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八十六章 大一统功法
    “莹莹是个有趣的姑娘,可惜无法拐走。”

    苏云走出文渊阁,心中很是惋惜,若是能够拐走书怪莹莹,便相当于把天道院的所有藏书打包带走。

    可惜,这女孩聪明得很。

    ——当然,也有可能是被拐的次数太多了。

    文渊阁外,病少年帝平站在那里静静等候,见到他走出文渊阁,不禁露出笑容,道:“苏云士子这么快便从文渊阁出来了,一定是有所收获吧?”

    苏云对他很是警惕,微笑道:“倘若没有收获,那么这里便不配被称作天道院了。弟平兄弟,我还有事,告辞。”

    他向天道院的大门走去,这次他想试一试从大门出去,是否能直接回到自己的灵界。

    直接收回天道令的气血,固然可以回到自己的灵界,但是突然间的场景变幻会让人有一种呕吐感,很不舒服。

    病少年帝平跟上他,与他同行,笑道:“我从你眼中看到了桀骜,看到了野性。你与天道院的其他士子不同,你像是一个从原始森林里走出来的猛兽。你走路的姿态小心翼翼,你的视觉、听觉、嗅觉、触觉、知觉、味觉处在随时感知外界的一举一动上,你像是一头随时露出爪牙的猛兽!”

    苏云摇头道:“弟平兄弟,你看人未必准。我一向待人和善,从不伤人。”

    病少年帝平的语气之中也有着一种病态的痴狂,笑道:“错了,我看人极准!你的眼界极高,因为你对自己的信心极大!你走入文渊阁之后,必然会去找朝天阙的功法!那么,你学的是应龙感应篇罢?”

    苏云犹豫一下,点了点头。

    帝平哈哈大笑:“怪不得裘水镜会让你进入天道院!天道院已经很久没有你这样充满斗志的士子了!不过仅凭应龙感应篇还不足以做到大一统,你还需要其他十一种功法,你应该留下来,好生学习,而不是现在离开。”

    他眼中闪烁着奇异的光芒,脸上浮现出病态的嫣红:“你知道何谓大一统吗?你知道怎么做到大一统吗?”

    苏云停下脚步,试探道:“难道是用一种功法,将所有境界统一,便叫做大一统?”

    “错了!不同的境界理当用不同的功法,这是因为不同境界侧重的修炼方向不同,修炼的基础也不同,一门功法包打所有境界,只是痴心妄想,白费功夫!”

    帝平有一种摄人心魄的气魄,朗声道:“所谓大一统,其实是一门心法,统一一个境界。而这种在筑基境界的大一统功法,正是你所修炼的洪炉嬗变!”

    苏云心中微动:“弟平兄弟可否详细谈一谈?”

    两人如其他漫步在天道院的士子一般,交流所得,只是苏云却没有注意到天道院其他士子、先生遇到他们,都避之不及,不敢靠近。

    帝平笑道:“裘水镜开创洪炉嬗变,其目的正是为了将朝天阙十二种功法一统,变成一种功法!”

    苏云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他,失声道:“你的意思是,洪炉嬗变能够兼容十二种感应篇?”

    “不是兼容,而是融合,容纳!”

    帝平抬头看向远方的天空,悠然道:“他开创出洪炉嬗变之后,有士子开始修炼,以自身为洪炉,烙印十二神兽,但是无一人成功,最后死了十七个天道院士子。旧圣有句话,朝闻道,夕死可矣。为道而死,是死得其所。可惜,裘水镜叫停了这次试验。”

    苏云皱眉,深深感觉到这次试验的凶险和恐怖!

    天道院的士子,每个都是才智过人才华出众的天才,元朔国一年才能挑选出十几二十个,这样的天才,居然因为这场试验死了十七位之多!

