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一百章 敲山震虎(第三更求月票~)
    这时,朔方侯唤道:“左仆射,不要鬼鬼祟祟的在背后说人坏话,到这边来。童仆射有话要说。”

    左松岩走过去,笑道:“侯爷,我正在问我文昌学宫的首座,得知他在这场动乱之中舍身忘死立下汗马功劳,心中感慨,正在褒奖他几句。”

    朔方侯瞥他一眼,想起自己一双儿女像是被人下了蛊一般,非得要报考文昌学宫,便越看这老头越是生厌,不咸不淡道:“左仆射,你们学宫涂明大师是立了大功的,这次若非他及时救援,劫灰怪逃出去只怕会引起莫大灾劫。”

    左松岩称是,道:“涂明首座菩萨心肠,上次劫灰怪动乱,死了不少人,也是涂明在附近,闻讯冲过来帮忙镇压的。”

    “劫灰厂每次有事,涂明大师与文昌学宫的先生都恰巧在附近,有些令人不解。”

    九原学宫的文丽芳仆射笑道:“文昌学宫离这里颇远,涂明大师为何每次总能恰巧出现在附近?”

    左松岩回头向涂明招手:“涂明,过来,你为何每次总能恰巧出现在附近?”

    涂明和尚上前,双手合十,不卑不亢道:“小僧查过劫灰怪,最近一个月,劫灰怪连续作乱十七起,每一起都死伤惨重,从前可不曾有劫灰怪作乱。因此小僧猜测朔方城的地底可能出了问题,担心四周民众安危,于是每日守在这里。”

    童庆云动容道:“大师慈悲,令人钦佩。”

    他转过头来,向朔方侯躬身道:“劫灰厂屡次生乱,是我童家治理不力,童家这次为了护矿,死伤惨重,折损了许多灵士,更折损了近二十位学宫的老师、先生,甚至连西都太学院的画壁先生也葬送在此!我童家不敢再镇守地底,恳请侯爷与各大世家、学宫能派来精锐灵士,镇守此地。童家愿意将劫灰厂的获益,分润出来。”

    朔方侯感动不已,双手托住他的双肘,叹道:“童仆射快快起来。劫灰怪动乱,童家精忠为朔方舍身取义,战死了这么多灵士,连童庆罗师弟也……”

    他眼睛泛红,叹了口气,继续道:“朔方学宫的先生慷慨赴死,激昂壮烈!童家和朔方学宫,为朔方城负担了太多!”

    童庆云顺势起身,脸侧到一旁,哽咽落泪。

    朔方侯更加感动,慨然道:“这劫灰城的重担,不能由童家一力承担!我们朔方所有世家,所有官员,所有学宫,都要承担,为童家分忧解难,不能只让童家奉献!”

    他慷慨激昂的陈词:“各大世家,各大学宫,都要派出十几个灵士来,镇守劫灰城,不能让童家的灵士白白牺牲了!”

    朔方城各大世家的家主会意,纷纷附和称是,道:“从前童家贡献了太多,我们不知,现在知道了,便不能让童家继续这样奉献了。”

    朔方侯叹道:“正是有童家这样的世家,元朔才能如此壮大,才能国泰民安,国运昌隆。童仆射放心,这劫灰厂的产出,还是你们童家的,我们不会要。”

    童庆云面色不改,低头道:“不敢。侯爷,地底劫灰城是元朔的,是朔方的,童家已经占据了几十年,岂敢继续占据下去?我童家愿将劫灰厂获益的三成分出来……”

    朔方侯正色道:“童仆射快别如此,我们不能要!”

    童庆云迟疑一下,道:“劫灰城乃是天材地宝,有德者居之,我童家的德运已经不足以镇压劫灰城。童家愿意拿出五成获益,分给各大世家,各大学宫,办教育,提振民生!”

    朔方侯叹了口气:“童仆射太客气了,既然仆射一片好心,为民生教育,那我们也只得勉为其难收下了。诸位家主,诸位仆射,你们意下如何?”

    众人纷纷欠身道:“侯爷圣明!”

    ……

    “一群土匪,像是闻了血味的鲨鱼,上来就咬!”

    左松岩从劫灰厂走出来之后,还是有些意难平:“这次明明是我文昌学宫出力最大,那些世家大阀和学宫,屁都没有出一个,便巴巴的跑来,把咱们那一份给分薄了!”

