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一百零一章 新晋财主(第四更)
    负山辇上,左松岩盯着苏云,苏云则是老老实实的坐在对面,池小遥识趣的没有说话。

    过了片刻,这少女溜到楼下。

    左松岩气派非凡,威压盖世,苏云却风轻云淡,天塌不惊。夹在这一老一少中间,让她倍感压力,如同站在两大绝世高手中间。

    ——她却不知道,苏云从前眼睛看不见,后来眼睛治好了,但也养成了睁眼瞎的习惯。即便左松岩如何威严,如何霸气,他也面无表情视若无睹。

    “小丫头不错。”

    左松岩关上第二层小楼的门户,又以元气封锁了第二层楼,这才回到苏云面前坐下,淡淡道:“苏上使,你都知道些什么?”

    苏云摇了摇头:“我什么也不知道。”

    他确实什么也不知道,他只是听到董医师说了一声老瓢把子,又听出说话那人是左松岩伪装过的声音,所以才知老瓢把子是左松岩。

    至于老瓢把子是做什么的,为何称左松岩为老瓢把子,苏云就一无所知了。

    左松岩死死的盯着他,过了片刻吐出一口浊气,想要敲打他的话也无从说起。

    显然,苏云已经猜出他的身份,然而却拿捏着他的身份并不点明,而是当成与他讨价还价的本钱。

    左松岩早就知道苏云很厉害,只是没想到这么厉害!

    现在他终于明白了为何涂明和尚、闲云道人面对苏云时的那种无奈,他也有一种上了贼船无法下船的感觉。

    “难怪大帝会选择你为上使。”

    左松岩叹了口气,看向窗外,道:“上使查过劫灰怪案之后,下一个案子是什么?可否提前知会老朽一声?”

    苏云眼中的淡然消散,瞳孔聚集起来,显然是想到了什么,道:“劫灰怪案还没有完,童家运走了许多黑石棺,这些石棺运往何处,童家想要做什么,这些还没有查出来。再加上人魔出现,以及而今朔方诡异的时局,让我深信,朔方的水深不可测,里面藏有大鱼!”

    左松岩终于放心,苏云暂时不会查他。

    “上使准备查多深?”左松岩试探道。

    苏云迟疑一下,试探道:“要不,先探探底?”

    左松岩侧过身来,皱眉道:“太深了吧?探得太深,我怕我兜不住,会伤到上使。”

    苏云有样学样,也侧过身来,问道:“左仆射以为多深为宜?”

    左松岩也吃不准他的底线,只得先说出自己的底线,道:“昨晚上使探到的深度即可,再深的话,我和文昌学宫便兜不住了。”

    苏云吃不准昨晚的深度到底是多深,继续试探道:“是童庆罗那个深度,还是劫灰怪那个深度?”

    左松岩头皮发麻,心肝有些乱颤:“童庆罗那个深度?是每次探案,要死一个天象境界的大高手么?劫灰怪的深度,是横扫劫灰城那等层次么?”

    “要不,再浅点儿?”左松岩试探道。

    苏云松了口气:“那就浅点儿。”

    左松岩如释重负,展颜笑道:“上使照顾老朽了,这份恩情,铭记在心。昨晚六口黑石棺的报酬,已经放在山水居了,上使回去的时候清点一下。”

    负山辇停顿下来,苏云看向窗外,只见他们已经来到文昌学宫。

    左松岩起身道:“我先下车,让车夫送你们去山水居。对了。”

    他停下脚步,道:“上使可否把洪炉嬗变与毕方神行,传授给我文昌学宫?也算是造福我文昌学宫的士子了。”

    苏云肃然道:“区区功法,倘若有益于士子,我定然不吝惜!更何况,我的毕方神行还是从学宫里学来的。”

    左松岩怔了怔,没有料到他如此大方,思量片刻,笑道:“我让闲云、涂明跟随上使修行一段时间,学会这两种功法。他们二人还要打扰上使几日。”

    苏云目送他下车,突然想起一事,道:“仆射,劫灰案与人魔案,其实是一个案子。”

    左松岩身躯大震,缓缓点头,道:“上使肯告诉我这件事,是没有拿我当外人。那么我也告诉上使一件事,有人在查你。”

    苏云心神微震:“有人查我?”

    左松岩淡淡道:“你我之间协议还在,你尽管放心,没有地下世界的老瓢把子摆不平的事情。在朔方城,就算是东都大帝来了,也要像蛇一样给老瓢把子乖乖趴好!”

