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一百零六章 桀骜不驯,如神如魔
    苏云等人沿着崖壁往下走,远远只见灵岳先生被劈散的黑烟又自凝聚起来,里面传来鬼哭狼嚎般的读书声。

    来自朔方各地的灵士对他避之不及,四下逃窜,显然很多人都听说过灵岳先生的威名。

    “灵岳,你不要过来!咱们虽然有过节,但我罪不至死……”下方突然传来一声惊叫,接着一道雷光劈下,有人中了一道雷霆,摔下深渊。

    有人哭诉道:“老师,老师,你怎么了?文昌学宫的灵岳,我家老师只是在乡下平了别家祖坟占了几亩地而已,你为什么要害死他?”

    “文昌学宫的灵岳又杀人了!”

    ……

    苏云抬头张望一番,突然问道:“学姐,以前宝地蕴养灵兵,灵兵出世时,也有雷云吗?”

    池小遥在前面带路,一路深入深渊,思索道:“以前有过类似的事情,古籍上多有记载,威力巨大的灵兵吸收了天地灵气灵气,吸收了宝地的力量,出世时便要经历雷劫洗礼。当然,这等灵兵基本上都属于镇族的宝物了。”

    这次雷击谷便属于镇族之宝级别的灵兵!

    如此规格的重宝出世,其他世家都没有派人前来,惟独林家派人前来,这说明,其他世家都知道雷击谷的重宝是朔方林家的,因此绝不参与,免得得罪林家!

    苏云仰着头,面色古怪道:“学姐,那么以前出世的灵兵,雷云会进入宝地吗?”

    池小遥纳闷,笑道:“师弟,你怎么会有这么古怪的问题?我还从未听说过雷云能进入宝地……”

    她回头看去,神色呆滞,只见原本应该漂浮在天空中的雷云,竟然不知何时也挤入大裂缝中,正在不断的下降!

    那雷云恐怖无比,云中雷电乱窜,不断有雷电从雷云中射出,照亮整个大裂缝!

    池小遥头皮发麻,喃喃道:“灵岳先生的修为又有惊人提升,这霉运笼罩范围越来越广了……走!快走!”

    苏云等人急匆匆向下走去,绕过一道道石梁。

    很快,其他士子也发现雷云落下的情形,一个个慌忙向深渊的更深处逃去。

    他们身后雷击如雨,雷云越来越厚重,雷霆越来越粗大,很是吓人!

    先前,雷云只被深渊下即将成熟的灵兵吸引,现在又被灵岳先生吸引,两个吸引雷云的“异宝”,导致雷云不断向下落去!

    苏云、花狐和池小遥保护着三个小狐妖,一路向下而去,只见灵岳先生走在前方,黑烟滚滚,翻腾着向前赶。

    其他士子遇到他,纷纷紧紧贴在石壁上,恐惧无比,任由他从自己身边经过。

    灵岳先生似乎也知道自己“招黑”,竭力控制自己的修为,四周的黑烟略略少了一些,但还是极为浓烈,时不时召来一道雷霆。

    过了片刻,黑烟收缩成一团乌云盖在灵岳先生头顶。

    后面的士子被雷云赶着,想往前闯,前面又有灵岳先生,只得强忍着冲过去的冲动。

    灵岳先生的速度不慢,但后面雷云追得更快,众人一路狂奔,恨不得直接跳下去。

    突然,前方一个女子声音传来:“灵岳,我林家不是你能招惹的,不要给文昌学宫惹来麻烦。你给我滚回文昌学宫!”

    灵岳先生笑道:“原来是素衣。素衣,听说你买了新的肚兜,让我看看……”

    “闭嘴!”

    琴声从深渊中响起,苏云远远看去,只能隐约看到一座高山泛着光芒,上端有飞瀑倾泻,飞瀑如同琴弦,铮铮作响,应该是那个叫做素衣的女子的神通。

    那女子对灵岳先生痛下杀手,两人一路厮杀,速度极快,直奔深渊深处。

    而后方,雷云的速度也陡然加快,一路风驰电骋,电闪雷鸣,赶在众人后面,一道道雷霆不要命一般倾泻下来。

    众多士子疯狂向下狂奔,躲避那雷云,心中暗暗咒骂灵岳先生。

    终于,众人平安来到深渊底部,脚踏实地,立刻撒腿狂奔。

    苏云抱起狸小凡和狐不平,池小遥抱着青丘月,也在卖力狂奔,花狐跟在后面。

    苏云不经意间抬头看去,这深渊底部极为宽广,前方还有极大的空间,一根根石钟乳倒挂在洞顶,石钟乳上挂着许许多多手臂粗细的晶体,在黑暗中熠熠生辉!

    “这些晶体,莫非是炎龙金晶?”

    古怪的是,所有的石钟乳都是朝向同一个方向。

    突然,一道雷霆从外面飞来,从众人头顶飞过,轰击在炎龙金晶上。

    苏云在匆忙中仰头看去,只见无数炎龙金晶顿时光芒大放,数不清的电光在金晶之间跃动,进而将一根根石钟乳点亮!

    嗡!