    涂明和尚跟上他,笑道:“仆射,学宫能赚这么多,已经出乎意料了。倘若没有侯爷与那么多世家大阀来压着,童仆射肯大出血?”

    “这倒也是。”

    左松岩哈哈大笑,赞许道:“这次和尚你居功至伟。”

    涂明和尚笑道:“这次上使居功至伟,小僧只是跑跑腿而已。”

    左松岩想起苏云,又想起童家、朔方学宫死的那些高手,以及如此恐怖的劫灰怪暴乱,还有那屈死的画壁先生,便不由得一阵头大。

    “这家伙,到底是来查案的,还是来作案的?”

    他感觉到脑袋里有根筋在抽抽的疼,脑袋似乎都要大了三圈:“最关键的是,我还犯傻把他请进学宫,还大言不惭要给他兜底,撑场面。这场面,早晚有一天老子会撑不住!”

    苏云第一次出来查案,便死了一大片灵士和西席先生,甚至连童庆罗这等天象境界的大高手都死了,还搭上一个西都来的画壁先生,不能不让左松岩感觉到压力。

    谁知道苏云下次出门查案,会死多少人?

    文昌学宫,真的能为他兜住这个底?

    左松岩不由打个冷战,万一哪天兜不住呢?

    “不行,一定要去敲打敲打他!”

    童府,神仙居。

    朔方童家可以说是极为庞大的世家,童府指的是那十几座高楼形成的楼宇群落,这些楼宇都属于童府。而神仙居则是建在这些百丈高楼之上。

    童庆云面色阴沉,看着夜色中的朔方,低声道:“到底是谁做的?敢在这个节骨眼上动我童家?”

    他转过身来:“武县尉,童家元气大损,只能调动你的力量,去底层世界查一查了。”

    “老师放心,我掌管朔方所有差役,破坏劫灰厂的那人无论怎么做,都会留下蛛丝马迹。”武神通后退两步,潜入黑暗之中。

    童庆云看向远处,那里是圣人所居之地。

    他的目光幽幽,不知在想些什么。

    杏林药材铺的密室中,苏云坐在釜中,一边休息,一边催动玄武感应篇,渐渐地他感应到玄武元气,体内天地洪炉上也多出了玄武的形态烙印。

    苏云眯着眼睛,静静地用功,观想对他来说也是一场深度的睡眠,让他身与心都得到休息。

    过了不知多久,他又换做麒麟感应篇。

    漫漫一夜过去,等到池小遥唤醒他时,苏云已经将其他的感应篇练了一遍。

    “师弟,吃早饭了!”

    苏云慌忙穿上衣服,池小遥等到他穿戴整齐,这才进来把大釜中的药材和药水处理掉,道:“你昨晚劳累一宿,养伤的时候又在做功课,因此这次先生多买了些早饭。你先去吃,我马上过去。”

    苏云笑道:“我等学姐。”

    池小遥趴在大釜边,召来清水把大釜清理一遍,苏云从她身后看去,只觉这女孩真好看,身段窈窕,曲线优美。

    池小遥回头,见他正在看自己,脸色微红,心道:“师弟什么都好,可惜就是天门镇的,出身不好……”

    她穿上鞋子,两人一起出去,只见董医师买了足足有一二十人饭量的早饭,道:“苏士子,你多吃一些。我饱了,你们先吃。对了苏士子,这顿你请我,待会把饭钱结了。”

    苏云吓了一跳,心道:“这么多饭菜,谁能吃完?难道学姐胃口这么大?”

    他肚子咕咕作响,急忙坐下来用餐。

    董医师摸了摸没有胡子的下巴,小眼睛眯成两条缝,心道:“昨天晚上,他身后异象连连,显然是在修炼什么奇功。从他吃多少,便可以看出他昨晚的修为进境有多少……”

    池小遥坐下,却见苏云已经在一旁狼吞虎咽,少女很是文静,小口小口的吃着自己的那份早饭。

    过了不久,苏云便将近二十人饭量的早饭横扫一空,只觉还是有些饿。

    池小遥早已看得呆了,心道:“师弟是条龙吗?吃的这么多?如果是龙的话,那就门当户对了……”

    董医师小眼睛中精光闪烁,向她努嘴道:“他昨晚做功课太久,身体亏虚,再去买十人份的早饭给他补一补,多些肉。”

    池小遥慌忙去了。

    苏云心中有些惴惴,道:“董先生,我吃得太多了?”

