中滋味,只有林家的人才能尝出酸甜苦辣。

    林清逸的血涂在门上,门前深渊中的一切封印和禁制便各自消散,否则,深渊中的封印和禁制爆发,不知要死多少人。但是现在,横渡深渊变得不那么危险。

    突然,那朵高悬在深渊上空的雷云又是一道闪电劈在洞顶的石钟乳上,万千石钟乳一道道光芒射去,汇聚在一起,轰入朱门后的龙巢之中。

    林清盛和苏云刚刚杀到门内,还未来得及看清门中景象,便听得轰隆一声巨响,眼前一片雪白,让两人齐齐闭上眼睛。

    林清盛丝毫不乱,古琴上一根根琴弦飞出,立在四周,借琴声的波动辩明方位,心道:“这时候我与他谁都看不见,但我的神通可以听声辩位……”

    就在这时,他感觉到苏云的侵袭!

    苏云准确无比的避开他一切琴声神通,侵入到他的身前,林清盛已经感受到苏云狂暴的气血涌动时带来的压迫感!

    他靠琴声辩位,不假思索,抬手便挡,将苏云攻来的这一掌挡住。

    两人手掌碰撞,林清盛立刻感应到苏云的气血在肌肤下运行,像是一条条蛟龙一条条大蟒正在其肌肤下狂奔,向自己冲来!

    这种气血,这种肉身,爆发出的力量,一定极为恐怖!

    “我的修为爆发力不如他……”

    他拼命提升气血,突然只听哤咕一声龙吟,苏云头顶大黄钟之上,三十六条蛟龙一发涌出,冲着林清盛疯狂冲去!

    林清盛右手五指扭曲,那是苏云的气血冲破他的力量,涌入他的五指之中的表现!

    他的头顶古琴疯狂震动,将一条条蛟龙斩断,但还是有十余条蛟龙突破他的琴声防御,轰击在他的身上。

    那十余条蛟龙是武学蛟龙吟的气血形态,相当于林清盛连中苏云十余招散手攻击,打得他气血翻腾,整个人向后倒飞而去。

    林清盛嘭的一声贴在墙壁上,滑落下来,他心中有些惶恐,立刻张开眼睛。

    雷霆造成的光芒已经散去,两人相距十多步,盯着彼此。

    “不可能!”

    林清盛双手背在身后,气定神闲,脸色不改,但右手却不断颤抖,右臂也在颤抖。

    只见一股股异种气血宛如蛟龙在他右臂之中游走,破坏他的右臂血肉骨骼,他的手臂仿佛被大蟒死死缠住随时可能会被绞断!

    “不可能,才三天时间,他的修为便能提升到这一步!”

    林清盛头顶古琴立起,琴弦波动,一串琴音击打在他的右臂上,右臂中的异种气血顿时被打散。

    他催动气血,将异种气血逼出手掌,只见他的五指指尖各自渗出一滴鲜血,右臂和右手这才停止抖动。

    哗啦——

    潮水般的声音传来,越来越响,震耳欲聋,像是入海口的怒潮迎着江水往上涌,惊人无比!

    苏云和林清盛依旧死死盯着彼此,不敢去看那声音的来源。

    这时,第一个林家士子横渡深渊,来到朱门中,脸上露出惊骇之色,急忙转身,厉声叫道:“不要进来——”

    他后方,一个个林家士子正在跃来,试图冲入门中,而其他数百士子也在各自施展手段,企图冲入这座朱门。

    轰——

    潮水般的声音终于涌出,苏云和林清盛交汇的目光突然被无数灵器形成的洪流淹没!

    数不清的灵器从朱门后的大殿中涌出,在空中形成一股涌动的狂潮,从苏云和林清盛中间呼啸而过,逼得两人不得不紧紧靠在墙壁上,避开这股灵器的洪流!

    那些灵器乃是炎龙金晶矿脉形成的各种宝物,千奇百怪,姿态各异,有幼龙、雏凤、飞鸟、奔牛、蜂群、飞鱼、花草、树木,林林种种,闪烁着各色光芒,冲向门外。

    刚刚进门的那个林家灵士见状,不假思索,转身向外跳去,试图避开这股洪流。

    然而他刚刚跳起,便撞在冲过来的林家灵士身上,两人顷刻间便被灵器洪流淹没!

    那灵器洪流中一口口奇特的灵器各自绽放光芒,威力爆发,将两人撕得粉碎!

    其他林家士子也止不住身形,撞了上来,一时间血肉横飞。

    后方那数以百计的士子也在各自施展神通或者武学,企图横渡这道深渊,不少人神通或武学被涌来的灵器打断,手舞足蹈向深渊下跌落,急忙各自自救。

    但这股灵器狂潮形成的冲击实在太大,导致不少人摔伤,甚至有人屁股上插着一口灵器,那灵器还在不断扑闪着翅膀震动,忽然飞起,却是一只长喙的怪鸟,鸟喙比身子还长。

    待到众人各自稳住身形,只见从那座门户中涌出的灵器在雷云下方汇聚,呼啸旋转,形成一个方圆三十丈的圆环。

    圆环中,数以百计的灵器飞行碰撞,极为壮观。

    花狐和池小遥找到三只小狐狸,仰起头看着这一幕,池小遥纳闷,不解道:“十里余一,这处宝地应该只有十分之一的宝物被炼成灵器,其他宝物都应该炼成灵兵才对。怎么会一下子形成几百口灵器?”

    他们脚下的深渊中,许许多多士子正在奋力往上爬。

    花狐疑惑道:“小遥学姐,不对吗?”

    “当然不对!”

    池小遥面色凝重道:“雷击谷除非是一处特别庞大的宝地,才有可能拥有这么多灵器。但雷击谷只是一个废弃的龙巢,在宝地中并不算大。林家需要炼制一件镇族之宝,不可能这么大方,把宝地中这么多宝藏炼成灵器,分给前来寻宝的士子。现在看来,这处宝地恐怕两成的宝物都被炼成灵器了。”

    她话音刚落,突然又是一股灵器狂潮,从朱门后的龙巢中涌出!

    这一次涌出的灵器,数量也是极为惊人,多达数百!

    这些灵器与先前那一批灵器汇聚到一起,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漩涡中灵器还在成形之中,变化成各种神异之物,在这股狂潮中狂奔。

    而在漩涡上方,则是厚重无比的雷云,雷霆依旧咔嚓咔嚓的往上空的洞顶劈去,一道道光芒从石钟乳上射出,洞照朱门后的龙巢。

    每一波雷击过后,便有数以百计的灵器冲出,让灵器形成的狂潮愈发壮观。

    “我知道了!”

    池小遥心头大震,失声道:“我知道原因了!”

    她面色凝重:“林家的这口灵兵,因为缺少了血祭,而且被人打断,提前开启龙巢,导致那件宝物没有完成成形!”

    花狐眨眨眼睛:“学姐的意思是?”

    池小遥吐出一口浊气,看向上方越来越大的灵器漩涡,沉声道:“林家炼制一百五十年的镇族之宝,分解了!”

    她面色凝重:“镇族之宝尚未形成,便被人破坏,瓦解成一个个灵器,这个梁子,大了。”

    她面带忧色,低声道:“这口锅,灵岳先生能背得起吗?”

    宅猪:生日求月票,还差一千月票五千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