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八十二章 他有靠山
    苏云一觉醒来,只觉身上的伤痛不翼而飞,连忙起身,一旁传来螭龙小遥柔柔的声音:“云师弟,你的衣服我洗过了,用法术抽干了水,已经干了,就放在釜边。”

    苏云张望寻找,只见螭龙小遥又躲在柱子后面,羞于见他穿衣。

    苏云慌忙穿上衣裳,梳整一番,螭龙小遥从铜柱后走出,化作了一个白裙子姑娘,齐刘海,长发披肩,白裙子上有着螭龙银色鳞片状的点缀,脚上穿着一双白袜子。

    这里很是温暖,因此她穿的不多。

    “这是猪鬃毛刷子,上面是我用竹盐熬制的药膏,你用它刷牙漱口。”

    螭龙小遥递过来一个刷子和瓷杯,道:“先生已经在药材铺备好早餐,洗漱完,咱们便去吃早餐。”

    苏云早就觉得饥肠辘辘,点头称是,用猪鬃毛刷刷了牙,只觉口齿清新,欣喜道:“这个好。学姐能否给我一些?”

    螭龙小遥很是开心,穿上鞋子,道:“我做了很多,你若是喜欢,我送你一小缸便是。”

    苏云称谢,两人向外走去,不多久来到药材铺,董医师已经把门板拆了,对付成一个桌子,上面放些豆浆包子小菜之类的东西。

    董医师瞥见他们,招了招手,苏云和螭龙小遥上前坐下。

    “你把身上的钱都给别人了,身上肯定没钱。吃饱之后,你去找你的伙伴讨点钱,把药费付了。”

    董医师想了想,道:“还有,今早的饭钱也付了,算你请我吃饭。”

    苏云称是,道:“我二哥那里还有些钱。”

    董医师向螭龙小遥道:“你跟着他一起回学宫,把钱讨来。”

    螭龙小遥犹豫道:“小云也是学宫的士子,而且考了第一,为学宫长脸……”

    董医师道:“治病救人必须收钱,不能有例外。人们见你不收钱,便会要求你为他们诊治也不收钱,进而要求其他医师也不收钱,否则便要以道德来辱骂他们。久而久之,便没有人学医了,人们有病也无人医治。咱们学医的,第一条规矩就是,不要想着做圣人,圣人只会坏事,把好端端的人们养成刁民。”

    螭龙小遥称是。

    苏云也若有所思。

    “还有,昨晚你用来提升自己气血威力的劫灰很古怪,与寻常的劫灰不同。”

    董医师眼睛眯成两条缝,道:“从哪里得来的?”

    苏云没有隐瞒,道:“劫灰怪身上的,应该是劫灰怪的血肉所化。”

    “劫灰怪?”

    董医师兴奋起来,小眼睛张开,像是刀子一般锐利:“你若是能带给我一只活的劫灰怪,今后你所有的伤,我全包了,不收分文!你若是能带给我两只,我还可以付钱给你!”

    苏云也不禁兴奋起来:“好!一言为定!”

    董医师擦了擦嘴,站起身来,道:“还有,你昨天晚上逞强,答应了人家两个月后要在朔方学宫门前打死人家,这件事别忘记了。我附近的乡里乡亲都知道了这件事,适才我去买饭,他们说到时候要去看一看。”

    苏云心中一凛:“劳烦先生告诉他们一声,我定不食言!说两个月打死他,就两个月打死他!多出哪怕一天一个时辰一秒,都算我输!”

    董医师嘿嘿笑道:“别说大话。人家也是入学大考第一人,而且早你两年入学,早就修成灵士。”

    苏云不再说话,大口吃着包子,喝着豆浆,只觉浑身充满了要打死林清盛士子的干劲。

    吃罢早饭,他与螭龙小遥走出杏林药材铺,在朔方城底层的小巷子里钻来钻去。

    朔方底层地理复杂,巷道众多,好在苏云善于记忆,任何地方但凡走过一次都不会忘记,哪怕是天门鬼市他也是轻车熟路。

    他还是头一次来到朔方的底层,不免东张西望,只见朔方底层的街道尽管不如上方世界繁华,多是穷苦人居住在这里,但是却有一种浓郁朴素的生活气息。

    凛冬的早晨还十分寒冷,街角巷边便有许许多多早起的底层人,各种小摊摆开,煎饼果子包子油条,辣汤豆浆,冒着腾腾热气。

    这些小摊尽量避开街道,藏在一栋栋楼宇的屋檐下,街道上干净了许多,应该是天还未亮的时候便有人前来清扫大街。

    朔方的底层世界,偶尔会经过一两辆车撵,往往是老年的负山兽,负山兽背上的木楼也是破破烂烂,而驾驭车撵的车夫也往往是衣着破败的老人。

    螭龙小遥带着苏云从一栋栋大楼的屋檐下穿过,街边还有几盏劫灰灯没有熄灭,不过灯里的劫灰已经燃烧得差不多了,没有多少光亮。

    “学姐叫什么名字?”苏云抱着一个小药罐子,里面装的是刷牙的药膏,跟着这个白裙子女孩,询问道。

    “忘记告诉你了,我叫池小遥,比你早几年考入文昌学宫,是你学姐。”

    螭龙小遥脚步轻快,裙摆在身后飘啊飘的,回头笑道:“我是学医的灵士,大你三年。董医师叫杏林,别人都叫他杏林先生,他其实是个很好的人,一点也不小气。”

    这个女孩,明媚阳光,让苏云脸上也不禁多出几分笑容。少年笑道:“杏林先生自然不小气。他若是想发财,只怕早就富可敌国了。”

    这时,一辆车撵在他们身边停下,车撵二楼窗户打开,里面有红衣少女笑道:“原来是苏云学哥,还有一位漂亮的学姐。你们打算去文昌学宫吗?我也是去学宫,正好顺路。”

    苏云心头一跳,有些不太想上车,但池小遥却已经爬了上去,笑道:“师弟上来,搭个顺风车!”

