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七十二章 剑挑梧桐
    如他所料,在锦绣图中只剩下两人的时候,人魔现身了。

    但出乎他预料的是,哪怕同样被禁锢在筑基的境界上,他与人魔的差距还是无比巨大!

    人魔不曾动手,仅仅是气血压迫,便让他的双眼再度失明!

    那红衣女孩梧桐拖着长长的衣裙,围绕苏云走动,声音轻柔:“你是我离开葬龙陵时遇到的第一个人类寄生物。我打算寄生在你的身上,但是看到有诸多鬼神站在云雾之中盯着我,我放弃了。”

    苏云悄悄抬脚,踩住她拖在地上的裙角,笑道:“那是我天门镇中的前辈。他们在我失明的时候会出现保护我。”

    “那时会,但现在不会。你已经没有他们的保护了。”

    梧桐幽幽道:“不过当时我因此放过了你,之后进城寄生在这个姑娘身上。”

    苏云感受到脚底传来扯动,眉头一挑,悍然出手!

    他一出手便是洪炉嬗变和日月叠璧两种功法的结合,心法他用的是洪炉嬗变,而武功则是日月叠璧!

    他所施展的是日月叠璧的第六招。

    第六招的名字就叫日月叠璧,所谓日月叠璧,意思是太阳和月亮像两块玉璧一样叠在一起,指的是月食和日食两种天象。

    日月叠壁的功法左手为阳右手为阴,左手指日右手指月,当日月叠壁时左手在前便是日食,以阴为主,右手在前便是月食,以阳为主。

    苏云一手气血化作大日一轮,一手气血化作明月一轮,双手如箭穿圆环,脚踩那少女梧桐长长的裙摆,逼上前去,双手连穿,每一击的力量击打在空中都爆发出嘭嘭的巨响!

    然而,他的一颗心越来越沉,无论他怎么攻击,他都未曾碰到那女子的一分一毫!

    他即便踩着对方的衣裳,也像是始终与那女子差着一段距离。

    苏云停止进攻,竭力回忆自己进入这片正堂时所看到的景象,在脑海中形成一幅空间地理图。

    普通的地理图是平面的,而他还是瞎子时养成绘制地理图的习惯,他脑海中的地理图却是立体的。

    “我在来到朔方之后,想通了一些事情。”

    梧桐的声音传来,忽左忽右,忽前忽后,飘忽不定,那声音中像是没有任何感情:“我想通的这件事,是为何我能从葬龙陵中逃出来。”

    苏云怔了怔,露出思索之色,展颜笑道:“那么,你想通了?”

    “我想通了。”

    梧桐的声音像是从他的心底传来,她像是藏在苏云的胸膛里,在他胸膛里发出悦耳却没有感情的声音:“有人需要我来祸乱天下,制造动乱,而他来除掉我,获得名利和声望。他想以此来完成一场改天换地的大业。”

    苏云踩着她的衣裙移动脚步,问道:“这个人是谁,你也想通了?”

    梧桐的裙子像是可以不断生长一样,苏云踩着这少女的裙子,始终寻不到这少女在何处。

    按理来说,如果梧桐的裙子真的这么长的话,轻易便可以铺满整个宫殿,让宫殿的地面上到处都是红裙!

    “她的裙子在生长!”苏云心道。

    这时,苏云感觉到自己在张口,自己在发出少女梧桐的声音!

    他听到自己在说:“想通了。那个人,自然是一百五十年前的那个人。他像是真龙一样,出类拔萃,卓尔不群,他也像真龙一样可大可小,可隐可现,可遨游九天,也可以潜入深渊隐藏行迹。”

    苏云毛骨悚然,梧桐那个女子仿佛与他的身体融合在一起,能够控制他的举动一般。

    他终于知道,一百五十年前葬龙陵的天道院士子,为何不惜所有人都死在葬龙陵,也不敢离开。

    因为带着这个人魔离开,只怕外面的世界根本无法抵御人魔的摧残!

    所以他们抱着誓死的决心,必须把人魔留在葬龙陵!

    “人们都说人魔是最可怕的。”

    那少女梧桐像是从他身上离开了,声音从他身体左侧向上的方位传来,仿佛漂浮在空中:“但是人心才是最可怕的。人魔,不正是人心的阴暗所化的魔吗?而有些人,天生就是人魔。一百五十年前杀死我,活着离开葬龙陵的那个人,他的作为印证了我的这个观点。”

    苏云哈哈大笑,强装镇定,道:“你既然想通了,那么为何还要参加这次大考,制造混乱?”

    他的双眼依旧看不见东西,只能凭气血感应到一团模糊的影子,围绕自己,在头顶上空飞来飞去,像是寺庙里的飞天神女。

    “他引诱我制造杀戮,我也在寻找机会引诱他露出真容。”

    少女梧桐的声音飘忽不定,笑的很是欢快:“他躲藏起来了,在暗处,找不到他的真身,我自然无法奈何他。但是他引诱我制造杀戮,我未尝不可借此机会引诱他现身。”

    苏云心中微动,竟然对人魔产生了一丝钦佩,道:“所以你在进入朔方之后,便已经完成了转生,你根本无需借助这次大考,选择最强寄生者,对不对?”