    负山撵又自启程前往学宫中的山水居,池小遥走上来,笑道:“师弟,你与左仆射很熟吗?”

    苏云摇头,心中默默道:“来城里上学实在太难了,总是要被逼着查案子。左仆射要求我查昨晚那种深度的案子,这哪里是求学?分明是把脑袋别在腰带上,随时可能送命!”

    少年看向窗外,心中涌起几缕闲愁:“幸好我机灵,抓着劫灰怪案不放。他还逼我,我才把人魔案拉进来。只是不知道能拖延多长时间……”

    左松岩目送负山辇远去,向走来的涂明和尚道:“是个老江湖啊。英雄出少年,不愧是天道院出来的,说话做事滴水不漏。他心术极高,我原本打算敲打他,却被他连敲带打。这一代的年轻人,不容小觑。”

    涂明和尚询问道:“仆射,上使怎么说?”

    “他发现了我在地下世界的身份,先下手为强,以此敲打我,然后又给了我甜枣,说不会查其他案子,让我宽心。”

    左松岩迈步往山上走去,灰袍,布鞋,一派洒脱,不无得意道:“但我也警告了他,我是老瓢把子,他得像蛇一样趴着。他很识趣,当时的表情很惊讶。”

    涂明和尚赞叹连连。

    左松岩面带忧色,道:“但是,他要继续深挖劫灰矿这个案子。”

    涂明和尚打个冷战,失声道:“这是要把童家往死里逼!对童家逼得太狠的话,童家会拼命的!难道说,大帝打算对童家的老神仙下手了?”

    左松岩轻轻点头:“上使查童家,说明咱们怀疑的不错:童家的确有问题。我适才跟上使说,让他放得浅一些,不要挖得太深。他好歹给了我一点脸面,答应下来。而且,他甚至查到我们查不到的地方。”

    他目视远方,吐出一口浊气,摇了摇头:“他说,人魔案与劫灰案,是一个案子。”

    涂明和尚呆了呆,过了半晌这才明白这两个案子之间的联系,赞道:“高明!”

    左松岩道:“这年轻人,厉害!涂明,你和闲云去见他,我已经和他说过了,让你们把他的洪炉嬗变和毕方神行抄录下来。”

    负山辇把苏云和池小遥送到山水居,两人下车走入山水景,便见花狐和三只小娃娃正在数钱。

    山水居里堆着一堆的青虹币,数量极多,想来,这便是左松岩所说的报酬!

    苏云也被吓了一跳,他知道劫灰怪值钱,但万万没有料到值这么多钱!

    “主要是活的劫灰怪贵。”

    池小遥道:“劫灰怪几乎从未抓到过活体,而且单纯的劫灰便已经价值不菲了。学宫用不了这么多的劫灰怪,多半会卖给其他学宫大赚一笔。左仆射从不做吃亏的买卖。”

    她对金钱倒不怎么看重。

    毕竟回龙河是通往北海的,青虹蟹往往聚集在入海口处,回龙河池家什么都缺,就是不缺钱。

    花狐倒是对此很是看重,道:“小遥学姐,我们这里有三千枚青虹币,应该可以炼制一口灵兵了吧?”

    池小遥摇头道:“远远不够。倘若灵兵是这么容易炼成的,那么灵士便人手一件了。想要炼制灵兵,青虹币是最适合的,对气血的损耗较小。不过最低需要上万枚青虹币才能打造出一口灵兵,因此被称作性灵神兵,这个神字,其实是罕有,花钱多的意思。”

    苏云和花狐都吓了一跳,上万块青虹币才能炼制一口性灵神兵?

    这岂不是说,大部分灵士毕生可能都没有属于自己的灵兵?

    “等闲世家也没有几口灵兵,大部分灵士都是一边修炼,一边赚钱攒钱,等到修炼到骊渊、天象境界,钱也攒得差不多了,便可以炼制属于自己的灵兵了。”

    池小遥笑道:“但几个人能炼到骊渊天象境界?士子能成为灵士的,都是有大毅力之人,能修成元动的,更是稀少,能修成骊渊天象的,更是少之又少。整个朔方城,明面上只有三十个天象境界的大高手,昨天晚上还死了一个。”

    苏云想起童庆罗,心道:“天象境界的确不凡,那童庆罗是个厉害人物。不过,童轩好像有一把折扇,难道那折扇不是灵兵?”

