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七十八章 劫灰神翼
    从街道小巷子里吹来的风寒冷刺骨,而且是贴着地面吹,让人只觉脚脖子像是被刀割一般。

    突然,空中传来一声惨叫,有人从空中坠落下来,砸在两旁的楼檐上,嘭嘭作响,过了不久这才落在地上,没了气息。

    “街面又脏了。”苏云听到不远处的店铺里面有人说道。

    “明天早上会有人清理的。”

    苏云有一种荒诞离奇的感觉,生活在同样一个城市里,仅仅生活的高度相差几十丈,便是两个世界!

    朔方的贫富差距之大,令他只觉不可思议。

    不过他来不及多想,那高大灵士向他走来,步步逼近。

    苏云双手抄进袖兜,袖兜里面有一条麻绳和一包劫灰。

    左边袖兜里的麻绳是神仙索,右边袖兜里的劫灰则是得自那只劫灰怪。

    他左手悄悄用力,碾碎了两粒黄豆大小的劫灰。

    他心头怦怦乱跳,必须小心翼翼,因为他还记得那天晚上和李牧歌一起点燃劫灰的场景!

    稍有不慎的话,他袖兜里的所有劫灰都会爆炸开来!

    细细的劫灰随着他的气血,从袖筒中缓缓流出,漂浮在他身后。因为天色昏暗,劫灰又与气血相容,因此难以分辨。

    “不愧是这次大考的第一人。小小年纪便躲过我的琴音袭杀,有如此功力,着实罕见。”

    那高大灵士感慨道:“我奉命来除掉你,那头来自老无人区的妖魔只是掩护我杀你的幌子,没想到我连他都杀了,却没能杀掉你。我原本想把你的死,伪装成一场意外,现在你让我难办了。”

    苏云笑道:“你也很不坏。你是蕴灵境界?你的琴音很独特,在音律上你应该浸淫很久吧?只有真心喜爱琴律喜爱音乐的人,才能修成这种性灵神通。整个朔方城,像你这样的灵士,应该屈指可数,想要查出你是谁一点也不麻烦。”

    那高大灵士心中一紧。

    苏云微笑道:“我若是死在这里,文昌学宫只需要来这附近询问一下,再查到你的头上,估计只需要半天时间。当天晚上,你的人头便会被割下来放在我遇害的地方,祭奠我。”

    那高大灵士哈哈大笑,向两旁的店铺扫了一眼:“这街道上哪里有人?”

    他的话音刚落,街道两旁传来嘭嘭的关门声,那些店铺纷纷紧闭门户,即便是店铺里面的灯光也被人熄灭了。

    一间店铺里传来小孩子的哭声,随即变成被捂住口鼻的呜呜声。

    而街道上的行人也或者匆匆离去,或者躲在又脏又黑的小巷子里,没有人敢露头。

    “还有人吗?”

    那高大灵士背负双手向他走来,露出讥讽之色,声音在空荡荡的街道中回荡:“朔方底层的人,都是乡下过来打工的,他们在城里根本没有身份。你死在这里,官府来查,他们没有一个敢对官府告状,因为他们只要露头,便会被赶回老家!”

    他冷笑道:“就算他们死在城里,也是死在臭水沟里的狗!这就是朔方底层世界的世道!”

    苏云缓缓后退,突然身后街道旁的二楼,一个灵士纵身落地,功法运转,只听铮的一声,他的身后一轮圆月弯刀浮现出来,如轮,直径七尺,散发出月色般的光芒,冷冷幽幽。

    苏云长长吸气,鼓荡气血,面朝那高大灵士,却突然飞速向后退去,直奔那圆月弯刀灵士而去!

    那灵士催动弯刀,弯刀贴地冲来,速度极快,但弯刀旋转速度却很慢,快与慢的反差让人难以判定其速度!

    眼看弯刀便要将苏云截肢,突然苏云腾空而起,从弯刀上空越过。

    “幼稚!”

    那灵士轻笑一声,弯刀震动,嗡的一声分裂,出现七口弯刀向空中的苏云同时斩来!

    苏云头下脚上,脚的上空是大黄钟,黄钟忽刻度旋转,一只灵猿跃出,抓住苏云的脚将他抛起。

    那七口圆月弯刀铮铮铮在空中连斩,闪过一片月光般的光辉,又猛地合拢,圆月弯刀的光芒一照,光芒中一只只毕方神鸟飞出,扑向苏云。

    而在此时,苏云已经落在黄钟之上,曲蹲纵身一跃,跳在半空。

    那几只毕方神鸟呼啸追来,苏云突然施展出毕方变第五招,丹霞蔽日行,毕方双翼展开,双翼如刀,飞行旋转,两口锋利无比的羽刃旋转搅动,嗤嗤嗤,将追杀而来的毕方神鸟搅得粉碎!

    “你没有学过蕴灵境界的功法!”

    那弯刀灵士见到他这一招,不禁失笑:“没有学过蕴灵境界的功法,哪怕你是蕴灵境界,与我也相当于差了一个境界!”

    不同的境界有着不同的功法,苏云是蕴灵境界,但是功法还是筑基境界的功法,根本无法把蕴灵境界的实力发挥出来。

    这就相当于两个成年人开战,一个手持锋利无比的宝剑,另一个手持小木棍,威力自然不可同日而语。

    那弯刀灵士催动圆月弯刀从苏云背后袭来,刀光铮铮分裂,仿佛有七人重叠在一起施展七种不同的招式一般。

    而那七口圆月弯刀中又各有七只毕方神鸟飞出,将弯刀烧得赤红!