    苏云无奈,硬着头皮上车,跟着池小遥来到二楼。

    池小遥坐了下来,看着对面的红衣少女,不禁惊赞道:“妹妹好漂亮!小云师弟,你从哪儿认识的这么漂亮的小师妹?”

    苏云哼了一声,坐在她的身边,屁股往里怼了怼,把池小遥挤到里面。

    池小遥委屈的撇嘴。

    苏云看着对面的红衣少女,淡淡道:“伤好了?好得挺快。大考时我还以为你会死在外面。”

    “你也是啊。”

    那红衣少女噗嗤笑道:“我还以为学哥会被人当成人魔,当众打死呢。按理来说,你昨天晚上就应该被人打死掉的,没想到你居然活蹦乱跳,而且身边还带着一个漂亮姐姐。哪里拐的?”

    苏云漠然道:“多谢梧桐士子关心,我背景大,靠山硬,死不了。”

    那红衣少女正是士子梧桐,闻言心中凛然,眼珠子转动,目光落在池小遥身上,眼中泛着奇异的光芒,道:“学哥,这位师姐你不介绍一下吗?”

    池小遥眨眨眼睛,好奇的打量他们俩,闻言小声道:“我叫池小遥。师弟,她是谁?”

    苏云微笑道:“梧桐,大考里排名第二的女人,我的手下败将。我差点便打死了她,可惜。”

    他心有不甘的哼了一声。

    梧桐目光泫然,池小遥不由心疼起来。

    这个叫梧桐的少女似乎有一种奇特的魅力,甚至让她这个鲤化龙的螭龙也随着她的情绪而产生心境上的波动。

    苏云却丝毫不受影响,淡淡道:“梧桐,看来你从领队学哥那里学到的习惯还是没有改掉,在朔方,我们不叫学哥的,我们叫师哥。你再叫我学哥,当心会被人认出来。”

    梧桐又开心起来:“师哥关心我?”

    苏云摇头:“并非是关心你。你死了,便会祸害其他人,死更多人。你活着,反倒更容易对付。因此从这一点来说,我还是希望你活着。”

    梧桐正要说话,苏云已经提前说出心里话,不咸不淡道:“我在十锦绣图中能够干掉你,到了外面,我还是能干掉你。再加上我还年轻,我学习起来速度很快,你只会在我屁股后面陪跑。”

    梧桐面带笑容,道:“还有呢?”

    苏云正色道:“还有,你跑到文昌学宫求学,离我很近,我可以随时随地干掉你。”

    梧桐脸上的笑容更浓,笑吟吟道:“那么你知不知道,昨天晚上我在做什么?”

    苏云摇头,就在此时,楼梯处传来脚步声,一个黑衣男子走入小楼第二层,来到梧桐身后,深深的看了苏云一眼。

    苏云瞳孔骤缩:“全村吃饭!”

    他心头剧烈跳动,那个黑衣男子正是全村吃饭焦叔傲!

    “我昨晚趁着朔方府衙倾巢而出之际,洗劫了朔方的牢狱,放走了所有的恶人。”

    梧桐噗嗤笑道:“然后救出了他。苏云士子,我有焦叔傲保护,在这辆车上除掉你并不难吧?”

    突然,苏云身边一直沉迷于梧桐美貌的池小遥低喝一声,被焦叔傲的气血所激,摇身一变化作一条银白色螭龙,身躯将苏云身后的车厢塞满。

    螭龙池小遥利爪扣住车窗,杀气腾腾,头顶浮现出一弓一箭,箭已上弦,冷冷道:“你是蛇化蛟?”

    焦叔傲被她的气血刺激,也身不由己现出原形,化作一条毒蛟,把梧桐身后的车厢塞满,蛇含剑浮现出来,声音低沉道:“鲤化龙?你也是出身自天市垣?”

    两条龙种都不是纯正的龙血,各自都是修炼成龙蛟形态,但气血无比浓烈,针锋相对,彼此都不愿落入下风!

    “苏云士子果然手段过人。”

    梧桐心中对他更加忌惮,由衷赞叹道:“我带来毒蛟,没想到你居然也带来一条螭龙保护你。你的心机深沉,犹胜人魔,比领队学哥更胜一筹!我现在有些怕你了。”

    苏云微微一笑,一脸高深莫测,心中却暗暗后怕:“若是小遥学姐没有陪我一起来取钱,我多半要糟糕……”

    焦叔傲的实力太强了,等闲的灵士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即便是各大学宫的先生,也很难在他手中走过几招!

    幸好,螭龙池小遥也是龙族,能够镇住他。

    “但倘若真动起手来,小遥学姐未必是他的对手……”

    他脸上笑容不改,心中默默道:“人魔若是真要动手,我和学姐都要死在这里。”

    梧桐倒吃不准他的深浅,苏云给她的震撼实在太多。

    近如现在,龙蛟对峙。再如昨晚,苏云竟然撑破十锦绣图的镇压,以蕴灵境界施展出那惊世一剑,将她重创!

    那一剑,她至今还心有余悸。

    更让她觉得苏云深不可测的是,苏云夺得大考第一后,居然没有一个人怀疑他是人魔!

    这得多大的背景和靠山?

    最让她忌惮的还是七年前的天门镇剧变,那时,她与天门镇是邻居,她见证了天门镇的毁灭。

    但是,苏云却存活了下来。

    而且到了朔方城,居然又有人罩着他!

    苏云的靠山,该何等可怕,何等恐怖?

    宅猪:除夕除旧,岁岁平安。愿国昌民富,国泰民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