    “我转生需要三次血祭,血祭的规模越大,我转生后的实力越强。那人以为我必然会借助这次士子大考来制造混乱转生。但是他没有料到,我在进城之后便已经完成了转生。”

    少女梧桐像是从空中来到了地面,牵着苏云的手,苏云感觉到她的手掌冰凉,像是死人的手。

    女孩挽着他的胳膊前行,依靠在他的身上,轻声道:“我知道他准备利用我,所以我根本没有去制造屠杀,我选择了最稳妥的一条路。我在来朔方的路上,便已经完成了三次血祭,入城之后直接转生,慢慢成长。我在等待着他露出马脚。”

    她拉着苏云向前跑,回过身来看着苏云,像是恋人牵着情郎的手,笑道:“他是多么狡猾的一个人。他一定会隐藏得很好。我故意让毒蛟在外面吸引他们的注意力,我又在外面制造了两场混乱,为的就是给他这个露脸的机会。可怜的毒蛟,至今还以为我是神龙!”

    苏云身不由己的跟着她前行,不由打个冷战,哈哈笑道:“你真是个小机灵鬼,我发现我逐渐喜欢上你了。”

    “是的呢!”少女梧桐头靠在他的肩膀上,亲昵的蹭了蹭。

    苏云被她蹭得像是炸毛的狐狸,根根汗毛倒竖,强撑着笑道:“他暴露之后,你便知道自己的对手是谁了,而那时你却隐藏在暗处,攻守转变,他的表情一定精彩得很!”

    少女梧桐停下脚步,开心得双手勾住他的脖子,像是得到奖励的恋人,亲昵万分:“他一定想不到我也在等待着算计他!现在,外面的天应该快黑了吧?你我之间,还有一战呢!”

    苏云双手揽着她的腰肢,笑道:“我突然想起来,我只吃了一顿饭,午饭还没有吃。你饿不饿?要不先吃点东西?”

    少女梧桐吃吃笑道:“吃什么?这里是灵界,能有什么吃的?”

    “吃我一击!”

    苏云哈哈大笑,拢她入怀,不由分说施展出老猿抱钟,向下重重顿去!

    若是寻常士子,吃他这一击,全身骨骼都会被打散,然而他怀中少女却突然间消失,让他这一击的力量完全落空。

    苏云心中一沉,笑道:“梧桐,你用气血压制我的五感六觉,给我造成了幻觉?那么你真身何在?”

    “我一直躺在宝座上,从未动过身子。”

    苏云猛地侧身,面朝宝座的方向,额头冒出冷汗。

    宝座上,红衣少女款款起身,自始至终,她都未曾动过,而是以自身的气血压迫苏云的气血,给他造成种种幻象!

    而这一次,她决定动手了。

    “我还有一个疑问。”

    苏云露出茫然无知的微笑,问道:“你为何要告诉我这些?我若是死了,你便是最强者,外面的人肯定会怀疑你是人魔!而你若是放过我,便不怕我活着离开这里之后,把你的事情说出去?”

    “苏郎,你想什么呢?”

    少女梧桐噗嗤笑出声来,轻轻抚摸他的脸庞,为他拭去额头的汗水,语气平缓的说道:“他们不会信你的,因为我会分出一部分寄生你,吞噬你的性灵。你就是人魔,你淘汰了我,成为唯一的获胜者。而且……”

    就在这时,苏云体内传来剧烈的雷音,元气近乎爆炸般的提升,涌入他的右臂之中!

    “哤咕——”

    他胸腔中的雷音化作怒龙的长吼,气血以无比恐怖的速度涌入右臂,苏云转身,出剑!

    就在他出剑的一刹那,他再度失去了对那少女梧桐的感应。

    “而且,你就是人魔,你会出去之后大开杀戒。”

    红衣少女梧桐,出现在他的“视野”里,那少女一身大红,行走在天门镇的烙印中,抬头看了看天穹上的仙剑,又向他笑了笑:“他杀了你,便会以为我死了,放松警惕。从此敌明我暗,他便落在我的掌控之中了。”

    苏云咬牙,元气涌入双眸之中,八面朝天阙得到元气滋润,立刻变得明亮起来。

    “能否活命,在此一举!”

    苏云近乎疯狂,拼命催动那八面朝天阙的烙印:“我倒要看看,十锦绣图能否对抗复苏的天门,封印我的性灵!”

    八面朝天阙中无数神兽图案复活,飞向天门,天门复苏,一股难以想象的引力传来,牵引苏云的性灵,试图将他的性灵拉入另一个世界!

    同一时间,十锦绣图镇压苏云的灵界,让苏云的灵界保持封闭状态,而他的性灵,正是处在自己的灵界之中。

    天门的力量,与十锦绣图的力量,在这一刻突然碰撞!

    苏云耳畔传来一声钟鸣!

    那是熟悉的黄钟的钟鸣!

    他的气血近乎狂暴般的提升,那是性灵神通中蕴藏的气血与他自身的气血相连,融合到一起,让他回归蕴灵境界!

    苏云双眼中,无论仙剑还是天门镇,或是波涛汹涌的北海和天外世界,同时旋转,向四周隐去。

    他的眼睛复明,五感六觉悉数恢复,正堂的景致再度出现在他的眼中,那红衣少女也出现在他的视线里。

    苏云怒吼,侧身以臂为剑,出剑,剑挑梧桐!