    没有修炼过蕴灵境界的功法,根本无法抵挡如此绚烂的攻击,这一击足以将苏云碎尸万段!

    就在此时,苏云身后的毕方羽翼摩擦地面,一道火光嗤的一声将他的羽翼点燃!

    嗡——

    熊熊烈火迅速蔓延到另一侧的羽翼之上,火光明亮至极,比那些劫灰灯散发出的光芒还要炽热,熊熊烈火将苏云的毕方神翼七层的色彩衬托的无比鲜艳!

    这一瞬间,四周的灵士恍惚间甚至看到苏云身后的毕方神翼化作了真正的羽翼,一根根羽毛,羽毛上的羽小枝,都清晰无比,泛着金属般的光泽!

    “不好!”

    那高大灵士脸色大变,正要出手搭救,苏云振翅一击,七口圆月弯刀,四十九只毕方神鸟,悉数被劈成两半!

    而苏云前方的那个弯刀灵士从眉心到胯下,出现一道红色裂痕,眼中露出恐惧之色。

    适才苏云左翼抵挡他的神通,一招将他神通劈开,右翼为刀,自下向上撩起,从他胯下撩到头顶!

    “梁峰士子!”

    街道两旁楼檐上,一个个灵士睚眦欲裂,有个女子落泪,呼唤道:“梁峰,你还好吗?”

    那弯刀灵士整个人平平分成两半,死于非命。

    “你们是士子?”

    苏云心头一跳,失声道:“朔方只有四大学宫,你们是哪个学宫的?”

    那高大灵士面色阴沉,厉声道:“杀了他!”

    楼檐上一位位灵士飞速移动脚步,包抄而来,苏云顾不得多想,立刻埋头向前冲去。

    他的身后,毕方神翼越发明亮起来,七色光芒闪耀,劫灰怪鲜血所化的劫灰被引燃,与他的气血相融,让他感觉到一股股狂暴的力量涌来!

    这股力量如此之强,甚至让他半招长空展赤翮的威力,超越了那个名叫梁峰的弯刀灵士的神通,直接将梁峰斩杀!

    苏云原本以为添加了劫灰之后,招法的威力相当于半个灵兵,应该可以与灵士的神通抗衡,却没想到威力竟然如此之大!

    劫灰中的力量是一种极为古老的元气,无比狂暴,将他的修为直接提升数倍,即便是右臂似乎也不那么疼了。

    “这劫灰,到底是什么东西?”

    突然,他脚下一个踉跄,被绊了一下,只见四周无数砖瓦梁柱飘飞,飞速形成一栋高楼!

    苏云急忙振翅,脚步在墙壁上连踩,向上跳去,试图在高楼封闭之前跳出这种神通。

    但已经来不及。

    他刚刚冲到楼顶,便见楼宇已近封闭,接着一堵又一堵墙在楼宇之中形成,从四面八方向他挤压而来!

    这种神通,正是楼班楼圣人所开创的建筑之学,建筑成为显学之后,雕梁画栋,无不可成为神通。

    四面墙越来越近,同时苏云脚下和头顶也有两堵墙挤压过来。

    施展楼班神通的那灵士纵身而起,两脚落在自己神通形成的楼宇之上,全力催动气血,喝道:“让你为梁峰士子陪葬!”

    下方,嗤嗤嗤的声音传来,毕方神翼形成的七彩刀光从那几乎实心的楼宇之中闪现出来,上下左右旋转切割,眨眼间便将这栋高楼切得四分五裂!

    那灵士骇然,急忙纵身而起,手掌却向下按去,一座高塔凭空出现,塔底旋转,向苏云镇压而去!

    苏云扬臂一挥,羽翼暴涨,高塔还未形成便被劈开,而那灵士脖子一热,便见自己飞了起来,而他看到自己的身体却在向下坠落。

    苏云快步向前,突然一个个灵士从上方落下,堵住前方的道路。

    他的头顶一尊佛陀坐镇莲花宝座之中轰然压下,同时四面八方一道道神通向他攻来,让人眼花缭乱!

    苏云身形旋转,羽翼如潮,向四面八方攻去,只听铮铮铮之声不绝于耳,那些灵士的神通竟然被他悉数挡下!

    苏云不禁又惊又喜,纵身腾空,一跳两丈高,在楼檐上脚尖一点,毕方神翼展开,便要振翅飞去。

    以他现在的气血,再加上劫灰带来的强大力量,他深信自己绝对可以凌空飞渡,将这些士子远远抛开!

    就在他振翅的一瞬间,琴声大作,他头顶传来当的一身巨响,黄钟震动,苏云被一股巨大的力量碾压,轰隆撞在街边楼宇二楼的墙壁上,被那高大灵士的琴音神通死死压住。

    苏云怒喝一声,鼓动气血,正要脱身,突然又是嘈切错杂的琴音传来,轰然压在他的身上,让他整个人连同毕方神翼一起陷入墙壁之中。

    那高大灵士挑动琴弦,又是一声琴音传来,苏云喉头一甜,身形从墙壁中弹出,顺着楼檐滚落下来。

    啪嗒。

    苏云砸在地上,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抹去嘴角的血。

    那高大灵士三声琴响,将他重创,他身后沾染劫灰毕方神翼也被震得粉碎!

    “你没有猜错,我们是士子。”

    那高大灵士走来,冷笑道:“两年前我参加大考,考了第一。苏云士子,你我之间只相差两年的时间,但你我的差距,像不像天壤之别?”

    苏云咧嘴笑道:“两年时间,你才修炼到这一步?给我两个月,我便能把你活活打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