    帝平继续道:“裘水镜不敢继续试验,因此只弄了一篇鳄龙吟来糊弄人,平白浪费了天道院士子的天赋。”

    他的目光落在苏云身上,道:“但是他居然在朔方把你收入天道院,并且让你进入这里,我觉得他对你可能抱有一些期待。”

    苏云皱眉,水镜先生真的对他抱有这种期待吗?

    昨天晚上,裘水镜修好一块天道令,把天道令交给他,告诉他天道令里面有东西,让苏云在不懂的时候便去天方楼的神仙居找他。

    难道他早就料到苏云进入天道院后,会在文渊阁中选择朝天阙的功法?

    “或许是的。”

    苏云心中默默道:“水镜先生曾经说过,我眼中有东西。他知道我眼中的天门镇烙印和仙剑烙印,也知道八面朝天阙的事情。莫非他觉得,我可以修成这大一统功法?”

    “苏云士子,洪炉嬗变,烙印十二神圣,这十二神圣是烙印在洪炉的炉壁上。”

    帝平送苏云来到天道院大门前,微笑道:“苏云士子,等到你的洪炉上出现应龙烙印,你便可以再入天道院,学习第二种朝天阙功法了。”

    苏云躬身称谢。

    帝平挥手相送,笑道:“我等你回来学习开明感应篇。”

    苏云拉开门户,走了出去,心道:“回来?才怪!我十二篇都已经学会,绝对不会再回来!”

    帝平面对着天道院的门户,低声笑道:“裘水镜,你对朝天阙大一统的功法保守得很,不愿意用士子做试验,但是对朝政你却激进得很。你让朕怎么才能容下你?不过,你倒是给朕送来一个好苗子……”

    苏云睁开眼睛,只见外面天色已晚,他上午入学之后便进入天道院求学,废寝忘食,这才觉得饥肠辘辘。

    他有些悚然:“若是在天道院中忘记时间流逝,那么我的身体很有可能会被饿死!”

    苏云急忙起身,向山水居的厨房走去,心道:“弟平虽然对我不错,但这个人像是有很多秘密,给人一种难以接近的感觉。他到底是敌是友?”

    帝平非常自负,神秘莫测,又有些癫狂时,这两次接触,让苏云感觉到帝平是个很难接触的人,所以他并未告诉帝平他已经把十二门朝天阙功法悉数掌握。

    他觉得自己面对这个人,必须要有所保留。

    山水居的厨房里传来嬉笑声,苏云走过去看时,只见池小遥和青丘月等人正在烧菜做饭,已经做好了小半桌饭菜。

    见到苏云来了,池小遥在围裙上擦了擦手,笑道:“适才见你用功,便没有吵醒你,我在菜市买了些菜,在你这里做,便当做是请你了。师弟先坐,一会儿就好。”

    苏云打算去帮忙,却被池小遥推了出来:“你帮忙只是添乱,还不如月儿帮我。”

    苏云只得在外面等着,过了不久,池小遥做好一桌子饭菜,把围裙摘了,笑道:“我请客,但是碗碟你们洗。”

    苏云看着一桌子十几个饭菜,有凉有热,有荤有素,有汤有煲,还有蒸煮炒煨煎烤,不禁又惊又喜,连连点头,笑道:“学姐好手艺!”

    池小遥也是颇为得意,笑道:“先别夸,看好不好吃再说。”

    众人坐下,这一顿饭吃得他们赞不绝口,待到吃饱喝足,狐不平与狸小凡两只小狐狸便改弦易辙,打算抛弃李竹仙,改娶小遥学姐了。

    苏云收拾碗碟,池小遥过来帮忙,两人一边洗刷一边说话。

    “学姐今天没有去杏林药材铺帮忙?”苏云好奇道。

    “药材铺只有下工的时候生意多,这时候是没有生意的。”

    池小遥笑道:“到了晚上,街道边都是人,嗯,还有妖,那时才有生意。那时候人和妖根本不掩饰,光明正大的逛街……我该回去了,待会就要开始忙了。”

    苏云连忙起身相送,道:“学姐若是白天没有事情做的话,我倒有个活儿。学姐能否来做私学先生?”