    “你若是不吃,便会饿死。”

    董医师搬了条凳坐在他身边,打开木箱取出银针,慢吞吞道:“富贵子弟做功课,都要备好上等饮食,质量越高越好,因为气血修为提升越快,体能消耗越快。若是不进食,甚至有可能会饿得昏死过去。”

    苏云吓了一跳。

    董医师用银针在苏云的皮肤上戳了戳,银针渐渐变弯,道:“修为提升有两条路,一是从天地间借元气,夺天地造化,一是从自己体内汲取能量,夺自身的养分。你昨晚做功课,我看到你身后浮现出古怪的虚影,天地元气近乎成形,是你吸收天地元气形成的异象。你的功法很厉害,能让天地元气成形的功法,根本不是筑基、蕴灵境界的功法!”

    苏云心中微动,想起帝平所说的大一统功法。

    “不过古怪的是,你的功法有些不对劲,你引来的天地元气并未满足你的修为提升,导致你自身的体能也在飞速消耗,所以你需要补一补。”

    董医师加大力度,以气血加持银针,过了片刻,银针终于刺破苏云的皮肤。

    他不禁动容,这次他所动用的元气,比昨晚提升了两倍!

    也就是说,苏云在一夜之间,修为提升近乎两倍!

    “你的问题出在功法上。”

    董医师压下心头的悸动,顺手取来一个小瓶子采血,沉声道:“你的功法精勇猛进,极为霸道,但是并不完美。导致修炼时天地元气不能满足你的需求,长此以往修炼下去,必然会伤到你的根基,让你身体陷入病态。时间越久,病态越深!”

    苏云想起帝平的模样,心道:“帝平总是病怏怏的,不断咳嗽,难道说他也是修炼大一统功法把自己弄的病态了?”

    “董先生,可以食补吗?”他问道。

    董医师这次取了一点血便收手,摇头道:“食补并不能完全补回来。你身体里消耗掉的某些东西,是食物中所没有的,有些是母胎里带出来的,道家称之为精元、性命。因此,你这种功法最好少练,会折损性命,当心小命不保。”

    苏云悚然,突然醒悟过来,道:“董先生,我这门功法还在修改,等我改好你再看看是否还有弊端。”

    董医师把那一小瓶血收起来:“你可以随时来找我。”

    池小遥买来早饭,苏云又把这十人份的早饭吃完,心中有些恐惧:“我修炼一夜,身体便亏到这种程度。幸好董医师发现得及时,否则后果不堪设想!我必须要去一趟天门后的世界,必须去……”

    他尽管对天门后的世界很是恐惧,但这次无论如何也必须冒险一次,进入那个世界查看仙图,完善大一统功法!

    在没有完善之前,他绝对不能再修炼这门功法,更不能把这门功法传授给花狐、青丘月他们!

    “帝平也是因为大一统功法才一身伤病,我万万不能步他后尘!”

    早饭过后,苏云和池小遥走在街道边,这少女拉着他兴奋的去逛底层世界的店铺买衣服,尽管是给苏云买衣服,但这女孩兴致却比苏云还要高,拉着他逛来逛去。

    最终,苏云抱着堆积如山的衣物,踉跄跟在她身后。

    这里面不仅有他的衣裳,还有花狐、青丘月等人的衣裳,而且每个人都有三五套之多。

    就在这时,一辆负山辇停在路边,左松岩推开车窗,道:“两位士子是回学宫吗?上车,我载你们一程。”

    “谢谢仆射!”

    池小遥大喜,爬上车去,苏云在后面吃力的捧着衣裳,蹒跚上车。

    左松岩目光闪动,心道:“这位上使看起来像是个老实巴交的普通少年,但极难应付。这次一定要敲山震虎……”

    苏云放下衣物,向左松岩见礼:“士子苏云,见过老瓢把子。”

    左松岩心头剧烈跳动两下,闷哼一声,宛如后脑勺被人重重敲打了一棍。

    “我被他敲山震虎了!”

    老者心中悚然:“上来便给我一个下马威,好厉害的心术!”

    宅猪:起点有个解锁活动,需要在四号之前集齐五千月票,恳求大家的月票支援,也恳求大家的正版阅读!

    《临渊行》书友二群,713432268

    《临渊行》全订阅群,1037358191(加群有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