    一道道光芒激射而出,所有光芒汇聚在一起,撞击在同一个地方。

    光芒撞击的地方顿时变得无比明亮,照亮整个地底深渊,但见光芒击中的地方是一面嵌在石壁上的古铜色门户。

    那座门户上有着密密麻麻的纹绘,各种古怪图案,有飞禽走兽,也有日月星辰。

    门户前是一片漆黑的洞中深渊,没有任何光亮,只有黑风呼啸,深不可测。

    而灵岳先生与另一个女子正在那深渊上空厮杀,突然两人被一股狂风卷过,身不由己跌入深渊之中。

    苏云身边,一个林家灵士见状,不由高呼一声:“三姨!”

    苏云怔了怔,深深看了那林家灵士一眼。

    突然,他们身后的雷云跟着灵岳先生和林素衣,呼的一声从众人头顶飞过,一路雷电交加,盘在深渊上空。

    雷云咔嚓咔嚓作响,一道道雷霆倾泻,一半劈向下方的深渊,一半劈向洞顶的炎龙金晶。

    数以百计的士子纷纷停步,站在那道峭壁前。

    苏云放下狐不平和狸小凡,拨开挡路的众人挤上前去,来到那林家灵士身前,面色和善的询问道:“这位师哥,八月初七,阁下是否去过天市垣?”

    那林家灵士看了看他,觉得有些熟悉,道:“我是去过天市垣,你是?”

    苏云面色更加和善,微笑道:“你认识杨胜和童帆吗?”

    “杨胜?童帆?”

    那林家士子想了想,道:“童帆我知道,杨胜是不是那个很高大的士子,他很擅长讨好别人,还带着我们去狩猎。我对他有些印象。”

    苏云脸上笑容更浓,道:“那么师兄,当时与你们一起狩猎的还有谁?”

    “还有……等一下,你真的很面熟!”

    那林家士子上下打量他,突然想了起来,失声道:“我记得你,你是天市垣鬼市里的小孩!我经过你的摊位!”

    这时,人群中一片喧哗,有人高声叫道:“深渊里有石碑浮现出来了!”

    “石碑上有文字!”

    众人纷纷往前挤,要看从深渊中浮出的石碑,花狐和池小遥也在往前赶去,池小遥悄声道:“这石碑是有讲究的,往往要写着某某是此宝的有缘人。其实这个某某往往就是自己的后代。”

    花狐疑惑道:“隔着几百年,怎么知道自己的后代叫什么?”

    池小遥噗嗤笑道:“笨啊,留下遗书写上一个名字,让后代取这个名字不就可以了吗?咦,苏师弟哪里去了?”

    “清逸哪里去了?”

    深渊边,诸多林家士子也在寻人,在人群中找来找去,林清盛额头冒出冷汗,低声喝道:“快找到清逸!他是这次开启宝库的钥匙!这宝库没有他,打不开!”

    林家士子们在人群中不断搜寻,只是这里士子众多,再加上电闪雷鸣,不好寻找。

    而因为深渊中一块巨大的石碑正在冉冉升起,众多士子又在往前挤,试图看到碑上文字,因此更难找到人。

    突然,有人高声叫道:“石碑上写着,清逸而开!清逸而开,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又有人猜测道:“这说明是前辈先贤算到了有一个有福的人,叫清逸,他来了,宝库的大门就可以打开了!”

    “清逸,谁叫清逸?”

    数以百计的士子纷纷四下询问,高声道:“叫清逸的士子,快来打开这座门!”

    就在此时,林清盛突然看到了林清逸,也看到了站在林清逸面前的苏云。

    “轰隆!”

    雷音大爆,电闪雷鸣,那悬在深渊前的雷云中竟然开始下起雨来,一道道雷霆顺着雨水嗞滋啦啦往下劈,惊人无比。

    就在这雷声响起的一瞬间,苏云向林清逸道:“杨胜和童帆让我送你下去陪他们。”

    林清逸脸上露出惊讶之色。

    “清逸——”

    林清盛头皮发麻,催动气血,头顶性灵神通浮现,一张古琴,林清盛操琴在手便要弹奏,突然又是轰隆一声雷音大爆。

    林清盛看到苏云身后浮现出十二神魔的恐怖虚影,狰狞,凶恶,残暴!

    雷暴声中,苏云碾压着林清逸的身体飞起,半空中雷光宣泄,雷音喧嚣。

    深渊边的数以百计的士子正在寻找名叫“清逸”的士子,便见一个少年碾压着林家林清逸的身躯,在雷光中跨过深渊,狠狠撞在那座从深渊中升起的石碑上!

    林清逸全身骨骼碎裂,头颅歪在一旁,被苏云将尸体挂在那座刻有“清逸而开”的石碑上。

    鲜血,将石碑染得血红!

    上方,大雨倾盆。

    苏云站在雷云之下,大雨之中,少年仰头,眼神中充满了桀骜。

    “清逸而开……去开!”

    他一脚飞出,林清逸的尸体飞起,撞在对面那座古铜色门户之上!

    古铜色门户咯咯吱吱作响,徐徐开启。

    宅猪:猪年过去了,你们果然不喜欢宅猪了,呜呜,洒泪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