    池小遥怔了怔,不解的看着他。

    苏云面带愧色,悄声道:“我们刚出天市垣,一进城便恰逢大考,考上文昌,但是在天市垣时我们没有上过一天的官学。学校里教的东西我们都不明白……”

    池小遥哭笑不得:“不明白你就考了第一?”

    苏云谦逊道:“我只是打架厉害一点儿……”

    池小遥蹙眉道:“我担心我学问不够,教不了你们。不过给你们补一补基础的话,应该问题不大。”

    苏云松了口气:“小遥学姐多少钱一天?我上次问了位先生,他开价半个时辰一块青虹币。”

    池小遥吓了一跳,失声道:“这先生不是抢钱吗?他欺负咱们乡下人!”

    “可不是吗?”苏云同仇敌忾,对裘水镜很有意见。

    池小遥噗嗤笑道:“请我做私学先生的话,一天三个时辰,我收……嗯,我收一百钱!”

    苏云举起手笑道:“一言为定!”

    池小遥抬手,与他拍了一下手掌,笑道:“一言为定!我晚上备课,明天便来做你们的私学先生!”

    她兴冲冲离去。

    花狐探头进来,悄声道:“你上午又去天道院了?”

    苏云点头,花狐兴奋莫名,溜进厨房里:“有没有揍那个叫弟平的小崽子?”

    苏云迟疑一下,还是没有把朝天阙的事情告诉他,道:“那个叫弟平的很是古怪,我也不知他是敌是友,不过他指点我去文渊阁,我在那里学到一套十二门筑基境界的功法,须得修炼一下。我还发现,洪炉嬗变好像没有那么简单……”

    他皱了皱眉头,道:“二哥,等我修炼出来,若是没有出偏差再传授给你。还有,你们晚上翻一下文昌令里面的书籍,明天小遥学姐要来讲课。”

    花狐向来对他言听计从,点头称是,道:“你呢?”

    苏云目光闪动,道:“我要出门办案。我答应了涂明和尚,必须要出门查一下劫灰怪案!”

    花狐吓了一跳:“你不累吗?”

    “不累。”

    苏云也感觉有些奇怪,他以性灵的形态在天道院学习了一天,参悟十二门极为复杂的功法,居然一点也没有感觉到累。

    想来他在天道院学习期间,身体却在入眠,得到充分的休息。

    花狐只得道:“等不平他们睡着了你再出门。他们若是知道你去查案,肯定兴奋得睡不着觉,吵嚷着要跟你一起去。”

    苏云点头。

    到了亥时,三个小家伙终于肯睡觉了,青丘月睡在一个房间,狸小凡和狐不平睡在一个房间。

    苏云给狐不平塞好被子,熄灭劫灰灯打算离开,这时狐不平低声道:“小云哥,你会不会抛下我们吧?”

    苏云微微一怔,回过头来,笑道:“为什么这么说?”

    狐不平缩在被窝里,压低嗓音,黯然道:“我们是妖怪,小云哥是人,你一路保护我们,到了城里又打生打死,终于把我们送到学校里。我害怕小云哥见我们有地方可以上学读书,有一天会抛下我们……”

    另一张床上,狸小凡从被窝里钻出头来,眨着乌溜溜的眼睛看着苏云,小声道:“城里都是人,小云哥应该会和人在一起,而我们是妖怪……”

    苏云微笑道:“我不会抛下你们,我心中你们都是我的亲人。快点睡吧。”

    两只小狐狸嗯了一声,往被子里缩了缩。

    苏云把劫灰灯放在房外,坐在他们两张床之间,摸着他们的头,等到两只小狐狸睡熟了之后,他这才离开。

    宅猪:徐州有三个确诊病人了,吓死了吓死了,不出去走亲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