    他将自己的疑惑问出,池小遥还未来得及回答,只听闲云道人的声音从外面传来,道:“灵士没有足够的财富炼制灵兵,便会取巧,先以灵器替代。灵器也分为多种,有的灵器也可以用来战斗。”

    苏云迎上前去,将闲云道人和涂明和尚请进来。

    涂明和尚道:“炼制灵器简单,许多士子在修成灵士之后,自己便可以在学宫里学会炼制。但是炼制灵兵那就难了,牵扯到的方方面面极多,需要有学冶炼的灵士,还需要有学术数的灵士,学烙印的,学祭炼的,学打磨的……单单请这些灵士,花费的钱财都可以造一口灵兵了!”

    闲云道人笑道:“因此灵兵是世家之物。”

    涂明和尚叹了口气:“天门鬼市中倒是有灵兵,而且个个威能强大,可惜……”

    闲云道人也叹了口气,对天门鬼市的灵兵很是心痒痒,却不敢去取。

    “等闲灵士,用灵器便可以了,这些年灵器风靡,诞生了不少稀奇古怪的玩意儿。”

    闲云取出一片玉质树叶:“这个叫天眼,也是灵器。可以贴在人的眉心,化作一只眼睛,用此宝可以看破虚妄,甚至直接看到肉眼看不到的东西。出门行走,必备此物。一块青虹币一个。”

    苏云大是心动,正打算买几个,池小遥悄悄拉了拉他的衣袖,低声道:“一块青虹币能买十个!”

    闲云道人大急,连忙道:“池家的姐姐!这是道爷开过光的,与普通的天眼不一样!我这天眼是道门天眼,看人性灵,破人阵法,识破妖邪,甚至观察入微,都是轻而易举!”

    苏云心中微动,询问道:“是道长亲自炼的?”

    闲云道人连连点头。

    苏云想了想,道:“一块青虹币两枚天眼,我要六十个。”

    闲云道人大喜,急忙从袖兜里取出一个布袋子,笑道:“果然新晋财主,财大气粗!好,我便亏一些,反正也没有卖出去过。六十枚天眼,算你三十青虹币!”

    苏云向花狐道:“二哥,给道长三十青虹币。”

    花狐应了一声,数了三十枚青虹币给他。

    闲云道人连忙收下钱,数了六十片玉叶,笑道:“你们用过之后,保管说好。其他人的天眼都是灵士炼的,但这是我自己炼的!我好歹也是……境界的大家!”

    他囫囵过去,并没有说自己的境界。

    涂明和尚见他一下得了这么多钱,羡慕非常。苏云问道:“大师也会炼制天眼吗?”

    涂明和尚顿时来了精神,取出一个小布袋,笑道:“我炼的天眼是佛门天眼,也是开过光的,让人心脑聪明,还有佛光脑后庇佑,诸邪不侵!士子若是要买的话,也给你一样的价钱!”

    苏云向花狐抛个眼色,花狐会意,取来三十枚青虹币付给涂明和尚。

    涂明大喜,慌忙给他六十片玉叶。

    苏云从两种玉叶中各取出十片,交给池小遥,道:“送给师姐上学之用。”

    池小遥怔了怔:“上学之用?”

    苏云左手一片道门玉叶,右手一片佛门玉叶,贴在自己的左右眉毛上方,只见那两片玉叶渐渐隐没消失。

    下一刻,他两条眉毛上方,各自有眼帘向两旁分开,露出两只眼睛,骨碌滚动几下,这才聚焦视线。

    尤其是那佛门天眼,真的有异象,让苏云的后脑勺多出一圈淡淡的佛光。

    只是眉毛上长眼睛,而且是竖起来的眼睛,很是古怪。

    苏云的灵界之中,他的性灵翻阅文昌学宫的书籍,四目扫过,果然如闲云、涂明所言,一目四行,无论是记忆力还是领悟力都大大提升!

    “用天眼学习?”

    池小遥、闲云和涂明惊讶莫名,这还是天眼灵器被创造出来之后,第一次有人用天眼来学习!

    花狐、青丘月、狸小凡和狐不平也各自取来两种玉叶,有样学样,贴在各自眉毛上方,他们也各自又长出两只眼睛。

    苏云四只眼睛从花狐、青丘月等人身上扫过,沉声道:“用这个学习更快!争取十天,把所有课程补完!”

    “嗯!”四只小狐狸一起重重点头。

    苏云忧心忡忡:“左仆射太精明了,火眼金睛一般,在他面前不知何时我的身份就会暴露被他拆穿,现在能多学一点是一点……”

    宅猪:四更!今天一万七千字已更!求月票,订阅

    推荐滚开大大新书《万千之心》,永恒之火大大的《众神世界》,也是今天上架,疫情严重时期,留在家里多多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